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十二章 死神逼近
    第22章死神逼近

    奇、怪的声音从头顶传出,像是在磨牙,又像是在吧嗒嘴,又像是没完没了的小声儿絮叨……

    时间,时间,时间是唯一的敌人,我躺下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又睡了一觉,为什么现在天还没有亮!

    渐渐的屋子里的可见度提高了,秋天的早晨来的晚一些,而此时的我,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裤子里湿乎乎的全是吓出来的尿,整整两天两夜我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此时我真的好恨我妈,恨我妈把我生下来遭这份儿罪。

    天微微的变亮,似乎我的脑子也跟着清醒了很多,心下里琢磨,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从粗短儿的腿部看来应该个头儿不大,并不是狼虫虎豹之类的猛兽,可是它穿着一双小老太太的三寸金莲儿,这就瘆人了!粗短腿儿上面儿似乎还有绸子布,像是旗袍,又像是寿衣。

    我当时逃出里美庄十一大队,在大槐树下转圈圈的时候,脑门子碰触到了一个上吊的死人的脚,正是穿着花里胡哨寿衣的三寸金莲儿小老太太,一张脸至今还让我心惊胆战,这在大叔床上的家伙,会不会是她?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当时她为啥不拿下我?

    我还在胡思乱想,突然腿部一阵抖动,华为手机熟悉的铃声传来:回首已然望见故乡月亮……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

    诶哟我、操、你妈啊!我当时就吓疯了,拳头握的绷绷紧,这真是放屁崩出屎,擦屁股抠破纸啊!谁他妈大早上给我打电话啊!

    电话的响动明显惊动了床板上的家伙,奇怪、的声音戛然而止,而我手机还响了个没完,我用手按掉后又响了起来……

    我使劲一按关了手机!操!这是丧钟啊!

    床板一颤,那东西跳了下来,粗短腿儿的腿毛儿上满是打绺的猩红,一股股血腥味儿扑鼻而来,我这一次是决然逃不掉了,那东西已经欠下身子来想往下看了。

    它的一只手往下探,像是要撑住地面,我看清了那只恐怖的手,是人手的模样,但是上面儿全是猩红打绺的皮毛,指甲乌黑油亮的带着钩儿。

    就在这个时候,保安室的门突然推开了,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那怪物一惊,把弯下的腰又直了起来。

    那哥们儿皱眉的环视保安室内一圈儿后,眼珠子直接差点儿瞪出来,杀猪般的惨叫后,惊魂丧魄的往屋子外跑。

    而我身旁的这个祖宗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令我震惊!我睁大眼睛想要看清这家伙的样子,但是只看见了一个背影儿和侧脸儿……

    那东西是人形儿,但是身高不高,与五六岁孩子的身高相仿,猫着腰儿双手往前探着,我看它的侧脸儿,怎么……怎么……那么像是个老鼠!

    一闪而过我没太看清,只是看见那家伙的后脑披着长长的黄毛儿,还微微打着卷儿,有点儿像是女人的披肩大、波浪。

    原来这就是里美庄大傻逼的真面目!我、操!

    此时的我上不来气儿,感觉心脏已经堵在嗓子眼儿了,刚才那哥们儿无意中救了我,我此时是跑还是不跑?

    如果跑的话,那东西就在外面儿正在追赶那哥们儿,如果不跑,那王八蛋会不会再杀回来!

    我大脑紧张的转动着,这个时候门外走廊的深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就是桌椅板凳噼里啪啦的砸落的声音,还有几个人的惊叫……

    看来是惊动人了,这下好!吸引了那东西的注意力,我能多活一会儿,可是转念一想,我不能坐以待毙,要赶紧想办法。想到这里,我猛的窜出了床底。

    当我站起身子的时候彻底吓瘫痪了,但见身后保安大叔已经被开肠破肚,内脏啥的狼藉一片,鲜血已经把床单儿给彻底染红了!更令人恐怖的是,保安大叔的半张面皮被撕了下来,抽烟发黄的牙根儿和圆睁的眼球儿看的一清二楚!

