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1:死而复生的少年
    正午时分,一轮烈日灼烤大地。

    热浪翻滚在青石砖面上,晒得每个人都睁不开眼,打伞的打伞,戴帽子的戴帽。

    那些没有帽子,又觉得独自一人打伞太娘的年轻小伙,只能硬着头皮眯着眼,快步走在烈阳道上。

    今日的市中心很奇怪,就像多日未见的烈阳一般,奇怪的非常安静,奇怪的人迹罕至。

    原本繁华的商业街,也变得冷清起来,向来站满游客的中心广场,此刻只有三三两两闲庭散步的人。

    他们全都顶着烈阳,双眼却死死睁着,似乎并不畏惧刺眼的阳光,又或是有着某种不可懈怠的任务。

    徐胜双手揣入口袋,整个脑袋埋入灰色帽檐之内,快步走在郑术市中心的商业街上,一步一步靠近第八号酒吧。

    从手表上的倒计时判断,距离到达八号酒吧的最后时限,还有不到半分钟。

    所以,徐胜见中心广场也无太多人,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竟直接奔跑起来,用力推开了八号酒吧的古典式黑木门。

    这一路上,似乎没人注意到他,没人注意到他终极通缉犯的身份。

    而且,本该监视整个南羌市的悬浮哨兵,此刻也毫无踪迹。

    原本热闹非凡的商业大街,只剩下三两个人,甚至还不能确定,他们是否真是游玩的人。

    推门而入的瞬间,徐胜便猜想,可能“真理殿”真的汇聚了不少神通广大的人,既能将自己推向深渊,也能在掉入深渊前,为自己搭一个梯子,帮自己一手。

    来不及多想,徐胜已经走入八号酒吧内,瞬间被其中的黑暗气场所笼罩,感觉世界瞬间从白日跌落入黑夜。

    没有任何中间过渡,让人有一种头晕目眩的不真实感。

    这里太过昏暗,又环绕阵阵烟尘的味道,像是云雾中的半山腰。

    徐胜并不喜欢这种味道,活了二十多年,他一直都未学会抽烟。

    此刻,他只能努力闭气,伸手拨开重重烟雾,向着酒吧内部走去。

    徐胜发现,这里人不少,但都分布左右两侧。

    有的站着,有的坐着。

    有的在吞云吐雾,有的却是静静矗立。

    他们全身衣冠楚楚,身形挺拔,黑色的制服同黑色的阴影融为一起。

    只有那一双双夜狼般的眼睛,死死盯着走来的自己。

    徐胜走的很慢,因为他已经注意到那些人的腰间,都别着黑色手枪。

    冷寂的黑色反射暗淡的银光,似乎下一刻就会喷吐火焰。

    正在这时,前方二十米外门口,出现一位梳着大背头的硬汉。

    那人双手前握,垂在腰间,对徐胜说了一句,

    “徐先生,跟我来。”

    说完,那人便转身,消失不见。

    徐胜略微加快步伐,走到门前之时,一左一右出现两人,让自己张开双臂,仔细搜索着全身,待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才将徐胜放了进去。

    徐胜感觉非常不适,浑身上下每个人角落,都被这两个大男人摸遍了。

    但他们无法找出任何异常,因为自己的那两种,他们根本无法发现。

    手上的快穿手表,他们也无法察觉。

    他们虽然是行走于刀锋上的暴徒,但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寻常人类罢了。

    如果不是必须进入这里,徐胜大可以在张开双臂的瞬间,两指散出两道,瞬间斩下他们的头颅。

    可是,徐胜还不会这么做。

    在未加入真理殿,摧毁真理殿之前,他不会这么做。

    穿过帘门,是一条昏暗的通道,只有地面上的一条荧光路,照亮前方的方向。

    大约走了半分钟,又出现了一扇门,四周没有任何人能再给自己提示。

    所以,徐胜伸手推开了这道门。

    已经装备双手。

    推门进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盏橙黄色的灯。

    很像自己所租房子外面的那个路灯。

    灯下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一个人,那人身穿黑色西装,戴着白色帽子,低着头,翘起的右脚尖不断抖动着,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进来吧,徐先生。”

    命令般的声音传来,徐胜终于走了进去,临走之前,还不忘将门关上。

    此刻外面骄阳似火,屋子里面却出奇的阴寒。

    他坐在铁椅上,忍住屁股的寒冷,道:

    “我遵守约定来了,现个身吧。”

    话音刚落,眼前这人缓缓抬起头来。

    徐胜看见他的面容,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这人的脸,与先前开枪自杀的少年,一模一样。

    少年血肉横飞的场景,徐胜还记得真切,再一次看见这张脸,他的肚子里瞬间翻江倒海,差点吐了出来。

    眼前这人不急不慢的掏出一张名片,按在桌面上,递到徐胜面前。

    “在下赵无非。”

    “赵无非?你——!你怎么又活过来了!”

    “徐先生说话,可真有意思。说起来,咱俩还真是有不少渊源。”

    “什么意思。”

    “赵元莹,你还记得么?他是我的姐姐。”

    听到这里,徐胜缓缓将双手抬了起来,放在了桌面上,反问道:

    “那个杀人凶手?原来她真的有一个弟弟。难道你们动用关系,将她救了出来,免除了死刑?”

    “哦!那当然不是,她现在已经死了。”

    “为什么我看你,一点感伤也没有?”

    “我为什么要感伤?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死不死跟我也没有多少瓜葛。”

    “那位开枪自杀的少年,你们认识么?我根本没有杀死他,是他害的我被终极通缉,我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了,唯有加入真理殿,才是唯一的解脱方法。”

    “他啊……他确实是个不惧死亡的人,开枪自杀,确实是他能做出来的事。好吧,现在我就谈一谈相关事宜,徐先生你带足够的钱了么?”

    “带钱?什么钱?”

    “加入真理殿需要推荐费,每一次参加活动,也需要活动经费。推荐费只需交一次,五十万元。活动费每次都要,也是五十万。所以,您带满一百万元了么?”

    徐胜摇了摇头,

    “没带。”

    “看来您还不知道相关事宜,对了,你把推荐人的名片带来了么?”

    徐胜从怀中拿出张振海的名片,递到赵无非手里。

    赵无非仔细看了看,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僵硬,问道:

    “徐先生,名片是真的没错。但,我们问过张振海先生了,他说没听过你这么个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