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5:古老魔法
    血,黑色的血,宛若地狱般的场景,如此真实的呈现在眼前。

    地窖的入口,就藏在床头柜的下方,猛地掀开盖在上面的木板,血淋淋的场景就在眼前出现。

    四具尸体被埋在泥土之下,还有半个探出泥土的脚腕,被挤压的变了形。

    徐胜认出了那个黑色皮鞋,来自上午那个男人。

    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他就静静躺在了泥土之下。

    黑色的血液覆盖泥土之上,却无任何恶臭血腥气味,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用何种手段,掩藏起血腥与恶臭的。

    此刻,徐胜重新站在地板上,面对着已经停下的赵元莹。

    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带着一种狰狞的微笑,手中紧握那一把钢刀,道:

    “臭小子,我都想放你走了,没想到你自己偏偏找死!”

    “你觉得那把刀,能对付得了我?我能在你出刀的瞬间,将你制服。”

    “呵呵,那就让我看看是你出手的速度快,还是子弹快!”

    话音刚落,赵元莹迅速向怀中摸去,那里藏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原先她不准备用枪的,毕竟那一声枪响被周围人听见了,很不好解释。

    可徐胜的那一句话提醒了她,面对一位这样难度颇高的敌人,还是一枪解决的好。

    不管手枪有没有装上消音器,直接一枪解决了省事,大不了之后自己就离开这里,再用另一个身份过后,也没人会捉的住自己。

    借由他们的力量,自己能够轻易做到。

    可是,就在她拔枪掏出的瞬间,却见眼前的徐胜,也通向急速甩出手臂。

    难道他也带着枪支武器?可自己现在从未感觉到,他到底是藏在哪里的?

    彭!

    一道破空声传来,赵元莹刚刚掏出手枪的那只胳膊,被最大力道的刺出一道鲜红的口子。

    剧痛再加上强悍的破风力道,将赵元莹整个身子震飞出去,未来得及开出一枪的手枪,孤零零掉落在地上。

    徐胜立刻上前,一脚踢开了手枪,三两下就将赵元莹捆绑了起来。

    而后便开始拨打报警电话,在静静等待相关人员到来的时候,他还将那把手枪上了保险,然后顺着窗户扔了出去。

    徐胜搬了一张椅子,坐在被捆绑倒地的赵元莹面前,问道:

    “为什么要走上这一条路?”

    “怎么?难道你还想劝我从良?你们这些男人,都喜欢逼良为娼,劝娼从良……”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打发打发时间而已。毕竟我现在不能离开,我得将你的罪过想想清楚,以免将嫌疑落到我的身上。哎……好人不好当啊……”

    徐胜说着,看起了自己的手表,上面显示“攻略”任务还没有结束。

    自己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了,难道还不算完成任务?

    难道非要等到相关人员来了,将一切都处理妥当了,才算是完成?

    此刻,赵元莹忽然开了口,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样的武器?我从没见过。”

    “你说什么?”

    “就是那种打掉我手枪的武器,离得那么远,我也没看见你拿着任何东西,你怎么做到的。”

    “魔法,一种古老的魔法。”

    徐胜故弄玄虚的回答,他当然不会将说给她听,除了被当成是疯子,恐怕也没什么别的后果。

    赵元莹听到这里,嘴角竟显露了一丝笑容,嘴中喃喃道: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古老的魔法,真的被我们找到了么?”

    “你在说什么胡话,趁现在还活着,大口呼吸吧,马上就要没机会了。”

    “呵呵,徐胜,信不信,我不会死。我还会活着走出来,然后再来到你的面前。”

    听到这句话,徐胜瞬间谨慎起来,双手前探呈现作战姿势,逼问道:

    “难道说……你还有什么最后的杀手锏?可你现在已经被绑的严严实实的了,难道你已经通知了你的同伙?不过,你马上就要被关进监狱离了,十三区的法律是杀人偿命,你难逃一死。”

    “没有……你多想了。”

    ……

    最后,真的没有什么同伙到来,到来的是一队武装人员。

    徐胜向他们简单说明了情况,说是自己被赵元莹勾引来这里,没有被成功下药迷惑,又碰巧发现了她的罪恶。

    这段时间,赵元莹都是静静躺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就像是已经默认了自己的罪行,无法做任何的辩解。

    她被带走了,即将被关进监狱,深藏在泥土下的那四具尸体,也重见了天日。

    而徐胜,则安然无恙被放了出去,还被给了一个好市民奖。

    徐胜并不在乎什么奖励,他现在在乎的,是那一把黑色的手枪。

    先前它被扔出了窗户,可徐胜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他记得自己扔出去的位置,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可它为何会平白无故失踪了?难道说有人在这里黄雀在后?

    正在这时,那个居委会大婶悄悄走进,双手抱着怀里,问道:

    “大……大师,你在找什么?”

    “黑色东西。”

    “是不是这个。”

    一把手枪赫然伸了过来,将徐胜吓了一跳,再一看上面已被上了保险,应该是自己先前扔的那一把。

    徐胜伸手接过了枪,立刻揣入怀中。

    大婶低声问道:“大师,没想到你还有枪。”

    “大师也得紧跟时代潮流。”

    “那你可得将它藏好了啊,镇宅防身可以,可千万不要随便拿出来显摆。”

    “多谢提醒。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户人家,那个名叫赵元莹的姑娘,有什么亲人?”

    “哦,想起来了,好像有一个弟弟。不过不经常来,一个月最多出现几次,有时候一次都不来。”

    “多谢提醒!”

    话音刚落,徐胜悄然离开。

    ——

    南羌市的高等级监狱,关押的都是一些死刑犯。

    在十三区内,实行严苛律法,无论是什么不得已的原因,还是有什么悲惨的童年,只要直接或是间接杀了人,一律处死。

    而且,处死的时间一般都在收押的第二天傍晚,不会有太多缓和的时间。

    所以,整个高等级监狱中,显得十分冷寂。

    此刻,一位衣冠楚楚的探监者来了这里,一路畅通无阻。

    他的目标,就是刚刚被收押的赵元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