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龙零〕〔农门喜事:田园小〕〔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冠冕唐皇〕〔做局〕〔穿越星际:妻荣夫〕〔锦绣田园:农门媳〕〔我创造的万事屋〕〔妻不厌诈:娄爷,〕〔史上最强小神医〕〔超品渔夫〕〔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皇朝时代 第4章
    “阿弥陀佛……

    罪过,罪过,贫僧怎么能相信这些荒诞的东西存在呢,我佛恕罪……”

    空闻狠狠摇了摇头,将心底荒诞的想法甩出。

    不过他的目光却始终盯着朱高炽。

    像是要从朱高炽神情中看出说谎的痕迹,但最后他放弃了,从这个小道童的神情中,他没有看到撒谎的痕迹。

    大殿上。

    张三丰盯着朱高炽看了半晌,道:

    “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听到张三丰的话,朱高炽没有再废话,而是直接转身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太师父请随我来。”

    “师父!”宋远桥等人上前。

    张三丰略一沉吟,道:“跟上去看看……”说完,率先跟在了朱高炽身后,同时暗中给宋远桥道:

    “若是情况有变,记得见机行事……”

    宋远桥闻言,不动声色的点头。

    一众江湖人见张三丰都跟了出去,在加上心中也对朱高炽所言非常好奇,略一迟疑也纷纷跟了上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武当山后山而去。

    ……

    武当后山。

    众人在朱高炽的带领下,来到一条看起来与普通河流没有任何不同的长河边上,停下。

    “小子,你说的神在哪?”昆仑派的何太冲上前一步,指着朱高炽喝道。

    其他人也纷纷向朱高炽看了过来。

    见后山并没有看到神,众人心中失望的同时却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那也太疯狂了。

    朱高炽没有理会何太冲,一张胖脸严肃且认真,来到宋远桥跟前,道:“大师伯,能否借剑一用?”

    宋远桥狐疑的看向朱高炽,而后又看向张三丰。

    张三丰点了点头,他现在有些看不懂朱高炽了,同时心里已经在想着等会这场闹剧结束以后,该如何面对这场危机……

    得到首肯的宋远桥没有迟疑,递出手中的佩剑。

    朱高炽接过长剑,看了一圈众人后,不紧不慢,来到河边,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直接把宋远桥的佩剑扔了进去。

    “那是师父赐给我的佩剑!”

    见朱高炽把自己的剑扔了,宋远桥脸不由一黑,就要冲出去把剑捡回来,但他刚一动,就被张三丰给挡下。

    “师父……”宋远桥不解的看向张三丰。

    只见张三丰此时竟然呆呆的看着前方,做出目瞪口呆的样子,就连其他人也是如此,甚至更夸张。

    此刻,所有人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诡异的盯着同一个方向出神,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宋远桥反应过来,猛的回头朝前方看去。

    只见那原本崩腾不息的河流,此时却是突然诡异的停了下来,河面开始沸腾,一道璀璨的白光浮现。

    霎时间,整个武当后山玄光满天,河流两岸万物生长,刚刚冒头的青草嫩尖变得有一人高。

    两岸老树焕发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无限拔高,参天而起。

    哗——

    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在半空盘旋一圈,化作一道人形。

    一名身着青衫,气质儒雅的青年淡笑着凌空而立,在他身前,分别漂浮着金、银、铁,三把长剑。

    “我的佩剑!”

    宋远桥发出一声惊呼。

    随着宋远桥的一声惊呼,众人也回过神来,心头一阵阵狂跳,仿佛是被一只大手攥住一般,一些心脏不好的直接倒地猝死。

    真的有神!!!

    他们亲眼看到了神!

    让万物生长,让枯木逢春,眨眼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成了参天大树,这不是神是什么?

    神,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神!

    看着下方震惊的众人,河灵不动神色的看了一眼下方的朱高炽一眼,而后一步踏出,来到武当众人上方。

    看着突然出现在头顶的河灵,饶是张三丰,此刻都不由感到压力空前的大。

    他虽武功盖世,但毕竟是凡人。

    面对这种超出理解的存在,也不由头皮一阵发麻。

    就在众人等着河灵接下来动作的时候,只见河灵却是看着宋远桥,道:

    “年轻的武者,你掉的是这把金色长剑,还是这把银色长剑,又或者是这把普通的铁剑呢?”

