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五章 匪夷所思
    “你给我起开!”我猛的推开了娟子坐了起来。

    因为用力过大,娟子的脑袋猛的撞在床头上,发出“咚”的一声儿,接着她就抱着被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好生的郁闷尴尬,想安慰几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个骗子!”娟子委屈的抽泣道。

    我苦逼的挠挠头,长叹一口气安慰道:“娟子,我对你姐姐是真心的,姐夫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禽兽,你还小,不懂事,爱情是自私的。”

    “可是你答应我们了啊,你现在又反悔,你不愿意的话,当初就别答应啊!”娟子一双怨忿的泪眼瞅着我哽咽道。

    “我我我只是答应陪你们留在这里,可我没答应娶你啊!”我郁闷的争辩着。

    娟子低下头抱着自己双膝吧嗒吧嗒掉着泪,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我一黄花大闺女,光溜溜的让你睡了,身上那么多地方被你亲了,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娟子难过的哭着。

    我一听这话,心说麻烦了,这这还讹上我了来还。

    娟子呆愣了几秒钟后,转身去翻床头柜儿,竟然掏出一把剪刀来,对准自己的脖子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不会有人要我了,你要是不娶我,我就去死。”

    我彻底吓坏了,这姐妹俩当真是一对儿神经病,姐姐不正常,妹妹也不正常,我使劲的咽了口吐沫给娟子跪下了,连声道:“娟子,娟子,你别激动,我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情急之下,我连连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不停的向娟子道歉。

    娟子满脸是泪的瞅着我,眼神中透出一股子怨毒,冷笑道:“道歉,道歉有什么用?道歉能还我清白吗?”

    “那你说怎么办?”我被她逼着也快哭出来了。

    “娶我!”娟子不容置疑的吐出了两个字。

    我一看这架势,剪子刃已经压在她纤细的脖子上,这个时候再逼话多后果将不堪设想。

    “好!我答应你!”我痛苦的低下头,心说这他妈的算哪门子事儿啊,这家人,是不是都有偏执的神经病基因啊,我现在有点儿明白为啥梅姐老公跟她离婚了,不仅仅是因为不能生孩子的原因。

    “你发誓!”

    娟子明显比她姐更狡猾,更刚烈,梅姐顶多是窝囊的哭求,娟子可倒好,直接跟你玩儿横的!

    “我发誓!我要是不娶娟子,不得好死!行了吧,你把剪刀给我放下来!”我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了,自己再沦陷也不能出了人命。

    娟子一听我这么说,把剪刀放到了床头柜儿上,我猛的扑过去把剪刀抢了过来,防止这家伙再要挟我,跟我提其他条件。

    “你又要反悔?”娟子一双泪眼死死的盯着我。

    我释然无奈的摇摇头:“我不反悔,我只是怕你再整这种事情。”

    娟子凑到我跟前儿,轻轻的搂住了我的胳膊,说道:“你不要怨我,我对你从一而终的,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我无奈的长叹一口气,一脑袋的茫然,想象着自己以后不可预知的奇葩未来。

    “老公,你躺下,躺下我跟你说。”娟子抱着我的身子轻声道。

    一听见老公这两个字,我身子颤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没想到竟会是娟子!

    我身子一软,乖乖躺了下去,娟子枕着我的肩膀道:“老公,你别压力那么大,我不会拖你后腿的,你想在帝都发展,我陪你去,我给你洗衣服做饭,等我们结婚了以后,我给你生孩子。”

    我咽了口吐沫,想说点儿啥,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更怕自己说错话。

    “我这辈子啥也不要,就要你一张结婚证,你放心,我很听话的,你说东,我不说西,你指狗,我不指鸡。”娟子娇滴滴的说着。

    我被她说的苦笑了一下,没想到娟子这丫头嘴这么能说,比德云社的小岳岳强。

    我脑子寻思着,不如先应承下来,这孩子不懂事,以后带到了帝都,到校园里跟其他的少男少女们多接触接触,慢慢的思想就开化了,到时候她反过头来看自己这点儿过往,一定也会笑死。

