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龙零〕〔农门喜事:田园小〕〔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冠冕唐皇〕〔做局〕〔穿越星际:妻荣夫〕〔锦绣田园:农门媳〕〔我创造的万事屋〕〔妻不厌诈:娄爷,〕〔史上最强小神医〕〔超品渔夫〕〔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皇朝时代 第2章
    大明,皇后寝宫。

    胡政刚到,就看到了一出好戏正在上演。

    寝宫内大门打开,已经变得年轻的老朱,看着门外皇后,还有一众子孙,心中壕气万丈。

    大明,即将走上神国之路,他未来会成为神主。

    目光一一扫过一种儿子,突然,老朱的目光凝聚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朱棣!

    想到朱棣造反,害死了自己的孙子,关键还有一群没出息的后代,老朱心中的怒气再次飙升。

    “想个什么办法抽这狗东西一顿,不然难消咱心头之怒啊……”老朱目光闪烁,停在朱棣身上一阵猛看。

    眼神中表达的意思很红果果,咱就是要收拾人!

    而且咱正在想办法!

    被老朱盯着的朱棣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目光求助一旁的朱标和皇后。

    他知道,现在能救他的只有母亲跟大哥了。

    “重八……”马皇后给朱棣一个眼神,示意放心后一联笑容的迎了上去。

    老婆搭话,老朱自然也不敢不回,笑哈哈道:

    “妹子,咱告诉你个消息,咱已经得上神看中,将有逆天奇遇降临大明,咱大明将万世不朽!”

    看着大笑的老朱,站在朱棣旁边的朱高炽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赶紧跪下,道:

    “孙儿恭祝皇爷爷得此奇遇!

    恭祝我大明得上神垂青,赐下不朽神国之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着趴伏在地上,像个胖橘一样的朱高炽,立在上空的胡政不禁一阵发笑,“不愧是朱高炽,够机警!”

    而听到朱高炽的话,其他人也赶紧跪下,高呼万岁。

    见此,本就心情不错的老朱,顿时喜笑颜开,看着胖孙子朱高炽也满意的点头,心中不禁暗道:

    “未来的洪熙帝吗,不错的苗子……”

    “不过,你以为咱会这么容易放过你爹?没那么简单,不抽你老子一顿,咱气不顺!”

    小心眼的老朱喜色收敛,怒容浮上,道:“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进来,其他人回去……”

    说完,转身时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朱棣。

    被重点关注的朱棣顿时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慢了半步,心中警惕到了极点。

    “爹肯定想到了惩治我的办法,我要稳住……”

    朱棣心中暗暗想起刚才马皇后给他说的,一会不算问什么都要小心谨慎,小心被下套。

    细心的朱棣甚至连衣服仪容都整理了一遍,生怕哪里被老朱抓住,借题发挥。

    一众嫔妃纷纷离去,朱标则带着三个弟弟和子侄们依次进入寝宫。

    然而就在朱棣刚进入寝宫的瞬间,坐在上方的老朱突然笑了,这个笑容是对着朱棣的。

    眼神中有三分得意、六分顺畅、一分残忍。

    “朱棣!!!”一声爆喝。

    “噗通!”

    朱棣直接给跪了,哭丧着脸,看向老朱,颤声道:“爹,爹,怎么了?”

    “你没看到前面的老三进门先迈了右脚吗,你迈出左脚是什么意思?是想谋害兄长吗?

    当着咱的面都敢谋害兄长,有一天咱要是死了,你是不是要谋害大哥,造反称帝啊!!!”

    此时,站在角落的胡政,听到老朱的这一番狂轰乱炸、无中生有的罪名,险些摔倒。

    “牛,老朱,大写的服!”

    朱高炽:“当年秦桧要是有爷爷的一半功力,恐怕岳飞造就死了,如此招数,恐怖如斯……”

    小胖子朱高炽一身肥肉狠狠抖了一下,然后向一旁的朱棣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爹,儿帮不了了!

    此局,无解啊,你就挨抽吧!”

    不仅仅是朱高炽,就连已经想好怎么维护弟弟的朱标,和打算劝说的老二老三,此刻都是一脸懵逼。

    看着大的老朱,只感觉无从下手。

    老朱下手太快了,快到超出了他们的反应。

    于是纷纷向朱棣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而朱棣,此刻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我刚才听到了什么?

    因为我先迈左脚,所以老爹要收拾我?!

    “重八,你胡说什么,这种话能随便说的吗,如果让那些大臣听到了,老四还怎么活?”

    马皇后也是愣了一小会,这才责怪的看着老朱。

    然后,母爱泛滥的马皇后生气道:“再说了,你看老四哪里像是个造反的孩子?真是越说越没边了!”

