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39:另一次机会
    那个男人哑口无言,忽然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缺了什么东西。

    总是感觉空落落的。

    他缓缓张口,虽然脑子里流过很多话,最终只是问了一句,

    “我们不是要一起离开的么?我已经受了两枪了。无论如何……无论如何这一枪,也应该是由你来承受的啊……”

    听闻此言,女人感觉非常慌乱,不断摇着头,道:

    “不对不对,亲爱的,我是这样想。上一枪有子弹,这一枪不就没子弹了么?这一枪打在你的号手臂上,不会造成致命伤的。下一枪有子弹的我来承受……”

    “可是谁也难保,这一枪真的不会有子弹啊!?”

    此话一出,那个女人忽然面露怒色,尖锐叫喊道:

    “难道应该打在我的身上么?!你不是说要一辈子保护我的么?!你一个大男人流点血也不会死,可我一个弱女子要是受了伤,肯定会活不下去的!就算不打在躯干上,打在双臂双腿的话,肯定也会出血过多而死!我一个弱女子承受不了那么多伤的!如果留下什么疤痕的话,以后穿短裙都不好看了……”

    ‘穿……穿短裙都不好看了?原来你是怕留下疤痕啊……原来我为你挨了两枪,为了你差点死掉,你最后在乎的,还是自己要不要留下疤痕……’

    男人死死盯着那个慌乱的女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不断咽着唾沫,大口喘着粗气。

    左腿的伤痕,那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正不断流淌着鲜血。

    男人微微点了点头,低声倒:

    “好,就选我的号。”

    “太好了。”

    女人竟在暗自叫好,只不过她的声音很微弱,谁也没有听见。

    可是,她的神色却被徐胜看在眼里,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男人颓废无助的痛苦,也被徐胜看在眼里。

    徐胜渐渐明白了,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那个张振海自始至终,都没想让那一对男女活着离开。

    甚至在临死前,都要好好折磨他们一番。

    ‘救他……还是不救他……’

    徐胜的内心,在纠结这么一个问题。

    或许自己说些什么,就会让那一对男女顿悟。

    就会让深陷泥潭的他们,找到真正的生路。

    可是,如果自己说了,如果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救了这一对本就“背叛”的男女。

    张振海那儿,又该如何交代?

    自己于他,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

    此刻,老戴悄悄靠近了,道:

    “大胜,咱俩都自身难保了,就别去管那两个人了,肉也该有肉的觉悟,老老实实想想咱们两个该怎么办。我感觉我俩马上,也要被那个变态强迫玩这种游戏。的时间快要耗尽了,我得找了僻静的地方,再用出。你要跟我去么?”

    徐胜摇了摇头,

    “恐怕他不会让咱俩同时离开,你要去厕所么?避开那些手下可不容易,小心一点,我在这儿等着你。别想着逃跑,那样会被打成筛子的。”

    “我可没那么笨!正好我也回避回避,看那一对狗男女受刑,我心里也挺犯恶心的……”

    说话间,老戴已经向张振海表明了自己的请求,在两位持枪佣兵的押送下,缓缓向着厕所走去。

    老戴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在厕所中避开他们两个的视线,用出的一次机会。

    此刻,一位手下拿着第三把抢,缓缓走向十字架上的男人。

    张振海的脸上,笑容逐渐放荡,转头问道:

    “徐先生,你觉得他们两个谁会先死?”

    “你觉得呢?”

    “我觉得那个男人会先死,他身上的伤口,持续时间太长了。就算我的子弹是特质的子弹,流出的血却是货真价实的。人体内的血液含量总共就那么多,流完了,也就完了。”

    “我感觉是他俩同归于尽。”

    “为什么?”

    “因为有你在。”

    此话一出,张振海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

    砰!

    一声枪响,张振海脸上的笑容,伴随着痛苦的哀嚎声,重新浮现。

    他指了指徐胜,道:

    “你可真聪明,你是那些老家伙想找的人。如果你以后发达了,可千万不要忘了兄弟我啊,可千万要提拔我一手。”

    “我当然不会忘了你。”

    徐胜冷冷笑着,静静站着。

    那个男人的左臂刚刚被打穿,血肉向外翻开,犹如烈焰红唇一般。

    第三枪有子弹,是否就是说第四枪,会是空的?

    那个女人的神色忽冷忽热,盯着男人,道:

    “亲爱的!亲爱的!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是我太任性了!下一枪打我吧!打我的手臂吧!我不管了,我要替你承受一枪!”

    ‘替我承受一枪?’

    锤头喘息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扬,吐出了一个字,

    “好。”

    听闻这一个字,女人长舒了一口气。

    这样看来,第三枪有子弹,第四枪有子弹的概率不会太大。

    打在自己的手臂上,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也得让自己赌一把。

    至于自己也赌一把,下一次,才能继续将枪口,对准身旁的这个男人。

    此时,张振海又走上前,来到十字架左边,看着男人左臂上的伤口。

    透过鲜红的小洞看去,甚至能看见另一头的风景。

    他忽然抬头,看向那个垂头丧气的男人,问道:

    “阿强,现在轮到你了,你要选择几号?”

    “她的……号……”

    “什么!?”

    一旁的女人惊叫起来,双眼不仅满是愤怒,还有无尽的惊疑,

    “阿强,你为什么要选号!不是说好了手臂的么!?选号、号、和号也都行,为什么要选号啊!”

    “要不……就选号?”

    男人微微转头,面带阴险的笑容,看着那个女人。

    这语气,就跟先前的她一模一样。

    “你……”

    “就选择号,张哥……开枪吧。”

    张振海点了点头,摆了摆手,一位手下拿起第四把抢,来到女人面前。

    对准她脖子下的胸前,那里是号贴纸。

    “不要有子弹……不要有子弹……不要有子弹……不要有子弹……”

    女人不断哀求着。

    扳机缓缓扣下。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整个贯穿她的胸膛,从正中间的位置,对穿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