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十章 见鬼大叔
    我江晟只是个蜗居在这个大都市的屌丝,跟这些闲的蛋疼的人们不同,我不敢乱花钱,我要交房租,我要攒钱买房娶媳妇,然而我现在连最基本的睡一觉的权利都没了,被脏东西追杀,和他们相比,我简直就是一只东躲西域的蟑螂!

    “喂帅哥,喝一杯不?”一个穿着红色性感紧身连衣裙的少妇手捧一杯红酒向我暗送秋波。

    我吓的浑身一抖,说实在话,我都有点儿怕女人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林薇薇以外,我看哪个女的都像妖怪!

    “我不会喝酒。”我低声说了一句就不再搭理她。

    “神经病!”女人甩了我一句后走开了坐到了别处。

    我咽了口吐沫,嘴里又苦又渴,向服务生要了杯绿茶,一问价格,80元,吓得我差点儿没从座位上摔下来。

    口渴难耐,我又不敢到处乱跑就要了一瓶,打开后一饮而进,感觉马上好了很多。

    我越来越困,脑子跟灌了铅一样,迷迷糊糊的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嗡嗡”

    手机震了震,我拿起一看是林薇薇的号码,赶紧往酒吧外面儿跑,躲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老公,你情况怎么样?”对面儿传来了林薇薇关切的声音。

    “没事,我挺好的!你呢?”我强忍住疲惫假意笑道。

    “我刚起来,到了米国后我补了一觉,现在准备去公司。”

    我皱了下眉,反应一两秒才反应过来,此时的米国是白天,林薇薇下飞机后米国正是深夜……

    “老公,照顾好你,卡上的钱足够用了,你吃好!别在那里住了,换个地方,另外我马上找驱魔人的资料。”

    “恩,我知道”

    ……

    挂了电话,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说不管我多么的悲催苦逼,只要林薇薇没事儿我就放心了!

    转过头,我准备回酒吧,却看见一个醉醺醺的年轻女人,在两个老外的搀扶下从酒吧门口儿走了出来,老外叽里咕噜的说着我听不懂的外语,女人则是一脸的颓废和妩媚,跟两个老外打情骂俏。

    贱人!我心中暗道,麻痹的!找谁鬼混不好非要跟老外鬼混,不怕染艾滋病啊!

    其中一个老外打招呼叫出租车,另一个老外则是扶着这个女人继续说笑,女人醉的说话都不利索了还一个劲儿说自己没醉,嘴里还不时出蹦出一两句洋文。

    我懒的去看他们,继续往前走,突然一阵冰冷的凉风迎面吹来,那感觉就跟打开冰箱冷冻室的门儿一样!

    我吓的浑身一哆嗦!一种不祥的预感直直的压了过来。

    但见从酒吧的门儿口飘出来一个穿着大红色旗袍的女人,尾随着那两男一女紧紧的跟上。

    那女人披头散发看不见脸,小腿脚踝处竟然全是白森森的骸骨,穿着一双老式的绣花鞋,但是不是三寸金莲的那种。

    我吓的膝盖发软,骨头关节儿不停的打架,这他妈明明是鬼啊!

    那脏东西似乎觉察到有人发现了她,歪歪的把脑袋扭了过来……看向了我!

    “啊!”

    我吓的差点儿跪下,那女人的脸像纸一样的白,没有眉毛,眼珠子全是眼白没有瞳孔,嘴唇跟吃了死耗子一样的红!嘴巴夸张咧开像是在笑,牙齿黑黑的像抽了大烟一样!

    我哆嗦着脑袋不敢再看她,此时,那两男一女进了计程车,女鬼也尾随钻了进去……

    我咽了口吐沫,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还好,还好,这女鬼是缠着他们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本来想着夜场人多阳气重,没想到里面儿居然会有厉鬼,这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鬼,竟然如此的狰狞可怕!

    可是我怎么会见到鬼了呢?以前听老人们讲,人只有快死的时候,或者将要倒大霉的时候才会见到鬼,难不成我……我,这次真的逃不掉了吗?

    我记得以前爷爷临死的时候,我和爸爸守在床边儿,等爷爷咽下最后一口气,老头子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就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说的啥我和我爸都不明白,只听他在那里絮絮叨叨跟神经病一样,当时我以为爷爷老年痴呆跟孩子一样也就没觉得奇怪。

    谁知道爷爷临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冲里屋门儿的方向说了句:你们来了?

