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十一章 古怪
    梅姐倒是没有表现的很惊讶,她微微的笑道:“山里的野狗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狼叫,你放心吧,那不是狼,是狗!”

    梅姐这么说,我心里稍微平复了点儿,但还是感觉有点儿瘆得慌,这即使是狗的叫声,也太他妈的像狼了。

    今天晚上的月亮特别的圆,明亮的月光洒在地板和床上,我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梅姐美丽的脸和洁白的身子。

    “你个大男子汉的,居然还怕狗,你要是害怕,把窗帘儿给拉上。”梅姐笑嘻嘻的说道。

    我咽了口吐沫,从梅姐身上爬了起来,走到窗口儿前,准备把窗帘儿给拉住。

    然而我刚准备拽窗帘儿的时候,瞟见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趴在墙头儿!

    “啊!”

    我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江晟你怎么了?”

    梅姐也是一惊,连忙起身过来扶我。

    “梅姐,院子外面儿,外面儿有鬼!正趴在墙头儿上看我们!”我惊恐的叫道。

    梅姐走到窗户口儿张望了一番后疑惑的说道:“没有啊?”

    然后她把窗帘儿给拉好,转头对我说道:“哪有鬼?这村子里晚上有野狗倒是真的,我们一般晚上都不出去的!”

    重新回到床上,我的心依然紧张害怕,刚才我绝对没有看错,那黑乎乎东西一定有问题,它肯定不是人!难不成是梅姐说的野狗?那么大个儿的野狗?不可能吧!

    “行了,老公,别瞎想了。”梅姐笑眯眯的搂着我说道。

    “梅姐,这野狗到处乱窜,村子里的人也不说管一管,咬了人咋办?得了狂犬病可是要死人的!”

    我心烦的点起一根儿烟,心里琢磨着这地方真糟心透了,瞅瞅那些街上的人,一个个死逼瞎眼的,还修钢精锅修雨伞,靠!

    “你呀你,当这里是帝都城呢啊?以后慢慢就习惯了。”

    梅姐说完,柔软的身子又贴了过来,舌头不停的在我胸口儿亲着,我苦笑了一下,按住她的胳膊翻身又压了上去……

    我们翻来覆去的折腾到了凌晨5点才睡着,当我醒来的时候,梅姐已经不在我身边儿了,客厅里传来了电视机的声音。

    我坐了起来,腰部一阵酸困,想来昨天晚上真的是有点儿太疯了。

    点起一根儿烟,我看了下墙上的钟表,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伸了个懒腰打了哈欠站起身准备去上厕所。

    娟子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见我起来了兴奋的叫道:“姐夫你醒了,赶紧洗脸刷牙吃饭吧,姐把饭早就给你做好了。”

    我眼睛扫了一下屋子,梅姐好像不在家,于是问娟子:“你姐去哪儿了?”

    “哦,姐夫,姐姐又去进货了,晚上就回来,她让我等你起来的时候告你一下,姐夫你快点儿去洗漱吧,饭都凉了我去给你热一热。”说罢,小丫头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我一听,又去进货,怎么进货总是挑我来的日子里,要么就是梅姐太忙了,改天去她店里看看。

    洗漱之后上了个厕所,我回到屋子里,发现今天的菜全部都是素的,想来梅姐知道我不习惯老吃肉,专门儿给我弄了点儿素菜,这让我心里很是感激。

    洗漱之后,我好好的吃了一顿,坐在沙发抽着烟,用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

    娟子跟小猫一样趴了过来,贴着我,眼睛一眨一眨的说道:“老公,我爱你。”

    看着她眼睛贼溜溜的样子,我不禁感到好笑,故意岔开话题问道:“娟子,你姐姐去哪儿进货了你知道吗?”

    娟子摇摇头:“我不知道姐姐在哪里进货,总之我想要什么,姐姐都会给我买的。”

    我心说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对啊,有哥不如有姐,有了姐就相当于有了第二个妈。

    “娟子,你这一天待在屋子里不闷吗?也不说出去转转啥的?”我笑着看着她。

    “有啥好转的,我们这地方周围都是穷乡僻壤,再远点儿地方姐姐又不带我去,我自己又不敢去。”娟子说话的时候表情有点儿委屈。

    她眨眨眼睛看着我,突然坏笑道:“老公,我们以后结婚的时候,去帝都拍婚纱吧,我见电视里的婚纱可漂亮了。”

    看着她深情的样子,我脑子里又想到这家伙那天晚上用剪子要捅自己脖子的场景,心说这是个祖宗,还是顺着毛刮,于是笑着说道:“好啊,到时候我们就去帝都照婚纱。”

    “真的!”娟子兴奋的要蹦起来。

    “老公,你爱我吗?”娟子抱着我的胳膊问道。

    我苦笑了一下:“傻丫头,你懂啥叫爱吗?”

