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3:风水轮流转
    “你确定是你算计别人,而不是别人算计你?”徐胜反问。

    戴文明挠了挠头,

    “或许我们可以静观其变,但这全靠运气,如果下一次闹钟在我们手中响起,该如何应对?对了,你的那枚符石不是有强制性的么?或许你可以直接强制那位老伯自裁,这样的话,属不属于过关了?”

    “难以确保那位老伯死后,不会再有什么幕后黑手。”

    徐胜摇了摇头。

    此刻,老伯那低沉枯槁的嗓音再度传来,

    “传递,继续。”

    话音刚落,徐胜和第四号位的那个光头,面面相觑。

    二人都用尽全力伸出双手,却是徐胜抢先一步,将这闹钟握在手中。

    他知道闹钟的下个传递方向是左边,经过老戴的手后,还会再到自己的手中。

    所以,徐胜将这闹钟紧紧抱着,心中默数了三秒,才向左传递。

    交到老戴手中之时,同时低声提醒道:

    “三秒。”

    老戴立刻心领神会,抓着闹钟,心中静默三声,才重新交到徐胜手里。

    此刻,剩余五人中,有三人显得悠哉悠哉,有两人显得极度焦虑。

    四号的光头与五号的尖下巴男人,全都浑身颤抖面红耳赤,张牙舞爪怒斥着徐胜,让他赶快将闹钟传给自己。

    这种情况下,在有限的时间里,握着闹钟比不握闹钟,反正更加令人安心。

    徐胜自然不会轻易的将它交出去,毕竟在这些人之中,除了老戴,他谁也不在乎。

    他人死活与自己无关,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刚一接受闹钟,徐胜就盯着绕过棺材盯着自己的四号光头,那种神色像是在说:就是不给你,你能这么办?

    徐胜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最靠近的四号位,如果能顺带惹恼五号那位尖下巴男人,就更是一桩幸事。

    不够冷静的人回答老伯的问题,总可能出现什么纰漏。

    一旦被老伯判断回答错误,等待他们的,就是另一具落下的棺材。

    虽然没不知道被困于棺材中的人是死是活,但他们放出的光幕,对剩余幸存者来说,是至关紧要的线索。

    现在剩余的七个人,每个人心中都有秘密,每个人都只会做有益于自己的言行。

    或许所有人的信息结合起来,才是最后的答案,但眼下没人有这种想法。

    就算有这一种想法,那位手持铁锤的老伯,肯定也不会允许。

    所以,只有不断缩减在座人数,将所有线索整合到一起,才是唯一的方案。

    最后的一手,徐胜心中默数了两秒,而后才放到第三号的桌面上,表明不再由自己管辖。

    此刻,八秒已经过去,或许还有半秒的时间,就会迎来第九秒。

    最终的危险,落到了四号与五号的身上。

    这下轮到五号位置的尖下巴男人着急了,他不断辱骂着四号位的光头,让他赶快将闹钟递给自己。

    现在只剩下了两秒钟的时间,五号位的尖下巴知道,眼下自己才是最危险的男人。

    但,风水轮流转,谁也逃不掉。

    刚刚还着急万分的光头,眼下不急不慢的拿来闹钟,又不急不慢的交到尖下巴手里。

    他的双眼也满是笑意,盯着一脸绝望的尖下巴男人,那种眼神同先前的徐胜一模一样,像是在说:就是不给你,你能怎么办?

    尖下巴的男人,整张脸都扭曲了,伸手接过闹钟的半秒钟时间,也像是无比漫长。

    就像是影片被拉伸的慢动作,他一抓住闹钟,就用尽全力向着第六号位递去。

    可最后的时间,已经到来。

    叮铃铃——

    闹钟响起,又将尖下巴炸回到了现实,慢动作的拉伸幻想也全都消散。

    像是走马灯一样的场景,折磨的他气喘吁吁,瘫坐在椅子上。

    老伯咳嗽两声,问道:

    “王建主,第一位邢女士的回答你听清了么?说一说,她的所作所为,正确与否。给你十秒钟时间思考。”

    话音刚落,尖下巴男人感觉手中的闹钟,被一种无形力量拧上了发条。

    ‘又在计时了,十秒钟的思考时间,我到底该如何回答?我靠!我靠!害人也害己啊!到头来还是被我自己的法子坑了!那三个该死的家伙,等我有机会,一定将你们碎尸万段!可是,那个老不死的问的问题,正确答案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尖下巴男人仔细思考着,试图在十秒钟内,弄清那个老伯的态度。

    先前邢女士的回答,被老伯判了的错误。

    她的回答在尖下巴听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可还是被老伯判了错误。

    这就说明,答案的正确与否,与理性无关,全凭老伯的感性判断。

    所以,弄懂老伯的态度,才是最后的答案。

    或许,照着他的意思说,就行了。

    叮铃铃——

    十秒钟的时间,度过的异常之快。

    老伯已经举起了铁锤,问答:

    “想好了么?”

    “当然,当然想好了。邢女士的所作所为是错的。”

    “错的?为何是错的?”

    “她不该杀死那些厕所中的婴儿,也不该杀死那些戴着面具的大人。她是一个医生,握着的不是屠刀,老伯,我说的对不对?”

    尖下巴男人已经尽量缩减诉说的话,他知道说多错多。

    那位老伯先前判了邢女士错误,只要照着她错误的方向回答下去,准没错。

    可是,老伯的心思不是他能猜得到的。

    只听老伯一锤定音,又一具棺材落下。

    尖下巴男人很不甘心,他很想将害死的那三个人也拖下去,于是便发动了“包裹”中的白色符石,就算只有二分之一的概率,他还是想要赌一把。

    白色符石化作光粒,的技能发动。

    方圆五米之内的一个人,将会遭受与自己同等的待遇。

    他本想在徐胜三人中选择一个,却没想到选中的,是一直默默坐在八号位的一个老头。

    那老头原本迷迷糊糊像是睡着了一般,忽然就被选中了,又看见头顶落下了一个棺材,一脸蒙圈的情况下,也发动了自己的符石。

    白色符石发动瞬间,剩余五个人左肩膀处,忽然冒出了一个白色小浣熊。

    在那五人注意到它之前,五个白色小浣熊同时发问,

    “救救我!”

    “啊?”“什么?”“谁?”

    “滚!”“去!”

    面对这五只小浣熊的询问,有三人回应了“啊?”一类的惊疑,徐胜和四号位的光头则回应了“滚!”一类的怒斥。

    两种不同的情绪回应,触发两种不同的条件,造成了两种不同的结果。

    徐胜和光头完好无损,而戴文明和六号七号的头顶,却落下了同等的棺材。

    六号七号位,坐着的一队少年男女,他们两个一直都是跟在光头身后躺过来的,自己的两枚白色符石也落到了光头的手中。

    所以,面对棺材压顶,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而戴文明硕大的身子,却被棺材死死困住。

    原本还势均力敌的角逐场,瞬间只剩下了两人。

    徐胜手中只有一枚白色符石,而那个四号位的光头,手中却有三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