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5:巨魔之主
    虽然如此说着,老戴还是扭扭捏捏拿出了。

    白色符石碎裂,无数光粒汇聚在马桶盖子上,形成一个深绿的大壶儿。

    壶面上的那张肥大恶魔脸,一会移到这一侧,一会又来到那一侧。

    将徐胜和老戴都看得真切之后,才笑呵呵的问道:

    “主人,您还是离不开我的啊,才几天没见,就想我了?说说吧,今天又有求于我什么?”

    “想你个鬼!快吐出一些好东西出来!要是再吐出什么睡眠喷雾,老子直接一拳把你锤烂!”

    老戴双手抓着这个绿壶儿,怒斥着。

    隔间外刚刚上完厕所的人听见这种声音,都感觉是什么赌徒发疯了,逃命似的离开了厕所。

    徐胜提醒道:“声音小一点!”

    “对,还是这位朋友知书达理,没想到碰上你这么个鲁莽的糙汉子,不幸……不幸……”

    壶面上的恶魔脸摇头叹息着,忽然露出便秘一般的神色,几经挣扎之后,面色舒缓了起来,道:

    “好了,这个东西,最为适合当下的场景。主人,我希望下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能礼貌一些。虽然我现在是你的奴仆,但我曾经也是七大巨魔之主啊!”

    嘶吼声中,贪婪者之壶烟消云散,重新凝聚成白色符石,流入老戴的包裹中。

    二人定睛一看,纯白色的马桶盖上,留下了一个符石。

    徐胜将它拿了起来,攻向光幕即刻出现,

    【名称:你是我的眼。

    品质:垃圾。

    次数:1。

    同时装备人数:2。

    持续时间:一个小时。

    详情:无尽黑域之中,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种族,它们全身透明无欲无求,身躯同人类相似,只是没有眼睛。

    它们眼中的世界是黑暗的,生存的唯一要义,便是为“主树”工作。“主树”会给它们下达指令,它们只需无条件执行。

    整个种族中唯一一双眼睛,就在“主树”身上。而且,那一双眼睛不仅仅能看见自己所见,还能顿晓万物,看见他人眼中所见。

    作为c级珍品,无数探索者猎寻着他们,很不幸,它们被我找到了……】

    二人看着光幕上的内容,都没有说话,心中想着一件事。

    难道这符石中饱含的技能,全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被某人掠夺之后,封印在了符石中?

    先前上那个恶魔脸说过,它曾经是什么七大巨魔之主。

    难道它是被封印在壶儿中,必须帮助所得者十次,才能得到解脱?

    还有手里的这枚符石,这项技能中包含的那一双眼睛,是否就是来自那个种族的“主树”?

    二人越陷越深,似乎凭他们现在的见闻,还不足以想清楚这些事。

    咚!咚!咚!

    隔间的门被猛敲三下,一阵询问传来。

    “先生?先生!里面出什么事了么?先生!”

    徐胜朝着老戴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而后将裤腰带解开,一边打开门,一边重新系上裤腰带,大胜质问道:

    “什么事啊!上个厕所也不让我安宁!你们……”

    话才说到一半,徐胜忽然愣住了,因为堵在厕所的,是全副武装的私人佣兵。

    无数上膛的枪械对准着,还有一位服务员模样的人,站在自己眼前。

    徐胜还是将裤子系上了,问道: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正在这时,老戴也心领神会从隔间里走了出来,站在徐胜身后,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怎……怎么这里查的这么严?亲爱的,别来了,下回别来了……”

    此情此景,那个刚才还严肃异常的服务员,脸上忽然意味深长露出了笑容,抬手撤下了那些佣兵,向徐胜二人鞠了九十度的躬,道:

    “抱歉了二位,例行检查而已,祝您玩的开心。”

    说完,他们立刻退出了厕所。

    徐胜和老戴长舒了一口气,再一回想起先前的话,无比恶心。

    徐胜缓了好久,道:

    “老戴,你也是够恶心的,说出那种话,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谁说我心不跳?!你看那些家伙玩命似的,我要是不说的话,恐怕咱俩都得玩完。罢了罢了,别提这件事了,我也有些恶心……”

    “走,一报还一报,咱们将这个赌场掀翻天。”

    ——

    半个小时过后,赌场内的景象发生了改变。

    近百号人围拢在一张桌子前,看着正在对决的两人。

    徐胜就坐在一边,一位衣冠楚楚的灰发中年人,坐在另一边。

    二人手中各拿着几张牌。

    徐胜个老戴面露笑容,显得很轻松;眼前那人却冷汗直流,身躯也在颤抖。

    这是他的第三十三局,这一局输了,自己就将一次输掉二十万。

    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何手气这么好。

    一开始自己还能赢他几次,最后竟连输了二十多把,整整输掉二十万。

    他作弊了么?

    应该没有,自己纵横赌场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出千手法没有见过。

    如果那人真的不干净的话,自己会立刻发觉。

    可一切,都像是摆在明面上的。

    这一局,徐胜将二十万全部压上。

    等待着翻倍的那一刻。

    此刻,徐胜左眼装备,右眼,双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人,盯的他毫无死角。

    而另一只,则在老戴的左眼上。

    徐胜先前发现,这个技能使用次数为1,同时装备人数却是2,就说明,可以拆开来用。

    一尝试,果真如此。

    反正都是一个小时的时限,两人用总比一人用的好。

    此刻,徐胜能清楚的看见那人手中的牌,而且还是以那人的视角。

    这等技巧,就算周围聚集了上百位老手,也都无一人发现奥秘。

    “可以开始了吗?”

    徐胜问道。

    这句话,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将站在悬崖边上的那人,推了下去。

    对面的人浑身颤抖,汗水不断滴下,砸在地上掷地有声。

    倒不是因为心疼二十万,二十万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他现在非常迷茫,非常自我怀疑,怀疑自己真的了老了?真的没用了?

    面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家伙,竟连输了二十多局。

    这一局再输,没脸见那些老伙计了。

    然而,徐胜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这一把,他还是会输得。

    可就在这时,一人出现在了徐胜的身后,忽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道:

    “徐先生,我们可以谈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