    娟子思索了一番后回答:“爱就是两个人想在一起呗,有啥好的都想着要给对方,就像我对你一样,我爱你,我就愿意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你。”

    她的话糙理不糙,或许爱情就是这个样子吧,就像以前我跟林薇薇谈恋爱的时候,我把所有好的都给她,可以每天不吃晚饭攒钱给她买手机,可以不辞辛苦的给她洗衣服、送饭,可以在她楼下一等就是一下午……

    原因只有一个,我当时很爱林薇薇,想和她在一起,而现如今,我爱的是梅姐,我会把自己一起好的都给她。

    见我发呆的样子,娟子摇了摇我的胳膊,噘着嘴继续追问:“你到底爱不爱我嘛?”

    “爱,我爱你。”我轻声道,眼神不敢跟娟子对视。

    娟子又往前凑了凑问道:“老公,你真的会娶我吗?”

    说实话,我有点儿害怕了,这小家伙偏执的很,我怕我说的越多,以后陷的更深,可是眼下我又有什么办法。

    “会我会的。”我轻声道。

    娟子把脸贴在了我的胳膊上喃喃道:“我想跟你一生一世,永远不分开,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同生共死。”

    我苦笑了一下:“你这孩子,还同生共死,说的好像要上战场一样。”

    “我是认真的!”娟子抬脸认真的看向我。

    娟子那张俏生生美丽的脸,确实跟梅姐有些地方十分的像,不愧是姐俩儿,不过似乎又多了一种其他的韵味儿,显得更加迷人。

    一般而言,女孩子在这个年龄喜欢说一些山盟海誓的傻话,像梅姐就绝对不会说这种幼稚的话来。

    “喂,娟子,我年龄比你大很多,女的又比男的活的长,我比你早死了你咋办?”我笑着看着她逗问道。

    我本以为她会说,我和你一起去这样的傻话来。没想到娟子一脸沉思状,她思索了好一番后说道:“如果你先死,我会把你吃掉,让你永远存在于我身体里。”

    她这句话可真是把我给吓了一大跳!这家伙的语文都他妈的谁教的?竟然用吃掉对方来形容喜欢和爱意,我的天!

    “那如果你先死呢?”我微微皱眉略显紧张的问她。

    娟子把头埋埋进我的怀里,喃呢道:“我要你吃掉我,骨头都不剩。”

    我彻底懵逼了,又来个骨头都不剩,这比喻形容的!

    “老公,我们早点结婚好吗?明年我们就结婚。”娟子双眼迷离的看向我。

    我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真希望梅姐不要这么忙,每天让娟子这么磨我,我都快疯了。

    “明年不行,我们国家女方法定结婚年龄是20岁,过早结婚是犯法的,你姐姐也说到了法定年龄才能结婚,所以,还要再等两年。”我心里想着,两年,两年之内,我一定改变这姐俩的思维,太要命了。

    “切!我还不知道她的心思,她就是想多占有你两年罢了。”娟子忿忿的说道。

    其实我能看出来,这姐俩虽然表面上说的什么我们都是你的之类的鬼话,内心还是彼此吃醋的,不然梅姐不会凌晨三点了还着急的往回赶,娟子也不会说,我才是你老婆这样的话来。

    到了晚上八点多,梅姐还是没回来,娟子跟我在里屋跟我一个劲儿磨咕,总是想让我跟她做那事,弄得我心烦意乱。

    我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好奇的问道:“对了娟子,你上次跟我说,你们村长有四十多个孩子,她到底有几个老婆啊?”

    娟子挠挠头,做思考状,撅着嘴说道:“我还真数不清,很乱的。”

    这个时候梅姐终于回来了,娟子撅着嘴离开了我们的房间。

    ……

    晚上,我在被窝里搂着梅姐好奇的问道:“老婆,我听娟子跟我说,你们村儿的村长好厉害,居然有四十多个孩子。”

    梅姐听我叫她老婆,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看我的眼神更加柔情了,她思索了一番,竟然捂住嘴咯咯的笑了。

    我一脸诧异的看着她,心说怎么个意思这是?

    “老婆,他生那么多,国家不罚死他?”我不解继续追问。

    梅姐咧开嘴笑的更开心了,她顿了顿说道:“你在我们村儿见到好多傻子没?”

    “见到了,咋了?”

    我疑惑的看着她,昨天下午在村子里闲逛,疯狗狼狗啥的没见到,傻子倒是见到了几个,一个个鼻涕流着两寸长,一看就是脑瘫。

    梅姐轻咳一声道:“这就是了,这里面儿有大玄机!”

    “诶呀,梅姐你快说嘛,不要故弄玄虚了。”我心急的催她。

    梅姐眨眨眼,眼神闪烁了一下:“我说了,你可不要笑话我们村。”

    “不会的,你快说。”我急的直嘬牙花子。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