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章 破釜沉舟
    一夜过去,我跟死了一样头晕脑胀,想跟梅姐解释点儿什么,又怕她跟我耍二杆子,到了上午快十点才起来,既然今天要回去我动作就要快一点儿,涞水最后一趟回帝都的长途车是中午十二点以前。

    姐妹俩眼泪巴巴的站在门口儿送我,我心里很是纠结难过,其实细想想,可能是表达爱意的方式不对吧,她们也没什么恶意,难道说这乡村的爱情真的如此奇葩吗?

    我都走出好远了,娟子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凑到耳边说道:“老公,你要回来,你要是到时候不回来,就永远见不到我了。”

    我一听这话,差点儿没跪下,又给我上眼药儿,我的天!

    我失魂落魄的走到了村口儿,叫了辆蹦蹦车,一直把我送到了县城汽车站。

    在汽车站买票的时候,我打开钱包,发现了里面儿的钱多了很多,一点,变成了2000,我之前给梅姐的银行卡也在里面儿。

    我尴尬的咬了咬嘴唇儿,估计她是觉得我手头钱不够,趁我睡觉的时候又往里塞的。

    女人是好女人,对咱也确实够意思,可是咳!

    我上了长途车,坐靠在座位上昏昏欲睡,突然手机振动了一下,我拿起一看,是条95533的短信。

    一点开,上面显示着,“您尾号5578的储蓄卡账户于9月28日10:30分转账存入收入人民币39000000元,活期余额39201348元。[建设银行]”

    我靠!我差点儿叫出声儿来,我活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这这是啥意思啊?把所有积蓄都给打过来了?

    梅姐的一条微信接踵而至:“晟,钱和人,现在都是你的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姐妹俩是拿全部身家跟我玩儿破釜沉舟啊,我不打你不骂你,我用感情折磨你!

    我赶紧拨通电话给梅姐打过去,那边儿却又关机了。

    我的心乱到了崩溃的边缘,我该怎么办?我好爱梅姐的,我好想娶她,至于娟子我只想让她好好的成长,改变自己的命运,不要成为一个没见识的村妇。

    可是可是我该怎么办?

    回到帝都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推开门,一股股发霉的馊味儿涌了出来,我此时才想到,周六早晨走的太着急,盒饭还没来得急扔呢。

    跟大姐家干净整洁的环境比起来,我这半地下室就是一个狗窝,不是人待的地方。

    我洗了个澡,把电脑放到床头随便浏览着网页,转念一想,去他妈的,辞职就辞职,这活儿我干的也是够够的了,为了陪客户,我有一次都喝出血来了,梅姐也不是话说死,一辈子就在那鬼地方。

    心里架不住对梅姐的思念,我又拨通手机给她打过去,然而那边儿依旧是关机。

    这梅姐也是心够硬的,换做其他的女人,情郎离开之后,思念之苦难以忍受,一定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的,她可倒好,直接给我来了个关机。

    没办法,我倒在床上准备准备睡觉,跟所有单身汪一样,我习惯性的打开了e盘,浏览了一下吉泽明步,波多野结衣的文件夹,心说哥马上就是有家室的人了,再也当不成你们的总教头了。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了下午,寻思着明天一去就辞职,王哥是我的上司,这些年没少照顾我,我想着辞职前好好请他吃顿饭。

    “小江啊,你最近怎么了?两天不见,脑门儿上跟抹了炭一样,是不是没洗脸啊?”海底捞的包间儿里,王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我一皱眉,怎么可能会没洗脸,我们销售部的人最注重个人形象了。

    王哥也没说什么,话锋一转道:“小江啊,你最近的业绩可不太好,要努力啊,明天亚太区总裁过来指导工作,开什么销售线路专题会议,其实就是对我们销售部门的批判大会!”

    我无语的点点头,其实我只是想单纯的请他吃顿饭,不想提工作上的事儿,他这么一说,又搞得我压力山大。

    “王哥,我可能要结婚了,到时候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啊。”我堆着笑说道。

    “哦?这倒是件大喜事儿,老婆哪里的?”

    “呃呃呃涞水的。”

    “咋认识的?”