    “什么?!”

    见河灵竟然跟自己说话,宋远桥一愣,大脑当场宕(dang)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那么呆愣在原地。

    就连河灵的问题都给抛在了脑后。

    “远桥·!”

    张三丰焦急的低喝一声。

    被张三丰这夹杂着内力的一声爆喝,宋远桥也反应了过来,当即恭敬道:“回,回禀神灵,我掉的是那把铁剑。”

    听到宋远桥的回答,张三丰面上露出一抹微笑,看向宋远桥的目光中透露着满意之色。

    面对神灵,自然要诚实,这种简单的考验自然要挺过去,况且不过是一把金剑和银剑而已。

    武当家大业大的也不在乎,如果能以此来换得神灵的好感,那比什么都值!

    武当众人脸上都不由浮现出笑容,为宋远桥的选择而开心。

    不过其他人就不这么想了,武当本就是武林泰斗之一,如果再得到神的赏识,那还让他们怎么玩?干脆武当一统江湖好了!

    不过就算心里再怎么不舒服,但此刻谁也不敢当着神的面放肆。

    就连少林寺都是一样的,只能低默默祈祷我佛显圣!

    这个时候,只见河灵道:“你是个诚实的人,既然如此,作为你诚实的奖励,这把金剑还有这把银剑,就都给你了。”

    话毕,河灵手一挥,三把长剑全都出现在宋远桥跟前。

    看着怀里的三把长剑,宋远桥先是一愣,继而大喜,道:“宋远桥多谢神灵赐剑!”

    这一幕看得其他人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这是你用诚实换来的……”说完,河灵不再看众人,化作一道水柱,回到了静止的河流中。

    河流再次恢复奔腾。

    一切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然而众人看着眼前奔腾不息的河流,却是久久不语,神情间不敢有半分小觑与放肆,只因为这条河里住着一个神!

    看着众人对河灵只有敬畏,而没有其他动作,朱高炽眉头却是一皱,这不是他要看到的结果……

    如果这些人心里对河灵只有敬畏,而收敛了贪婪之心,那他收集武道秘籍的计划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想着,朱高炽心中突然一动,抬起头看向张三丰道:

    “太师父,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朱高炽的声音不大,却刚好能够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

    而听到朱高炽的话,众人耳朵立马竖起,生怕再错过什么,此刻,他们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小胖子了。

    现在见朱高炽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他们怎么能够不留意。

    就连张三丰也是认真的看着朱高炽,道:“你发现了什么?”

    朱高炽心中一笑,不过面上却故作思考状,看向奔腾地河流,道:

    “……只是扔下去一把普通的长剑,河神就拿出一把金剑和一把银剑,这显然是一种本质的升华和改变……

    那么如果扔下去的是一本武功秘籍呢?河神会不会拿出来两个比原本武功秘籍更加强大的功法来呢?”

    说到这里,朱高炽语气一顿,继续道:

    “……而且,只要我们选择如实回答,选择那个原本的武功秘籍,经受住考验,那这三本不同层次的武功秘籍就都能到手……”

    轰——

    朱高炽话音落下的瞬间,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是一声轰响,一扇无形的大门被朱高炽这一番话给轰然撞开。

    从门后涌出无尽的贪婪……

    *

    **

    ***

    ps:说一下主角,改名苏辰,这是一本免费小说

    “住口!”

    话音刚落,不待张三丰说话,宋远桥却是率先一声爆喝,身上真气涌动,看着朱高炽低沉道:

    “我武当能得神灵庇佑,已然是一种殊荣,怎可算计神灵为自己谋利?”

    张三丰看着眼前眉宇间一股子机灵劲的朱高炽,心中不免一叹,道:

    “这孩子太聪慧了……”

    “宋大侠这话说的未免有失偏颇,神灵可没有说庇护你武当,你这么贸然替神灵做主,不妥吧?”

    昆仑派的何太冲上前一步,冷笑道。

    其他人闻言,都是一脸冷笑着附和,“何掌门所言不错,你武当凭什么替神灵做主?”

    “没错,神灵恩泽万物,岂能让你武当独享?”

