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十八章 痛苦的选择
    “好!我们现在就走!”我扶着她,伸手去摸索林薇薇的衣服。

    突然,“哐当”一声巨响,希尔顿酒店豪华套间儿里的窗户全部碎裂,“噼里啪啦”的掉落一地,接着屋子里的镜子,杯子,台灯,所有的玻璃制品一件件儿跟着碎,声音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江晟我怕!”

    林薇薇吓的一下子捂住了头,我紧紧的将她抱住,用被子裹好。

    此时此刻,我由之前的惊恐,变得有点儿火了,妈的!害我害没完了是吗?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你们竟然跟我跟到了帝都?

    呼呼的风从破碎的窗户里吹了进来,屋子里瞬间狼藉一片。

    “谁!给我滚出来!”

    我大声的狂叫!本以为会有人说话,然而回应我的依旧是呼呼的风声。

    “别他妈装神弄鬼,你到底想怎样!”我又狂吼了一句,周围依旧没人应答,风也停了,四下里一片寂静。

    厕所里突然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跟我在里美庄十一大队老百姓家门缝儿里听到的一样!

    我彻底吓尿了,这……这……这不是娟子!是里美庄儿的大傻逼!我的天!我跟你们何怨何仇啊!

    “老公,我怕……”林薇薇吓的哭了出来,我能感觉到她的泪水沿着我胳膊往下流。

    “薇薇不怕,只要我活着,任何人伤不到你!”我握紧拳头掷地有声的说道。

    此时的我虽然也是汗毛倒竖,但全身肌肉绷紧,充满了愤怒的力量!谁敢碰我的薇薇,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跟你拼命!

    以前只道是酒壮怂人胆!其实能壮怂人胆的还有美人的心!

    这个时候,卫生间里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歌声,那声音确实是从厕所里传来的,但是听起来却很空灵,像是从很远的山谷里发出的一样。

    “悠悠岁月……你说当年好风光……”我隐约间听清了歌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电视剧《渴望》里的主题歌,我小时候穿开裆裤的时候听过。

    换做以前,我一定会吓到脱魂儿,但现如今,薇薇在我身旁,所有的恐惧全都化作了愤怒!我用拳头猛的一砸墙大声怒骂:“悠悠你妈臭逼!你给老子滚出来,我撕了你!”

    我用的力气奇大,不知道是不是保健品金丹的余威所致,整个墙面发出了沉闷的“咚”一声,像是拿铁锤子砸一般。

    林薇薇看见我愤怒的样子也是一惊,但片刻之后她的身子明显不抖了,把脸紧紧的贴住了我的胸口。

    不知道是哪位老先生说的:女人,最在乎的其实不是钱,也不是你帅不帅,而是你能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歌声戛然而止!四下里死一般的寂静,风也不刮了,也不碎玻璃了,再也没有奇、怪的声音。

    我全身肌肉依然紧绷,时时刻刻紧搂住林薇薇,眼睛不停扫视周围,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也再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来还是那句老话,鬼神怕恶人,我的情绪略微平复了一些,无尽的焦虑又重新席卷了大脑!

    我已经彻底毁了!那帮脏东西就是粘毛赖,我算是摆脱不了了,然而薇薇呢?她是无辜的,我不能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即使是我死!

    我转过头,把嘴凑到林薇薇耳畔轻声道:“薇薇,你答应我一件事儿好不?”

    “老公你说。”林薇薇瞪大眼一脸紧张的看向我。

    “明天,你回米国总部,不到我联系你,你再也别回来了好吗?”我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你不跟我结婚了吗?”林薇薇焦急慌乱的盯着我,眼睛瞪的老大,嘴唇也跟着抖了起来。

    我一把紧紧的搂住了林薇薇,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凑到她耳边儿小声儿道:“薇薇,你记住,我永远是你的,我有一些事儿要处理,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娶你,除非我死!”

    “呵!”

    我话音刚落,耳后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冷笑。

    “谁!”

    我狂吼一声扭回头去,但见身后空无一人,并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一声儿诡异的冷笑连林薇薇也听见了,她吓的缩成一团,“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江晟!有鬼!”

    林薇薇浑身发抖体如筛糠,紧紧的蜷缩在我怀里。

    “薇薇别怕!薇薇别怕!”

