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8:十三区武装
    几位全副武装的士兵闯入病房,他们看起来不像是警察,也不可能是私人武装,正迅速将整个病房包围起来,围拢在那位倒地的老炮儿身旁。

    其中一人蹲在老炮儿身旁,像是在检查着什么,待确定无误之后,才记录了几笔,便派人将老炮儿的尸体运出去了。

    而后,他们的目标又转向病房中的这些人。

    此刻病房内,一共有五个人,除了徐胜他们,就是正对面的那三位病友。

    徐胜尽量将自己藏在病床里,用宽大的棉被遮盖住快穿手表,老戴也双手插兜拉低上衣,努力遮盖住自己的腰带。

    一位士兵走到他眼前,搬了一个椅子坐下,开口问道:

    “徐胜先生,不用担心,我们只是询问一些问题而已。请问你认识那位倒地的先生么?”

    徐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他怎么了?”

    “死了。请问你认识他么?”

    “不认识。”徐胜摇了摇头,又问道:“怎么死的?刚刚还站的好好的,突然就见他倒地了。”

    “死于心脏麻痹。你真的确定那位先生是突然倒地的么?在倒地前有没有什么征兆?”

    “没有。”徐胜摇了摇头。

    “还请你好好想一想。”士兵的语气非常肯定,像是不问出想知道的,就不会罢休。

    “真的不知道。”

    徐胜略微表现出怒气,

    “我是在这里养病的人,本来就需要好好休息,那个家伙死了关我什么事?对了,我看你穿的这一身衣服,肯定不是什么警察。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权力像审讯犯人一样逼问我?我不会再回答你的什么问题了,如果你再烦我的话,你就等着我的律师函吧……”

    说这话的时候,徐胜的双眼偷偷瞄向眼前三张病床,发现那三位病友的态度,也不怎么友好。

    本来在这里好端端的养病,忽然就看见一个人死在眼前,又被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如此逼问,若是不发牢骚的话,才会显得不正常吧。

    听闻此言,那位审讯的士兵,忽然露出了笑容,道:

    “徐胜先生回答的时候,好大的脾气啊,你的眼神为何左右闪烁?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隐瞒什么?你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徐胜伸出左手,指了指士兵手中的制式枪械,道:

    “这东西是能随便带入医院的?现在十三区出现什么暴动了?快将你的枪口移开!”

    士兵低头一看,确实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眼前的这位先生。

    他立刻收好枪械,低头表示了歉意。

    他也觉得面对眼前这人,不会再问出什么了,他本来也不希望问出些什么,毕竟最近发生的事,都太过邪门了。

    但,他觉得那位站在病床旁的胖子,应该会是一个审讯的好目标。

    因为那位胖子的眼神,一直落在徐胜先生的身上,或许他的嘴巴,不像是徐胜先生那么牢靠。

    可是,就在士兵准备询问之时,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

    接通之后连连点头,原来是另一处又发生了不可测事件,需要赶快前往。

    所以,他立刻站了起来,感觉这里不会再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线索,便将所有的士兵都带出了病房,快速赶往下一个地点。

    就在他们刚一离开之时,徐胜立刻掀开被子来到窗前。

    老戴问道:

    “大胜,你干什么?你想现在就出院?”

    “不出院等死?!快走!”徐胜说着,直接跳出了窗。

    “这可是三楼啊!”

    老戴赶到窗户口一看,却发现徐胜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还不断向着自己招手,呼喊道:

    “你这个怂包!不就三层楼么?!快跳下来,摔不死!”

    彭——!

    老戴的身躯,并没有那么灵敏,摔在地上轰隆一声。

    他扶着自己的腰艰难站了起来,扒在徐胜的肩膀上,怒斥道:

    “我信你个鬼!我这老腰都快断了,你到底是怎么落地的?!”

    “二楼不有个阳台么?你先跳到那里啊!谁让你直接跳下来的?我还没说,你就下来了……”

    “你不早说!呦——”

    老戴怒吼一声,又感觉腰断了一般,不断哀嚎着。

    徐胜还一只手搀着老戴,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提醒道:

    “你给我安静一点!被他们听到,咱俩都得倒霉!”

    一路搀扶踉踉跄跄,徐胜到了老戴的家里,这儿是个两层小楼,平时只有老戴一个住,远比徐胜的出租屋舒服多了。

    刚一回家,戴文明立刻躺在了沙发上,掀开了上衣,徐胜手持龙骨跌打酒,不断抚摸他的背部。

    老戴一直痛苦与享受的边缘徘徊,还不忘问道:

    “对了,那些人是干什么的?!怎么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横?”

    “估计是十三区派出的人吧,毕竟这一次事故也不小,这种快穿游戏的出现,肯定逃不过十三区高层的眼睛。没想到这么快就组建了一支如此专业的部队,或许外面还有更多的专业部队和部门在等着我们。只是我不明白,他们是如何知道那所医院里,发生了‘飞跃疯童院’这种‘游戏’的。”

    “或许在他们之中,也有拥有这种快穿设备的人。又或许,他们用最短的时间,开发出了某种检测仪器。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掩藏起自己。如果被他们发现了,肯定会被当成怪胎一样捉起来的,解剖什么的也说不定……啊!你弄疼我了,轻一点!”

    听闻老戴的惨叫,徐胜立刻回过神来,他刚刚想的出神了。

    他看着自己的手表,发现上面的倒计时又重新开始了,还剩下十五个小时。

    他拍了拍老戴油光水滑的背,问道:“老戴,你的倒计时,还剩多少时间?”

    “还剩……”老戴立刻掀开裤子,看向裤腰带,“对了,还剩九十个小时。你剩多少?”

    徐胜将手表示在老戴眼前,老戴一看,浑身一机灵,道:

    “十五个小时?这不就是说,结束的时间是明天早上八点多?”

    徐胜点了点头,一脸无奈。

    老戴猛地爬了起来,穿上裤子衣服,道:“快!你先前说的,南羌市大小餐馆随便我挑!现在天还没黑,咱们今晚玩个痛快,死也做个饱死鬼!”

    徐胜倒是不急不躁,重新看起手表的光幕,道:

    “这事先别急,咱们两个还有无量骰子没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