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2:地狱的席位
    “因为我们是最后的幸运者,我们通过了所有的考试,才有资格坐在这里,为了最终的宝藏,进行最后一场角逐。”

    邢女士义正言辞的回答着。

    她对自己的回答很有自信,紧握钢铁闹钟的手,也有所松开。

    还以为询问自己的,将会是什么诡诈危险的问题,没想到是这么一种简单的问题,她也正好知晓答案。

    眼镜上的信息曾说,“飞跃疯童院”的存活时间为十个小时。

    眼下时间所剩无几,不可能再变换另一个场景。

    这个棺材殿,就是最后的角逐场。

    先前的两场“考试”,她都完成的异常艰难,紧握手术刀没有什么问题,紧握杀人的屠刀却很困难。

    还好她凭借着超强的适应力,很快便由抵抗转为接受,亲手用屠刀,杀了所有想要加害自己的人或物。

    她不明白自己的眼镜,是如何将周围的环境改变的。

    也不明白为何享有大好前途的自己,会无缘无故来到这个修罗场,同那些活生生的野兽搏斗。

    唯一明白的,就是为了生存而战斗,她这一生接受过太多的考试,反正都是打败敌人,将他们全都踩在脚下,这一次也没有什么不同。

    但,老伯的脸色,却有些不对劲。

    邢女士有些动摇,双手握着闹钟轰然砸在桌面上,质问道:

    “为何这样笑,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不对……不对……当然不对。这里是最后的角逐地没错,但角逐的可不是宝藏的归属者,而是死亡的先后位。我的判断是,错误!”

    话音刚落,老伯的手臂赫然抬起,飞出一柄剔骨尖刀!

    尖刀速度极快,瞬间逼近邢女士身前,眼看是向喉咙去的。

    邢女士也无所顾忌了,“包裹”之内白色符石瞬间破碎,先前得到技能终于发动。

    符石破碎的瞬间,一道白色光粒瞬间飞出,落在利器之上。

    那一柄剔骨尖刀变了形,变作一条粗壮的锁链,向邢女士甩来。

    “这!”

    邢女士清楚,就算是剔骨尖刀没了,但粗壮的锁链加上如此快的速度,如果真的击中了自己,也不是能轻易应付的。

    所以,她想要赶快逃脱。

    可她的速度不算太快,再加上发动符石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眼看着锁链攻来,却无能为力。

    咔嚓!

    断裂声响顺着骨骼血肉,从内部传入邢女士的意识中。

    她骤然感觉头晕目眩,猛地向后仰去,瘫倒在椅子上。

    老伯神色也是一怔,随后收回了锁链,套在黑色衣袖中,道:

    “这样也好,让你慢慢痛苦的死去。你们都是有罪之人,谁也逃不了。按顺序,继续传递!”

    话音刚落,正当徐胜准备拿来闹钟的时候,却忽然看见右边椅子上邢女士,骤然苏醒了。

    铁链的那一鞭,将她打的重伤不醒,呼吸也感觉异常困难。

    严重窒息的情况下刺激了神经,竟让她骤然清醒。

    但,呼吸依旧非常困难,整个脖子还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弯曲着。

    她没有多想,直接取出藏在袖口中的小刀,横向切开了自己的气管,深通一口气后,窒息感不再那么强烈。

    她的手中又忽然多出一把手枪,这是一把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的迷你手枪,不知道她原先是藏在什么地方的,在这紧急关头,竟瞬间拔了出来。

    砰!

    砰!

    砰!

    三声枪响过后,那个老伯却毫发无伤。

    邢女士的呼吸也越发缓慢,越发沉重,最后的一命换一命计划,也没有成功。

    这没有激怒那位老板,反而让他脸上,又露出一种兴趣来临的神色。

    咚!

    他猛地挥动铁锤,砸在棺材板上。

    伴随这一声轰响,一顶棺材轰然下落,底部缺口正对着邢女士,将她完全困在了里面。

    乍见这一幕,其余七位幸存者唯恐避之不及,可他们也只是尽量向两侧散开而已,谁都没有离开座位。

    再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昏暗星空,谁能想到那个地方,竟会落下一具棺材?

    并且,离得最近的徐胜,还能清楚的感受到,棺材里面的呼吸,越来越弱。

    正在这时,老伯的声音又再度传来,

    “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德性。一个一个罪恶的载体,一个一个自私的恶魔。看看……看看……这位医生到底犯下了什么罪行。”

    话音刚落,漆黑的棺材顶上,亮起一道红光。

    光线照射到七人眼前,形成一道光幕,光幕之中站着一个人,正是被困于棺材中的邢女士。

    此刻的她笔直站着,整张脸毫无血气,就像一个机器人。

    两个眼窝之内空空荡荡,全是昏暗。

    忽然,她开口了,

    “我是个罪人,地狱有我的席位。

    我在医院的厕所里,看见一群相连在一起的婴孩,我没有选择帮助无助的它们,反而用生人血火将它们灼烧殆尽。

    我是个罪人。

    我又在院长室内,看见两位带着面具的大人,他们的面具上满是悲伤,但我打碎他们的面具后,却看见一张解脱的笑脸。

    我是个罪人,

    地狱有我的席位。”

    诉说结束,光幕中的邢女士,竟有拿起那把小刀,这一次真的割断了自己的脖子,还硬生生将自己整个脑袋斩下,托在手中。

    光幕消失,漆黑的棺材孤零零立在那里。

    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看来这最后一张角逐,也不是能轻易度过的。

    徐胜看了看手表,还剩四十分钟。

    最后的四十分钟,自己能否度过?

    再一看身旁的老戴,他已经拿出了白色符石,死死攥在手中,似乎随时都会发动。

    此刻,老戴盯着徐胜,问道:

    “大胜,棺材看片,你看出什么线索了么?”

    徐胜点了点头,轻言轻语道:

    “邢女士也跟我们一样,完成两个场景之后,才来到这里的。这里一共八个人,如果按一个人两个场景来算,就说明整个医院里,有十六个场景。

    但是,咱们两个是一起来的,保不齐另外五个人里,也有一起来的,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总的来说,活到最后,得到的信息也就越多,存活的可能性也就越多。老戴,你手里的符石不一定要被动释放,也可以主动释放。”

    “了解,咱们两个得找个机会,算计别人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