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2:爆胎逃离
    五张账单,平均每一张欠一千多元,加起来将近六千块。

    从时间上看,是最近才发来的,此刻就摆在桌面上,或许那个赵元莹正为这些钱焦头烂额。

    亏得这件屋子里的摆设价值不菲,她也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没想到她的荷包里却没多少钱。

    徐胜将账单放回信封,又按着原先的位置,仔细摆好。

    随后提着鞋子,在屋内寻找起来,企图再找些线索,以便更好的“攻略”她。

    可是,找了很久,也没再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客厅看起来还算整洁,一到卧室内屋,简直乱的像猪窝一样,脏乱的衣服随意乱堆,简直比老戴的家里还要乱。

    很难想象,一个姑娘的家,会是这种场景。

    不过,也就在这个“垃圾堆”里,徐胜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张相片,相片内站着一对男女。

    女的是赵元莹,男的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穿着黑色夹克,戴着墨镜,一副不好惹的模样,看来就是传言中的那种“社会人”了。

    相片中的他俩如此亲密,看来学校里的那些传言八九不离十了,赵元莹真的同社会上的那些人不明不白,他们更有可能是情侣关系。

    因为徐胜在床头柜里,找到一个电动剃须刀,从里面残留的极短毛发判断,很有可能是男性的胡渣,而不是什么别的东西。

    徐胜小心翼翼将电动剃须刀放回去,忽然感觉一阵好笑,自言自语道:

    “这……怎么感觉我像个变态似的,偷偷摸摸潜入别人家里,又偷偷摸摸干这种事。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恐怕我的名声就不保了……”

    徐胜挺直腰杆深呼吸几下,看向卧室东面的那个窗户,还能看见那位大婶的半个脑袋,或许她还站在自家门前,等着自己这位“大师”降妖除魔。

    “可以离开了。”

    需要的线索已经找的差不多了,现在可以离开了。

    可就在他将要离开之时,却忽然听见正前方的门口,传来几声吵闹声响。

    像是一男一女在争吵什么,声音越来越近。

    或许下一刻,就会打开大门。

    徐胜此时身处的卧室屋门大开,正对着这间房子的大门,只要那扇大门被打开,来者会第一时间看见徐胜。

    眼下,需要作出一个选择,是向东跑去十米距离跳出窗户,还是继续躲在这里,听些什么。

    如果选择向东跑去十米跳出窗户,很有可能在跑动的瞬间,造成巨大的声响,如果在那个时候大门开了,自己也会被瞬间发现。

    如果继续躲在这里,偷听来者的交谈,或许能听到什么线索。

    更何况现在这个时间,距离下午的课程还有六个小时,赵元莹此刻回来,估计是忘了什么东西,待得时间不长。

    最终,徐胜选择了第二个计划。

    说做就做,四周满是“垃圾”,只有躲在床下。

    他抱着自己的鞋子,进入了宽大的床底,看着前方大门打开,两双脚走了进来。

    一双是高跟鞋,另一双是皮鞋,正径直走向这里。

    徐胜竖起双耳,仔细听着。

    “元莹,你说你怎么总是丢三落四的,快抓紧时间,晚了咱们就要被拒之门外了。那些老头子可是顽固的很,就算迟到了一秒,他们也绝不会让我们进去。”

    “知道了!知道了!你总是说,烦不烦人啊!让我找找,马上就好了。咦?不对,怎么没了?我记得就放在这里的啊。”

    “什么?你能把它丢了?完了完了,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么?”

    “对了,我想起来了,被我弟弟拿去了,就算是我们推荐的他。”

    “算了算了,你看现在都几点了,我们肯定去不成了。不如……嘿嘿,我们赶快抓紧点时间吧!”

    那双皮鞋快速上前,迅速与高跟鞋贴在了一起。

    “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也省事了,我很快的。”

    “那我可得事先说好了,在这里的话,价钱可是不会减的哦。而且,我还有加价。”

    “随你加多少钱,我在你身上花的钱还少么?奶奶的,我们快开始吧!”

    听闻此言,徐胜心中万马奔腾,心中怒吼道:

    ‘你们两个不会想在床上……我还躲在下面啊!大白天的兴致这么旺盛!?不行,得想个办法,怎么有种怪味道……’

    徐胜看着眼前,卧室的门还没有关上,这间屋子的门也没有关上,自己距离停在门口的那辆黑色轿车,是一条径直畅通的路线。

    “有了,得罪了。”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伸出右手瞄向门口那辆黑色轿车,发射一道无形之刃。

    砰!

    靠近门口的一个前轮胎爆了。

    又发射一道无形之刃。

    砰!

    靠近门口的一个后轮胎也爆了。

    两次爆胎,都将那辆黑色轿车震起片刻。

    皮鞋与高跟鞋瞬间分开,随即传来一个男性杀猪般的怒吼,

    “怎么回事!谁干的!”

    皮鞋瞬间跑了出去,高跟鞋也同时跟了出去。

    越离越远,徐胜终于看清了他们。

    后方跟随的,正是那个身穿黑色短裙的赵元莹,前方奔跑的,是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因为背对着自己,无法看清面容。

    但,徐胜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在那两人跑出屋门的瞬间,直接脱离床下跳出了窗户,稳稳落在那位居委会大婶面前。

    大婶猛地一愣,而后竟像是看见救星一般,抓着徐胜的胳膊,问道:

    “大师!怎么样了?那些脏东西除掉没?我能进去了么?”

    徐胜点了点头。

    大婶又问道:“真的么?我怎么什么感觉也没有啊!”

    “汝听见刚刚两次爆响了么?那是天破之声,第一声代表妖魔鬼怪快离开,第二声代表四方诸神下凡尘,现在汝的家里已经住进诸神了。如果汝将吾来此的消息泄露出去,他们就会离开。”

    “知道!知道!打死我也不乱说!”

    大婶连连点头答应,面带崇敬的神色,看着徐胜远离的背影。

    中午,徐胜提着两份盒饭,来到了老戴的家。

    没有敲门,而是直接从窗户口的缝隙中,找到了备用钥匙,进了屋。

    老戴正躺在沙发上,睡得像死猪一样,呼噜打的震天响。

    徐胜拍了拍他的肚皮,道:

    “醒了吧!别睡了!”

    “谁!?”

    老戴猛地惊醒,无比警觉,待看见是徐胜之后,猛地将枕头武器砸在他的脸上,道:

    “别烦我,让我多睡一会。”

    徐胜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打开了一份盒饭,老戴昏沉的双眼忽然怒睁,完全没了睡意,捧起一个盒饭就想享用。

    谁知徐胜忽然说道:

    “老戴,借我点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