    “……”

    人性的贪婪,随着朱高炽刚才的一番话彻底暴露,这些人能为了一把屠龙刀,敢疯到上门威逼武当。

    现在自然敢为了神灵向武当发难。

    “嘭!”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吼一声,道:“既然你们都不试,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一本古朴的书籍落入河流中。

    溅起一大片水花。

    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迟了。

    众人不禁纷纷怒目看向那出现在河边的粗狂男人。

    哗——

    一道水柱出现。

    这熟悉的出场方式,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等待着河神出现,他们也想看看,河神能不能把武功秘籍提升层次。

    此时,就连张三丰的目光也不由盯着河面。

    之前同样的出场方式。

    当河灵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河灵胸前那三本闪烁着不同颜色的武功秘籍上。

    “年轻的武者,你掉的是这本金色的刀法秘籍,还是这本银色刀法秘籍,还是这本破破烂烂的普通秘籍呢?”

    见此,那粗狂大汉强忍着心头的喜意,恭敬道:“回禀河神大人,我掉的是那本破破烂烂的普通秘籍。”

    说到最后,大汉的嘴都快要咧到耳根了,连声音都有笑意浮现,这一幕看的其他人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一个诚实的武者,既然如此,我就把这三本秘籍都给你吧,诚实的人会得到神的眷顾的。”

    闻言,在场一众武林人士嘴角不由一抽。

    心中不禁腹诽,你看那家伙嘴都快咧到耳根了,你哪里看出他诚实了,这是红果果的套路好不好?

    一道神光落下,三本秘籍落入那大汉手中。

    之后,河灵转身离开。

    “快看看,那两本武功内容有没有变!”有人迫不及待的吼道。

    粗狂大汉此时心里一点也不比其他人着急,随手把自己原本的武功揣进怀里,然后翻开第一本银色的秘籍。

    然而当他的目光放在银色封皮上的一瞬间,整个人顿时一怔,瞪着一双眼,张大着嘴,不断发出“嗬嗬”声。

    “到底看到了什么,倒是快说撒!”

    “真是佛都着急,老衲很不开心……”

    “气气……”

    在众人又急又怒的时候,只见那粗狂大汉终于反应过来,面容扭曲片刻后,仰天大笑,道:

    “没想到我家传劈柴功,竟然变成了屠仙刀!

    ……这还仅仅是银色秘籍,哈哈,屠仙刀,从砍柴刀变成屠仙刀,哈哈……”

    听到大汉的狂笑,此时,少林、峨眉等众多武林门派的掌舵人,面皮齐齐抖动。

    从一本平平无奇的砍柴刀法,再到一听名字就很霸气的屠仙刀,这过程中经历了什么,简直难以想象。

    而且这还是一本银色秘籍,那本金色秘籍又会是何等功法?想必就算是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也无法媲美。

    一时间,众人在看向那粗狂大汉的眼神变了。

    有贪婪,有狠色,但更多的却是同情……

    这大汉的实力在江湖上也过是个不入流的角色,但就这么一个小角色,却身怀绝世武功,这是不应该的。

    什么身份,就应该拥有什么,否则,就是在找死!

    但此时却没有人去出言提醒,就连武当众人也是在一旁冷漠旁观……

    至于一手策划了一切的朱高炽,就更不会在乎了。

    此时,朱高炽已经来到武当众人身后,开始做起了小透明,同时看向一旁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苏辰跟老朱。

    “接下来等结果就好了……”

    闻言,苏辰跟老朱对视一眼,都看到到了彼此眼里的赞许之色,朱高炽做的不错。

    今日过后,整个倚天世界都将混乱。

    十天时间,足以把整个倚天世界的绝大多数武功秘籍拿到手……

    河边。

    张三丰双眼微微眯起,目光流转,最后在少林寺空闻等人身上扫过,最后像是放弃了什么,目光又归于平静……

    “杀意?!”

    站的离张三丰最近的武当七侠头皮猛的一麻,看向张三丰的目光中透露着骇然之色。

    “五哥……”

    殷素素紧了紧怀里黑眼圈的张无忌,担心的喊了一声,小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张翠山的大手。

    一闪而逝的杀意,让这位天鹰教心狠手辣的大小姐心底一片冰寒,那一抹纯粹的杀意,她能感觉得到。

    一旦出手,必是雷霆一击,必然是抱着覆灭在场所有非武当之人的狠辣手段!