    接着,奶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没两三秒钟爷爷就咽气儿了。

    我当时不明白,爷爷那句你们来了是跟谁说的?看他的眼神儿明显不是冲着我和我爸。

    后来我问奶奶,奶奶怎么也不肯说,被我逼的紧了就皱眉呵斥道:“别问了!那不是跟人说的!”

    这段儿记忆一直刻在我脑子里,多少年想起来都觉得瘆得慌,而如今,我真的见到了这传说中可怕的脏东西!

    我还在发愣,身后突然听见有人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莫笑仇家是白骨,劝君莫做亏心事,鬼笑莫如听鬼哭!”

    我猛的一回头,看见一个个子不高中年男人站在我的身后,一脸的沧桑矍铄,目光极为深邃,我倒抽一口凉气,心说这个大叔刚才念那几句话寓意深刻,很明显是在暗示着什么,他一定是个高人。

    可是,他为什么穿着一身儿保安的衣服!

    “大叔?”

    我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儿来,说话的时候显得极为慌张。

    “小伙子,你三魂之火不稳,不适合来这种地方,赶紧回家吧!”保安大叔嘀咕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大叔等等!”我连忙叫住了他。

    保安大叔扭回头一脸疑惑的看向我,轻声说道:“干啥?”

    我咽了口吐沫,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冲保安大叔说道:“大叔,您看见刚才那女鬼了对不对?”

    保安大叔似笑非笑的一咧嘴:“不错,我是看到了,所以我才提醒你。”

    “大叔!”

    我身子向前一倾,就差点儿给他跪下了,声音颤抖的说道:“大叔,我被脏东西缠住了,它们要来害我,大叔你救救我!”

    保安大叔一愣,眉头皱了起来,沉思了片刻后道:“小伙子,我怎么救你啊?人的命天注定,若是真有啥脏东西找你的麻烦,一定也是你自己做了啥亏心事儿。”

    我愣住了,亏心事?我做了什么亏心事?我不就是贪财好色迷恋姐妹花吗?我又没有要害谁?

    见我迟疑之际大叔微微叹了口气道:“所以啊,人平时要多做好事,不要以为做了坏事没人知道就万事大吉,老天爷都在看呢!”

    说罢大叔转身又想走,我快步上前走到前面拦住了大叔。

    “大叔,你听我说,我没做什么亏心事,缠住我的脏东西就是专门害人的!”

    我说话间,风吹动身后的枯叶儿在地上滑动,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把我吓的腿猛的一哆嗦。

    保安大叔见我缠住他不放,有点儿无可奈何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这人啊,都是自己嘴硬,咳,算了!我问你,缠住你的脏东西穿着啥颜色的衣服,是红的还是白的?”

    红的还是白的?我眉头拧成了个疙瘩,我怎么知道是红的还是白的,我见都没见过那东西!就算是说大姐,她穿的衣服也有时候红,有时候白,没有固定的颜色啊!

    “大叔,这红色白色有啥讲究吗?”我诧异的看着他。

    见我皱眉直琢磨,保安大叔微微一笑:“小伙子,如果缠住你的鬼穿的是白衣服,你不要怕,它只是游魂,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会消失,你别招惹它就行!如果你碰见的鬼穿的是红衣服,那是厉鬼,要赶紧找懂说法的先生救你,不然就晚了!”

    大叔的话说的我浑身一哆嗦,浑身的鸡皮疙瘩又起了一层。

    大叔顿了顿接着说道:“但如果你碰见的鬼穿的是黑衣服,那就是你阳寿尽了,那都是下面儿办事儿的人儿,你该上路了,要是那种情况,你就赶紧想吃点啥吃点儿啥,想喝点儿啥喝点儿啥吧!”

    我靠!想吃点儿啥吃点儿啥,想喝点儿啥喝点儿啥,这话说的我差点儿没拉裤子里。

    “大叔,我也不知道它长啥样儿,就是冷不丁的跟我说句话,然后冷笑一下,我走哪儿它跟哪儿!”

    说话间,我赶紧上前给大叔递过一根儿黄鹤楼点上。

    烟,永远是男人之间拉近距离的有效工具,大叔抽了两口儿我的烟,情绪马上舒缓了很多。

    “小伙子,跟你明说了吧,我也不是啥高人,只是生辰八字特殊,生了一副阴阳眼所以能看见脏东西,你要是真的被啥缠住了要赶紧想办法解决。”保安大叔一边抽烟一边说道。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