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章 梅姐
    约到的妹子倒贴你钱,这钱你敢拿不敢拿?

    老司机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叫江晟,26岁,大学毕业后在帝都已经漂了三年,在于一家外资公司做销售,住在通州半地下室的出租房里。

    和所有北漂一样,对于房子、车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完全没概念,苦逼的是26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

    买不起车,买不起房我也就忍了,半辈子了连个女人也没碰过,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职场圈子里的女生都很务实,对于我这种月薪5000的屌丝根本就不屑一顾,既然现实中无法突破瓶颈,我也只能剑走偏锋,将希望寄托于网络。

    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的,在我摇一摇都快摇成帕金森的时候,终于一个叫梅姐的女人走进了我的世界。

    梅姐是河北农村的,就在涞水挨着帝都,靠卖衣服为生,年龄32比我大六岁,离异,没孩子。

    可能有人会笑我饥不择食,那你就错了,梅姐漂亮的很,当然这是后话,其实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尽快的结束处男生涯,至于结不结婚那是另外一说。

    和其他摇到的女生不同,梅姐为人很真诚,话虽不多,但不冷漠,跟我也是不远不近,言语上总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一般而言,对于这种离异的女性,空虚寂寞冷是她们忠实的伙伴,我也略微的研究过一些心理学的知识,所以总是晚上7点半联系她,据说这个时候女人内心最寂寞。

    人都一回生二回熟,在我耐心且不频繁的勾搭下,她渐渐的敞开心扉,愿意跟我多聊一些深入的话题。

    她的头像是一朵傲立的梅花,终于有一天晚上,她愿意把自己的照片儿发过来。

    我一看,心里着实激动了一下,漂亮,真漂亮,但片刻之后又感觉不对劲儿,怎么长得这么像郑秀文,然而她身后的玉米垛子,还有质朴羞涩的笑脸又让我觉得她没有骗我。

    “姐,你真美,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爱上……”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

    她的信息很快就回复了:“你就会说,漂亮又不能当饭吃,不是照样被人甩了。”

    “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老婆,一定当观音菩萨供着。”我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其实说的也是心里话。

    我们一来二去的聊着,一直聊到深夜,第二天是周六,我有的是时间。

    我们从生活,爱好,家庭,工作慢慢的一直聊到了性……

    我明白趁热打铁的道理,今天的交谈很投机,操作好了一定会有所突破。

    其实我发现梅姐内心也很热情,只是之前太过于保守矜持了。

    “你啊,模样还挺俊俏的,就是太瘦了。”

    “姐,那你可就错了,别看我瘦,但我有节奏。”这句话说的有点儿脑残,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我也不知道哪根儿筋搭错了,来了这么一句。

    “切,没看出来,你还挺坏的……”

    发完这条信息后,她很长时间没有给我回复,弄的我心里很虚,怕她觉得我不是啥好人,不想跟我聊了。

    连着发了几个“在吗?”之后,梅姐终于给我回复了:“我刚才去洗了个澡……”

    我使劲的咽了口吐沫,紧张的情绪稳定了下来,看来是我多虑了。

    我刚准备给她回复,她另一条信息接踵而至:“你应该多吃点儿肉,男人壮实一点才好,像你这样的也就几分钟的事儿。”

    咦?我眼珠转了转,这话话里话外,似乎有弦外之音,脑海里想象着此时的梅姐正钻进冰冷的被窝,哆哆嗦嗦的按着手机……

    擦!人都是肉长的,梅姐现在潜意识里应该也有那方面的渴望吧,不然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她喜欢我,那是自作多情,但是最起码能说明一点,她对我并不讨厌。

    “姐,一位伟人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没有调查,可不要轻易下结论哦。”其实我这话是以调侃的语气试探深浅,看看她是不是有兴趣继续谈论这方面。

    “切!谁知道呢,耳听为虚。”

    “那么姐,你想眼见为实吗?”

    我手指颤抖的发出了这条信息,事情似乎有了点儿苗头,于是大着胆子准备突破一下。

    又是很长时间没有回复,我的心骤然焦虑了起来,梅姐刚才可能就是顺口儿一说,我蹬鼻子上脸又进了一步……

    她只要稍作反思就会明白我的意图,这么长时间不回复,一定是不想理我了。

    等到了凌晨一点多,还是没有消息,我想她一定是睡了,但还是有点儿不死心,尝试着又给她发了一条:“梅姐?”

