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十章 夜半惊魂
    我回到了大槐树下,拎着两大皮箱跑来跑去已经累成狗了!秋老虎的太阳晒的我脑门子直冒汗!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反复的拨梅姐的电话,直到手机快没电。

    大槐树正对着的街道是这个村子的主街道,梅姐卖完衣服回家一定会经过这里,想想都苦逼,我从帝都来投奔梅姐了,居然要靠等和碰运气来见她,我靠!这次见到梅姐以后,我一定要跟她反复强调手机必须接,这是最起码的素质和礼貌!

    大中午的街上没几个人,偶尔出现几个收破烂的和修钢精锅修雨伞,磨剪子镶菜刀的,我都快疯了,这个年代居然还有这种职业!再就是一两个傻子挂着长长的大鼻涕跟丧尸一样在巷子口偶现峥嵘。

    文化和环境的巨大落差让我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说来真够窝囊的,我一直等到了下午四点多,又拎着皮箱在村子里转了个遍,还是没能发现梅姐家!

    我都有点儿想回帝都了,靠!这不是玩儿人吗?

    到了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天开始有点儿黑了,我心说这可倒好,难不成让我在这儿露宿吗?

    等着等着,突然有人在身后使劲的抱住了我,那雪白的胳膊柔软的身体让我马上醒过神儿来,这不是梅姐还能是谁?

    “梅姐?”

    我赶紧把身子扭了过去。

    “人都来了,为啥不进家呢?”梅姐眼圈里泛着泪花,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靠!我找不见啊,你为啥不接电话啊!都快把我急死了,你为啥不接电话!”

    我又兴奋又懊恼,连连埋怨起梅姐来。

    “先回家再说吧。”梅姐低头轻声道。

    我虽然恼火生气,但是毕竟见到梅姐了,气也就消了一半儿,拎着皮箱跟着梅姐走进了巷子。

    “你们这个地方,幽深曲折的,当年岛国人要是没汉奸引路一定打不进来!”我走在后面儿戏谑的调侃道。

    “岛国人才没你那么笨呢。”梅姐扭回头微微的冲我笑了笑,看见我脸色还是有点儿不开心,她又胆怯的把头转了回去。

    说来也怪,梅姐带我走的巷子我走过啊,可是不记得有这么多拐口儿啊?想来我不是路痴,这点儿路我还是能分的清的。

    拐来拐去周围的房子门脸儿都似曾相识,但却又好像从来没来过,我还惊讶的发现,那些破旧的房门里偶尔有人隔着门缝儿偷偷的看我们,嘴里还发出悉悉索索的奇、怪的声音,有点儿像是在咒骂。

    这村子里的人好生的古怪,贼溜溜的看我们做什么?

    “喂,梅姐,你们村儿的人都挺有意思啊,喜欢从门缝儿里看人。”我笑着说道。

    梅姐的脚步停了一下,我差点儿没撞上,心说怎么个意思?怎么还不走了?

    “江晟,你别理他们,这个村儿里有几个傻子,有时候我也会被他们冷不丁吓一下。”梅姐说完,继续往前走。

    我苦笑着摇摇头,梅姐这般解释我还能说啥。

    盯着梅姐一扭一扭的屁股,我又开始心痒痒了,妈的!昨天晚上被林薇薇勾的烈火焚身,憋了整整24小时,我都快爆炸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在梅姐身上好好的释放出来。

    进了院门儿,里面儿漆黑一片,我心说怎么个意思,娟子不在家?

    “娟子,你姐夫回来了!”梅姐叫道。

    屋子里的灯一下子全亮了,娟子蹦蹦跳跳的从屋子里跑出来,看见我显得格外兴奋。

    “姐夫,你回来了,我帮你拎皮箱。”

    “不用不用,娟子,你去给姐夫倒杯水是正经的。”

    “好嘞!”

    娟子又像小鸟一样快速的蹦回到客厅里。

    不知道为什么?娟子刚才从里屋蹦出来的时候动作和姿势有点儿奇怪,具体是怎么奇怪我却说不出来。

    进了客厅,放下皮箱,我瘫软的坐在沙发上,他妈的!真把我累坏了,这一下午秋老虎烤的,我都快中暑了!

    “姐夫,脉动!”

    娟子兴冲冲的从冰箱拿出一瓶饮料坐到了我的身旁。

    打开饮料我“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马上感觉状态好了很多,看东西眼睛都亮了。

    “十分钟后准备开饭!”梅姐在厨房里说了一声,接着就听见一连串儿锅碗瓢盆儿撞击的声音。

    娟子一个劲儿的往我腋下钻,搂住我胳膊不停的撒娇。

    “姐夫,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人家想死你了。”娟子在我身上不停的嗅着。

    “你这丫头,姐夫累了一天了,一身臭汗,你闻什么闻?”我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往旁边儿躲了躲。

    “我就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娟子依偎在我怀里像小猫一样。

    接着,她把小嘴儿凑到我耳边儿轻声道:“老公,我才是你老婆。”

