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7:手枪与十字架
    一对鼻青脸肿的男女被拉了进来,整个大厅瞬间充斥着哀嚎与祈求。

    一男一女被四位身穿黑色制服的手下架住,根本没有力气逃脱。

    他们看见张振海走来,脸上神色无比复杂。

    有的时候是万般惊恐,有的时候又是一脸茫然,似乎还不知道眼下的处境。

    又或是说,他们早已将知道了自己结局,被捉到这里之后,只有死路一条。

    与那个一脸茫然的男人不同,衣着暴露的女子脸上竟显露几丝笑意。

    她看着缓缓走来的张振海,不断跪地求饶,道:

    “振海!我是被逼的啊!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以后一定全心全意跟着你,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张振海走到那个女人身前,严肃的脸上终于显露几丝笑容,一把扼住女人的咽喉,令她几经窒息,面红耳赤,

    “臭.婊.子,我当然不会杀了你,但我也不会放了你。我给了你那么多钱,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可你就是还不知足。你这个自私的臭.婊.子,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正好我的两个朋友也在这里……”

    一听见“游戏”这两个字,女人脸上的痛苦之色再度扭曲,最后变作一心求死的狰狞!

    她不再选择向张振海求饶,因为她知道张振海是个极为铁石心肠的人。

    所以,女人转身看向审判的男人,一脸期待的问道:

    “阿强,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你说过你会永远保护我不受伤害的是不是?”

    “当然了亲爱的,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二人深情默默的看着彼此,这一幕在张振海看来,又让他怒火中烧。

    随即摆了摆手,道:

    “好啊,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就让我看看,你们的爱情到底值多少钱。”

    说话之时,张振海的那些手下开始行动起来,似乎在为即将到来的“游戏”做准备。

    徐胜和老戴站在一边,看着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振海怒火中烧,从桌上拿来一杯冰酒吞咽下肚,才有所缓和。

    而后看向徐胜,道:

    “那个臭.婊.子跟着我的时候,我给了她钱,给了她权,她想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让她过上平常人一辈子也想象不到的生活。可她却背着我跟我的手下搞在了一起,还想拿着我的钱跑路,真是异想天开。徐先生,这是我的家事,让你笑话了。”

    “节哀……节哀……既然这是你的家事,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

    徐胜刚想离开,却又被张振海厉声叫住,

    “徐先生,你不用回避,你可以站在这里看一看,我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游戏’,将那些位高权重的老家伙们拉拢住的。”

    张振海带着徐胜二人坐到沙发上,从旁边拿来几本宽大的杂志,交到徐胜手里,道:

    “我这儿的游戏花样众多,参与者都是一些死刑犯或是没有赢过我的失败者。他们得在这里接受惩罚,如果能够扛过一个星期,我就会放过他们。可那些失败者的生命力也太差了,我见过命最硬的家伙,在我这里也只扛过了两天而已。

    血腥、暴力、再加上一点点邪恶,这就是我的‘游戏’。

    那些第一次来的菜鸟,还放不下衣冠楚楚的架子,看见那些‘游戏’后纷纷拿起杂志挡住了自己的眼,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看的。

    可是最后,你猜怎么着,最多五分钟,他们手中的杂志就放下了,转而是一双双贪婪的眼,和一张张享受的脸。

    按我说的话,这就是人的——本性!”

    说话间,几位手下已经将必要的设施扛了出来。

    非常简单,只有两个十字架,和一个铁桌而已。

    张振海重新站了起来,带着徐胜二人来到那一男一女面前,看着他们被绑死在两个十字架上。

    男的在左,女的在右,眼前铁桌上摆着十二把手枪。

    张振海正拿着一沓贴纸,走到男人面前,一边将这些贴纸贴在他的身上,一边解释道:

    “许强,你曾是我的手下,你知道我一向通情达理。如果你们两个真心相爱的话,我会放了你们。但,你们得接受考验。

    面前摆着的十二把手枪,有的有子弹,有的没子弹,几率百分之五十。你们轮流选择开枪,打在身上的某个地方,如果十二抢过后,你们能活下来,那我就放了你们……”

    六张贴纸全贴在了男人身上,躯干从上到下贴着和,左臂贴着,右臂贴着,双腿分别是和。

    待张振海走到女人眼前之时,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将六张贴纸贴在了上面。

    他没有说话,但那个女人的嘴巴却问个不停,不断问道:

    “振海,那些手枪里面真的有没装子弹的么?你不会骗我们的吧。振海,你回答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面对这种询问,张振海始终没说一句话,十二张贴纸全都贴好之后,转身微笑着走向徐胜,伸手指着他们两个,道:

    “很好,你们两个看来比那些菜鸟要更快适应,好戏开场……”

    说着,他向徐胜抛了一枚金币,道:

    “抛硬币,决定正反面。正面是男人,反面是女人。你抛了,硬币就是你的。”

    徐胜想也没想,直接抛了金币,就算他不抛,张振海也会决定谁先开始。

    噔——

    一声清脆声响,金币旋转上升,又缓缓掉落。

    落到徐胜手中,揭蛊一看,正面。

    张振海忽然指向男人,道:

    “你先开始。”

    听到这四个字,男人长舒了一口气,女人也长舒了一口气。

    而后,张振海又说道:

    “你可以选择向自己开枪,也可以选择向那个女人开枪。”

    此话一出,女人下垂的脑袋忽然抬起,死死盯着男人,眼含柔情。

    男人此刻开了口,道:

    “我选择我自己的号。”

    号是右腿,话音刚落,一位手下走上前,拿出了铁桌上从左到右第一把手枪,向着男人走去。

    女人无比感动,不断感谢着他,并说如果自己能活下来,一定会好好报答他。

    徐胜将金币交给了老戴把玩,自己对张振海说,

    “如果按你说的,十二把手枪里面有六颗子弹。他们完全可以每人三颗,献出四肢的四分之三,都能够活下去。”

    听闻此言,张振海的脸上,显露阴沉的笑容,反问道:

    “你真的这么认为?从我这么多年的判断来看,很少有人会这么做。况且那个自私的女人,她真的会这样做?让我们好好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