    过了一会儿手机振动了,梅姐给我回复:“怎么个眼见为实法?”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还有戏,大脑飞快的运转改怎么回复最好,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好想哭,为什么屌丝的命运这么苦逼。

    “要是能有缘结婚,那不就眼见为实了吗?”我给梅姐回了过去,这话说的没有调逗的成分,也算是有啥说啥。

    梅姐那边儿又没消息了,失落之余,我长叹一口气,点着一根烟儿,蹲到卫生间的抽了起来,心说爱咋咋地吧,我也就这俩下子了。

    然而就在我浏览朋友圈的时候,梅姐的信息回复了。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通州啊。”我快速的按着键盘。

    “我在涞水,你能来吗?”

    一看这消息,我激动的差点儿掉坑里,肚子一阵咕噜咕噜,这这连傻逼也能看出来啥意思,事情竟然成了!

    看来梅姐一直在思考,冰冷的夜晚,光溜溜的钻进被子,和一个男人聊到深夜,她不想那方面才见鬼了,人都是一样的!

    我狠狠的嘬了一下烟屁股,快速的按着屏幕:“姐,我好想你。”

    “姐也想你。”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程度我还能说啥,我邪恶的笑了笑,最后实在忍不住,癫狂的哈哈笑出声儿来,吵得隔壁夹间儿里还在爬格子的it傻大哥连声咳嗽,示意我声音小一点儿。

    没想到一切的突破竟然是在后半夜!我又黏黏糊糊的跟梅姐聊了一会儿,不过这次不走肾了,只是走心,我向她不断倾诉自己的爱慕之情。

    “姐,我好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们能视频吗?”我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向她提出了要求。

    “你不是有我的照片儿吗?等你来了,再好好看。”

    好好看?盯着屏幕上这三个字,我回味了很久……

    第二天,我就打电话向我们经理王哥请了假,说家里有事儿让我回去一趟,周三才能回来。

    老王是个人精老江湖,从我紧张的言语间似乎听出了一点儿其他的味道,笑呵呵的告诉我,回家归回家,别他妈乱七八糟地方瞎跑,快过中秋了,什么人也缺钱,安全第一。

    我连连表示知道了,接着我就起身好好拾掇了一番,尽量弄的帅一点儿,然后坐地铁到了六里桥东,再转917直达涞水的车。

    到了涞水县城,我又倒车去了她家所在的村子,一个大山里的小村庄,里美庄。

    这车上全是乱七八糟的老百姓,孩子的哭闹声,婆娘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老汉的咳嗽声,烟味儿,汗臭味儿,裤、裆味儿此起彼伏,我西装革履的坐在人堆儿里显得格外另类。

    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他们一定以为我是回乡探亲的青年才俊,绝不会想到我其实是来约相好的。

    一下了车,我彻底呆了,这逼地方穷得简直摧枯拉朽,很难想象这是在帝都的周边儿,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们约好傍晚六点多在村口儿的大槐树见面,我一看表,折腾了一天,现在五点半了,还行,再过半个小时,我就能看见朝思暮想的梅姐了。

    到了六点多,突然有人在我身后“喂”的一声。

    我扭头一看,一个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眼睛很大的美少妇出现在我面前,她一身儿白色短款披肩小外套,淡粉色鹅绒齐膝裙,修长的美图,透感的丝袜,高跟儿皮凉鞋……

    哇塞!我身子猛的抖了一下,兴奋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直窜脊椎,这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梅姐吗?

    手机上聊的再火热,初次见面彼此还是有些紧张尴尬。

    我咽了口吐沫,傻兮兮的先开了口:“你是梅梅姐。”

    梅姐羞涩点点头,脸红的像个苹果,让我想起了徐志摩的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你来了?”

    梅姐羞的像个小姑娘一样,不敢抬头看我,说话的声音很低很细。

    “恩。”

    我傻呵呵的看着她,说心里话,梅姐真不像是30出头的女人,顶多也就是二十五六的样子,农村的少妇有一种说不出韵味儿,让我激动的心砰砰直跳。

    “进家里坐坐吧。”

    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就像小鸟一样快步向前走了出去。

    从梅姐身上,我似乎能找到那种纯真年代的爱情感觉,没有物质金钱这些东西的参合,就是纯纯的爱,纯纯的情。

    我迈开步子跟上了梅姐。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