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2:力量
    一瞬间,徐胜感觉有无数双眼睛,正从黑暗中盯着自己。

    他甚至能听见机械撞击的清脆声响,就像是冰冷的枪械上了膛,回答的稍有不慎,就会立刻被打成筛子。

    徐胜一直在沉默,在不确定自己能百分百回答正确之前,他没有轻易开口。

    此刻,赵无非伸手擦了擦“张振海”的名片,道:

    “徐先生,我们先前去了那位饮弹自杀的少年家里,好像发现了什么。我再问你一遍,为什么张振海先生说,他没听说过你这么个人?”

    这一次的语气,明显比上一次更加低沉。

    眼前这少年暴徒的右手,悄悄伸入了桌下,似乎在摸索着什么。

    看来,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每拖延一秒钟,对自己的危险性就越大。

    四周无比黑暗,并未找到任何能够离开的路,只有身后被自己带上的那扇门,此刻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上锁。

    若是马上回答错误,徐胜已经想好了,他会立刻掀开桌子,躲在铁桌后面。

    再将眼前这人制服,用他的肉身挡在自己另一侧。

    这一整套行动,不能超过半秒。

    可是,他也怀疑,这两件东西,到底能不能挡住子弹。

    不能再等下去,徐胜忽然开口,近乎低吼般回答,

    “推荐我的人,来头远比那个张振海要大,我说了‘张振海’,只是因为那位大人物,也知道‘张振海’而已。如果你要问我,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谁,很抱歉,我不能说。如果你们非要逼问,如果你们杀了我,这样只会激怒那位大人物,奉劝你们不要这样做……”

    徐胜说的底气十足,他也不明白,那样一个虚构的“大人物”,为何自己会说的底气十足。

    他感觉自己说谎越来越熟练了,骗人越来越专业了。

    要想骗得了别人,先得让自己深信。

    此话一出,眼前赵无非抚摸名片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他缓缓抬头看向徐胜,带着一种不可置信般的神色。

    又转身向后望去,望向那一片浓稠的黑暗。

    像是在与某个人眼神交汇,但徐胜根本看不清那儿,到底有什么人。

    终于,赵无非转过了身,将手中‘张振海’的名片递到徐胜眼前,毕恭毕敬回答,

    “徐胜先生,看来你说的没错,是那位‘大人物’推荐的人。很抱歉我们的情报获取的不够及时,您现在完全可以加入真理殿了。因为您已经纳了投名状,所以现在只需要先支付五十万推荐费,就可以获知所有必要的信息。”

    “五十万?我现在没有。”

    徐胜摇了摇头,别说五十万了,现在他把手机扔了,就算是五百块,也没有。

    不过,现在摆在面前的,还有一个更大的疑问。

    为何自己所以编造的“大人物”,竟会得到眼前这人的如此认可?

    难道他们身后真的有什么大人物?

    一个连他们也无法轻易接触的大人物。

    自己误打误撞说出了他,正好碰上了信息不对称,蒙混过关了?

    可眼下,徐胜更加好奇眼前的黑暗里,藏着什么。

    先前赵无非为何要回头望去,他到底在望向什么?

    难道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真正的“审问者”?

    也可能就是那位真正的“审问者”,让自己蒙混过关了。

    “您是说现在没有五十万现金,又或是短时间集聚不到这么多钱么?这很简单,您可以在下次集会的时候,直接带一百万来。”

    “可……可以,给我点时间,我能筹集到一百万的。”

    “这对您这种人来说,小意思而已。”

    “没错。”

    徐胜尴尬笑了笑,而后又见赵无非从怀中取出一张黑色卡片,上面用金字书写了一个地址。

    他将地址交到徐胜手里,道:

    “徐先生,您的运气很好,这是今晚的地址。届时您只需要带一百万来,就能加入我们了。”

    徐胜伸手接过了这张卡片,上面显示了一个不认识的地址。

    就在他思考那个地址所在地时,同时闻到:

    “我需要注意什么?”

    “等到您到了之后,自己会知道。您还有什么问题么?”

    “最后一个问题,那些创建真理殿的家伙,到底想做些什么?”

    徐胜说这话的时候,同时装备上了。

    问出如此危险的问题,他毫不畏惧,就算会有随时暴露的危险,他还是得问出这个问题。

    只有弄清那些疯狂的家伙想要什么,才能完成剩余的二分之一个任务:摧毁真理殿。

    更何况,从眼下情况来看,自己似乎得到了赵无非的信任。

    那位不明虚实的“大人物”,也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的后盾。

    此刻不问,就怕日后没了机会。

    不出所料,赵无非面对这个问题,并未表达出多少抵触。

    而是在稍加思索过后,袒露道:

    “徐先生,想必你很清楚,像您这样权势皆得的人,最想要的就是更上一层的‘力量’。这种‘力量’可能是延长的寿命,可能是更多的学识,又或是真正纯粹的力量。以往没有机会,以往这种渴求只会沉淀在心灵深处,可现在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机会到来了。”

    “什么新时代?眼下有什么不同?”

    “您还没发现么?您肯定在跟我开玩笑,您太谨慎了。不到半个月前,整个世界出现了一种未至的力量,它们能将人类传送至不同时空,返回之时,时间只过去了五秒。

    这个消息很快被南羌市的高层洞悉,被十三区的高层洞悉,不到十分钟,传遍了整个上层世界。他们震惊,震惊于世界上还有这种‘力量’,所以大大小小的私人组织应运而生,真理殿就是其中之一。

    可惜,那些大人物中很少有人能度过第一关,大都死在了第一关内。被传送回来的他们,虽然还活着,但身上却少了什么‘东西’。就像是那个赵元莹,被夺去了‘廉耻’,还有那个饮弹自杀的少年,被夺去了‘对死亡的恐惧’。我被夺去了‘半分亲情’。

    徐先生,你被夺去了什么?”

    “‘爱情’,我被夺去了‘爱情’。”徐胜又问道:“难道那些厉害的大人物,就无一人能在那种力量难关中存活下来?”

    “很少,只能说是很少。从前几次的调查看来,每一位第一次进入的人,新手关卡的难度都不同,似乎随着进入者的‘等级’,而提升或降低‘等级’。

    虽然我们不知道‘等级’到底是如何判定了,但事实就是如此。至于那些成功度过新手关卡的人,都是最珍贵的‘宝贝’,都被隐藏了起来。实话实说,我们真理殿还没有一位。所以,真理殿的目标是找到那一种‘力量’,然后得到那一种力量。

    就像是古往今来一样,最新最强的‘力量’,一直都是首先属于上层世界的精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