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四章 套路
    “那啥,梅姐,你就让我回去一个星期,我乱七八糟手续还有保险啥的全在帝都,我辞职了处理完后就回来不行吗?”我又一次劝梅姐,其实想着权益之计,只要能离开就行。

    看见我为难的样子,梅姐吧嗒吧嗒掉着眼泪,哽咽道:“我们姐妹的身子,还有全部的存款,还有这房子,加在一起,都留不住你吗?”

    我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思索着怎么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帝都那边儿我肯定是要回去的,梅姐这边儿我又不想让她钻牛角尖儿。

    “姐,你听我说……”

    “把你钱包儿拿来。”梅姐打断我的话,突然管我要钱包。

    我愣了一下,起身翻裤子,掏出钱包递给她,心说里面儿总共也就块钱,梅姐这是啥意思。

    梅姐接过钱包儿,从里面儿掏出一张银行卡来,我一看正好是我的建行工资卡。

    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大不了我把工资卡给她,每月钱到她手里,她再转给我,她就不会担心我跑了不回来了。

    “姐啊,那是我的工资卡,你拿着,我还有张工行卡,你每月给我转2000就行。”我笑着的说道。

    “你还想继续在留在帝都是吗?那你刚才说的回去一星期是骗我的了?”梅姐疑惑的抬起头。

    我一愣,无言以对,咽了口吐沫道:“姐我没骗你,我辞职总行吧,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呢吗?”

    “你多会儿走呢?”梅姐神情忧郁的问我。

    我轻抚着梅姐洁白的后背,留恋的说道:“我周二走,跟领导请假周三上班。”

    梅姐不再说什么,收好我的银行卡开始起身穿衣服。

    我心里感到有些好笑,这村里的妇人真是没见识,你拿着银行卡就能拴住我吗?

    “姐,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这一晚上都没睡?”我见她这么早起来,诧异的问道。

    梅姐轻叹一下:“不睡了,你见谁家婆娘睡懒觉的,再说我今天还有事。”

    说罢她起身下了炕。

    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儿,从梅姐身上我能找到以前父母那一代人才有的勤劳和质朴,这样的女人现在到哪里去找?

    “姐,你今天有啥事儿啊?你不多陪陪我?”我心里有些失落。

    梅姐坐到床沿儿上,意味深长的瞅了我一会儿,把被子帮我往上掖了掖:“店里的事情,你快睡,等你醒了我就回来了。”

    说罢,她起身走出了房间。

    我伸手点起了一根烟儿,狠狠抽了口后脑子好使多了,努力的思考着如何从混乱的局面中理出头绪来。

    梅姐长期生活在这种小地方,思想深受一些封建糟粕的毒害,我要想办法改变她的观念。

    这是个好女人,我一定要娶她,平时我虽然挺没节操的,但并不是个始乱终弃的畜生,我寻思着如何说动她跟我一起去帝都,我们两口子可以一起创业啊,她既然能卖衣服,那一定是个有经济头脑的人。

    再说娟子,怎么能不读书在家里蹲着呢,既然有三十万,好歹让孩子上个大学,外面儿的世界丰富多彩,她应该有一个光明,美好的,属于自己的未来。

    琢磨一会儿后困意袭来,我倒头儿闭上了眼睛,长期的超负荷工作和一晚上的疯狂让我的体力严重透支,这一觉儿我睡的特别死,醒来的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大姐好像还没回来,就娟子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出去,在屋里躲了挺长时间。

    娟子听见动静知道我醒了,叫道:“姐夫,你醒了啊?赶紧洗漱一下吃饭吧。”

    我走出了里屋,冲娟子尴尬的笑了笑,娟子笑眯眯的瞅着我,今天这丫头的眼神儿特别怪,有点儿贼溜溜的。

    “娟子你姐呢?”

    “不知道,好像进货去了吧,姐夫你快洗漱,我去给你热饭。”

    说罢,小家伙蹦蹦跳跳的进了厨房,我苦笑了下,走进了洗漱间。

    洗漱完后我到院子里上了个厕所,出来时突然听见院门口儿传来一阵阵呜呜的动静,像是狗要咬人前发出的警告声儿。

    我一皱眉,从虚掩的院门儿缝隙往外看,但见一条掉毛的老狗,一只独眼通红如血,呲牙咧嘴的冲我直哼哼。

    我惊得倒抽一口凉气,这他妈的是疯狗啊,咬住非得狂犬病不可,死亡率100!