    我抱紧她,不停的安慰着,林薇薇已经吓抽了,眼泪糊成了一片。

    此时我突然想起小时候老人们跟我讲过,脏东西一般都怕人的口水,还有脏话,当遇见鬼打墙或者鬼压身的时候,可以破口大骂吐口水,一般都可以把鬼物给吓跑。

    想到这里,我往空中连连吐了几吐沫,然后喝了一口床头儿茶杯里的水,往半空中“噗”的一下喷了出去!

    “江……江晟,你干什么?”林薇薇浑身发抖的问我。

    “薇薇你别说话,脏东西怕这个!”

    说完,我就冲屋子里破口大骂了起来,什么恶毒骂什么,把以前十几年的脏话,一股脑全喷了出来。

    林薇薇呆若木鸡,窝在我怀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我骂了足足有十几分钟,嗓子都骂干了,咽了口吐沫紧张的环视周围。

    说来也怪,我骂了一圈儿后,明显感觉不害怕了,心情舒缓了很多,看来骂人确实能壮人的胆气!

    再也没有奇、怪的声音出现,我抱着林薇薇一直坐到了天亮。

    屋子里面儿满目疮痍,就跟岛国鬼子扫荡过一般,然而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让我俩紧张慌乱的心情扭转了过来……

    “薇薇,几点的飞机?”我小声问她。

    林薇薇一脸难过的看着我:“上午十一点。”

    “快走!”

    我看了下手机,现在是六点四十,我要赶紧带林薇薇离开这可怕的地方。

    我俩快速穿好衣服,我紧紧拉着林薇薇的手走出了8188号房间的大门。出门儿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往厕所里瞅了瞅,里面儿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因为害怕电梯里再出什么幺蛾子,我们直接从楼梯一路走了下去。

    到了酒店前厅,这里已经有人走来走去,豪华的大厅里放着悠扬的轻音乐,几个老外谈笑风生,服务生也端着咖啡在我们面前晃过,我和林薇薇这才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退房的时候,我心里十分忐忑,昨天晚上,房间里镜子窗户啥的已经碎成王八蛋了,想来将是一笔不小的赔偿,但酒店工作人员查房后并没说有什么损坏,还微笑着说欢迎下次光临。

    此时再顾不上这些细节,我拉着林薇薇的手逃也似的离开了酒店。

    出了门,叫了辆计程车,我和林薇薇直奔首都国际机场。

    计程车里,我拉着林薇薇的手,她脑袋歪靠在我肩膀上一脸的哀伤和憔悴,想来一晚上的惊吓已经让她身心俱疲。

    轻抚着林薇薇的秀发,我心中暗想:薇薇,你先去米国躲一躲,我不相信那些脏东西还能追到星条旗下的美利坚,等我把事情料理完后就去找你,当然,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我心里想的很明白,这件事儿逃是没法逃的,既然逃不开,我就勇敢去面对,我是男人,自己犯下的错就该自己去承担!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有自己的计划,对于这种脏东西寻常的手段自然是不行,送走了林薇薇后我就去寺庙里找高人,我就不相信制不了它!

    “江晟,你昨天跟我说的话什么意思?”林薇薇抬头,一脸憔悴的看向我。

    我沉默了几秒钟,搂住林薇薇的肩膀轻声道:“薇薇,有些话,我不方便跟你讲,你不知道比知道好,请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只爱你,你安安心心的去米国,在米国呆上一段儿时间,等我的消息,长则一年,短则两三个月,我就会联系你……”

    “江晟你告诉我好吗?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呢?”林薇薇含着泪一脸委屈。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薇薇,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我只能说……我可能被一些脏东西给缠住了,我要想办法摆脱它们。”

    “啊?”

    林薇薇听见我的话,吓的身子猛的一抖,眼珠子不停的发颤。

    “老公你跟我去米国好不好?你赶紧办理护照,签证很容易的,我把你调到公司总部我们马上结婚!”林薇薇摇晃着我的腿苦苦哀求道。

    我抱紧她苦笑了下:“薇薇,这件儿事儿怕是没那么简单,我必须把它处理好,我是男人,做啥事儿都应该有个结果。”

    看着美丽的未婚妻,我的心在滴血,薇薇啊!我何尝不想跟你去米国,但是我最大的担心还是身子下面儿那奇、怪的白毛儿,我必须把这东西给弄明白了,治好了以后再去找你,不然我真的放心不下。

    而且……我不想让你知道,我这是跟妖怪胡搞染上的……

    “喂!你们小两口儿真有意思啊,这大早上讲聊斋故事呢,诶哟喂,新鲜诶!”开车司机听见我们两人的交谈笑着打岔道。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