    此时,反应过来的朱标,也是赶紧开口,道:

    “是啊父皇,四弟对我向来尊敬,对兄弟和睦,对子侄也亲如己出,怎么可能造反呢!

    儿臣以脑袋作保,四弟绝对不是那种会造反的人!”

    老二老三也纷纷开口劝解,毕竟都是一家人,所以也没有了尊卑,寝宫内乱糟糟一片。

    然而一群人中,只有朱高炽看到了老朱越来越黑的脸,一身肥肉一阵发抖,下意识的远离了朱棣。

    “此事不简单,我还是躲远一点,免得受波及……”

    朱棣:“……”

    “够了!!!”老朱爆喝一声,尤其是看到朱标那一副,随时会为四弟慷慨赴死得模样,气的一阵肝疼。

    指着朱标,停了好久,最后拂袖,“你也是个蠢货,咱怎么生了你们这一个个的蠢蛋……

    咱告诉你们,老四今天咱抽定了,谁来都没用!”

    说完,直接抽下金腰带,三两步来到朱棣跟前,一脚踹倒在地上,一通乱抽。

    顿时,寝宫内惨嚎不已,当然,老朱下手也很有分寸,没有打一些致命的地方。

    他只是单纯的气不过,气不过大明后世会是那样一个结局,朱棣造反他都不怎么生气。

    因为他看到了这第四个儿子对大明的贡献。

    可一想到朱棣的后世子孙,那一个个奇葩,他就火冒三丈,越想越气,越气抽的越狠。

    嘴里还念叨:“肥胖症!”

    啪——

    “我让你促织,还促织,等会老子就废了这个促织,让它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啪——

    “我让你修仙……我让你爱野兽……

    我让你搞木匠……”

    ……

    这一日,整个坤宁宫上空,都回荡着朱棣的惨叫……

    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个惊天消息从大明皇宫流出,传遍五湖四海,大明天下……

    皇上得神灵庇佑,马皇后死而复生,重返青春!

    皇帝老朱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服下一粒仙丹,瞬间恢复年轻……

    一个月后,皇宫。

    老朱的寝宫内,一片绿色的神池出现,神池边上立着胡政跟老朱的身影……

    “上神,咱开始抽奖了!”

    胡政点头,“抽吧!”

    一阵熟悉的操作后,一片绿光中,一张晶石做成的卡片出现,卡片上立着一道人影……

    晶石卡片一旁是几行小字:

    【人物卡】

    【姓名:羽化田,出自明朝第八位皇帝,明宪宗,朱见深时期,西厂督主,为人狠辣果决……】

    皇宫。

    老朱看着眼前的人物卡,道:“上神,你说这召唤出来的人物,会不会忠心于咱?”

    “被神池召唤的人,一般都是在原世界已经死亡,或者人物本身所具有的气运已经到头。

    这些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跟原世界没什么关系了,被你召唤过来,那相当于给他们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

    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被召唤的人,有自己的思想,和生前所有的记忆,像是羽化田这种天骄人物。

    其本身就是一柄双刃剑,能不能降服他,让他忠心于你,为你所用,就要看你自身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听完胡政的讲解,老朱看着眼前的人物卡,皱眉沉思片刻后,伸出手点在了水晶卡片上。

    同时在他身上,帝威再次出现。

    “既然他是咱召唤过来的人,那就必须要臣服于咱,双刃剑又如何,用的顺手了就用,不顺手了……”

    说到这里,老朱一双虎目中凶光涌动,沉喝一声,道:“如果不顺手了,那就掰折了他!”

    话音落下,寝宫内顿时光华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

    诸天大明,宪宗时期,塞外一片荒芜大漠。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羽化田瞪大着双眼,不甘心的看着上方逃走的赵怀安众人。

    “机关算尽,尽是如此结局吗……”

    这是羽化田心中仅存的意识。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大意轻敌,坐拥天时地利人和的他,大可不必亲自上阵的。

    那群人中不乏贪婪之辈,他完全可以让赵怀安等人先进去,等这群人为了财富自相残杀后。

    他在外面守株待兔,岂不是两全其美?

    但此刻,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就在羽化田意识渐渐消散的时候,突然,一道从天而降的绿色光束,从苍穹深处轰然落下。

    落在荒芜大漠下方,金碧辉煌的皇宫之上。

    突如其来的惊变引起了赵怀安等人的注意,一行人盯着那有十人合抱粗壮的绿色光束,心神震撼。

    绿色光束涌入,将意识即将消散的羽化田笼罩,无尽的生机穿过无尽时空涌入,修复着羽化田的致命伤。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羽化田脑海中炸响。

    “西厂羽化田,你已在此方世界出局。洪武皇帝念你武功旷世,心思缜密,特批准前往大明主世界任职。

    羽化田,你可愿意应召前往?”