    我转脸惊讶的看向她,心说这小丫头果然有心计,还在琢磨这件儿事儿。

    “你老老实实的坐过去,别没大没小的,一点都不听话。”我假装生气的皱眉道。

    我把听话两个字说的特别重,她明白我的意思,坐到了沙发另一头。

    “喂喂,吃饭了。”梅姐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娟子见状赶紧去搬凳子。

    我一看桌子上的菜,又全是肉,今天还是排骨,不由的有点儿发愁,这么一桌子肉哪能吃完啊,梅姐整这么多干啥?想来是下午就已经做好了,一直在等我回来。

    不过在帝都待了两天,吃了两天的素盖饭肚子里正没油水儿呢,心说今天还能吃两块儿,明天绝对是吃不下了。

    洗完手,打开电视,调到新闻联播,我们三个人坐在桌子前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

    我的心情大好,又找回了家的感觉,而且是还是一家之主的感觉。

    我一边吃一边跟姐妹两个闲聊,娟子倒是很爱听我说,而梅姐则是微笑低头不怎么说话,只是慢慢的吃着。

    突然,我感觉到裆部有什么东西在碰触,我低头一看,却见梅姐那黑丝小脚丫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了过来,正抵住我那里,不停的踩揉着。

    我略显尴尬的笑了笑,马上把头抬了起来,娟子全然没有发现,还端着碗瞅电视,而梅姐则是已经放下了碗筷儿低头羞涩的不敢看我。

    咳!看来包子有肉不在褶儿上,梅姐表现的很淡定,其实早已内有乾坤的按捺不住了,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又吃了两口儿就没心情吃了,想着赶紧洗个澡然后和梅姐那个,再好好的睡一觉,昨天晚上一晚上精神都处于极度焦虑中,是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吃完饭收拾完一切,我到洗漱间洗澡,梅姐则是去里屋收拾床铺。娟子悻悻的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看见梅姐跪趴在床上用扫帚扫床,我不能自己,上前一下子把抱住了她屁股,就要拽她的裤子,梅姐扭头回来挣脱开道:“你等会儿,我还没洗澡呢。”

    “洗什么洗,你不用洗。”我抱住梅姐一个翻身儿把她按到。

    “你别这么急!我很快的,我连牙还没刷呢。”说罢梅姐挣脱开我,向洗漱间走去。

    我点起了一根儿烟,躺在床上优哉游哉,掏出手机发现林薇薇给我发了一条短息:江晟,对不起,我依然爱你。

    我苦笑了一下,心说薇薇,不是我铁石心肠,只是此一时彼一时,我们彼此都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一些情感就让它永远尘封在美好的记忆中吧。

    梅姐说是很快洗好,我却等了很长的时间,心说差不多点儿就得了,干嘛这么磨蹭。

    终于,梅姐缠着一身儿浴巾被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身材,我激动的咽了口吐沫,心说,我靠!明明睡过的女人,现在看来感觉跟第一次差不多。

    然而令我有点扫兴的是,她居然随手把灯个关了,急的我要去开灯,她却上前一下子搂住了我。

    “梅姐我要开灯!”

    “开灯干什么?”

    “我看看你!”

    “又不是没看过!”

    ……

    一番欢愉后,我们彼此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梅姐趴在我身上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江晟,这三天,你碰过别的女人了对不对?”

    我心下猛然一惊,梅姐肯定是在问昨天晚上电话里的事情,她不是一个糊涂的人,心里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梅姐,你听我解释,我昨天确实是见了一个女上司,她对我是有想法,但是我跟她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我紧张的说道。

    梅姐没有看我,只是把脸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胸口儿道:“江晟,你不要紧张,你是男人,在外面儿有个啥的也算是正常的。”

    我一听梅姐这话,心里更加懵逼郁闷了,女人喜欢说反语,梅姐这明显是讽刺试探我呢!

    “梅姐,你听我说!我就不是那样的人,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发虚矛盾的,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梅姐的事情吗?林薇薇我是亲了的,这点儿算是对不起梅姐吧,可是再往深层次的事情我确实没有做过。

    “看你那样儿,我又没怪你,只是江晟,你跟妹妹结婚以后就不可以了,结婚以前,我不干涉你,只要你别跟别人弄出孩子就行,这是我的原则和底线。”

    梅姐的话说的我心里越来越没底了,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她。

    梅姐继续说道:“今天晚上,本来妹妹特别想你,但是我还是要过来,因为我要把话跟你说清楚。”

    “梅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我既然人都来,身子和心就都是你的。”我信誓旦旦的跟梅姐保证道。

    “傻样儿,看把你紧张的。”梅姐说完,在我胸口儿又轻轻的亲了下。

    我知道她刚才没有尽兴,想要再来一次,于是笑着搂住她,把她压在了身子下面儿。

    这个时候,窗户外面儿远处的山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儿狼嚎来,把我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脑袋转向了窗外。

    “我靠!梅姐,你们这儿还有狼?”我吃惊的问道。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