    看向前方那仙风道骨,慈眉善目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动怒的老人,殷素素只感觉呼吸都有些停滞。

    这就是武当祖师张三丰吗?

    “别怕……”张翠山捏了捏殷素素的小手。

    而后看向身旁的宋远桥,眼神示意:“大师兄,刚才那一抹杀意是……”

    宋远桥微微摇头,“静观其变……”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陡然一冷,再次对张翠山等人示意:“……做好随时镇压的准备……”

    武当七侠,除了瘫痪的俞岱岩,所有人体内真气开始调动,如果师父真的动手,那这些人一个都不能留!

    武当这边的变化,其他人不知道,但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被那一抹杀意直面的空闻了。

    此时,空闻光脑上汗如雨下。

    全身紧绷,低着头的瞳孔收缩,心中骇然,道:

    “刚才那一抹杀意,错不了的,那一抹杀意是他,张三丰!

    他刚才打算对我动手,他怎么敢!!!

    ……对了,他有什么不敢?!

    一本普通武功都能在河神的帮助下变成绝世武学,如果是张三丰的太极呢……”

    “现在杀了我们,六大派也没人是他的对手。

    就算数百年后张三丰不再了,恐怕武当也已经在河神的帮助下成为无人可撼动的存在,武当将与世长存……”

    这些零七八碎的念头,在空闻脑海中飞速闪过。

    虽然是有一瞬间,但足以让空闻在脑海中模拟出一切了,而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此局无解!!!

    “上神,你说太师父会对少林等人动手吗?”朱高炽抿了抿嘴,看向苏辰问道。

    “那你希望他动手还是不动手?”苏辰看向朱高炽。

    一旁的老朱也将目光放在了朱高炽身上,眼神中隐隐有期待之色浮现。

    这句话看似是一个简单希望与不希望的问题,但在老朱看来,这是考朱高炽是否当一个合格帝王的考验。

    “我已经在培养允炆向一个帝王方向思考问题,不知道这个未来会成为皇帝的小子,会不会有这个意识?”

    老朱一双虎目中的闪烁着思索之色。

    皇家的孩子,看待问题是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所以朱高炽的回答,决定着他在老朱心里的分量。

    虽然主世界大明的皇位永远不可能是老朱以外的其他人了。

    但这并不妨碍老朱考验一下孙子。

    在老朱的注视下,朱高炽低头想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向苏辰,认真道:“我不希望这些人死。”

    苏辰暗自点头,示意道:“说说原因。”

    朱高炽深吸一口后,道:“因为这个世界日后迟早会是我大明的下属世界,这些江湖武林人都是大明的财富!”

    “好!”老朱大喝一声。

    心里对朱高炽也是越来越满意。

    这小子虽然没有被当做帝王继承者培养,但却已经开始站在帝王的角度思考问题了。

    为帝者,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始终放置于家国利益之下。

    从某种程度上讲,帝王已经不可以称为“人”。

    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一切的善恶都可以忽略不计,过程亦不重要,对帝王来说,结果往往比过程更加复杂。

    一个决策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个结果对王朝会有什么影响,能获得什么在心里都要反复推敲。

    久而久之,帝王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就不会单纯的从个人喜好,人性的善恶来考虑,而是从利益出发。

    而这,不过是复杂帝心的万分之一的体现而已。

    帝心如渊,难以揣测!

    苏辰满意的点点头。

    “上神,咱跟这小子想的一样,可不能让这张老道把这些人杀了,这以后都是大明的子民啊。”

    看着急切的老朱,苏辰一阵无语,看向张三丰,道:“放心吧,他不会动手杀了这些人的。”

    “嗯?”老朱一愣。

    苏辰道:“因为他是张三丰,不是绝世枭雄。

    他要是为了武当的利益,杀了在场这些人的话,那他就不是张三丰了。”

