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十九章 穷追不舍
    我和林薇薇都不说话了,彼此紧紧的相拥,享受着短暂的厮守和温馨。

    从酒店去机场的路很长,但是我却觉得到时间过的好快,我真希望这辆出租车可以一直开下去,直到永远永远……

    在候机厅的咖啡屋里,林薇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种商务的大环境又唤醒她机敏果敢的秉性,她微微的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向我,目光中充满了睿智。

    “老公。”林薇薇轻轻的拉住了我的手。

    “恩。”我也紧紧的握住她,深情看着这个可望不可即的未婚妻。

    林薇薇做了个深呼吸,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冲我说道:“老公,虽然这件事有点离谱,但昨天我也亲身经历了,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只是,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要赶紧想个办法把问题解决!”

    林薇薇言语间又透出她霸道女总裁的气质,眼神中满是敏锐和果敢。

    “薇薇,你听我说。”

    我紧握住林薇薇的手,咽了口吐沫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寺庙找高人破除这个诅咒,这脏东西凶险的很,我不想它伤害你。”

    林薇薇一听我说不想让它伤害她,身子微微抖了下,看得出她心里也是一阵的害怕。

    皱眉沉思片刻后,她坐起身,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张银行卡塞进我手里。

    “薇薇,你这什么意思?”我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你要请人,一定会花钱,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老公你开通全球通,随时跟我保持联系,到了米国,我会马上找一些懂这方面的驱魔人,找到后我立刻带驱魔人回来见你!你记住!手机一定保持开机状态!”林薇薇语气极为认真,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

    我的心被震撼了,无尽的失落中突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安全感,林薇薇,毕竟是个跨国公司的片区总裁,看问题的角度和想法比我格局大的多,虽然晚上也会跟其他小女人一样吓的如同惊弓之鸟,但一冷静下来,马上会展现出远超一般男人的有胆有识。

    可是,可是,我怎么能花林薇薇的钱呢,毕竟我们现在还没结婚,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从来都不花她一分钱的,想到这里,我开始有点儿犹豫。

    “薇薇,这钱……”

    “行了。”林薇薇直接打断了我的话。

    她沉吟片刻后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如果你真心要跟我结婚,就别跟我婆婆妈妈的,密码是我生日,你知道的,我走以后你赶紧上网搜索看哪儿有这方面的高人,这是大事你不敢耽误!另外我在米国自然科学院也有认识的朋友,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

    林薇薇做事干净利索,丝毫不容置疑,她这种“快”“准”“狠”的性格,成就了她今天事业上的成功。

    在送别林薇薇上飞机的安检口前,她缓缓的贴近了我,细心的给我整理了下衣服和领子,略带笑意的说:“老公,以后你要学会拾掇自己,回去后给自己买件儿精干的衣服,不能像现在这样邋遢了。”

    我尴尬的苦笑了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老公,记住我的话,心烦意别乱,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理智,天无绝人之路!”

    “恩!”

    我感激的看向林薇薇,心中满是对她的依恋和不舍,林薇薇比我大四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像个姐姐一样经常提醒我,现如今,又像个居家太太在叮嘱自己的男人。

    时间不允许我们继续这样依依不舍的缠绵下去,我抱紧林薇薇又深情的吻了她,引起周围人的纷纷侧目。

    吻完后,林薇薇略显羞涩的用余光瞟了瞟周围的人群,嘴角不自然的尴尬一笑。

    突然,她凑到我耳边儿小声说道:“老公,你回去后记得刷下牙,嘴里都是我那儿的味儿。”

    我一听这话,马上羞愧的无地自容,眼睛贼溜溜的瞟向周围,瞅瞅有人听见了没。

    送走了林薇薇,我倒车做地铁回到了丰台,重新买了台联想笔记本儿,钻回地下室,打开电脑快速在网上搜寻懂阴阳风水这方面的高人信息。

    找了一下午,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广告链接,正儿八经的信息一条儿也没,搞得我很烦乱,一阵阵困意袭来。

    我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寻思着睡上一小会儿,然后出去吃点东西,晚上接着找,然而就在我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什么东西在搭着……

    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感觉毛茸茸的,像是什么动物的爪子……

    “啊!”

