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5:昏睡中低语
    徐胜先一步将手伸了进去,而后四号位光头也同时伸出了手。

    他们二人还是互相看着,只不过这一次,光头的脸上露出几丝笑意。

    因为就在先前,他已经发动了一个符石,白色符石之中饱含一种名为的技能。向目标发动之后,目标将无法执行某一指令。

    也就是说,光头刚刚伸出的手,是一把“剪刀”。

    而能够赢下“剪刀”的石头,属于“无法执行的指令”,被确认为目标的徐胜,就算事先伸出的是“石头”,揭蛊的一瞬间,还是会变作另一种选择。

    “剪刀”还是“布”,全看百分之五十的运气。

    “二位决定了么?好,那我就揭示了。”

    老伯的话音刚落,中间红布被瞬间撤去,徐胜一看光头出的是“剪刀”,就感觉胸有成竹了。

    再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手上,竟是“剪刀”。

    可自己右手明明是握住拳头的感觉,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来,又是某一种符石技能的作用。

    徐胜非常懊恼,光头也非常懊恼,百分之五十的机会,竟就这样白白从手中流逝了。

    老伯倒是气定神闲,又说道:

    “再来!”

    红布再次出现,徐胜先将手伸了进去,面带微笑看向光头,道:

    “老兄,我已经将你的路数摸清楚了,我还有一枚符石,小心一点吧。”

    “老兄,你别忘了,那两个渣滓的符石,可都在我这里,我还有两枚,好好想一想吧,你该如何应对?”

    光头也同时将手,伸入了红布内。

    此刻,徐胜的脑中掀起团团风暴,这就是像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蛇吞环,没有谁能真正预料到对手下一步的决策。

    正常来说,上一局的平手或是赢家,会选择不改变上一局的选择。

    可是,眼前这个光头会不会反其道而行之?

    谁也摸不准。

    除非,借用那一枚符石的力量。

    可是,徐胜有些舍不得。

    他不认为此刻使用符石,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还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输,或许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赢,自己的符石,应该留到最后关头。

    此刻,老伯又开口,“好了,我要揭示了。”

    话音刚落,红布撤去。

    徐胜没有想到,这一回合光头没有使用任何符石技能,看来是做出了同自己一样的选择。

    而对面的光头,却目瞪口呆。

    因为徐胜伸出的,竟是一个剪刀手。

    光头望着那个剪刀手,又看着自己手中的“石头”,尖叫一声,

    “什么蔫!?你这家伙玩赖儿啊!老头儿!你管不管?!”

    就在光头看向老伯之时,徐胜又悄悄将中间两指头合并,剪刀手瞬间变作了“布”。

    光头再一回头,又是一脸无奈,绝望的呐喊,

    “你这家伙又偷偷变了!你小子就会玩赖皮的啊!”

    “我怎么赖皮了?”徐胜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你家猜拳里面,有剪刀手啊!”

    “唉,我家那边猜拳里面,还就是带剪刀手。”

    “什么?!”

    “既然能有剪刀和布,为什么不能有剪刀手?我说了你还别不信,除了剪刀手,我家那边猜拳里面,还有‘大炮’和‘蜥蜴跳’,你想不想看看?”

    “我去你娘的!”

    光头被惹得怒火滔天,抬手就想打徐胜。

    可这手还未伸出去,老伯的话又传到了耳边,

    “平手之局冒犯规则,四号诸畏虎,是你输。请回答我的一个问题--我是谁。你有十秒钟时间思考。”

    听闻此言,光头气的不断捶打桌面,可还是无能为力。

    他这下是明白了,徐胜那小子此举,耍赖是假,故意激怒自己是真,一旦有犯规的态势,就会被立刻判输。

    再一看那个徐胜,竟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那种眼神分明是在说:你打我啊,打我啊,就是打不到,还被我阴了一手。

    无奈,光头只得开始思考起老伯的问题。

    他是谁。

    谁知道他是谁。

    光头被这个问题问的一脸懵圈,先前那些人的问题,还有一个具体的问题。

    可到了最后的自己,竟是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问题。

    十秒钟的时间,很快就度过了。

    咚!

    一声锤音过后,老伯开口,

    “想出答案了么?”

    “这……这……昏睡者低语!”

    光头没有任何答案,因为他确实不知道眼前这个老头儿是谁。

    再说了,从这老头儿先前的所作所为来看,谁知道就算自己说了正确答案,他会不会依然将其判断成错误,然后盖棺定论。

    在光头的眼里,这老伯就是一个盖棺狂魔!

    正常人,谁会如此使用棺材。

    包裹中的符石发动,一道白色光粒飞入老伯耳中。

    他竟迷迷糊糊睡去,不断打着呼噜。

    光头忽然看向徐胜,眼神恶狠狠的,像是想将他吃点,怒斥道:

    “把耳朵给我捂上!这是我的技能!”

    “哎,我就不捂,就不捂,你能把我耳朵割掉?”

    徐胜依然想激怒光头,让他来打自己,这样他就有可能听不清那个老伯说些什么。

    而徐胜自己的精神,可是无比专注的。

    此刻,几声呼噜过后,老伯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

    “我是个罪人,我杀了不该杀的人,可我却必须动手。我学来的手艺本来非常好,我大可以逃出这里,在外面也生活的下去。我可却选择了罪恶,那些朋友,那些我最爱的朋友,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我的眼前,而我,而我却无能为力……”

    声音逐渐微弱,光头听得迷迷糊糊,他不明白自己的技能,竟只挖出了这么一点内容?

    他不甘心,愤怒向老伯质问,希望他能再说出些什么。

    可是,他的声音却吵醒了老伯。

    老伯惊醒之际,浑身打了好几个激灵,无比惊恐的看着自己脚下,生怕被发现什么。

    徐胜听得仔仔细细,似乎懂了些什么。

    而老伯此刻的矛头,对准的正是四号位的光头,他怒指光头,道:

    “该死的恶魔,竟敢对我使用巫术!说,我是谁!”

    “你就是院长手下的那位工匠,负责处理孩子们的尸体,你杀了不该杀的人,你选择了投身罪恶,你才是助纣为虐的恶魔!”

    “哈哈!错!”

    老伯近乎怒吼般喊出这一个字。

    而后猛地砸下一具棺材,将光头装在了里面。

    身处黑暗的光头,不断敲打着棺材板,怒吼道:

    “你这个老不死的!说我错了!也跟我说一个理由啊!我看你就是那个恶魔!你怕我揭露你的罪行,你一直都在为自己掩饰!”

    无人回应,黑洞洞的棺材里,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光头一人站在里面,看着四周黑暗,切身感受到死亡的危险,竟已浑身颤抖。

    “好……好……既然你们要我死,那么你们也别想活!”

    盛怒之下,捏碎第三枚符石。

    就此发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