    张三丰,在低武位面,就是一个时代的代名词。

    在中武位面,他也会是顶尖存在,就算是在高武位面,他也会是最耀眼的群星之一。

    如果将他放在玄幻,仙武级别的世界,那他也一样能成为泰斗级别的古老大能之一。

    他有的不光是好似一个世界精心打磨般的天赋。

    还有一个时代赋予他的人格魅力,任何天骄与他同一时代,都无法盖压他的光芒。

    如此魅力之人,或许会在某一瞬间,因为世界的局限性而落俗,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

    正如现在,苏辰能清楚的感知到。

    张三丰的内心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从一开始见到神灵,再到对空闻释放杀意,他的心都未平静过。

    这不怪他,这是世界的局限性,限制了他。

    现在的张三丰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常心,现在除非有比出现神更令他震惊的事情发生。

    否则,他内心都不会产生太大的波动。

    “走吧,我们该去下一个地方了……”苏辰最后看了一眼立在人群之间的张三丰一眼后,说道。

    “张三丰吗,如此人才,只恨不能效命于咱……等咱大军攻入这个世界以后一定要让这老头归顺……”

    老朱一双大眼珠子瞟了一眼张三丰,转身快步跟上。

    “恭送上神,恭送爷爷!”

    朱高炽看着离开的苏辰跟老朱躬身行礼。

    ……

    昆仑山。

    一道山谷石洞之中,苏辰跟老朱的身影出现。

    “嗖!”

    二人的身影刚出现,就见洞内窜出一道白色人影,一股腥臭味道扑鼻而来。

    当然,这道白影是冲着老朱去的,毕竟苏辰他根本看不到。

    “嘭!”

    一声闷响,苏辰大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屏障出现,挡下那突如其来的攻击,紧跟着才看清楚那白影的样子。

    一只白毛老猿!

    看到这只老猿,原本被偷袭还很生气的老朱顿时喜上眉梢,看过倚天剧情的他自然知道老猿。

    一双虎目精光爆闪,“九阳神功……”

    他跟苏辰来这里正是为了九阳神功,倚天世界的几大神功之一!

    “等回去了,就让河灵把九阳神功还有乾坤大挪移全都给弄出来,到时候让皇子皇孙全都修炼……”

    心中一动,老朱迫不及待的对苏辰道:

    “上神,可以取东西了吗?”

    “可以……”

    得到苏辰许可,老朱嘿笑一声,眼里闪过一道狠色,手中出现一把锋利的匕首。

    嗖——

    噗呲——

    一声利器划破皮肉的声音响起。

    白猿的肚皮被剖开。

    一本牛皮包裹的厚重物件掉落下来,而白猿则是直接摔到在地上,一双眸子中有解脱之色闪过。

    “这货果然是个黑心户……”

    见白猿就这么被解决了,苏辰无语的看了一眼脚下喜滋滋的蹲在地上,捡起九阳神功猛看的老货。

    摇了摇头,苏辰目光看向一侧。

    眼前一切豁然开朗,两道神光从双目中洞穿而出,神念席卷,最后来到山谷深处一座峡谷内。

    在峡谷中有一株长相奇特的桃树,桃树上结满了鲜嫩肥美的桃子。

    在桃子上一道道无形的微弱灵气溢散而出。

    “果然是一株灵根,可惜在这一方世界,成就始终有限……”沉吟片刻,苏辰心中一动,道:

    “系统,把这株桃树的生命本源移植到神土内一份。”

    【本源移动成功】

    看到系统的提示,苏辰点头,然后看向老朱,不过紧跟着,他脸就是一黑,只见这老货正拿着刀子给白猿做剖腹。

    似乎在找着什么,一边翻,嘴里还一边嘀咕:

    “唉,果然没了,咱还以为会有什么遗漏的秘籍呢……”

    闻言,苏辰额头青筋涌动,这货在他面前,真的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皇帝啊,脸都丢尽了。

    还能不能保持一下皇帝的威仪!

    “嘭!”

    狠狠踢了这货一脚。

    苏辰道:“拿出玉玺,这里有一株蟠桃,带回去!”

    “蟠桃?!”

    老朱一愣,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双眼放光,道:“对了,咱怎么把那好东西给忘了!”

    想着,赶忙拿出玉玺。

    摇了摇头,苏辰大手一挥,峡谷内的蟠桃被神力包裹着连根而起,然后移植到玉玺内。

    “走吧,去下一个地点,明教密道……”

    “好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莫求仙缘〕〔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