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九章 要命的尴尬
    我失神的看向她,心里一阵阵的开始难过起来,扪心自问,扒开内心尘封的最深处,薇薇,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我如何不爱你!你曾是我的全部!是我的生命!然而这个疤埋的太深了,轻轻的触动也会让我疼的痛不欲生!

    我依旧不说话,僵在座位上。林薇薇的指尖儿微微的伸了过来,触碰到我的手。

    “江晟,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喊我老婆。”林薇薇醉了,脸颊上翻起了红晕。

    “呃。”

    “江晟,我就是爱你那不顾一切的英雄气概!我们结婚吧!我们去米国,重新开始。”

    林薇薇的眼神迷离了,她的样子真的好美,珠光宝气的妆束下,更加衬托出她天生丽质的美艳。

    我还是选择了沉默,曾经有一个哲人说过,当你不知道前方的路怎么走,宁可选择待在原地。

    ……

    “江晟。”

    “恩?”

    “我醉了,送我回房间好吗?”

    她的声音很暧昧,里面儿透露出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

    我吃惊的看着她,林薇薇此时美目俏盼,双腮微红,竟然伸过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子……

    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我扶着醉醺醺的林薇薇走进了希尔顿酒店的客房楼。我心中一阵感慨,这婆娘套路太深了,吃饭前就已经把房给开好了。

    我扶着她进了豪华套房,关上门,林薇薇马上一转身搂住我的脖子,继而身子软软的贴了上来。

    她浑身无力,我怕她摔倒赶紧伸手抱住了她。

    林薇薇踢踩掉了高跟儿鞋。

    “江晟,你还爱我,是吗?”

    林薇薇妩媚的看着我,嘴里轻轻吐着酒气跟她身上那迷人的香水味儿交织在一起,让我有点儿意乱神迷。

    她还是那么的美,似乎此时更美了!简直勾魂摄魄!就在她贴住我的一刹那,聪明的她马上就觉察到了。

    “江晟。”

    林薇薇眼睛性感俏皮的眨了眨。

    “恩?”

    我傻逼兮兮的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想要的,本来就属于你,来,拿走本属于你的一切……”

    说罢,林薇薇像羊羔儿一样依偎进我的怀里。

    她朱唇轻启,气吐如兰,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炙热的暧昧,就像一把燃烧着欲的火炬,把我的灵魂都快点燃了!

    我全身绷紧,汗水沿着太阳穴往下淌,盯着美丽的林薇薇,我又怎会没感觉,一个劲儿往嗓子眼里咽口水。

    她双臂微微一拉,一下子吻了上来,猝不及防间,一股子湿软的滑腻传来,我眼珠子圆瞪,我灵魂都快蒸发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曾经无数次,我渴望得到她的吻,然而这一刻来的是这般迟,一晃眼已是多年以后。

    “江晟,把我抱到床上去。”薇薇搂我搂的愈发紧,嘴里喃呢道。

    我一把搂起了她,向卧室的床走去,林薇薇用力一踢,把右脚的高跟鞋彻底踢掉,娇小的黑丝小脚丫修长的小腿儿,就像小兔子一般在我怀里跳动窜跃。

    把林薇薇压在床上,我和她又吻了起来,此时的我又兴奋又内疚,心里还却隐隐升起一层难过和苦闷。

    林薇薇许诺给我爱情,是在她和前男友分手之后,林薇薇也许诺给我婚姻,却又最终离开了我,我不知道她的前夫是不是她的前男友,但是凭她跟我分手时说的,她心里还是爱他,我估计差不多。

    他妈的,我总是比那个男人慢半拍儿,大学里那么乱,林薇薇一定不是处,在认识我之前肯定跟那个男的滚过床单了,我虽然郁闷,但是谁没有过去,薇薇说是要跟我结婚的,我可以不计较,可是后来她还是选择嫁给了别人。

    现如今,林薇薇又说要跟我结婚了,却是离婚以后,我又成了捡剩儿的!

    心理复杂的波澜让我的动作迟缓下来,没有进一步动作。

    心中想着,薇薇啊,在我内心最深处,你是女神,是我最不容亵渎和碰触的存在,我宁愿你在我心里永远那么圣洁,可我们现在这算什么?

    我和你之间,男女之事都是扯淡次要的,男人女人就那么点儿破事儿!可那份儿感情,那份儿刻骨铭心的爱,那份纯纯的真!我们之间除了男女之欢,还有更珍贵的东西你明白吗?