    我第一次看见人死的这么惨,加上屋子里浓烈的腥臭味儿让我直接吐了出来,我又看了看其他的几个保安,跟保安大叔一个下场……

    保安大叔对面儿的床铺下铺没人,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

    我吓的两腿发抖,此时外面儿走廊里已经没动静儿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又重新的压迫过来。

    我眼球儿转动,快速的思考着,那东西身材虽小但是速度惊人,刚才进门儿的那哥们儿人高马大,想来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然而走廊里那声儿凄厉的惨叫告诉我,这东西比我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一开始我还想着它如果真的要探下身子,我拼尽全身的力气一脚把它踹飞呢……

    不行,我还要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家伙说不定会杀回来,想到这里,我猛的爬向对面儿二层的上铺。

    看见上铺那哥们儿死的糊成一片的死尸我胃部又是一阵痉挛,但是理智告诉我现在不是恶心这些东西的时候。

    我爬到了上铺,把那死尸侧身儿翻了过来,躺在了他的身后,让那尸体压住我,钢板床上铺承受了两个男人的重量开始吱吱呀呀的扭动而来起来,发出一连串儿的声音,吓的我直想哭。

    就在我躺好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时候,门口儿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操!它果真回来了!

    侧卧的死尸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不能看下面儿发生了什么情况,脑子里跟浇了开水一样,绷紧身子不要让自己发抖。

    其实我是后悔爬到这二层上来了,麻痹的,这二层只要稍微抖一下,床马上就会发出明显的声音。

    时间一点一点儿的过去,我不知道那怪物现在在地上干什么?我心中好害怕,脖子也不敢转,生怕它已经发现了我而我却不敢扭头看,继续在它面前傻逼兮兮装孙子!

    我就这样躺在,不敢动一下,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让我半边儿身子都开始麻木了,但是我还是在坚持,如果这注定是一条不归路的话,那我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屋子里静极了,除了我自己能听见心跳声儿外其他什么也听不见,足足过去了有十来分钟,屋子外面儿传来了警车的声音,我咬紧牙继续坚持,想着一定是有人报警了太好了,只要警察一到,兴许我能活下来。

    终于几名刑警破门而入,听见了他们的声音,我的身子才放松下来,床板发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警察同志!救我!”我虚弱无力的叫道。

    “下来!不许动!”

    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对准了我,我老老实实的起身从上铺爬了下来,然而我刚一下床,一个全副武装的刑警一脚把我踹翻在地,双手反手铐住,枪口儿对准了我的后脑。

    我浑身无力的跪在地面,侧脸儿朝原来躲藏的床板底下看了一眼,直接吓的抽了过去……

    我撅着屁股反手跪在地上,侧脸儿向晚上躲藏的床底下看去,但见自己的电脑包儿已经被撕的乱七八糟,里面儿的电源线都露了出来!

    我的天!这家伙果然到床底下找我了!可它现在在哪儿?是不是还在屋子里?

    “起来!”

    身后的刑警一把拽起了我,跟拖死狗一样把我拖出了保安休息室。

    我的心满是感激,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我心里充满了安全感……

    被拽上了警车,伴随着刺耳的警笛声,我终于逃脱了地狱,看着车厢里把我隔绝开的一根根儿指头粗的金属条儿,我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了下来。

    死了七个人!不用说在帝都市,怕是在全国也是骇人听闻的特大杀人案了,一定会引起轰动!到时候我把自己的经历全部讲出来,让公家出面去对付那里美庄儿十一大队的傻逼们,想来效果将会完爆那些所谓的高人!坐在警车里我心里这样琢磨着……

    到了公安局的审讯室,警车们对我进行轮番审问,我积极配合,怕是连小时候豁尿泥的事情都要交代出来。

    警察最后失去了耐性,把我关进了班房。

    手机被没收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班房里,因为怀疑我是一级重大杀人犯,所以除了手铐,还被带上了沉重的脚镣,连班房都是单间儿。

    我脑袋被打的嗡嗡作响,换位思考琢磨着警察们的想法,他们一定认为我是在故意编造故事掩盖事实,再或者认为我脑子有问题……

    然而不管怎么说,我终于不用再东躲西域的担惊受怕了,躺在班房的木板床上,我心里踏实的很快进入了梦乡。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了梅姐,她背对着我站着,还是那一身儿粉色鹅绒小坎肩儿,一头乌黑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再次看见她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静静的发呆。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