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0:终极通缉令
    一位少年手持枪械,亲手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枪响的瞬间,大门被暴力破开,堵在门口的武装士兵看见这一幕,对于徐胜来说,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

    十三区的法律,直接或间接造成他人死亡者,处以死刑。

    整个屋子先前只有自己二人,况且自己手中,还拿着一把手枪,就算是没有子弹的手枪,也会被判定有罪,也会被处以死刑。

    一旦被捉住,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

    所以,还是不要被捉住的好。

    在大门被破开的零点一秒内,徐胜已经想好了逃亡的路线,多次身处险境,已经迫使他学会了瞬间判断的思考方式。

    对决局势千变万化,半秒之差都是千差万别。

    与犹豫不决相比,错误的计划,也无常不是一种正确的手段。

    此刻,徐胜的手中忽然多出一个喷雾,那是包裹中的符石所变,还剩四次机会的睡眠喷雾。

    面对将要涌入的武装士兵,以及他们逐渐抬起的黑色枪口,徐胜瞬间抛出睡眠喷雾,砸在地上剧烈炸开。

    剩余四次量的催眠气雾四处飘散,在徐胜与大门之间,形成一道白色的强雾。

    与此同时,在喷雾落地之前,就已经开始逃跑的徐胜,已经跃出了窗户,站到了街巷之内。

    刚刚落地,身后便传来枪械轰鸣,看来自己的那些睡眠喷雾,并没有干扰到带有防毒面具的那些士兵,只是稍稍干扰了他们的视线,这已经达到了目的。

    但,就在徐胜准备逃离之时,忽然听见阵阵机械翅膀扇动的声音。

    身后天空上,飞来一只悬浮哨兵。

    那个银白色球体,是存在已久的科技,是足以监控整个南羌市的暗中“天网”。

    这玩意只针对穷凶极恶的罪犯,没想到今日也会盯上自己。

    浮空哨兵很快锁定了徐胜,扫描出了他所有的已知信息,终极通缉令也在同时合成,瞬间发送整个南羌市。

    就连徐胜自己的手机,也接受了那一份终极通缉令。

    这等通缉令含义,是任何人都能在不通报的情况杀死自己,不仅仅不会受到惩罚,而且还会得到奖赏。

    “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徐胜将手机电池拆下,一同扔入了河中。

    随后一转身,一抬手,一道无形之刃瞬间斩断浮空哨兵。

    在它落地的瞬间,一脚将其踩得粉碎。

    现在,真到了山穷水尽之境,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猜想到,那个少年竟会当着自己的面自杀。

    自己甚至……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他真的不惧死亡,还是脑子已经坏掉了?

    被某些人暗中操控,一步步将自己引入深渊。

    南羌市的街巷众多,呈现毫无逻辑的杂乱分布,错综复杂。

    没了浮空哨兵的监控,短时间内很难找到已经逃离的徐胜。

    徐胜此刻正将自己埋在宽大的帽檐下,走在南羌市的贫民窟中,只剩下几枚硬币,还有一个不断倒计时的手表。

    现在自己无处可去,终极通缉令一旦下达,整个世界就等于同自己为敌。

    除了四处搜查的武装士兵,还有暗中潜伏的赏金猎人,就连陌不相识的平民百姓,也有可能拿起菜刀,从背后给自己一下。

    现在选择停留在贫民窟,只是因为这里信息并不发达,或许更晚些时间,才能得知通缉令的存在。

    自己能在这里休息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

    现在是临近中午的十点,距离在南羌市里的务工人员返回,最多还有两个小时。

    到那时,南羌市里的消息,很有可能会被带入这个贫民窟。

    自己的身份,也很有可能会暴露。

    此刻,徐胜躲在残破潮湿的墙壁后,从怀中取出了那些名片。

    那一张黑色的名片,上面写着“欢迎来到真理殿”,以及另一行电话号码。

    “反正我已经没有退路,既然投名状已经纳了,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

    徐胜站了起来,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硬币,悄悄来到老旧的公用电话亭前,投入一个硬币,拨打了名片上的号码。

    滋——!

    先是一长串电流噪音,等的徐胜都快不耐烦,足足有两分钟过后,才传来了一阵枯槁般的询问,

    “是……谁……”

    “你是谁?”

    “你问我是谁?你是谁。”

    “我不知道你是谁,所以我问你是谁。”

    嘟——

    电话被猛地挂断了。

    徐胜一脸懵圈,随即又投了一个硬币,重新拨打了这个号码。

    滋——!

    这一次的电流噪音,显得不那么冗长,那一声枯槁般的声响再度传来,

    “是……谁……”

    “纳了投名状之人。”

    “目的。”

    “加入真理殿。”

    “原因。”

    原因?徐胜仔细想了想,终于想出了一个不算太好的答案,

    “我们追寻真理,只追寻无限的、自由的、广义的真理……”

    “推荐人。”

    推荐人?什么是推荐人?

    徐胜又有些糊涂起来,正在这时,余光忽然瞥见放在电话亭台子上的一叠名片。

    最上面的名片上,写着一个名字“张振海”。

    “张振海先生推荐的我。”

    此话说完,是很长的沉默,沉默的令徐胜心力交瘁,正努力回想着先前所说的那些话,有没有什么地方存在疏漏。

    大约三分钟过后,枯槁至极的声音远去,转来一阵非常低沉的提醒,

    “徐胜先生,欢迎来到真理殿。市中心八号酒吧,我在那里等你,我只等十分钟,用尽全力奔跑吧……”

    嘟——

    电话被再次挂断,徐胜拿着那些名片,快速奔跑起来。

    这儿距离市中心约一千米,十分钟的时间,不知道赶不赶的到,更何况自己出了贫民窟后,还得小心那些搜寻自己的武装士兵。

    十分钟之内赶到市中心,或许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徐胜已经没有退路了,被逼到了这份绝路上,唯有彻底摧毁真理殿,再想办法能不能消除掉自己的通缉令。

    又或是逃离南羌市。

    逃离整个十三区,也未曾不是个好选择。

    徐胜从未将南羌市当做自己的家,准确来说,他一直都是孤单一人。

    只要有自己的地方,就是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