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章 无理要求
    她不能生养,可以随便释放,这估计也是她和她老公离婚的主要原因。

    在农村,别说不会生养,就是生不出个儿子也会受尽白眼……

    “你叫江晟是吗?”

    梅姐轻抚着我的脸,一脸爱意的问道。

    我心说梅姐也真有意思,都跟我通宵笙歌了,问我的话还跟第一次见面似的。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搂住她也轻声问道:“梅姐你呢?”

    “你就叫我梅姐吧,我喜欢你叫我梅姐。”梅姐把头钻进我怀里轻声细语道。

    我心说怎么个意思?难不成你真要跟我玩儿露水夫妻啊,说心里话,经过这一晚上,我真的爱上她了,我甚至想着,不管她能不能生孩子,我也要娶她,毕竟她是我第一个女人,我要对她一辈子负责……

    “梅姐,我想娶你!”

    我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舌尖儿碰触她的汗水,轻微的咸味儿让人陶醉。

    “为什么想娶我呢?”

    梅姐的眼睛狡黠的眨了眨,她这一句反问,把我给问懵了,女人这个时候应该是喜欢听这句话的啊。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把第一次给了你!”我轻抚着她的脸说道。

    梅姐的神情略显伤感,低声道:“江晟,我没把第一次给你,心里很难过。”

    我一听这话乐了,你把第一次给我,你交出第一次的时候估计我还在上中学呢!

    “姐,我是认真的,过年的时候我就带你回家,咱们结婚,我家虽然只是工薪阶层,但是凑一凑,还是能在县城首付一套房子的。”我拉着梅姐的手认真的说道。

    梅姐苦笑的摇摇头,她枕着我的胸口轻声喃呢道:“我不要你娶我,我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一听她这么说,我感到有些懵,让我答应她一件事?会是什么呢?

    “姐你说吧,赴汤蹈火义不容辞!”我认真的说道。

    梅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你确定一定能做到吗?

    我一听这话,心里愈发感到好奇,她到底什么意思啊?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呗!

    按照常理来推断,女人这个时候无外乎就是两件事儿,第一是让我娶她,梅姐说了,我不用娶她,第二就是要钱,这件事儿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我现在总共家底儿不到两万块钱,实在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大不了都给她。

    我疑惑的看着她的大眼睛,坚定的说:“梅姐,我能做到!我对天发誓!你说吧!”

    梅姐沉吟了片刻后,说:“你不要回帝都了,就在我家住下吧,家里啥也有,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就是一家之主,我虽然不能嫁给你,但是愿意一辈子做你的女人,你想睡我什么时候都行。”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要求?不让我回帝都了,就留在这个村子里?这似乎不大可能?我在帝都还有工作啊!即使我辞职了过来跟她住,我也要有生活来源啊,抱了前腿才能放后腿啊!

    再说了,你不嫁给我,我跟你在这儿算哪门子事儿?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不成搞破、鞋了吗?

    见我吃惊的样子,梅姐突然做出了撒娇状,撅着嘴说道:“你说了你一定能做到的。”

    “不是,内个啥?梅姐,你看,我在帝都有工作,我总要有经济来源啊,我每周六日过来陪你还不行吗?再说了,你为啥不肯嫁给我啊,我不嫌弃你不能生养的!”我耐心的劝着梅姐。

    其实说心里话,我对传宗接代这件事并不是很看重,我连自己都养不起,哪有心思生孩子?再者说,现在丁克家庭也不是没有。

    梅姐完全不理会我这套,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娇嗔道:“你在帝都的工作没什么好稀罕的,你就在家里住下,我养你,我有钱,这些年卖衣服,我攒下了三十多万,还不够你花吗?再说了,你看这房子多好啊,只要你留下,一切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还有……”

    “还有什么啊?”我疑惑的看向她。

    在来涞水之前,我脑海里想象着一万种事态发展的可能,但是眼下的情况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打死我我也想不到她会跟我提这样的要求。

    梅姐眼珠子转了转做思考状,片刻后说道:“我不嫁给你,并不是别的原因,而是我不能生养,你不嫌弃,你父母也会嫌弃,但我妹妹是健康的姑娘,只要你肯留下来,一直住在我家,你就跟我妹妹结婚,她今年十八了,等到了法定年龄,你们就结婚,当然了,如果你不嫌我老的话,我也是你的女人。”

    不过她的想法也太让我懵逼了,让我跟她妹妹结婚,然后她也是我的女人?我的天!这不是乱来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呢?她妹妹?比我小个七八岁!年龄上倒是挺适合,还有这么大的房子,满屋子的家具家电,还有存款,瞬间成家立业了啊!老婆情人全有了,而且彼此之间不拆台,还是亲姐妹,我去!

    不不不,我脑子里想啥呢?娟子还是个孩子,我怎么会有这么畜生的想法!

    “姐,我只爱你,娟子,我只当是自己的妹妹,我只想娶你。”我抱着梅姐认真的说道。

    梅姐摇摇头,也一脸认真的看着我:“妹妹是我的一切,我只想把最好的给她,你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你说过一定会答应我的,不能反悔!你要是反悔就是在玩我,白睡了我的身子!”

    她的眼神突然冷峻起来,眸子里射出了警惕的光,搞的我心里有点儿发毛。

    眼下的情况怎么办?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先前并不知道梅姐是这么一个奇葩,会向我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看她的表情极为认真,丝毫不容置疑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我不顺着她,她说不定会立刻翻脸!到时候就麻烦了!

    可是我转念一想,我不能按照她说的来啊,我在帝都交税都三年了,我的住房公积金,医疗养老啥的全在帝都!

    “姐你听我解释,我在帝都有自己的事业,不是钱的问题,男人一定要有事业不是,你也不想我是个光吃饭不赚钱造粪机……”

    “行了!别说了!你们城里人就会耍嘴骗人,不就是想玩完就跑吗?我也是傻,让你白日了一黑夜。”梅姐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眼眶里还泛着泪花,一改之前小绵羊的温柔。

    我发愁的皱起眉,这可怎么说的?她还较起真儿来了。

    我眼珠子转了转,寻思着,不如先哄哄她,这梅姐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姐,我总要回去收拾东西吧?你说了?”我笑眯眯的看向她。

    梅姐由之前的激动,转变成了神伤,最后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到我怀里呜呜大哭了起来:“我不要你走,走了肯定就不回来了,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