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4:猜拳
    “救救我!救救我!我们把自己的符石都给你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六号与七号的两具棺材内,囚禁的是一对少年少女。

    作为生命力最旺盛的他们,身处于无比拥挤的棺材中,依然不放弃任何希望,不断向四号位的光头呼喊求救。

    可是,四号位的那个光头,却始终微笑不言,静静看着二号位的徐胜。

    仅存的二人都很清楚,此刻就是最后的角逐场。

    声音逐渐衰弱,气息逐渐散灭,六号与七号最终也和尖下巴男人与第八号老头一样,没有了任何声音,没了任何动静。

    徐胜焦急万分,没有理会那个光头的怒视,而是背对着他,用力怕打着身左的这具棺材。

    棺材里装的,是他的至交好友。

    真没想到如此狭窄的棺材,竟能装下身强体壮的老戴。

    难道说,棺材内部是个异空间,远比棺材表面看起来要大?

    徐胜用力拍打着棺材表面,问道:

    “老戴!老戴!还活这么?说个话啊!里面是什么情况?能想办法出来吗!”

    “我要是能出来,早就出来了!大胜,我感觉我快死了,里面正有一个豁牙老巫婆在盯着我,她好像……她好像要杀了我……”

    老戴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徐胜这才明白,看来另外几具棺材里面,声音越来越微弱,全是因为这一种原因。

    可是好端端的东方棺材里面,为何要设定一个豁牙老太婆?

    徐胜想不明白。

    但,眼下必须想明白,必须将老戴救出险境。

    他再度拍了拍棺材板,问道:

    “老戴,再描述描述,里面是什么情况?你的那个白色符石还在么?你用了么?”

    “没……没用,我一直攥在手里,感觉眼下情况用了,也没多大用。我好像站在地上,四周一片漆黑,只有眼前亮光里出现一个面容,一个豁牙老巫婆的面容。她好像是长在棺材板里面的,正在……正在盯着我……大胜,我该怎么办?”

    “亲她!”

    “什么?!”

    “亲她!听我的,亲她!”

    “大胜,咱俩相识一场,你别坑我啊!我可是背你跑了几个小时,你别最后了还要坑我啊!”

    “老戴,你现在也没别的自救法子,就听我一次吧!亲她!亲过她之后立刻使用符石!抓紧时间!希望有效吧……”

    “这……老戴!我就听你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老戴的嗓门虽然喊得很大,但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啵!

    老戴一口嘬在了豁牙老巫婆脸上,随后一阵呕意上涌。

    但还是强行忍住呕吐的欲望,发动了包裹中的白色符石。

    符石刚碎,一群白色光粒落到豁牙老巫婆脸上。

    作为被选定的目标,她原谅了戴文明的所作所为,一般亲向她的人,会被认作是攻击行为,作为反制,她需要更加残忍的杀死敌人。

    可是,中了技能的她,毫无任何特殊反制手段。

    面对“攻击”自己的人,只能选择原谅他。

    此刻,棺材板的豁牙老巫婆,竟一动不动,闭上双眼静静睡去。

    戴文明慢慢发觉了事情有了改变,喜极而泣,轻轻怕打着棺材板,压低声音,道:

    “大胜!真的哎!那老巫婆真的不动了!我活下来了!快!你快将棺材给我打开,让我出去,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会醒来!”

    “恐怕我无能为力。”

    徐胜说完此话,便站直了身子,重新面向了那个老伯。

    此刻,老伯也闭上双眼在静静等待着。

    眼前光幕里,同时出现了四个人,正是后四位棺材中的人。

    徐胜看到这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老戴那小子阴差阳错躲过了一劫,此刻他被困在棺材里,没有任何危险,或许还是最好的结果。

    眼下,光幕中的四个人影同时开口说话,

    “我们是罪人,地狱有我的席位。

    我们在待客厅内,看见那些面戴悲伤面具的大人们,非常坚定的签下了某种协议。签过协议的他们,又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可在他们发现了旁观者时,却像是捉奸在床一般暴怒而已,满含杀意的向我们进攻,最终消亡的,还是他们。

    我们在手术室内,看见一位长满蛀牙的孩子,正躺在手术台上,静静的睡去。院长就站在一旁,对着医生说了些什么。医生也是面无表情,不小心打翻了烛火,点燃了整个手术室。他们两个想逃脱,就将手术台上的孩子留在那里。他们再看见我们后,也想将我们关死在手术室内,最终消亡的,还是他们。

    后山坡的夜晚,经常会下着暴雨,也经常有一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人,拖着一具漆黑的棺材,来到半山坡上。他是这儿的工匠,拿手的手艺,也就仅仅只是制造棺材而已。他还有另一项不为人知的工作,就是将一具又一具的棺材,埋入泥土中。他的手法很娴熟,同样也是面无表情,就像埋葬的只是一件没人要的垃圾一般。他忽然在半山腰上看见了我们,最终消亡的,还是他们。

    ……”

    话音刚落,那位踩着棺材的老伯,忽然高举铁锤,重重落下。

    咚——!

    一声爆响,光幕消散。

    剩余两位角逐者。

    老伯说道:“仅剩两个人了,闹钟我看也不必了,那就猜拳决胜负吧,输者回答,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三号位邢女士的棺材向后倒了下去,为徐胜和四号光头流出了猜拳的空间。

    他们二人四目相对,都面容肃穆,谁也没表露太多的想法,只是近乎漠视般看着对方。

    徐胜心里清楚,老伯最终会选择用猜拳来决定胜负,一是因为猜拳比较简单,二是因为猜拳比较“公平”。

    当然,万事万物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徐胜曾经从大学的一本书上看过,猜拳也是有技巧可寻。

    分为单次回合与多次回合两种,总共有八次不同的可能。

    一般来说,男性第一次猜拳,比较喜欢出石头。

    可如此眼前的四号位光头也知道这个规则,转而出一个剪刀,那就麻烦了。

    想来想去,越绕越深。

    最终二人面前出现一张红布,包裹成一个正方形装。

    一旁静静观战的老伯,又说道:

    “将手伸进去,决定好了,我会同时撤去红布。”

    “看来这是为了防止先后时间差啊,他想的还挺周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