    梅姐家的院门儿没锁,这逼狗看样子想进来,我顺手抄起锅炉旁的铁钩子,准备给它俩下把它赶走。

    “姐夫!回来。”娟子突然从屋里走出来叫我。

    “娟子!这这村子里怎么还有疯狗?”我惊愕道。

    娟子微微的点点头:“姐夫,你先回来,回来我跟你说。”

    “可是……”

    “你放心吧,它不敢进院子的。”

    回到屋里,我一脸的懵逼,这地方实在太邪性了,疯狗满街跑,咬了人怎么办?

    “娟子,那是疯狗,咬人会得狂犬病的!”我认真的说道。

    娟子微微笑了笑:“看把你大惊小怪的,村子里还能没狗了,只是这条狗是村长家的,他们家人很霸道,咱们可打不得。”

    “打不得?这狗都疯了,万一你姐回来被咬了怎么办?”

    娟子笑着安慰道:“姐夫你放心吧,这狗不咬我们村的人,行了行了,你快吃饭吧,不然一会儿又凉了。”

    娟子这句话说的我更闹心了,还不咬我们村的人,那意思不是说,专咬我这种外来户吗?这以后要是回来还得小心点儿。

    我一看梅姐给我准备的饭菜,红烧肉,肘花儿,还有丸子,又全是肉,弄得我有点儿发愁,昨天的还没消化完,今天又全是肉。

    想来她肯定以为招待心上人最好的菜就是肉吧。

    我一边吃一边问娟子:“娟子,你们村长如何霸道,连他家的狗都不敢打。”

    娟子坐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说:“他家兄弟多,都是当官儿的,在县城法院里也有亲戚,平日里喜欢欺负人,诶呀,姐夫,总之咱们不惹他们就行了。”

    看着娟子那俏生生的脸,盯着湖南卫视那没营养的低俗节目看得出神,我心里好生的感慨。环境造就人,这贫穷落后鬼地方把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给毁了。

    “娟子,姐夫带你去帝都读所大学好不好?”我笑着问她,想着现在的一般学校,只要花钱都能进,大姐有三十万,肯定没问题的。

    “好啊,好啊!姐夫,你真能带我去帝都吗?我还没去过帝都呢!听说那里有颐和园,故宫,还有海底世界……”娟子兴奋的叫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惊喜。

    看着娟子激动的样子,我苦笑了下,心说你们老家就在帝都边儿上,比密云水库还近,你居然没去过帝都?真是一种悲哀。

    “不光是帝都,外面儿的世界很大,以后我和你姐姐,还要带着你去上海,去广州,去成都,好玩的地方很多。”

    “是嘛?姐夫,你们多会儿带我去。”

    ……

    我和娟子聊了很长时间,从她话里话外我能感觉出,这丫头在这个村子里也是待的够够的,对外面儿的世界充满了憧憬和好奇。

    “以后,你读了大学,毕业后找份工作,找个好人家嫁了,我和你姐就放心了。”我叼着烟笑着说道。

    娟子一听我提到嫁人,脸上突然尴尬的抽了下,我也意识到自己话多了,笑了笑,跟娟子又闲扯了几句进了里屋。

    再进去的时候我发现,床头上梅姐和她前夫的照片儿不见了,估计是趁我睡着的时候给摘下来的。

    她是个细心的女人,一定怕我瞅见心里有抵触,我感慨的叹了口气,掏出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让她早点回来。

    然而她的电话却是关机,无奈,我只好坐靠在床上玩儿手机。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了梅姐还没回来,我感到有点儿不对劲儿,心说怎么个意思,我来这儿就是陪你来了,你把我一个人扔家里……

    我又给她拨过去电话,这回电话通了,她告诉我今天的货比较多,还在店里忙,让我先睡,晚上她就回去了。

    到了九点多,娟子都回自己房间睡觉了,梅姐还没回来,我洗漱完钻进被窝继续玩儿手机。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迷糊着的,再睁开眼时,灯已经关了,旁边儿有人在偷偷摸我。

    我一惊,猛的抽开身子,接着月光我才看清楚,娟子正怯生生羞涩的看着我。

    “娟子,你这是?”

    我赶紧用被子捂住自己身子惊愕的瞪着她。

    娟子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轻声道:“姐夫,你不喜欢我吗?”

    我脑子嗡了一下,这一对儿姐妹简直神经病,竟然套路我!

    “不是不是,娟子你们姐妹这是要干啥?”我吃惊的睁大眼。

    娟子略显委屈的把被子往上掖了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轻声道:“姐姐说了,以后跟我结婚的人是你,还说你答应了。”

    “不不不,我没答应啊,娟子,我只爱你姐姐。”说罢我就准备穿衣服,可是这丫头老是含着泪花瞅着我,搞的我也不敢掀开被子。

    彼此僵持了几秒钟,娟子突然猛的钻过来,紧紧的抱住我说道:“我喜欢你,我不美吗?我哪里比姐姐差。”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