    威严的声音在羽化田脑海中炸响。

    此刻,已经在绿色神光的帮助下恢复所有伤势的羽化田心中一片骇然,饶是以他的心性,此刻也不由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切异象所深深震撼。

    一大堆关于大明主世界的信息涌入脑海。

    “大明神国,诸天大明……”

    了解到一切的羽化田,眼神中爆发出一道精光,看着头顶降下的绿色光束,道:“羽化田,愿意!”

    他看到了一个更加广袤的诸天世界。

    那里才应该是他羽化田的战场!

    话音落下,羽化田便被绿色光束牵引着缓缓升空。

    “快看,是羽化田!”

    跟羽化田长的一模一样的风里刀大喝一声。

    当羽化田升至荒漠上空的时候,下方赵怀安等人面色不由一变,心中一片震撼,瞳孔极速收缩。

    立于苍穹之上的羽化田也注意到了下方的赵怀安等人。

    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优雅的弧度,“赵怀安,这一局算你赢了。记住,我们还会有再见的一天的……”

    说完,羽化田不再关注下发惊怒纷纷的众人,在神光的牵引之下消失在了明宪宗世界。

    大明主世界,皇宫中。

    一道绿色龙卷出现,在龙卷中心中位置,一道身穿白衣,身披黑袍,长相阴柔的男子出现。

    绿光龙卷散去,羽化田睁开了双眼,一双阴柔的眸子迅速扫过整个宫殿,作为西厂督主。

    带领西厂力压东厂,他有着绝对冷静的大脑。

    从睁开眼再到打量完整个宫殿的装饰,再结合之前的信息,他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切。

    当目光定格在老朱身上的时候,羽化田瞳孔微缩,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大明开国之君,洪武皇帝!

    强压下心中的震撼,快步来到老朱面前跪了下去。

    “西厂羽化田,拜见洪武皇帝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尽管已经了解了一切,但羽化田心中的震撼却一点都没有消除。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发颤。

    老朱看了一眼胡政,沉声道:

    “羽化田,你在原本的世界已经死了,从现在开始,你就留在咱身边做事,之后咱会给你重开西厂!

    你依旧是西厂的督主,以后你西厂,就负责检查天下,与锦衣卫一样,先斩后奏,皇权特许,直接受命于咱。

    你可能做到?”

    之前观看诸天大明的时候,他就瞄上了西厂、东厂这种机构,现在有了羽化田这位西厂督主。

    那身为大明主世界,西厂自然要尽快建立起来。

    “羽化田,谢皇上!”羽化田恭敬道。

    老朱点头,挥手,道:“先去外面候着吧,咱等会叫你的时候你再进来,去吧……”

    “是!”

    羽化田转身离开。

    “上神,咱刚才的表现还入得了眼吧?”羽化田离开后,老朱邀功一般,笑哈哈的看着胡政。

    看的胡政一阵无语。

    “上神,这次除了每月一次的神池抽奖,咱还有一些事情要向你请教。”老朱神情严肃下来。

    胡政好奇,“什么事情?”

    只见老朱眉头紧皱,道:“一个月来,各地锦衣卫呈上来许多折子,记录了一些怪事……”

    说到这里,老朱语气一顿,心中想好措辞,道:

    “有猎户打猎的时候,声称看到了十米高的野猪浑身冒着火焰,甚至还有人说看到了阴兵过境……

    从描述上看,阴兵的首领似乎是陈友谅!

    一些七八岁大小的孩子突然间变得力大无穷,甚至有的还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特殊能力。

    诸如透视、御火、穿墙之类的神异能力……”

    说到这里,老朱深吸一口气,道:

    “此类事情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频频发生,各地人心惶惶。咱能清楚的感觉到大明气运受到了影响。”

    听着老朱的话,胡政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一个月的时间,那一道一阶下品神脉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了吗……”

    想到这里,胡政看向老朱道:

    “从你选择将大明打造成神国的那一刻开始。

    大明主世界就已经开始脱离一个凡俗国家的范畴了,一个灵气逐渐觉醒的神国雏形已经展开……

    野兽变异、天赋能力的人觉醒也会越来越多。

    所以陛下要早做好准备了!”

    与此同时。

    燕王府后花园内。

    小胖子朱高炽瞪大着双眼,一脸惊恐的看着小桥下突然升腾而起,然后化作人形的英俊青年。

    “年轻的小胖子,你刚才扔的是这颗金苹果,还是这颗银苹果,还是这颗被你咬了一口,扔出去的普通苹果呢?”

    儒雅青年立半截身体立在水柱上,一脸和善。

    朱高炽一张小脸瞬间惨白,颤抖着抬起手,指向青年,道:“妖,妖怪……”

    “妖?不,我是河灵,是未来的河神!”

