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8:恶意
    在张振海的示意下,站在眼前的手下,举起手枪对准男人的号。

    号标签贴在他的右大腿处,漆黑的枪口垂直对准了贴纸位置,男人死死盯着那把黑色的枪,咬牙切齿强忍着。

    此刻,他甚至想要那个手下赶快开枪,这等煎熬的等待,实在太痛苦了。

    扣动扳机,一声清脆的撞击传来。

    然而,并未有什么爆响,那把手枪依然冰冷的立着。

    男人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身旁的女人却目瞪口呆,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张振海拍了拍手,道:

    “阿强,你是幸运的,第一枪没有子弹。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哪把枪有子弹,哪把枪没有子弹,所以,全凭运气。好了,现在轮到你了。”

    张振海脸一黑,望向那个背叛自己的女人。

    他的脸上带着笑意,是充满怨恨的冷笑。

    这种笑容令她不寒而栗,她甚至开始思考起来,下一把枪到底有没有子弹。

    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是否是真的。

    张振海这个恶魔,真的会将在十二把枪里,只装上六发子弹?

    这些还未可知,现在最紧要的,是如何处理下一把枪。

    第一把枪没有子弹,无论从何种角度看,第二把枪一定会有子弹。

    女人的身躯在不停颤抖,含情脉又可怜巴巴看着逃过一劫的男人,什么话也没有说。

    一旁观看这场表演的徐胜,忽然伸手拿来老戴手中把玩着的金币,道:

    “张先生,我有一个提议,不如由我来抛这枚硬币。出现什么面,就由什么人承担枪击,如何?”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你是想赶快害死他们两个么?”张振海反问道。

    与此同时,铁十字架上的两人,也对徐胜的建议嗤之以鼻。

    甚至开始咒骂他多管闲事。

    徐胜耸了耸肩,只能将这个想法作废,又将金币扔到了老戴手里,叹息道:

    “我想救他们一人,谁知他们偏偏想同归于尽。”

    老戴接过这一枚金币,拿在手里点了点,看着正反两面,又看了看铁十字架上的两人,以及一旁张振海享受的嘴脸。

    旁观者清,他忽然懂了徐胜的意思。

    还是安慰道:

    “佛有心渡人,人无心脱身。他们两个深陷泥潭还不自知,你根本不用去管他们的死活,只要管好咱们两个就行了。再说了,你真的认为那十二把枪里面,只装有六发子弹?我不相信那个张振海,会是这样遵守规则的人。”

    “这位兄弟,你这样暗地里诽谤我可就不对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虽然老戴的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被张振海敏锐的听见。

    他冷冷的看向戴文明一看,而后又走到那个女人身前,问道:

    “现在该你了,你选择第几号?”

    “我来!还是让我来!”

    刚刚幸免于难的男人,此刻却叫嚣了起来,看来刚才女人含情脉脉又可怜兮兮的眼神,已经俘获了他的心,将他牢牢控制住了。

    见此情形,张振海默念一句“好戏开场了”,随即又问向女人,

    “你选择他的几号?”

    “……号,这一枪应该会有子弹,不能打身体,绝对不能打身体……”

    “好,就选择。阿强,祈祷这一枪,也没有子弹吧。”

    张振海远离了那儿,重新看向徐胜,却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手腕,上面空空荡荡,他到底在看些什么?

    张振海很不明白,但他似乎也懂了一些,并没有多理会,而是提醒道:

    “徐先生,不要走神啊,好戏现在才开场。”

    “如果六枪子弹全部打在那个男人身上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一人死了,一人能够脱身?我这也只是猜测,在十二把枪真的只有六发子弹的前提下。”徐胜询问。

    听闻此言,张振海点了点头,道:

    “没错,就算是那种枪里的子弹,六张贴纸的位置全部被打穿,也还是致命的。如果那个男人死了的话,那个婊.子或许真的能活下来。

    但是……他们真的会这么做?曾经也有许多想你一样思考的人,但他们最后都错了。他们全都低估了人类的恶意。

    徐先生,千万不要低估了人类的恶意,我们能站在所有生物的顶端,全是靠千百年来无穷无尽的恶意。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砰!

    一声爆响!

    紧接着是无尽的哀嚎。

    男人的左大腿上赫然显露一个拇指大小的洞。

    丝丝鲜血从中流出,流满了地面。

    但,因为整个大厅地面稍有倾斜,那些血迹全都向着正前方流去。

    又有几声低吼传来,好像黑色帷幕之后存在的某些“东西”,被血腥之气唤醒了。

    十字架上的男人,全身都在颤抖着,面色发白嘴唇干裂,死死盯着自己左腿上的那个洞。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

    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血腥之气,也将他心中潜藏已久的恐惧,全都挖了出来。

    此刻,张振海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来到徐胜面前。

    取下弹匣,示在徐胜面前,道:

    “不用担心,我的那些手枪全是特制的,膛线特殊,子弹大小也很特殊。打入身体里,横向破坏力不强,但穿透力很强,会直接穿过人的身体。但破开的血肉,却不会那么轻易融合。

    所以,不会太过致命,但会血流不止。只有看见血,人们才会恐惧,才会更有意思……”

    “你这个变态!”

    徐胜脱口而出这一句,立刻惊起四处佣兵的枪械。

    面对这一句谩骂,张振海却显得不怎么在意,甚至微笑回应了一句,

    “多谢夸奖。”

    而后,他这一次没有上前,而是站在原地,喊道:

    “第二枪有子弹,按照我的规矩,这一轮还轮到你。”

    张振海忽然指向那个女人。

    女人一看猛地一愣,连忙问道:

    “不对啊!不应该轮到他了么?怎么还会是我?!”

    “我的游戏,当然得按我的规矩来。”

    “好……好吧,选择他的号。”

    女人看向了男人。

    忍受剧痛的男人猛地惊起,一脸惊疑看向女人,问道:

    “什……什么……你为何……”

    “号不好么?那就号吧。反正又不是和号,不会有致命伤的。亲爱的,这一次的枪应该没有子弹,不要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