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十五章 逼入绝境
    第25章逼入绝境

    娟子话没说完,我已经彻底吓尿了,我这已经是第n次被吓尿了,我的前列腺一定是坏了。

    “所……所以,你和你姐姐也是要吸光我的元阳把我送给黑坟罗刹是吗?”我惊恐的问道。

    娟子低头不说话,沉思了一会儿道:“一开始是,但后来姐姐改变主意了,她说,你是个好人,不该死,所以就寻思着把你救出去。”

    “我……我,我是好人?”我上下牙膛打架,说话都说不利索,心讲话,你这说的是实话,还是骗我呢,忽悠套忽悠,是不是又要玩死我。

    “恩!姐姐说,她第一次和你在一起后,你就说要娶她,说你这样的男人是好男人,不该死!所以,我们就想办法救你,好几次黑坟罗刹派人来看你的情况,都被姐姐和我给支走了,姐姐原计划是当条件成熟的时候,我们带你一起走的。”娟子眨眨眼认真的说道。

    娟子说完,我马上回想起那条独眼儿掉毛儿的老疯狗,还有趴在墙上奇怪的黑影儿……

    我体如筛糠,恐惧的看着娟子问道:“那……那,那我已经逃出来了,为啥……还……还要……”

    娟子轻叹一口气:“黑坟沟根本就不允许有活人逃出去,万一走露了风声儿,就没人再敢来了,所以黑坟罗刹绝对不能留下活口,就派老狸子精来捉你!”

    娟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自从你逃出黑坟沟的时候,我就一直跟着你了,也是我引你走出来的,我知道黑坟罗刹不会放过你,所以我不放心……”

    娟子刚说到这里,酒店的房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挠门声,娟子立刻浑身抽了一下,紧张的说道:“老公你快走,老狸子追来了!”

    我吓的差点儿拉床单上,看娟子也十分紧张的样子,我知道问题麻烦了,可是我现在往哪里走啊?这老狸子就在门口儿守着,速度还那么快,我想逃也没办法逃啊!总不至于让我从楼上跳下去吧。

    娟子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眼珠子快速的左右转动了一下,轻声道:“老公,你躲厕所里,把门闭住,我去牵制住它,你听见声音不对瞅准时机就赶紧跑!”

    “娟子!那你呢?”我吃惊的看着她,心说娟子那么瘦小,她能牵制住老狸子吗?

    娟子见我吃惊的样子,微微的笑了笑,眼角儿里滑出了泪,手轻抚着我的脸说道:“我是你妻子,我不要你死。”

    那一瞬间,我愣住了!娟子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她根本就不是那个老狸子的对手,她这是要拼死保我出去。

    我的心里突然一阵酸涩,颤抖的说道:“娟子,你!”

    “快点儿!没时间了!”娟子猛的把我推下了床。

    见我还在那里浑身触电似的发呆,娟子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拽进了厕所,衣服也随手扔了进来,厕所门儿“砰”的一声关住了。

    我惊的骨头都散架了,颤抖着穿好了衣裤,与此同时,我听见酒店儿外面儿的门儿,开了!

    一声极为难听刺耳的怪叫从门口儿传了进来,有点儿像春天野猫发情的那种声音,又不是很像,比那更加恐怖骇人,我浑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

    紧接着,屋子里就传来一阵激烈的动物撕扯打架的声音,伴随着“噼里啪啦”东西掉落的响动,我知道娟子此时一定跟那老狸子掐起来了。

    我紧紧握住了门把手儿,浑身的虚汗一个劲儿往下冒,现在出去到底安全不?我能逃脱吗?屋子里打斗声愈发激烈,我听见了一声声小狗哀嚎时的那种惨叫。

    我猛的打开厕所门,头也不回,发疯似的冲了出去,人在生命危急的最后关头,总能激发难以想象的爆发力,我百米冲刺般的跑向了楼梯口儿,连滚带爬的冲了下去!

    我一口气跑到了一楼,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彻底打湿了!看着前台大厅里慢慢悠悠闲逛的几个人,我不敢懈怠,继续疯狂的往外冲!

    我跑到了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我心乱如麻,现在看情况应该是晚上十点多左右,我下一步该去哪里?我该怎么办?

    我不敢停点儿,加快脚步往前走,寻思着打个车先离开这里,能拉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一摸裤兜儿,坏菜了,手机没了,想来一定是落在酒店了,心里这叫个烦啊!幸好钱包儿还在,一打开,里面儿只剩下了十二块钱了,其他的钱全都给那个保安大叔了!