    儒雅青年身下水柱翻腾,探出半个身体,来到朱高炽上空,道:“年轻的小胖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掉的是这颗金苹果,还是这颗银苹果,还是这颗普通的苹果呢?”

    “河灵?!”朱高炽身体猛的一颤。

    见眼前这个来历诡异的青年,似乎没打算伤害自己,朱高炽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还是后退了几步,跟青年保持距离。

    显然戒备之心还没有放下。

    然后,朱高炽注意到了青年身前漂浮着的三个苹果。

    当目光瞄向那颗金色的苹果时,心中数个念头迅速闪过,“……河灵,未来的河神……神?!

    是和传说中,庇护爷爷的神灵一样吗?”

    朱高炽到底是朱高炽,虽然只有十几岁,在经过短暂的惊慌会后,瞬间便冷静了下来。

    “他肯定不是单纯的想问我要哪个苹果!神灵的考验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这其中必定有某种深意存在……”

    突然朱高炽灵光一现,深吸一口气,看着儒雅青年,沉声道:“其实,三个苹果都是我扔的。”

    “嗯?”听到朱高炽的话,儒雅青年一愣。

    见儒雅青年的反应,朱高炽眼底一道精光闪过,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果然没那么简单,其中另有深意!”

    “三个苹果,看似随便哪一个我都要能选,其实我只能选择已经确定了的……”

    朱高炽眼睛微微眯起,“这个问题从表面上不难看出,是要我选那个普通苹果,以此来显示我的诚实……

    但其中有一个关键的点!”

    想到这里,朱高炽眼底有精光一闪而过,心中暗道:“这个关键点,就是我的身份。

    我是燕王世子,一个金苹果,一个银苹果对我来说,显然不至于让我给神灵留下不好的印象。

    而愚蠢的去选择这些世俗的黄白之物……”

    想到这些,朱高炽嘴角微动,上前一步,在河灵惊讶的注视下,躬身一拜,道:

    “回禀上神,我已经明白了其中的考验!”

    “什么考验?”

    河灵一脸懵逼,下意识的问出口。

    朱高炽恭敬道:“其实上神是在考验我的魄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已经观察我很久了对不对?”

    河灵一愣,继而摇头,道:“没,只是……”

    “上神请不要否认!”

    河灵:“……”

    朱高炽继续道:“这个问题的第一层意思,对于不同身份的人来说,有不同的答案。而我身为燕王世子,不愁吃不愁穿,试问这区区金银,又怎么能诱惑的了我?

    既然诱惑不了我,那这个选择就失去了意义。

    所以我断定,这其中还隐藏着第二层意思,上神你是在考验我身为皇族,有没有皇族该有的气魄。

    值不值得你看中!”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吗……”河灵陷入自我怀疑。

    看着不说话的儒雅青年,朱高炽心头一片火热,暗自激动不已,“我也能像爷爷那样,得到神灵的庇佑吗?”

    王府上空。

    全程看完这一幕的胡政不由一阵侧目,被朱高炽这一番反向操作给狠狠秀了一把。

    “啧啧,这就是传说中,你以为我在第一层,但我已经看到你在第二层。其实我在第三层,只有你以为我在第一层……

    但其实两个人都在第一层互相以为对方在更高层……”

    摇了摇头,理清这一通套娃后,胡政目光看向下方的河灵本体,他这次主要就是为了这个河灵而来。

    “系统,把河灵的神源移到神土去!”

    【神源移动成功】

    看到系统的提示,苏辰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当初给大明主世界注入神脉,除了有想要大明加速发展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神脉可以蕴育出神灵。因为神土封印尚未解开,所以无法注入神脉,想要养蕴养神灵,只能在诸天世界进行。

    但他必须要提前做准备,趁着这些连品阶都没有达到的神灵刚刚孕育出,提前转移本源,将其牢牢掌控在手中。

    免得日后这些神灵超出掌控。

    毕竟神脉注入诸天世界,就算是彻底与神土无缘了,但神脉蕴育出的神灵,他还是可以争取的。

    看了一眼下方大眼瞪小眼的朱高炽跟河灵,苏辰摇摇头转身离开,反正已经掌控了河灵的本源。

    日后他无论如何进阶都不用担心超出掌控。

    ……

    时间匆匆而过。

    眨眼又是一个月时间过去。

    皇宫。

    老朱看着手上新抽到的一块裹脚布,一张脸黑的跟锅底一样,身上冒着一个暴虐得气息。

    “混账玩意,竟然给了咱一条裹脚布!”

    老朱狠狠一甩手,指着手上的玉玺,怒声大骂,看的坐在一旁喝酒的胡政一阵无语。

    前两个月,这货在自己面前还会矜持一下,表现的谦逊有礼,现在熟了以后本性就彻底暴露了。

    “陛下,羽化田求见!”

