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6:失败者博物馆
    一只强有力的手,死死抓住他的肩膀。

    徐胜感觉自己的力量,不是他的对手,肩膀被抓的阵痛连连,似乎随时有可能被扯下一块肉来。

    见此情况,老戴刚想动手,却见无数把步枪对准了自己,一动也不敢动。

    徐胜缓缓放下手中的牌,余光之中看见一位身穿红衣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问道:

    “我们在这里玩,有什么问题么?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连赢二十七局,我还没见过一位像您这么厉害的人。

    “有什么问题?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难道你发现我出千了么?”

    “没有,没有发现。”

    “那你们是想做什么?好吧,既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此别过。”

    徐胜缓缓站了起来,转身看向那位身穿红衣的男人,刚想离开,却又被那个男人挡住了去路,道:

    “徐先生,我来此是想请你去坐一坐的,连赢二十七局,想必您也感觉非常无趣了。我哪儿还有更好玩的东西,奖金也更加丰厚。”

    “没兴趣,我不跟陌生人玩。”

    “这是我的名片,现在咱俩不是陌生人了。”

    红衣男人递出一张名片,徐胜接过手中略微一看,脑子“翁!”的一下。

    名片上“张振海”三个字非常显眼。

    这不就是自己先前谎称推荐人的“张振海”?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碰上面。

    而且,从他的排场来看,估计在这个地下赌场里,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物。

    此刻,张振海摆了摆手,身后数十位佣兵让开了道,其余那些赌客也都纷纷避让,亲眼看着徐胜二人被带离了这里。

    一路上,徐胜都在思考着逃离的方法,距离“真理殿”约定的集会时间很近了,现在还没筹集到一百万。

    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再过十几个小时,自己就要一命呜呼。

    可是,周围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实在太多,将自己二人围在中间,根本没有丝毫逃离的可能。

    自己二人所掌握的三种技能里,只有能够进攻,可就算十次刀刃斩下十人脑袋,剩余的那些家伙又该如何对付?

    此刻,老戴靠近了徐胜,问道:

    “怎么办?这些家伙全都来者不善,得想个办法跑。我记得张振海这个名字,不是咱们南羌市的副市长么?怎么看起来像这个赌场的头儿啊。”

    老戴的这番话,被前面的张振海听得一清二楚,他的步子忽然放缓,来到徐胜的面前,道:

    “你说的没错,我不仅仅是南羌市的副市长,我也是这个地下赌场的头儿。徐胜,请你不要同这种眼神看着我,也不要想着抓住我当人质,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玩一场游戏吧。如果你赢了,我会给你一百万,让你能够进入‘真理殿’。”

    “你!看来你都知道。我这是被算计了啊,你们把连环计使得很好,为了让我相信,甚至不惜抛弃不少人的性命。为什么,为什么如此重视一个我?对了,我好像懂了……”

    徐胜忽然明白了,也重新回归了沉默。

    现在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倒不如将计就计,如果能赢过这个张振海,得到一百万的话,就能成功进入“真理殿”。

    并且,徐胜现在也得好好想想,摧毁真理殿到底该用何种方式。

    出了白玉赌场,走入了一扇门,就在他们踏入的一瞬间,四周冷光灯被打开。

    借着幽冷的白光,徐胜感觉自己二人,正走在一处博物馆样式的通道内。

    一条五六米宽的通道延伸出去,两侧钢化玻璃之后,是无数陈列柜子。

    柜子之中摆满了骨灰盒,每个骨灰盒上面,都写着一个名字,以及不少信息。

    张振海看见徐胜二人的目光,一直在被它们吸引,随即解释道:

    “不要太关注它们,它们都是失败者。仔细一想,真是怀念啊,这么多年以来,我竟然收集了这么多。二位不用担心,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会为你们购置最精美的盒儿。”

    老戴问道:

    “这么多年……是什么意思?你当上南羌市副市长以后开了这么一个赌场,害死了这么多人?十三区的法律你竟然逃过了,你早该被处以死刑的!”

    “处以死刑?哈……你看外面的那些老家伙,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了一局的胜负,照样能够争的面红耳赤。有他们保驾护航,我根本不用担心。我离不开他们,他们更离不开我们。

    至于我当上副市长后才开了这么个赌场,这你可说错了,让我想一想……对了,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是这个赌场的常客,我是继承来的。只要我控制了那些老家伙,我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仅仅是一个赌场,真的能将他们全都控制住?真理殿也是最近才出现的。你到底是用什么法子,将他们拉拢的?”

    “还真是什么也瞒不了你,徐先生,我们马上就到了,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说着,堆满骨灰盒的“博物馆”已经走到尽头。

    重新推开一扇门后,一行人来到了另一处白玉殿,这里的装饰更加豪华,不像是什么赌场,更像是某个喝茶看戏的地方。

    前方悬挂一张巨大的黑色帷幕。

    这儿是入座的位置,那儿是上演好戏的地方。

    徐胜跟随张振海来到一处餐桌前,餐桌上摆满了好酒好肉,好几位浓妆艳抹的姑娘拉着徐胜和老戴入了座,开始伺候起来。

    他们两个却一直板着脸,面对递来的美酒佳肴,没有丝毫动心。

    只是眼睁睁看着张振海细嚼慢咽,足足等了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过后,一位手下走了过来,靠在张振海耳旁,轻声道:

    “嫂子抓到了。”

    “好,都带过来。”

    话音刚落,那位手下悄然离去。

    张振海也停下了筷子,从怀中取出一张面巾擦了擦嘴,随意扔到了地上。

    那位浓妆艳抹的姑娘,忽然都钻到了桌子底下,开始争抢起那个面巾。

    张振海见徐胜二人满面惊疑,随即解释道:

    “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赏罚分明的。这些自食其力的姑娘配了咱们这么久,也不能什么都不赏。我的那张面巾里面镶有不少金丝,加在一起也值不少钱了,都是一些拼搏上进的好姑娘,你们说是不是?”

    徐胜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忽然传来几声吵闹,一对鼻青脸肿的男女被带了进来。

    张振海的脸上显露怒色,微微站了起来,道:

    “徐先生,让咱们来看一场好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