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4:谎言虚影
    “当然就我一个人,不然还会有谁?”

    赵元莹显得有些惊讶,惊讶于第一次来这里的徐胜,为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她的余光快速扫视屋内环境,待确定没留下了异常线索之后,又变作满脸笑容,挽着徐胜坐在了沙发上,问道:

    “你为何这样问?我在咱们班里一直都是一个人。你先坐一会,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话音刚落,赵元莹便离开了徐胜身旁,转身到了大冰箱前打开上层,拿出了一瓶冰镇饮料,倒了一杯放在徐胜面前的茶几上,道:

    “看你也口渴了,先喝一杯吧。对了,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我好像听见你说,你的彩票中奖了?中了多少钱?当然了,你也不必要跟我说,我就是好奇,问一问而已。毕竟我还从来没听讲过,周围有真正中过彩票的人呢。”

    被问到这个问题,徐胜有些头疼,一般人也不会轻易说出中奖的金额。

    所以,他拿起了眼前的那杯冰镇饮料,大半天没喝过一口水,确实有些口渴。

    但是,赵元莹为何只倒了一杯?

    她自己为何不喝?

    这很令人怀疑。

    所以,徐胜问道:

    “对了,你怎么就倒了一杯?难道说你现在不能喝凉的?”

    “不是!不是!”

    赵元莹慌乱的摆了摆手,道:

    “我只是不喜欢喝凉的而已,况且我现在也不渴。”

    “你不渴?你不喜欢喝凉的?那你为何要将饮料放到冰箱里?还是说,这不是为你自己准备的?”

    面对徐胜的咄咄逼问,赵元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在慌乱中,随便想出了一个答案,

    “其实它是我弟弟的,我弟弟有时候会来我这里吃饭,那瓶饮料是他的。”

    “又出来个弟弟?”

    徐胜嘴角微微上扬,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什么,随即立刻装备了,右眼之中闪现一丝曙光。

    他又问道:

    “这水不会有问题吧。”

    “什么问题?”赵元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我感觉里面下了什么东西,这把戏我见识的也不少。”

    “怎么可能?!不信我喝一口给你看看!”

    赵元莹一把夺来徐胜手中的杯子,稍稍喝了一口便五官扭曲的放下了杯子,脑袋还稍稍颤抖了一下,道:

    “太……太冷了!冻得我牙疼!我怎么可能给你有问题的水嘛!”

    徐胜重新拿来了那杯水,心中也疑惑起来,难道说这水真的没有问题?是自己多虑了?

    可就在这时,徐胜却忽然看见赵元莹的右边,出现一道虚影。

    那虚影也是赵元莹的样子,却面目狰狞,诡笑道:

    “嘿嘿嘿!你猜的没错,这水确实有问题。喝下去的话,你会全身无力,任人宰割。幸好我刚刚倒水的时候偷偷吃了解药,你这样疑神疑鬼的人,老娘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徐胜感觉浑身颤抖。

    他没想到表明文质彬彬的姑娘,背后却有如此恐怖的面容。

    但,这一杯饮料,到底该如何应对?

    喝是肯定不能喝的,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再借助,帮一帮自己。

    所以,徐胜右手拿着这杯子,左手搭在沙发上,左手中指忽然发射一道无形之刃,急速掠入门开着的卧室内,将床头柜上的那张相片打碎。

    咣当——!

    一声清脆声响传来,赵元莹立刻起身跑入了卧室里面,看见自己床头柜上的那张相片已经粉碎,自己与那个男人的合照,也掉落了下来。

    她看了看相框掉落的地点,又看了看四周地板,有些慌张。

    待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拿来扫帚将玻璃相框以及那张照片,全都扫入了垃圾桶内。

    再度回到沙发上时,却看见徐胜手中的杯子已经空了,而且他的嘴角还残留一些饮料。

    可是,赵元莹却有些怀疑,他真的喝了么?

    一个先前如此谨慎的人,真的会在自己转身的时候,就将那瓶饮料喝了?

    而且,自己卧室内窗户紧闭,放在床头柜中央的相框,到底是如何掉落的?

    难道……

    就在赵元莹思考着,要不要再倒来一杯饮料保险之时,却见眼前的徐胜缓缓躺下,脸上也显露一副惊恐的神色,不断惊问道:

    “怎……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全身无力,连说话……连说话也没力……”

    眼见药效来了,赵元莹这才真正放心,她起身将门关上,又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钢刀,缓缓走向徐胜。

    “你……你干什么!你不会吧!为了……为了六千块钱,就要杀了我!?”

    “什么六千块钱,我可不会为了那么点小钱脏手。看你那个暴发户的样子,估计真的中了彩票了,中了彩票的人,估计大都会将彩票放在身上。徐胜,你我同学一场,你好好配合我的话,我就让你死的痛快点。”

    赵元莹一手拿刀架在徐胜脖子上,另一只手在他身上上下摸索,可找了很久,什么也没找到。

    她气急败坏,一手遏住徐胜脖子,另一只手握住钢刀抵在他的眼前,质问道:

    “说!彩票被你放到哪里去了!”

    “……”

    “快说!如果你不说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慢慢折磨死你。”

    “在……在我的鞋子里。”

    “哪个鞋子!”

    “右边。”

    赵元莹信了他的话,开始向徐胜鞋子处寻去,可刚一伸手还未脱下鞋子,徐胜就猛地抬脚,一脚踹在她的脸上,道:

    “给你个大鞋底子吃!”

    一瞬间被踹的七荤八素,五迷三道。

    “你——!你没喝!”

    她瞬间都懂了,忽然扔掉了手中钢刀,拍了拍手,道:

    “行了,既然你没什么事的话,你就赶快走吧,别继续待在我的家里。你也别这么看着我,难道你还想告我不成?你有证据么?你说那瓶饮料啊,那根本不能算是证据,我就说那是我帮助睡眠的东西,你也奈何不了我。”

    徐胜此刻也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身子,问道:

    “赵同学,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杀了我,你能处理得了尸体么?你就一点不想一想么?一点不想一想后果?”

    “因为,我其实没有真的想杀掉你,我就是吓一吓你而已。如果你真的嘴硬的话,我就放你走了。真的,你看我一个弱女子,怎么下得了杀手啊……”

    赵元莹的话说的情真意切,但徐胜却看见了另一番景象。

    通过,徐胜看见赵元莹的虚影正狂笑着,道:

    “处理一个尸体,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就算不用那些专业人士帮助,我自己也能解决!卧室的泥土下,我给你预留了位置。徐胜,今天得亏你的运气好!下一次,下一次别让我逮到了!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听到这里,徐胜忽然抬起手来,在屋内乱指。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那些怨魂在跟我说,它们被囚禁在了——那里!”

    徐胜怒指卧室位置,而后猛地冲了过去。

    赵元莹心头一震,也同样跟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