    就在老朱还准备再次撒泼的时候,宫殿外响起了羽化田那阴柔的声音。

    “进来!”听到羽化田前来,老朱平复怒气道。

    一身银色锦衣纹蟒长袍,俊朗阴柔的羽化田走进大殿,对老朱行了一礼。

    看着下方风尘仆仆的羽化田,老朱一笑,道:

    “来人,赐座!”

    “谢陛下!”

    羽化田赶忙行礼,然后才坐下。

    老朱现在对羽化田是越来越满意了,心思缜密,心狠手辣,做事果决,而且有勇有谋。

    一个堪称完美的人!

    一个月前,老朱设立西厂,朝野上下哗然,以宰相胡惟庸为首的一众大臣联名反对。

    原本头顶上有个锦衣卫就够让他们提心吊胆了。

    现在还来一个权力丝毫不在锦衣卫之下,甚至是比锦衣卫还受宠的西厂,这简直是在要他们的命。

    不过所有反对的声音,都被老朱一手镇压。

    “羽化田,事情办的如何了?”老朱开口问道。

    “回陛下,一个月的时间,西厂各部已经正常运转,同时,情报体系也已经从应天延伸出去。

    预计一年内,西厂的情报网就能覆盖整个大明,不出三年,细作便会渗透到周边邻国……”

    听完羽化田的汇报,老朱不由动容。

    羽化田的表现完全超出了他预计,心中不禁庆幸当时抽中了这么个人才。

    “哈哈,好,羽化田!不枉咱得罪一众大臣为你开路,你没让咱失望!

    说,想要什么,咱无不允准!”

    老朱指着羽化田笑道。

    听到老朱的话,羽化田眼底精光一闪,起身道:“臣听闻陛下手上有一群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员名单。

    臣想将这些人吸纳进入西厂,还望陛下恩准!”

    闻言,老朱先是一愣,而后大笑道:

    “准了,名单你找锦衣卫的人要就行,就说朕同意了……”

    “谢陛下!”

    羽化田激动不已。

    西厂刚刚建立,他在大明主世界还没有扶植自己的势力,如果能将那一批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员收入西厂。

    绝对是他的一大助力!

    看着羽化田离去的背影,老朱脸上的笑容敛去,眸光闪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漠。

    片刻,老朱突然出声道:“这羽化田,需要敲打敲打了……”

    胡政闻言,一杯酒刚送到嘴边,突然一停,不解的看向老朱,道:“什么意思?”

    听到胡政的问话,老朱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看了过来,一双虎目宛若一汪死水,与胡政对望,不发一言。

    此刻的老朱,气势如渊,气氛开始沉重。

    见老朱不说话,胡政双眼一眯。

    而后突然凌空一挥手,“啪”的一声,一个无形的巴掌拍在了老朱后脑门上,“你便秘吗?这个月第几次了?”胡政没好气道。

    “嘶!”老朱摸着后脑门,直抽冷气。

    而后突然咧嘴一笑,道:

    “哈哈,这不是上神告诉咱的吗,说什么一国之主要有一股气势吗,咱就练练。”

    说完,老朱像是什么都发生过一般,腆着脸快步来到胡政跟前,也没有皇帝架子,直接坐在了地上:

    “说实话不是咱小气,上神,这羽化田不敲打不行。

    这西厂正式成立也就一个月,这才多久,他就将情报发展到咱身边来了?咱要是不敲打他,那以后,这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

    你看看诸天大明,咱那帮不肖子孙……”

    说着,老朱大手一挥,指着一个方向,道:

    “他们宠信这些权臣宦官,却不能做到明察秋毫,到最后还不是误国误民?朝廷内外争权夺利乌烟瘴气,最后损失的是谁?

    最后损失的还是咱老朱家的江山!

    咱不管,反正到了咱这里,管他什么天骄人物,什么双刃剑,什么野心勃勃,他们谁要是敢抬头呲牙,滋生出不该有的想法,咱就会用咱这一双手,把他的刺给秃噜光了,呲起的毛给他拔了。

    咱会把的头摁下,让他知道,这大明谁为主!

    权力该拿多少,心里该想什么,不该想什么,都应该是在咱的允许范围内,想踏出这个圈,不行!”

    看着身旁杀气腾腾的老朱,胡政心底微怔,而后突然像是明白了点什么,这或许就是帝王心术!

    一方宇宙内,众生皆可以吾之道御之!