    没办法,我只好向路人打听附近哪里有建行,准备取出点儿钱出来再打车,得到指点后我快速的向那个建行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儿猫叫,吓得我连滚带爬跪到在地,膝盖胳膊肘磕的生疼。

    原来是人行道旁铁栏杆上的野猫,这附近是小区,小区前面儿有草坪,不知道谁家养的猫不要了扔了出来。

    一场虚惊吓的我跟龟孙子似的趴在地上,引起一对儿路过的年轻男女回头哂笑,看着他们自由自在的样子,恍惚间我感觉自己隔世为人。

    片刻的惆怅后,我心如哀死,坐在地上发起呆来,就算我取了钱又怎样!取了钱打上了车也总不能让司机师傅拉我一晚上吧,我还不如直接让那个东西把我吃了得了!活着真太累了!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的,娟子说,那东西是老狸子,发出的声音也是类似于野猫的怪叫,可是为什么那天晚上我在保安大叔床底下看到的脏东西的侧面儿,是张老鼠脸呢?

    我站了起来,失神的继续往前走着,脑子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娟子那满是泪水的笑脸,和有那句:我是你妻子,我不要你死,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怎么也挥之不掉,我的心莫名的开始难过起来。

    我知道娟子是个妖精,说的再粗俗点儿,她就是个动物,但是她对我的心,还有那份儿痴痴的情,为什么让我感觉如此的沉重。

    娟子现在怎么样了?死了吗?想来她一定不是那个东西的对手,那小狗儿般的哀嚎一定是娟子发出来的。

    老狸子杀完娟子后一定会找到我,我怎么躲也没用,也不用指望再蹦出来个保安大叔来给我抵命,我甚至可以很理智的做出判断,今天晚上我必死无疑!

    我还傻逼兮兮的说要找什么高人?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高人?就算有高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找到!指望林薇薇找驱魔人?快算了吧!老外更是扯的没边儿没沿儿了。

    此时此刻,我心中最大的安慰是林薇薇已经去米国了,只要她能活下去,别被脏东西给缠住,我就心满意足了。

    一时间,我脑海里又想起了保安大叔的死相,肚子大开,内脏乱糟糟的,脸皮还被撕下去了一大块儿,兴许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也会变成那个样子……这逼玩意儿一晚上就活活宰了七个人啊!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一个超市前,寻思了一下,我走了进去用银行卡刷了一包烟儿和一瓶儿芬达,坐在超市的门口儿一根接着一根儿的抽了起来。

    尼古丁和碳酸型饮料的交织刺激让我的大脑瞬间好使了很多,看着街上的有说有笑的人群,还有远处霓虹灯闪耀的高楼大厦,我吧嗒吧嗒嘴,渐渐琢磨出另一番滋味儿来。

    那老狸子即使速度再快它也是有形有实的东西,我就不相信一个大男人拎着铁棍子跟它拼死一搏的话一点儿胜算也没有,那七个保安之所以丧命是因为他们完全处于睡熟状态被偷袭!

    正如我面对那个独眼老疯狗时心中所琢磨的,我与其跟老鼠一样的东躲西域,还不如跟它拼了,省的狗逼玩意儿背后偷袭我,要干就当面锣对面鼓的干!再退一步讲!东躲西域也是死,奋力一搏也是死,麻痹的!老子当年连新疆人都敢动!操!

    一想到这里,瞬间我反而不害怕了!我回到超市里,买了把菜刀,还有一把剔骨刀,都是开了刃儿的,我握在手里瞬间感觉自己胆气增添了不少!

    少你麻痹给我吹牛逼!老子不信这个邪!当时卖春、药的骚老头就是用刀子搞死妖精的!

    想到这里,我拎着两把刀子大步大步的向酒店的方向又返了回去!

    一阵阵的胆气从我胸口儿里往外冒,我瞬间不焦虑了,真的是这样,男人一旦胆气涌上来,啥鸡、巴都不是回事儿了!畜生,爷回来了!

    我回到了酒店的大厅,大厅里依旧为温馨祥和的气氛,前台小姑娘时而接着电话,时而礼貌的为客人办理入住手续,我把菜刀掖进了衣服里直接走进了电梯。

    我现在什么也不怕了,少鸡、巴跟我扯淡!你敢吓唬我?吓唬我我直接劈死你!

    电梯里的门儿开了,什么怪事儿也没发生,我走到了自己和娟子开的房间前,房门紧闭,扭了两下把手,门是锁着的。

    刚才跑的时候那么着急哪里顾得上去拔房卡,去!我想啥呢?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