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9:浪潮
    正在这时,徐胜忽然听见几声异响,来自正中的客厅里。

    那个少年不是已经昏睡了么?为何会传出这种异响,难道他醒了?

    睡眠喷雾的效用,不可能消失的这么快,难道是有外人来了?

    徐胜生怕自己被他人发现,准备赶快逃离,可这个电脑室四处封闭,没有任何窗户。

    唯一的逃跑路线,还是得经过客厅。

    眼下这种情况,徐胜没有丝毫犹豫,将那些名片揣入怀里之后,立刻向客厅跑去。

    就在他来到客厅之时,没有看见什么外人,那位本该处在昏睡中少年,此刻正坐在沙发上,静静面对着徐胜。

    “别看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多亏了这种提神醒脑的东西,下回我得多置办一些。”

    少年右手提着一个香袋,这香袋无色无味,但四处飘荡的微粒,却是少年熬夜工作的必备良药。

    没想到,即使是中了睡眠喷雾的他,只要有这香袋戴在脖子上,很快便会醒来。

    ‘糟了!我就说这个喷雾不管用,早知道直接重击后颈,让他昏迷过去就好了……’

    徐胜十分懊恼,没有想到没有会在这里失了手。

    他缓缓举起了那把手枪,对准沙发上的少年,同时装备了,问道:

    “你是谁,为何会将我引来这里,那些南羌市高层精英的身份又是怎么回事。还有,真理殿到底是什么。”

    “我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少年面对枪械对准,似乎并不害怕,反而带着一种出奇的镇定。

    从他的这句话看来,徐胜并未看见任何虚影,并未发挥效用。

    难道说,目标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就无法侦测出是否说谎,也就无法得到正确的答案?

    此刻,少年忽然站了起来,似乎已经料到徐胜不会开枪,一步一靠近,道:

    “徐胜,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没错,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不仅仅是你的名字,你所有的信息,我都知晓。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将调查我们,你的目的是什么?”

    “再靠近一步,杀了你。”

    “想开枪就开枪吧,如果你可以的话。”

    听闻此言,又见少年如此邪魅的微笑,徐胜这才明白,可能手中这枪根本没有子弹。

    自己对于枪械并不敏感,以至于握着手中这把抢,无法从手感重量上判断,其中到底有没没有子弹。

    但,徐胜还是想尝试一番。

    他扣动了扳机,清脆撞击声过后,零点一秒内没有发生任何爆响,看来是真的没有子弹。

    可这枪口,还是被抬起了稍许。

    原因就是徐胜右手小拇指的,已经发出。

    无声无息,一道风刃瞬间刺破少年的右臂。

    逼得他接连后退几步,血流不止。

    徐胜威胁道:

    “就算没有子弹,我也能瞬间杀了你。所以,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徐胜,你真的舍得杀死我么?你真的舍得抛弃我脑中的答案?我看见了,我看见你的小手指刚刚动了一下。这就是你的天赋?还是神通……”

    少年看着缓缓流出的血水,神色先是惊恐,之后竟是得逞般的狰狞。

    他并未选择包扎自己的伤口,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

    一把真正装满子弹的手枪。

    对准了徐胜。

    两把漆黑的手枪正面相对,少年的脸上显露笑容,道:

    “徐胜,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不要想着逃跑,我这把手枪里可是有子弹的。”

    “包扎伤口吧,否则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

    徐胜提醒了一句,他不想让眼前这人昏迷,他还有许多谜题没有解开。

    并且,他也可以趁着少年包扎的时候,将其偷袭。

    可是那位少年,竟毫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不必了。”

    “不必了?难道你想死?”

    “生与死只是虚幻的表象,唯有真理长存于世间。徐胜,或许你不久之后,也会领悟到这个道理。现在,我将为你解答,同样的,你也必须为我解答,我俩一人一个问题……”

    听闻此言,徐胜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不怕死的疯子,一个荷枪实弹的疯子。

    面对这样一个疯子,自己到底该不该装上?

    如果不装上的话,或许就无法识破他的谎言。

    如果装上的话,他所问出的关键问题,自己也必须实话实说。

    思索很久,徐胜最终还是装上了。

    并且,徐胜率先发问:

    “真理殿是什么?它在哪里?”

    “真理殿是一个新兴组织,潜伏于整个十三区地下,就像是一片小小的浪潮,即将掀起滔天巨浪,正以不可逆转的势头,群聚整个十三区的精英,它将成为足以左右世界的力量。

    我们追寻真理,只追寻无限的、自由的、广义的真理……我的问题,你调查真理殿的目的是什么?”

    先前,少年只回答了自己的一个问题,看来自己,也只需回答他的一个问题。

    并且,少年看起来没有说谎,没有看到任何虚影。

    如果不断取下又装上,实在太浪费次数了。

    思考片刻,徐胜回答,

    “摧毁它。真理殿在哪里?”

    “无处不在,无定可寻,每次都会变换不同的场所,只有最核心的人员才能率先知道位置。谁指示你这么做的?”

    “我接受了一项任务,如果我不在72个小时内摧毁真理殿,我就会死。我该如何寻找它?”

    “要想寻找它,必先加入它。纳了投名状,那群老家伙才会认可你。你的那个任务,来自哪里?”

    这个问题,徐胜不知该如何做答,真的要说出快穿手表的事?

    正常人听了的话,肯定会当做是笑话吧。

    可再一想,眼前这家伙可不是正常人。

    或许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只是在亲自确认一下而已。

    所以,徐胜举起了手表,道:

    “就是这个手表,看着上面的倒计时。如果我没在倒计时结束前摧毁真理殿,它会爆炸。投名状的具体详情是什么?”

    “杀一个地位颇高的人,比如说——我!”

    “什么?”

    “徐胜,你是他们要找的人,所以……我决定帮你一把。仔细听一听,你听见脚步声了么?我先前打了电话,估计武装部队已经把你当做了危险分子,他们已经暗中包围了整个房子。徐胜,努力逃亡吧……”

    话音刚落,少年赫然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砰!

    血肉横飞!

    强悍的冲击力,将少年的脑袋开了个口子。

    可他的身体,却还笔直的站着。

    与此同时,枪响过后,大门被猛地踹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全都认准了徐梁。

    努力逃亡吧……

    他又想起了少年的话。

    这就是他帮自己纳的投名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