    “……哎,瞧咱这脑子,把正事给忘了……”突然,老朱身上气势一收,起身到桌子上抱起一摞奏折,然后又折返。

    哗啦——

    奏折全部洒落在胡政跟前。

    “上神,这些都是各地锦衣卫送上来的秘奏,你也看看,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闻言,胡政随手拾起一本被血色浸染的一片红的奏折打开,入眼是一行沾血的娟秀小字。

    【臣,锦衣卫总旗,李纯纯启:

    洪武十五年七月初四,处暑,雷暴遮天。奉命追查孩童死亡之谜。沿路追凶至上元县。确定县令贾奇为罪魁祸首。臣率麾下六人缉拿,遭遇不测……】

    奏折看得到这里,胡政眉头不由一皱。

    从字迹不难看出,笔者是一位女子。

    字里行间英气十足,一道身穿飞鱼服,手提绣春刀的巾帼英眉的形象跃然而上。

    继续往下看去,下面的字迹开始潦草不堪,言语开始急促简略,显然,她遇到了危机:

    【贾府秘窖、家宴、人间烈狱、吃人……

    我们被发现了……激战……同去六位兄弟全部战死,我们拼死救出一孩童……杀出血路,逃至丰山……】

    奏折到了这里似乎断了章。

    接下来的内容依旧潦草,却没有之前那样简短,而是无比详细,似乎生怕说不清楚:

    【贾县令一家皆为妖物所化……】

    这里洋洋洒洒估计有小三百字左右,从外貌形容,能力,外表全部描述到位。

    胡政心中不禁感慨锦衣卫的专业。

    从奏折行文不难看出,此时这位名叫李纯纯的锦衣卫总旗,已是穷途末路,却依旧在认真写秘奏。

    她是一边逃亡一边写秘奏!

    【……我们遇到了百户大人,百户大人数天前觉醒了一种强大的能力,我们要获救了……】

    【……该死,那孩童根本不是人……他变成了一只十几米高的狸猫……百户大人与之交战,为我争取时间……】

    内容断断续续,终于到了后面,内容开始稳健,但字里行间却有一股死志浮现。

    【……此行山穷水尽,臣已末路……死不可怕,可惜了弟兄们为我杀出的血路却是白费……那畜生走过来了,它的眼里透露着戏谑之色,它在等我求饶吗,呵!】

    胡政心中一叹,仿佛看到悬崖边上,一名身穿飞鱼服,要挎绣春刀,长发飞洒的锦衣卫女总旗。

    她满目冷光,面对一步步毕竟的猫妖丝毫不惧,手中大笔肆意挥洒,对她来说,死没什么好怕的。

    最后一刻,她依旧在认真写奏折。

    苏辰目光放在秘奏最后几行字上:

    【……这壶酒太烈了!臣幸不辱千户大人之命,亦不负陛下期许,不违守护大明之誓言。

    上元县一案历时四十天,现已查清,恭请陛下圣断。锦衣卫总旗李纯纯,洪武十五年八月十五,绝笔!】

    合上奏折。

    胡政心中对这个小小锦衣卫总旗心生敬佩,“锦衣血屠九千万,只因此命奉皇天!”这就是锦衣卫!

    “这李纯纯虽然是个小总旗,但咱对其有很深的印象,以她的资质,原本咱是打算将其赐婚给老四的,可惜了……”

    老朱凑过脑袋,摇头叹息。

    胡政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这货,继续翻阅奏折。

    ……

    小半个时辰后,苏辰看完了所有的奏折,足有三百多份,秘奏记录的全都是各地出现的怪事。

    “比预计的要早来了一些时日,现在大明已经全面进入灵气时代了,不愧是神脉……”胡政心中想道。

    “上神,咱现在该怎么办?如果再让事情发展下去,咱怕会影响大明气运。”老朱夸张的摇头捶胸。

    看得胡政一阵无语,“你应该已经有准备了吧,先说说你打算怎么做?”胡政挥手打断这货的表演。

    他可不相信这货没一点准备,从第一月开始记录各地,再到如今收集到这么多情报。

    要说他没准备,那是在骗鬼!

    别看这货在自己面前总是表现的一副铁憨憨,滚刀肉的形象做派,心眼可多着呢。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上神……”被识破,老朱也不尴尬,呵呵一笑,上前道:“不瞒上神,咱确实有准备。

    军中、锦衣卫、还有咱秘密培养的一些人中,都受灵气影响,觉醒了一些强大的特殊能力。

    甚至有一些人的腿脚功夫,都演变成了深奥的武学。

    而且这些人还不再少数,最起码咱手中掌握的人,就有十多万,而且各个实力不俗!

    在各地锦衣卫的情报整理完毕的第一时间,咱就已经将这些人派了出去,用不了多久,此事就能平复!”

