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十五章 九死一生
    我跟没头苍蝇一样的发疯狂奔,直到见到了宽阔的水泥大道才停下来,放眼周围,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浑身的虚汗被晚风一吹,我感到一阵阵透骨的凉,他妈的,这算是算跑出来了吗?

    纵欲过度,连惊带吓,又是长时间拼命的疯跑,我魂儿都快出来,我跌跌撞撞的在大马路上走着,这个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娟子的声音,姐夫?

    我靠!没完没了?我还没脱离危险,我一咬牙又拼命的往前冲,跑出好长一截儿后脚丫子突然被一块儿砖头绊住,摔了个狗吃屎直接晕了过去……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几个老百姓正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眼神儿低头瞅我,他们看见我醒了一下子全都散开了。

    此时估计快晌午了,太阳光很毒,我用胳膊挡住脑袋向周围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村子的大道儿上,周围全部都是走来走去的老百姓。

    我浑身跟散架儿了似的,每一个关节儿都钻心的疼,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此时才发现,自己身上全都是血,跟杀了人一样!

    这个村子的老百姓一个个面容都很正常,一个个有说有笑的,几个胖婆娘扎堆儿在一起叽叽喳喳,汉子们一个个也是叼着烟溜达,跟梅姐家的村子截然不同。

    我努力的站了起来,冲一个蹲在街边儿抽烟的老大爷问道:“大爷,这是哪里啊?”

    老头皱眉用一种十分厌恶的眼神看着我说道:“里美庄啊,咋了?”

    “啊?”

    我一听里美庄,吓的直接跪下了,妈的,闹半天!我跑了整整一夜也没跑出梅姐家的村子啊!

    看见我惊魂丧魄的样子,老头疑惑的皱皱眉,问我:“小伙子,你从哪来的?”

    “我就是从里美庄来的啊!”我带着哭腔答道。

    “你哪个大队的?”老头继续问。

    “十一大队的。”我绝望的低下头。

    没想到老头听见我的话,吓的身子往后躲了一下差点儿没摔倒,破口大骂道:“诶哟我去你妈的逼孩子!大白天吓唬人,你他妈的给我滚!”

    说完就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走了。

    我一脸惊讶,心说这个老头骂我干什么?我又没招惹他。

    我迷茫的看向周围,但见所有的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我,那感觉就好像是来到另一个世界似的。

    我又打听了几个面善一点儿的村民,这才知道老头刚才骂我的原因。

    原来这里美庄就只有十个大队,所谓的十一大队是村里的笑谈,村里人死人了都埋在后山的山沟儿里,取个名儿叫十一大队。

    我吓的遍体生寒,中午的温度很高,我却感觉身处冰窖冷库里一般。

    我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使劲的咽了几口儿吐沫,努力寻思着,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来到了活人住的地方儿,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操他妈的!当时离开梅姐家的时候,是走了好长一截儿路才找到了蹦蹦车,闹半天,那十一大队是乱坟岗子!可是我坐出租来的时候,司机也没告诉我十一大队就是坟场啊?难不成他把我当成上坟的了?我靠他妈的!

    幸好钱包儿还在,里面儿有身份证,要是这东西丢了那就操了天蛋了!我跑到小卖部买了盒烟,然后让店老板给我手机充会儿电。

    我一根儿接着一根儿的抽着,这些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想了半天也没理出个头绪,那梅姐竟然是妖怪!我的电脑包儿,行李啥的还都在梅姐家呢!

    此时的我自然不会傻逼到回去找,我见手机充了4的电量了,赶紧开机去看那条儿建设银行的短信。

    令我吃惊的是,那条95533的短信竟然不见了!我又查了下余额宝,发现里面儿的钱还是之前那么多!一切好像全部都凭空消失了!

    我吓的后背发凉,这可怎么说的?妈的!这不是玩儿我呢吗?

    我激动的差点儿把手机给按碎了,夹着烟的手也跟着狂抖!假的!假的!一切都是假的,那我那些天吃的是什么?喝的是什么?我又想起来那个吊在大槐树上的死老太太,心说这些天,那姐妹两个不会让我吃的是死人肉吧!

    懊恼郁闷交织着我都快爆炸了,然而这个时候,我下面突然开始剧烈的瘙痒起来。

    我找到一个公共厕所解开裤子一看,惊的差点儿摔在尿池子里。

    但见我下面长毛的地方,有一撮变成了白毛!更令人恐惧的是,这毛还是那种动物的皮毛!

    我的天!各种可怕的推测在我脑海里泛滥成灾,它们会不会越来越多?二弟会不会烂掉?我会不会死?

