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十二章 算命老头
    “我们村儿比较穷,一些人就去外地去打工,家里都是留守的妇女儿童,村子里的村长都是村霸,没事儿就欺负这些妇女,这些妇女们敢怒不敢言,一个个都忍受着,后来怀孕了,也不知道是自家汉子的还是村长的。”梅姐说道。

    “然后呢,然后呢?”

    “再后来,这些孩子们长大了,相互结婚,有些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结果生下来的就是傻子!”

    梅姐的解释让我彻底懵逼了,这人世间居然还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那些人家的汉子们就不知道报警,能饶了村长?”我难以置信的摇头。

    梅姐不屑的冷笑了下:“他们哪儿敢啊,村长权大势大,谁敢惹他们家?再说了,妇道人家碰见这样的事情,都是打死也不承认的,所以汉子们一个个也都只得忍气吞声当活王八。”

    “那婆娘们嘴那么紧,又怎么知道是村长干的呢?”我依然不解。

    梅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还是不懂,咳!说来也怪,这正经夫妻生下来的孩子,不一定长得像父母,但是如果偷鸡摸狗儿搞破、鞋生下来的,那往死里的像自己的亲爹,这可能也是老天爷要惩罚他吧,一定要把丑事张扬出去,这些孩子们一看就是村长的种儿!”

    听到这里我彻底无语了,这他妈的什么鬼地方啊?梅姐居然还说让我把这里当成家,一辈子生活在这里,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法律的在这里形同虚设!

    “梅姐,内啥,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们去帝都,去哪里也行,这里太邪性了,简直比旧社会还可怕!”我听梅姐说的浑身还起鸡皮疙瘩了。

    令我吃惊的是,梅姐这次居然没有反对我,而是微微的笑道:“好,行!但是过了今年好吗?过了今年,我带着妹妹,天涯海角跟你走!”

    我一听梅姐这话,心里的一块儿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心说梅姐也不是那么难沟通,可能是之前考验我对她是不是真心才提出那样的要求!

    第二天午饭后,我琢磨着在村子里转转,我就不信这逼大点儿地方我还认不全了,梅姐也没说啥,只是交待早点儿回来,别走太远了。

    然而我还是比较怕这里的狗,虽然梅姐一再的强调没事儿,你别理它它就不咬你,但我还是不放心,拎着一根铁棍子走出了院门。

    我认真的观察着周围巷子的纵、横走势,把它们牢牢的记在脑子里,这次出来倒是没见到狗,却瞅见一个傻子蹲在墙根儿底下不停的用树枝在比划着。

    我好奇的走到近前,那傻子看见我拎着铁棍子吓的马上跑开了,然而当我看清他用树枝儿在地上划出的东西时,惊的眼珠子快瞪出来。

    但见那傻子,竟然在地上写出了个s!

    我的天!别说这个村儿里的傻子,就是这个村儿的正常人我怕也没几个能懂s是啥意思!

    这他妈的是国际呼救信号啊!这傻子到底是真傻假傻?不可能是看电视学来的吧!

    我好奇的向那个傻子追去,见我拎着棍子追他,傻子吓的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往前跑,我仔细看了下那傻子的穿着,牛仔裤t恤旅游鞋,虽然肮脏破旧如同花儿乞丐,但是明显跟本村儿其他的土老百姓不同。

    我拎着铁棍子跟傻逼似的在村子里转了十来圈儿,终于摸清楚了这里的巷间小路,令人的疑惑的是,这里的格局好像跟我前两天记忆中的又不太一样……

    说来也奇怪,这村子里的人似乎不愿意白天闲逛,可能是因为下午的太阳毒吧,大家都猫在家里不肯出来,偶尔能看见几个小孩儿扎堆儿叽叽喳喳的跑来跑去。

    我又晃荡到村口那颗大槐树下,但见一个老头坐在树荫下,地上摆着一个画着八卦图的破布,用粉笔在破布的前面写着“打卦算命!”

    太阳毒的狠,只有树荫下这一片阴凉,这老头还挺会挑地方。

    他戴着个墨镜头发花白,一看就是那种江湖骗子,可是想想谁都不容易,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谋生活。

    “小哥儿,算一卦?”老头摇着草帽扇风儿笑道。

    换做以前,这样的人理我都不会理,可是我现在又没什么事,百无聊赖之际,寻思着跟着老头闲侃几句解解闷儿。

    “多少钱一次?”我笑问道。

    “算准了一次10块,算不准你抽我两嘴巴子。”

    老头显得很自信,让我更觉的有意思,说:“那你给我算算,我最近运势如何?”