    “老公。”

    薇薇突然叫了我一声老公,我的身子惊的颤了一下,以前她在学校都是叫我小渣渣或者名字的。

    “脱掉我的衣服,要你亲手脱……”

    薇薇彻底迷醉了,她双眼迷离,胸脯微微起伏,呼吸加促,洁白的牙微微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儿,显得更加性感和诱惑……

    “嗡嗡嗡。”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正好脑子有点儿乱,想让自己略微清醒下,于是赶紧去看手机,心说谁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然而我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惊呆了,竟然是梅姐!

    我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梅姐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一定是有事!

    “薇薇,你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跟林薇薇轻声说了一句,走出了房间,虚掩着房门儿接起了电话。

    “老公,你在干什么呢?”电话那边儿传来了梅姐略显焦急的声音。

    “我没干什么啊,准备睡觉啊,梅姐我估计明天就到了,我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有点儿做贼心虚的咽了口吐沫。

    电话那边儿许久没有声音,我心里一阵儿发虚,感觉梅姐就好像此时正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看我。

    电话那边儿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老公,我很想你,你快点儿回来好吗?我快承受不住了,我每分每秒都在想你,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我心中一阵悸动,愧疚和兴奋交织在一起,轻声道:“老婆,你等我,我明天就回去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身后的门被拉开了,林薇薇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我,我紧张的手抖了下,手机差点儿掉地上。

    “老公?谁的电话啊?”

    林薇薇搂住我轻声喃呢道,很显然,林薇薇现在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了。

    薇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走廊里听得格外清晰,相信电话那头儿的梅姐一定是听到了。

    “嘟嘟嘟。”电话那头挂掉了,我的心猛然一沉,如同掉进深渊冰窟里。

    我郁闷的快要爆炸了,心说老公老公,老公都是临时工,靠!

    我焦虑的身子都抖了起来,林薇薇觉察出了我的异常,手从我胸口儿挪开,站在我身后语气紧张的问道:“江晟,那人是谁?”

    我转过身,一脸极为郁闷的表情看着林薇薇。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答应过她的,会娶她,我不能食言!”

    我此言一出,林薇薇僵住了,我看到她的身子在颤抖,眼圈儿微微发红,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薇薇,对不起,我想我该走了!”

    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低下头快速向走廊电梯口儿走去……

    我心里乱极了,隐隐约约听见身后林薇薇的抽泣声儿。

    我离开了希尔顿酒店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叫了辆黑车把我送回了丰台。

    拨梅姐的电话,我想跟她好好解释一番,但是梅姐那边儿依旧是关机。

    此关机非彼关机,我郁闷的太阳穴“倍儿”“倍儿”的疼,这可怎么说的,真是放屁崩出屎,擦屁股抠破纸!要不来都不来,要来一块儿来,老天爷!这不是往死整我吗?

    回到出租房内,无数次的尝试,那边儿还是关机,我急的快爆炸了!我宁愿梅姐骂我咒我,但是不要关机啊,这关机真的很坑爹很坑爹啊!

    整整一夜我都没有睡,睁眼到天亮,脑子里想着各种可能性,梅姐一定是听到林薇薇的声音了,她现在心里一定很难过,一定认为自己看错人了,骗财骗色,不行,我要赶紧赶到涞水去。

    早上七点半,我拎着两大包行李坐上了丽泽桥开往涞水的第一班长途车。

    汽车晃晃荡荡的跑了一上午,到了中午十二点我终于到了涞水,也不倒什么公交,直接打车去梅姐所在的村子。

    到了村口儿的大槐树下,我有点儿犯懵,之前来梅姐家的时候是傍晚,天都快黑了,况且见到梅姐后,被她迷人诱惑的身材所吸引,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屁股,根本就没怎么看路,走的时候也没多留心,我现在居然找不到梅姐家了。

    电话还是关机,这逼地方虽然穷,但是房子盖的都差不多,整个村子里除了身后的这颗大槐树没啥标志性建筑。

    我居然被这点儿小事儿难住了,想想都郁闷,隐约记得梅姐当时带着我走了好几个巷子然后拐弯儿……

    我尝试着自己找一找,虽然记不清具体是哪个门儿,但是院子里的模样我是一清二楚的,这不可能错。

    然而我转悠了整整一个小时,找了好几条巷子都没有发现梅姐家,不由的开始急了起来。

    梅姐电话还是不通,我郁闷的直跺脚,我问了问村子里的其他人,说有一对儿姐妹住在这个村子里,父母都不在了,是哪一家?

    说来也怪,这村子里的人一个个都死逼瞎眼的,也不知道是我表达的不清楚还是他们听不明白,都用一种略显敌意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摇头说不知道。

    我懵逼了,心说这他妈的简直就是扯淡!人都来了还找不见地方了!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