    走出了厕所,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切都是扯的!能活下来是真的!

    我琢磨着回帝都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医院看看,看这毛儿到底怎么回事儿?能不能治好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有办法的!

    我找了辆蹦蹦车把我拉到了县城,买了票,坐上了长途汽车,我的心才彻底落进了肚子里。

    涞水!里美庄儿十一大队!我的天!我终于逃出来了!

    回到了帝都,我找个地方给手机充了电,给房东打了电话,说我还要继续住下去,反正押金还没退,那个房东逼老娘们儿,说住可以,以后每个月房租要加150!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落井下石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可是我没办法,现在这个月份在帝都,想找到合适的房子实在是太难了!

    领了钥匙,我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地下室狗窝,看见满屋子的狼藉一片,我心如哀死乱成了麻。

    我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好好的工作给辞了,跑到坟地给妖怪当上门儿女婿,靠他妈的!

    懊恼归懊恼,比起那在地上画s的哥们儿我还算幸运的,那哥们儿估计已经身陷苦海不能自拔了。

    吃过晚饭,我躺在床上,脑子里琢磨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各种可疑的环节跟放电影儿似的在我脑海中闪过。

    一开始老关机我就应该有所怀疑了,可是我真他妈的没出息,满脑子就是炕头那点事儿!正经事儿一件儿也没问她,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我问了那些疑点,或许就活不到那卖藏药的老头儿来救我了。

    娟子的那句“连骨头都不剩”现在想起来更加让我感到后怕,浑身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那逼地方儿估计除了在地上画s的傻兄弟外,没一个是人,全都是一群脏东西变的!

    可是这脏东西究竟是些啥?妖精?鬼物?老逼头子临死也没告诉我。

    麻痹的!梅姐和娟子就不说了!那墙头儿上趴着的黑影儿,隔着门缝儿瞅我的大傻逼,独眼儿老疯狗,还有坟地里游走飘动的鬼火儿。

    就连那个修钢精锅修雨伞的一定也是脏东西,我越想越乱,脑子嗡嗡的疼!

    点了根儿烟狠狠的抽了两口,尼古丁的刺激让我清醒了很多,去他妈的!不管那些脏东西了,老子总算是回帝都了,天子脚下的大都市,满满的正能量!老子不怕你们!

    这扯的一圈儿蛋给我造成的损失真不小,工作没了,电脑四季衣服毕业证书啥的全没了!

    现在找工作没毕业证也不行啊!我掏出了手机,寻思着给王哥打个电话,看还能不能回去上班儿。

    要说起来真是惭愧,刚离开公司不到两天我又要回去,离开时我那决绝的态度现在想起来好傻逼,因为我的离职,高总还把王哥狠狠的骂了一顿,说他选人不当,我这再回去有什么脸见王哥!

    掏出手机,我对准王哥的电话号码发了好长时间的呆,寻思着先别提工作的事儿,先把老司机约出来,然后打肿脸充胖子好好请他搓一顿按按摩,然后再声泪俱下的……

    梅姐家的事情只能烂在肚子里,这事儿太扯逼说出来谁也不会信!

    然而我刚要拨通王哥的电话,电话突然响了,来电的人竟然是林薇薇!

    我微微的皱了皱眉,看见林薇薇的来电显示我的心乱极了,那天晚上在酒店,我毫不留情的离开,又跟她说了那些决绝的话,我该怎么面对她,心里的愧疚和焦虑让我不能自拔!竟迟迟的没有接她的电话!

    电话响了十来秒后我终于还是接了起来。

    “喂?薇薇?”

    “江晟,对不起,我犹豫了好久,还是想给你打过来。”

    电话对面儿林薇薇的声音醉醺醺的,我心中一紧,这薇薇到底怎么了?酒量不行还要老喝酒!

    “怎么了薇薇?你又喝酒了?”

    “江晟,你在哪里?”林薇薇岔开话题直接问我在哪儿。

    “我在帝都。”我轻声道。

    听到我说我在帝都,林薇薇那边儿呼吸开始加促,情绪上明显起了波澜。

    “江晟,我明天就要回米国了,我想见你最后一面可以吗?我知道现在提出这种要求很不合适,但我真的想再见你一面。”林薇薇的声音有些颤抖,还略微的带着哭腔。

    我愣了一下,赶紧问道:“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希尔顿酒店,8188号房间,还是我们上次见面的那个房间。”

    林薇薇的声音很是颤抖,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薇薇你等我,我马上到!”

    “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感概万千,我怎么也想不到林薇薇这个时候了还会给我打电话。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