    老头故弄玄虚的摇头晃脑一番后道:“小哥儿啊,你最近体力不支啊!”

    “体力不支?”

    “不错!你桃花沾染的太多,阴盛阳衰,不能克敌制胜,长此下去,有阳痿的危险啊!”老头一脸猥琐的看着我。

    我无奈的摇头苦笑,想来这也是老江湖,不敢轻易胡说八道,他估计是见到我的黑眼圈从而下出的结论。

    可是转念一想,老人家也不容易,这么大热天儿一个生意也没有,我不如花十块钱逗逗他,反正也是寻开心。

    “老人家,你说的不错,我新婚燕尔,最近确实有点儿力不从心。”我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看!我没说错吧!这种事情老人家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一承认,这老头显得更加自信了。

    可是我一想,不对啊,我是算运势,这家伙跟我谈那方面干什么?于是追问道:“大爷,我是算能不能发财,没问那方面的事情啊?”

    老头呵呵一笑:“年轻人,你别心急啊!你今年本来鸿运当头,可是被桃花所扰,阴盛阳衰,财源被阻,有坐吃山空之险啊!”

    老头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说的挺对啊,如果没有梅姐出现,我现在确实已经升职了,工资也提了一大截儿,公司一个萝卜一个坑儿,升职这种事情本就是千载难逢的。现在虽然有了梅姐的30万,但我没了工作,长此以往可不就是坐吃山空吗?

    我给了这老头儿十块钱,又递上一根儿中华烟:“大爷您真是高人,我最近确实遇到了这样的困惑!”

    老头接过烟,我上前给点上后继续问道:“大爷,那你能不能给我指点指点,我如何才能转运呢?”

    老头狠狠嘬了两口烟,一脸飘逸的神情:“你因为桃花儿耽误了财运,其实不能算是吃亏,如果操作的好,亦然能财色兼收!财源滚滚!”

    “大爷,您快讲!”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老头笑着说:“阴盛阳衰者,阴在上,阴就是女人,女人是水啊,你被水给淹了,要想改变格局,就要阳盛!你在上,女人在下,女人为水你就可以乘风破浪,勇往直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你总明白吧?”

    老头说的乱七八糟,虽然听的不是很明白,但貌似有点道理。

    “年轻人,老人家我这儿有藏秘金丹一颗,还有速效药水儿一瓶儿,内服外用,刚猛无比,夜度十女不在话下!你拿回家使用,一定让那桃花服服帖帖,对你言听计从,这女人一听话,什么事都好解决了!”老头怡然自得的讲道。

    我一听,“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闹半天这个老头居然是卖保健品的,我的天!现在的营销策略做的这么到位,我这干了三四年的老销售居然没看出来。

    想来他刚才给我算的那些都是胡诌乱侃,恰巧蒙到我心缝里了,不过他说的那个东西我倒是很感兴趣,以前单身的时候就听说过那些药物如何如何厉害,从来没有试过,也没人儿让我试啊?

    一切心知肚明都在不言中,我也不跟老头继续扯淡,直接问:“多少钱?”

    老头一听我说钱字,马上乐开了花儿,从身后的小箱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纸盒儿,打开后里面儿是一个跟牛黄解毒丸一般大小的药丸儿,上面儿用薄纸包住,另外又取出了一个眼药水儿小瓶子。

    老头笑道:“药丸内服,药水儿外敷,一共30块钱,一夜一次,包您满意!”

    看着老头那猥琐的表情,我忍不住想笑,这么大年纪了,老没正经的!

    我拿过了纸盒儿仔细瞅,但见上面儿写的乱七八糟的全是藏文,于是皱眉道:“大爷,您这药也没国药准字,会不会把人吃坏啊!”

    “怎么可能?他们村长吃我这药十几年了,也没见吃出啥毛病来,你放心,大爷我绝不糊弄你!要是不管用,你明天过来拿铁棍子敲死我!”老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情绪还有些激动。

    我仔细的看着包装盒儿,但见上面儿还画个佛像,不由感到好笑,麻痹的!这些卖保健品的真混蛋,竟用佛像来当包装,这不玷污佛祖吗?

    “这药水儿咋用啊?”我瞟了老头一眼。

    “抹在该抹的地方就行了啊,这还用我教你吗?”老头嘬着牙花子直吧嗒嘴。

    我坏笑的掏出钱给了老头,把药丸儿和药水儿装进了口袋里,心说不用听这老头胡说八道,这些东西对人一定是有害的,不过用上一次也无所谓,今晚让梅姐开心开心。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