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6:路灯下的监视
    冷寂的拘押室内,赵元莹正孤零零坐着,身后两侧各站着一位全副武装的士兵,似乎她稍有异动,炙热的子弹就会从后方穿透胸膛。

    脚步声,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一位身穿黑色制服,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走入这里,他压了压宽大的帽檐,向那两位站岗的士兵点了点头。

    两位士兵心领神会,向着男人鞠了一躬,而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此刻,清冷的拘押室内,只剩下他们二人。

    男人搬了一把铁椅放在赵元莹面前,轻轻坐下,摘下了墨镜,问道: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惹了很大的麻烦。”

    “老公,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快将我带出这里吧,这里太冷了,还有一种死亡的味道,我已经受够这里了!那些事,你都解决了么?”

    赵元莹迫切询问着。

    男人点了点头,道:“嗯,都解决了……”

    “太好了!快让他们把锁链解开,我的手脚都痛得要死……”

    赵元莹的脸上显露极度笑容,刚想站起的时候,却又听见那个男人说了一句,

    “命是别想保住了,但我们会照顾好你的弟弟。”

    这一句话,又将赵元莹打入了地狱,大喜大悲之后,她犹如精疲力尽般躺在冰冷的铁椅上,目光呆滞望向前方,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而后,她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般微笑着,身子再度前倾,道:

    “老公,如果我说出一个极为有用的线索,你能不能说服他们,放我一命?”

    “什么线索?”

    “一个他们最为在意的线索。我们一直追寻的东西,出现了……”

    听闻此言,一直沉着冷静的男人,脸上忽然显露焦灼与不安。

    他迫不及待的问道:“什么?你可别乱说胡话。”

    “我当然没有乱说胡话!我发现了一个‘能力者’,他叫徐胜,他似乎掌握了那一种隐秘的‘魔法’。我会被捉来这里,也是拜他所赐。就算我用手枪,也难以对付赤手空拳的他,他似乎毫不费力,就能将我完全控制住。或许,他的身上藏有什么秘密,‘真理’的秘密……”

    “徐胜……徐胜……十三区南羌市的徐胜,好的,我记住这个名字了。”

    男人喃喃自语着,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按在眼前桌面上。

    “啪!”的一声,将赵元莹吓的浑身一机灵。

    “你可以离开了。”

    男人如宣判一般说着。

    赵元莹双手颤抖,缓缓拿起手枪,艰难抵在自己的下巴处,看向眼前这人,道:

    “老公,替我向他们问好。‘真理’佑我。”

    砰!

    一声枪响,血溅数尺。

    赵元莹瘫倒在铁椅上,头顶开了花。

    男人从怀中取出一张布巾,包在那把手枪表面,将它交给了闻声赶来的一位士兵手中,道:

    “犯人畏罪自杀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处理。”

    ——

    黑夜,徐胜一人坐在租屋的床上,透过窗户看着窗外夜色。

    清冷的夜风吹过开启的窗户,落在徐胜的脸上。

    他很苦恼,因为手表的倒计时还未取消。

    自己明明自己找到了赵元莹的“秘密”,为何“攻略任务”还未显示达成?

    桌子上摆着六千元钞票,准备明天还给老戴。

    此刻已经是深夜,可他没有任何睡意,只能盘坐在床上,静静思考着。

    坐的很久,双腿有些麻了,他下了床站在地上,略微活动活动。

    出租屋空间很小,站在床边,就等于站在了窗前。

    就在活动身体的间隙,他的余光忽然发现了一丝不寻常。

    十字路口的昏暗路灯下,站着一个人,那人只露出半个身子,静静站着一动不动,不知是男是女。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可能在监视着自己。

    此刻,徐胜就站在窗前,看着那位路灯下的人影,手表上的光幕忽然弹出,

    看着这一道光幕,徐胜这才明白,为何自己找出了赵元莹的“秘密”,却没有显示完成了任务。看来“攻略”了赵元莹,只是完成了任务的二分之一,剩余二分一,是要摧毁真理殿。

    可这个“真理殿”,到底是什么?

    徐胜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道光幕是在自己看向路灯下那人的时候弹出的,是否就认为,与他有关?

    眼下得想一个好办法,毕竟自己不可能站在那人的面前,询问“真理殿”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真的那样做,估计在自己刚出门的时候,那人就已经逃了。

    此时,徐胜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他一直笔直的站着,表面上似乎在与那个路灯下的男人对峙,暗地里却已经装备上,双手弹出两计中指,瞬间刺破黑夜,来到男人左臂上。

    没有疼痛的哀嚎,却看见那人的身影,猛地颤抖一下。

    估计已经中了无形之刃,但还在强忍痛意。

    趁着这个机会,徐胜立刻跃出窗户,向着那人冲去。

    期望在那人受伤的时候,将其快速制服,询问相关的信息。

    然而,在徐胜赶到现场的时候,那人只留下逃离的背影。

    路灯下的那团血迹,依然清晰可辨。

    “还是来晚了一步,你到底是何许人也,怎么就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找到了我的住所。真理殿,真理殿,你又是什么牛鬼蛇神。”

    徐胜看了看手表,已经过去了一天,还剩两天的时间。

    如果想要阻止自爆协议,就得在两天之内,找出真理殿并成功摧毁它。

    可徐胜现在连一点头绪也没有,每每想到这里,就感觉头痛欲裂。

    还是,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他回了屋子,将大门就紧闭,还悬挂了一些玻璃酒瓶,只要有人想从外面进入,玻璃坠地声响,足够将徐胜惊醒。

    不仅是门,窗户也被关的死死,防护措施都已经做好,徐胜感觉自己真像是罪犯逃亡一样,任何事都得思考的清清楚楚。

    稍有不慎,没了的就是自己的小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