    “果然不出所料,我当初可是将神脉直接注入大明皇宫底下的,甚至还特地将皇城做重点关照。

    为的就是等灵气复苏时,老朱手里可以有人拿得出手,迅速平乱,从而保证大明不乱,如此,用不了几个月大明就可以对周边邻国动手,从而加快统一此方世界的脚步。”

    “一切都在朝着事先预设的计划前进……”

    胡政喃喃自语一声。

    ……

    与此同时。

    锦衣卫,诏狱!

    一袭银白锦衣长袍的羽化田,立在一群惊恐的锦衣卫中间,居高临下。

    “你是何人,敢在诏狱闹事!”

    一个锦衣卫千户对羽化田大喝一声。

    闻言,羽化田嘴角上扬,一挥衣袖,身后一名西厂厂卫迅速上前,跪趴在地上充当座椅。

    “让你们指挥使毛骧(xiang)出来见我。”

    羽化田淡漠道。

    “指挥使不在诏狱,你……”

    那名千户上前呵斥。

    “聒噪!”

    羽化田脚尖轻点,一粒飞石激射而出,直取那锦衣卫千户的命门。

    “羽督主好大的官威啊!”

    一道声音响起,诏狱深处的走道里窜出一抹刀气。

    “嘭!”

    刀气与石子相撞,石子瞬间化作齑粉。

    石子碎裂成齑粉,刀气却去势不减,直冲羽化田面门而来,这一刀如果命中,必死无疑……

    “锦衣卫指挥使,就这点本事吗?”

    话音落下,刀气在距离羽化田十米处被一道无形气墙阻隔,再难寸进分毫,羽化田轻轻抬起一指。

    刀气瞬间消散于无形。

    “踏!”

    “踏踏!”

    脚步声响起。

    一道身穿金色蟒服,手提绣春刀的中年男人,从诏狱深处的通道走出来。

    “你就是西厂督主羽化田?”毛骧皱眉。

    “毛骧?”

    羽化田声音淡漠。

    毛骧,锦衣卫第一任指挥使,羽化田虽然来自后世诸天大明,但对这位也是有所耳闻的。

    就算是初代锦衣卫指挥使又如何?

    冷哼一声,羽化田大袖一挥,道:

    “听说你手上有一批,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我奉命前来提人。”

    “奉命?奉了谁的命?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冷笑的毛骧,羽化田眉头微皱,道:“西厂乃陛下直属,奉谁的命你不懂?”

    “那对不住了,陛下曾特别交代过,这批人太过特殊,任何人看管,收押,都要有他的手谕。

    羽督主还是请回吧!来人,送客!”

    说完,毛骧转身。

    一个锦衣卫冷笑着上前,来到羽化田跟前,道:“羽督主,请回吧!”

    周围的锦衣卫也纷纷抱臂冷笑,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羽化田面沉如水,他从未受过如此大的侮辱,眼底杀意涌动,身上一股暴虐的气息起伏。

    他真想一次把这些人全部屠杀干净,但最后忍住了。

    “现在还不能动这些人,我根基不稳,如果杀了这些人,在陛下那里没办法交代……”

    深深看了一眼毛骧,羽化田转身向外走去。

    “咔嚓!”一道惊雷乍现,照亮了诏狱的大门,将羽化田半张脸照亮,身后的诏狱内哄笑震天。

    “锦衣卫……”抬起头,看着苍穹之上闪烁游走的电弧,羽化田突然笑了,笑容森寒如冰。

    阴翳的双眸中三分冷漠,七分不屑。

    “宰相胡惟庸的事情办的如何了?”羽化田语气平静,对身旁的西厂厂卫问道。

    “启禀督主,多次偶遇,细作已经取得宰相胡惟庸之子好感,按照计划,下个月初,会安最后一次偶遇。”

    闻言,羽化田眸光闪烁,最后,眼底闪过一道杀机,向前走去,道:“计划有变,告诉她……

    胡惟庸之子回京的时候,本督主要他横死当街!”

    “什么?!”看着走远的羽化田身影,厂卫身体猛的一怔,此时,天际又是一道惊雷划过,厂卫赶忙跟上。

    大雨倾盆而下,羽化田眼神冰冷。

    “毛骧,如果你以为本督主刚来,根基不稳就吃定了西厂,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没有人可以挡本督主的路,你既然找死,那本督主就送你一程……

    本督主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西厂!”

