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7:真实之眼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那位破棺之人伤痕累累,与它缠斗的那位老伯,也是遍体鳞伤,但谁都没有致命伤。

    手持铁锤的老伯,十分想要杀死徐胜,在二号的下落棺材失败之后,唯一的法子,就是无限靠近徐胜,亲手将他解决。

    只有在剩余时间内解决了他,自己才能解脱。

    可是,这位破棺之人实在太难缠,它的身上携带,如果不能以足以完全粉碎它的力量彻底摧毁它,就无法阻止它的行动。

    它所接受的指令,是难分高下的拖延自己十分钟。

    因为在十分钟之后,倒计时将会结束。

    徐胜与老戴就能返回熟悉的世界。

    剩余的一分钟内,徐胜就盘坐长桌上,看着眼前缠斗在一起的两人,以及那位死死盯着自己的老伯。

    徐胜的脑子里,还在思考先前的经过。

    过去、此刻、未来,这场“游戏”到底发生在什么时间段?

    熟悉的医院,却同时存在一对明暗的世界。

    明世界之中,发生的是此刻的真实,暗世界中,存在的是过往的虚幻。

    还有一处不可莫名的未来。

    三条河流延伸无数分支,但总会在最后的关头,合流为一。

    可是,创造出这个“游戏”的人,到底会是何种伟大的存在?

    它到底掌握多少可怕的技术,又或是某种不可名状的能力?

    八个人的角逐场,最终只剩下了自己二人。

    另外六个人,或许也是先前“场景”的幸存者,死在他们眼前,或许也有不少人。

    同一时间进入这场“游戏”的诸多人中,最终只活下了自己二人。

    那群存有“问题”怪物,就是整个“游戏”之中的猎手,企图猎杀一只又一只误闯入其中的猎物。只是它们没想到,逐渐熟悉规则的猎物,也会有反客为主的那一天。

    “飞跃疯童院”,将会在半分钟后结束。

    可是危险,似乎还没有终结。

    这仅仅是一处医院中的“游戏”,它们也仅仅触发了无数“条件”之一。

    放眼整个南羌市,整个十三区,又或是整个七号地球,不知道在此时此刻,同时发生了多少血淋淋的“游戏”。

    徐胜不敢保证,自己在出去之后,手表之上会不会再出现什么倒计时。

    下一场“游戏”,自己又能否还是获胜者?

    徐胜的心开始忐忑起来,此刻他已完全没了沉浸游戏时的享受,全是幸存之后的恐惧。

    他现在只想着一件事,就是在离开这里之后,赶快想一个办法,在快穿手表未启动爆炸协议的条件下,将它从自己的身上剔除。

    仔细盯着手表屏幕,倒计时终于走过最后一秒,四周场景不断呈现方块状跌落,徐胜再度置身昏暗的空间内。

    这里只有他一人。

    眼前摆着十八个黑色箱子,全都有一米长宽高,呈现堆叠状面向徐胜,表面携带不同的图案。

    霰弹枪、转轮手枪、铁鞋子、锁链、弹弓、口哨、铁锤、铁头盔……

    全都是曾经出现在“游戏”中象征,有的徐胜见过,有的从没见过,可能是在自己未经历过的“场景”中出现的象征。

    这十八个箱子堆在眼前,像是在静静等待什么。

    徐胜等了很久,也未等到任何光幕出现。

    看来这一场,不会有任何提示。

    徐胜这才想起,飞跃疯童院的主要任务,是存活十个小时。

    同样还有一个次要任务,是找寻最后的宝藏。

    或许宝藏,就藏在眼前十八个箱子里面。

    可是,每一个箱子都有独特的图案,眼下也没有任何线索,十八分之一的机会,徐胜不敢保证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

    也不知道最后的宝藏是一个,还是十八个。

    他思考了什么,忽然想到了什么,上前抽出第二层的一个黑箱,表面的图案是一双铁鞋子。

    就在他抽出黑箱之时,其余十七个箱子全数跌落,化为乌有。

    他打开了这个黑箱,从其中飘出一块白色的符石。

    握紧了它,出现一道信息,

    【名称:真实之眼。

    类别:技能。

    品质:垃圾。

    次数:10。

    装备时间:30分钟。

    详情:曾经的谎言大师被骗之后,下定决心洗心革面,用全部的谎言才能,向死神换取了这一双真实之眼。从此,他能分别真诚与谎言,但他也只能诉说真话。{佩戴此技能者,不可说谎。}】

    徐胜拿着这枚符石,放入空空荡荡的包裹之中,道:

    “真实之眼……真实之眼……难道是说在这里的孩子们,最大的痛苦就是被强迫穿上铁鞋,无法逃脱这座监狱?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脱下这双铁鞋,用自己的双眼,去看外面的真实世界。或许,如果他们也有这一只真实之眼的话,就能识破他们父母的谎言了……

    可是,这对我来说有些麻烦了吧,不仅仅只能用10次,而且在我装备这只眼睛的时候,我自己也不能说谎。这还是真是……平等啊……”

    徐胜虽然满腹牢骚,但还是无比珍视这个符石,毕竟它是自己用小命换来的,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能够识破别人的谎言,也是挺有用的。

    更何况,马上自己还会得到幸运值,希望能够达到10点幸运值,兑换一个无量骰子。

    周围环境在迅速跌落,徐胜重新回到了那间病房内。

    自己躺在病床上,老戴站在旁边提着水果篮子,眼前三张病床上,分别躺着拿水果刀的女士,捧着古语字典的学生,以及一个拿着剪刀的老太太。

    唯一鲜明的是,靠近病房门口的空地上,躺着那个老炮儿。

    虽然他在游戏中被一枪轰碎,但此刻的身子却完好无损,只是静静躺在地上,似乎早已没了呼吸。

    两道光幕传来,徐胜发现自己得到了15点幸运值,再加上先前新手训练的1点幸运值,一共16点。

    身旁的老戴也得到了9点,再加上新手训练的1点,正好也有10点。

    “它是按什么标准,分发幸运值的?对了,现在是什么时间?”老戴问着,同时看了看手机,发现还是离开前的时间。

    游戏中的十个小时,似乎并不影响这现实

    “可能综合评估局内表现吧,你不正好也10点幸运值了么?买一个无量骰子吧。”

    “巧了,我已经买好了。”

    老戴的手中,多出了一个白色骰子。

    他刚想将骰子捏碎,看看其中有什么好东西。

    虽然百分百是垃圾,但总比没有的好。

    可是,一队人马忽然闯了进来,他们全副武装,全部身穿黑色制服。

    徐胜立刻站了起来,挡在老戴身前,道:

    “把快穿腰带和无量骰子都藏起来,别让他们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