    “娟子,你姐姐呢?”我转过头皱眉问她。

    娟子低头羞涩的笑了笑:“她确实进货去了,今晚不回来,要到明天中午才能回来呢,专门专门给我们留留的夜。”

    说罢,娟子直接趴到了我身上,把头埋在我怀里。

    我身体猛的抽了下,说实话,我要是一点儿反应没有那是骗人的,但是我不能那么做。

    我轻轻的把娟子推了下来,说道:“娟子,我们不能。”

    “为什么?”娟子惊愕的看向我,眼神中又露出了狐疑的光。

    我轻咳了下嗓子道:“娟子,结婚前不能发生那种事的,等我们结婚了以后再,好不好?”

    “可是你跟姐姐?”

    “那不一样,你姐姐是结过婚的人,你还没过婚。”我耐心的劝道。

    “我不管,我也想和你那样,你就偏心姐姐。”娟子固执的直往我怀里钻。

    我又推着她的肩膀不让她靠近,鼻息长出了一下道:“娟子,你说过你会听我的话的,什么我说鸡,你不说狗的,怎么现在又食言了?”

    娟子被我说的没话了,她思考了一下,说道:“为什么非要等到结婚以后,我早晚是你的人。”

    “对啊,你既然早晚是我的人,又何必非急于一时。”我笑着说道。

    娟子把头埋下,喃喃道:“那我们就早点儿结婚,结了婚,我们就能生孩子了。”

    我现在姑且把她说的全当梦话,这傻孩子,根本就意识不到婚姻,家庭,子女这一系列问题的复杂性。

    “你怎么那么着急想要孩子啊?”我笑着问道。

    娟子抬脸怯生生的看了看我,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眯眯问道:“老公,你不喜欢孩子吗?我会给你生很多很多。”

    她这句话说的我更加无语了,心说这娟子是不是傻啊?还是这个村儿计划生育政策没有宣传到位,还很多很多。于是我顺着她的话好奇的问道:“那你计划给我生几个?”

    “怎么也得七八个啊!”

    “七八个!”

    我惊得舌头吐了出来,这不是胡扯吗?你当抗美援朝的五六十年代呢?

    “看把你吃惊的,我们村儿的村长,有四五十个孩子,我给你生七八个不算多。”娟子笑嘻嘻捂嘴笑了。

    “你们村儿村长生四五十个?我的天?他咋生的?”我惊愕的问道。

    “老婆多呗,诶呀,老公,快别说别人了,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娟子抬脸深情的看着我。

    “老公你真帅啊,我好喜欢你啊。”这丫头笑嘻嘻的紧紧搂住我的胳膊。

    我苦逼的眨眨眼,我帅谈不上,我还是有点儿自知之明的,只是个子还算高,勉强1米8。

    这个时候,院子的门栓响了下,我一惊一下子坐了起来,心说我靠,不会是村长家的疯狗来挠门了吧。

    “娟子!娟子!快听!门口儿有动静!是不是那条狗?”我惊愕道。

    娟子却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轻声道:“不是那条狗,是姐姐回来了。”

    “你姐姐回来了?这都几点了?”我吃惊的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凌晨3点多了!不是说好明天中午才回来的吗?

    院门被推开,高跟儿鞋的声音传来,果真是梅姐回来了。

    娟子开始穿自己的衣服,嘴噘的老高,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她下了炕推开门,梅姐刚好站在门口,娟子跐溜一下就钻了出去。

    梅姐的表情有些尴尬,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瞅了瞅我,我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气氛十分尴尬,我赶紧问道:“姐,这都几点了,你这么这会儿才?”

    梅姐轻轻关住门,坐到床沿儿冲我坏坏的一笑:“没坏了你们的好事吧。”

    擦!这一句话已经说出了她叵测的用心,我无奈长叹了口气:“没耽误。”

    梅姐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把灯关了,扑到床上来……

    我心里正乱着呢,轻轻推开她说道:“姐,你明天不要那么早起来了,我这一来你一天都不见我。”

    梅姐抱住我说道:“晟,你不用等到周二了,你早点回去,早去早回明天就走,我和妹妹在家里等你。”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