    这一夜,羽化田行走在冰冷的雨中,从诏狱走回西厂。

    一夜过去。

    西厂督主羽化田亲自前往诏狱要人,被锦衣卫拒之门外的消息在某个腹黑皇帝的推动下,不胫而走。

    满朝文武都在嘲笑羽化田的不自量力。

    以为得到跟锦衣卫一样的殊荣,就能对抗锦衣卫,简直是不自量力。

    一时间,原本还担心西厂会成为下一个锦衣卫的官员都不再将其当做一回事。

    况且,一山不容二虎。

    深谙此道的老狐狸们自然不难想到,接下来必然是西厂跟锦衣卫之间的争斗,而他们,反而能趁机松口气。

    几乎所有人都在认为锦衣卫跟西厂之间会有一番争斗。

    包括促成这件事的黑手,老朱也是这么想的。

    ……

    “哈哈……”

    武英殿,皇帝日常办公的大殿。

    此时,空旷的大殿内,老朱哈哈大笑,合上手上的一份秘奏,对一旁躺在云床上的苏辰道:

    “上神,你看怎么着,这羽化田果然收敛了很多。

    要咱看,这羽化田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咱早就说了,你对这羽化田评价过高了。

    这次的赌约看来是咱要赢了,你那颗仙丹,咱可就先预定了……”

    看着眼前得意的老朱,胡政一阵无语,道:“急什么,不到月底,谁胜谁负还言之过早。”

    “啧啧,不愧是神,到底是不认命呐……”老朱摇头,啧声不断,一看就是老阴阳人了。

    胡政心中冷笑,“小朱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羽化田的一举一动,本神可都看在眼里的,你不会以为本上神真的不会开挂吧……”

    ……

    一连数天过去。

    西厂也在众多期待中与锦衣卫发生了一些矛盾,不过被朱元璋训斥几次后,双方都收敛了很多。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场交锋,锦衣卫占了上风。

    羽化田也越发的低调……

    然而这样让百官舒心的平静,让老朱喜笑颜开自觉掌控全局的错觉,被月底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打破。

    宰相胡惟庸之子当街纵马,横死街头!

    当天下午,胡惟庸将车夫活活抽死,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

    就在第二天,车夫的身份被查出。

    车夫的真实身份竟然是锦衣卫的一名总旗,在其家里还搜到了大量与锦衣卫指挥使毛骧的往来书信。

    字迹比对,确实是毛骧本人无疑。

    锦衣卫指挥使毛骧残害宰相之子,并打算捏造伪证,满朝哗然,文武百官联名上奏,要求治罪毛骧。

    墙倒众人推,早就对锦衣卫恨之入骨的百官,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一举扳倒锦衣卫的机会。

    一时间,群起而攻,雷霆高压!

    此时在百官心中,西厂是个纸老虎,锦衣卫如果被铲除,他们就真的没有后顾之忧了。

    不遗余力之下,老朱迫于压力,惩治锦衣卫上下,同时将毛骧所有职务解除,打入死牢。

    三天!

    仅仅三天,权倾朝野,让百官避之如鬼神的锦衣卫彻底倒台,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羽化田!

    武英殿。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出。

    伴随而来的还有老朱压抑的怒吼声,“混账,气死咱了,毛骧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咱的确知道。

    咱留着他就是为了收集胡惟庸罪证,等铲除胡惟庸之后,就把他宰了,平复这件事的影响,现在好了……

    前功尽弃,所有的部署全部作废!

    咱恨不得杀了羽化田!”

    看着撒泼的老朱,胡政却是悠然的拿起一壶御酒,送入嘴中,道:“这场赌约你输了,别忘了你答应本神的。

    不论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你都不准为难羽化田。”

    听到胡政的话,老朱只好闷声应了一声。

    见此,胡政不禁一笑,以这货小心眼的性子,就算不会动羽化田,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不过聪明如羽化田,又是来自后世大明,自然已经想好对策,足以让自己将功抵过……

    想到这里,胡政摇头一笑,道:

    “……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刚好月初了,要不抽个奖缓解一下心里的郁闷?”

    听到月初抽奖,老朱眼前顿时一亮,也暂时把刚才的不开心忘记脑后,道:

    “咱被那混账东西气的差点忘了正事。”

    说完,大手一挥,玉玺出现,大殿内被一片绿光笼罩,熟悉的绿色神池出现。

    老朱正在神池边,狠狠搓了搓手,道:“这次一定要让咱抽个好东西,上次给了咱什么灭绝师太的裹脚布……

    这次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抽奖!”

    话音落下,神池翻腾。

    大殿上绿色的荧光飞溅,在一阵翻腾中,一扇灰白色的石门悬浮在半空。

    在石门一旁,出现几行小字:【诸天石门】

    【注解:诸天石门,可以任意穿梭三个世界,每个世界可以滞留十日,三次过后强制离开并销毁】

    【警告:诸天石门,只能穿梭于诸天大明,每次穿梭,除了使用者外,只可携带一人,神灵除外】

    【警告:诸天石门,不可携带活体离开原世界】

    看着眼前的石门,胡政直接弹射起步,窜到石门跟前,摸着冰凉的石门,倒吸了一口凉气。

    “诸天石门,穿梭诸天,这运气,简直逆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莫求仙缘〕〔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