    我简单的说了下和梅姐认识的过程,但我没说时间那么短,而是说已经认识半年多了,另外我也提出了辞职和老婆创业的想法。

    我的话还没说完,王哥摆摆手示意我不用说下去了。

    “小江,你跟了我也三年了,我把你当弟弟看,听哥的话,不要那么着急结婚,没好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结婚啊,应该找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你先奋斗,有了自己的事业,然后再结婚,你找个年龄比你还大的,生孩子乱七八糟的压力都来了,人生一辈子全给禁锢住了。”

    王哥说的有道理,可是我的情况又不能全跟他明讲,个中滋味只有我自己清楚。

    “你这说心里话,也是约来的,不是那么句俗话吗?人生三大失败,炒房炒成房东,炒股炒成股东,泡妞泡成老公,男人啊,格局要大,玩玩乐乐那是正常的,别把自己玩儿进去,再说你们之间文化差异太大,后续小问题很多啊。”王哥苦口婆心的劝着,然而我知道,他最终的目的是不想让我辞职。

    见我犹豫不定的样子,他继续说道:“最近可是金融危机,各行业都不景气,公司也在裁员,老哥我是力保你,在高总和老板面前没少说你好话,前两天还刚刚给你提了个经理助理,你这个时候辞职,高总老板他们会恨死你,行业圈子就这么大,到时候你再找工作都难。”

    他这是有点儿威胁的意味在警告我,这一顿饭吃的我是从后脊梁骨下去的,内心饱受折磨。

    我听着王哥的谆谆教诲,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我一看,是梅姐的信息:老公,我好想你,你快回来,我和妹妹都好想你。

    擦!她也叫我老公了,我一时间懵逼了,找个借口去厕所想给她打过去,那边儿还是关机。

    回去后,我失魂落魄的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想跟梅姐说明自己的难处,但是她全然不听,发信息不回,打电话关机,最后我转念一想,算了,既然人家能跟我玩儿破釜沉舟,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整整一夜,我脑子里都回荡着跟梅姐恩爱时的场面,思念之苦像是烈火一样的烧灼着我的灵魂,本来说是分开一个星期的,没想到一天就这么要人命。

    第二天,我来到公司,先写了一份儿辞职报告,行文间,极尽诚恳哀婉之能事,把领导的关爱,公司的栽培之恩写的声泪俱下不能自己。

    打印出来,看着这份儿充满虚情假意,肉麻到阳痿的辞职报告,我无奈的摇摇头,向王哥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儿,王哥走了出来,一脸焦急的说道:“小江!快点儿!跟我去会议室开会!亚太区总裁已经来了!会议提前!”

    接着他向销售部所有人员宣布:“销售部全体成员九点去会议室开会!总裁莅临指导!任何人不准请假否则按旷工记!”

    我一看墙上的表,我靠!现在不是八点五十七了吗?这个节骨眼儿上跟王哥说辞职的事儿显然不合适!

    我捏住手里的辞职报告呆愣在原地,心说要不开完会再说吧。

    “干嘛呢小江,你快点儿啊!”王哥回头瞪眼催促道。

    我咽了口吐沫,赶紧回到自己座位儿上拿起笔记本儿跟着大部队向会议室走去。

    进了会议室,发现公司的老总副总还有运营总监都到了,脸色极为严肃认真,我们销售部的怂逼们赶紧纷纷就坐,大气不敢长出,总裁的架势就是不一样,连高总都噤若寒蝉的样子。

    时间一点点儿过去,已经九点五分了,那个亚太区总裁还没到,看来一定又是那种架子很大,牛逼哄哄的大领导,能吹能侃,一撇逼撇到中午十二点的那种。

    我的心里有些烦躁,本来想一大早辞了职,然后赶紧找房东把房子退了,押金是一定要拿上的,如果可以的话,直接坐上最后一趟去涞水的车,但是看眼下的架势……咳!坏菜了!

    到了九点十分,会议室门口儿闪进来一个穿着干练,风姿绰约的的美少妇。

    但见她乌黑的长发盘在后脑,露着光洁的额头,化着淡而精致的妆,眉眼满溢飒爽英姿,嘴角似笑非笑,身上黑色小礼服勾勒出纤细的腰肢,白色的纯棉衬衫扎进黑色职业套裙内,黑丝的双腿在十寸高跟鞋的映衬下显得更加修长匀称。

    我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脑子“嗡”的一下!差点儿没钻到座位底下去。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