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1:大师来临
    攻略目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姑娘,而且还必须在72个小时内,挖掘出她的秘密,找出什么最后的“宝藏”。

    徐胜真正有些迷糊了,“秘密”什么的,还确实是有的挖掘。

    可最后的“宝藏”,又会是什么东西?

    赵元莹的背后,到底能藏有什么样的宝藏?

    一碗馄饨下肚,浑身感觉异常温暖,在改变妆容,变作一身夜店女郎风格的赵元莹离开后,徐胜立刻戴上帽子跟了上去。

    待确定那辆轿车完全离开后,徐胜这才完全深入巷子里。

    他已经装上,如果操作正确的话,他可以操控十道无形之刃。

    只是,它的冷却时间有6个小时,就是说在这段之内,得省着点用。

    就算赵元莹已经离开了,徐胜也不敢有任何携带,虽说这一次的任务的危险程度,看起来比“飞跃疯童院”要小。

    可谁也不能保证,不会中途突然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危机。

    那个挥舞锤子的老伯,他的狰狞面容,依然历历在目。

    而且他的一只眼睛,竟也闪烁着蓝色的倒计时。

    这段时间徐胜一直都在思考,上一次在那所医院里,自己所遇到了所有怪物是否也跟遇到的人类一样,都是被迫执行着某种任务。

    难道说,死亡“游戏”不仅仅是“游戏”而已,是一场真实的对抗,双方都为了生存而战。

    想到这里,徐胜猛地摇了摇头,现在还是赶快将注意力转到赵元莹身上的好,72个小时之内自己不弄清一切,自爆的就是自己。

    此刻,徐胜解放双手,快速朝着后墙处逼近。

    准备找个翻墙的好地方,直接翻进去。

    十根手指极为亢奋,似乎下一秒就会十刃齐发。

    全因为徐胜在猜测,既然自己回到这里之后,能得到一两件,就不得不去猜测,也有同自己一样,得到又回到这里的人。

    眼下这种情况,还是不要碰到他们的好。

    来到南边的墙角,徐胜找到了一处好地方,这里墙壁比较矮,是唯一一处能够勉强翻过的地点。

    可就在搓了搓双手,准备动手之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阴沉的询问,

    “小伙子,你在干什么?”

    猛一回头,发现一个手臂戴着居委会标志的大婶,站在自己身后。

    她的目光极度锐利,就像是一只秃鹫,死死盯着可疑的猎物。

    她的手中正拿着一个老人机,似乎随时都会拨打电话,瞬间叫来好几十号人,将自己团团围住。

    徐胜知道,眼下情况极度危急,若是处理不好的话,恐怕以后别再想靠近这里了。

    幸好徐胜眼疾手快,瞅见大婶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玉观音,身后院落门前还悬着一撮桃木枝。看来是个迷信的大婶。

    这下徐胜心里就有底了,忽然停止了腰杆,双眼眯着俯视大婶,不紧不慢的回答,

    “吾今日路过此地,见这家煞气冲天,恐有不祥之物,遂欲一探究竟,不曾想被汝打扰,断了善缘。罢了罢了,吾就此离开,望汝今后小心,莫要碰了这家大煞之物,否则恐有血光之灾……”

    说完,徐胜就双手背后,不急不慢准备离开。

    谁料大婶一把抓住徐胜的胳膊。

    徐胜还以为是她上钩了,谁料她一抓着徐胜胳膊,就开始大喊,

    “抓贼啊!快来人啊!这儿有个骗子!快来人——唔……”

    徐胜连忙转身,一手捂着大婶嘴巴,道:

    “别喊,你要是惊了那家大煞之物,小心半夜敲你家的门!”

    “呸!你这个骗子!还满嘴胡话!”

    徐胜一看商量不成,随即猛地退后,面露惊恐之色,指着大婶的身旁,道:

    “完了!你惊着它了,它朝你家去了!”

    “什么?!”

    大婶还未回过神来,忽然感觉一阵风从身旁刮过,再一看自己左胳膊衣服,不知道被什么刮出一道口子,但未伤及皮肤。

    而后,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爆响!

    大婶猛地回头看去,竟发现自己悬在门前的桃木枝,不知被什么斩成两半,缓缓飘落。紧闭的大门也被猛地撞开,院落内部的一棵柳树上,也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一样,剧烈摇晃一下。

    这可吓的她浑身颤抖,现在也没刮风没下雨,这不是大白天见鬼了么?

    她立刻抓着徐胜的胳膊,面露惊恐,哀求道:

    “大师!大师你帮帮我!有什么鬼东西跑我家去了?帮帮我啊!我一个住在家里,这可让我怎么回去睡觉啊!”

    徐胜继续将双手背后,嘴角显露一丝笑意,但还是努力撑起严肃的神色,道:

    “我就说嘛,让你不要大惊小怪的,现在赶快去把门关上,然后站在门口,等我进去身后这家,将煞气的源头清除之后,就可以了。”

    “是!是!就按您说的办!”

    大婶连连点头答应,而后立刻转身关上了门,静静站在门前。

    徐胜此刻也干起了正事,继续攀爬起后院墙壁,还未爬到一半,那位大婶又开口了,

    “大……大师?我有钥匙,您可以从大门走。”

    “!”

    徐胜一时间有些尴尬,缓缓下了墙,站到大婶旁边,道:

    “那就请汝为吾带路吧。”

    “大师,这边走。”

    大婶立刻带起路来,拿出钥匙串翻找起来,赵元莹租的是她家的房子。

    徐胜暗中甩了甩手,感觉控制的时候,自己的手指也会极度疼痛。

    幸好自己忍耐得住,如果刚才发射三道无形之刃的时候,自己显露太多痛苦的表情,自己的忽悠恐怕就要被识破了。

    眼下,已经发射了三道无形之刃,还剩七道。

    一瞬间就浪费了三道,徐胜还真感觉有些心疼。

    不过能安然无恙的进入赵元莹的家,也算是值得了,或许也能从这位大婶的口中,得到一些赵元莹的线索。

    进门之后,徐胜便交代大婶赶快离开,要站在那个木门前等着,等到傍晚六点的时候,就可以进屋了。

    大婶深信不疑,立刻离开了。

    徐胜小心将门关上,戴上帽子提起鞋子,就在屋内寻找起来。

    就算还没有发现任何摄像头,徐胜也没摘下自己的帽子。

    整个屋子不算太大,但远比徐胜想象的奢华,其中每样摆设每样家具,对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说,都不是能轻易承受的。

    电视、冰箱、沙发,长桌等等家具,似乎都是秉承越大越好,越贵越好的理念,以至于不算太大的空间内,显得有些拥挤。

    徐胜在客厅寻找起来,第一眼就看见茶几上,摆着几张信封。

    他先用手机拍摄了信封的摆放位置,才拿起信封拆开来看。

    其中,是五六张账单,每一张账单上,都欠着不少金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