    我直接吓抽,猛的一哆嗦,须臾之间,那毛乎乎的东西又“唰”的一下缩了回去。

    我条件反射的猛扭回身子去看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与此同时脑海中闪现出了无数种恐怖的可能!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身后什么也没有,电脑桌、电脑、椅子,床单一切正常,我眼睛快速的扫视着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什么毛茸茸的存在。

    我的心吓的快吐出来了!这他妈的要玩死我啊!到底是什么脏东西在捉弄我!

    看来无论我躲到哪里这家伙都会尾随而至,它是谁?是娟子吗?

    正在我惊恐迟疑间,我突然发现床单上有一张小纸条儿,纸条儿上写着两个字:快逃!

    “啊!”

    一瞬间,我脑袋快炸开了!浑身又是一层鸡皮疙瘩,巨大的恐惧就像是乌云一样压迫而来!这什么意思!这纸条谁给我写的!

    我脑子快速的运转着,一万种推测可能在大脑里闪现!惊骇、恐惧交织在一起简直令我无法呼吸!

    会是娟子吗?不可能,我害死了她姐姐,她应该找我报仇才对,而且那姐俩本身就是要害我的!可是我又不认识其他的脏东西啊?那会是谁呢?难不成是昨天晚上跟我说话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说话很像娟子,却又不像,她只吓唬我却没有伤害我和林薇薇,一瞬间我越想越乱,连惊带吓恨不得一头撞死!

    然而乱归乱,有两条结论我还是可以清晰的理出的,第一,不管提醒我的那个东西处于什么目的,我现在处境极为危险不能继续在这个狗窝里待着了,第二,这害我的,提醒我的一定都是来自于那里美庄儿十一大队!

    “呼!”一声震撼的响动把我吓的一哆嗦,半地下室外马路上的大车经过,把我的思绪引回到眼下现实中来。

    不行!赶紧走!我快速的穿好衣服背起电脑包走出了地下室来到了马路上。

    然而,此时此刻我能去哪里呢?

    酒店?算了吧,再给我来一出午夜惊魂?我可再拿不出昨天晚上的勇气了!

    连着两天一夜没睡觉了,脑仁儿一阵阵的嗡嗡的疼,上次睡觉还是昏迷在里美庄儿的大街上!我靠!真是作死啊!我甚至想着让这些脏东西把我杀了得了,不要再折磨我了!

    那纸条儿上既然写着快逃,而且给我送信儿的家伙还把爪子搭在肩上提醒我,说明要害我的邪物此时并未到,若是随时随地的跟着我,怕是我早就没命了!

    会是昨天晚上捉弄我的怪女人吗?如果来害我的家伙是她的话,那她昨天为什么不下手呢?

    我仔细的想了想还是去人多的地方躲躲,人多阳气重,就算有什么脏东西一定也不会轻易下手的!

    可是这大晚上的什么地方人多呢?地铁?地铁早晚会下班儿,现在是晚上七点多,要躲顶多躲三个小时。

    公安局?公安局也下班了吧?我要是报警说有妖怪要杀我估计会以扰乱公共治安罪拘留我。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夜店,帝都工人体育场很多酒吧、迪厅、ktv,那里的人通宵达旦的,我躲在哪里妖怪想找我也不好找。

    想到这里,我直接叫了辆出租车把我送到了帝都工人体育场。

    来到了夜未央酒吧,这里简直热闹极了,灯光快速转动闪烁看得我眼花缭乱,一群群穿着暴露的年轻人们在舞池里蹦来蹦去跳着激、情的舞蹈,嗨声,欢呼声不断,吧台前推杯换盏,男人们一个个逼格四射的在勾搭自己心仪的女人。

    我躲到了吧台的一个角落里坐下,呆愣的看着这些燃烧着激、情的人们,心中一阵阵凄凉。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