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十四章 邪踪
    第34章邪踪

    “诶呀我靠!这逼地方儿,操!”胖子嘴里骂骂咧咧的,但是看他的表情明显比刚才轻松不少。

    “大哥。”我胆怯的叫了他一声,看见了胖子,我重新燃起了希望,麻痹的,刚才真把我给吓死了!

    “怎么样?兄弟,刚才够凉快儿吧。”胖子冲我一脸坏笑。

    我眨眨眼睛咽了口吐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好了,咱们去收拾战场吧!把东西都带上!”

    胖子说罢,转身又向他来时的方向返回了过去。

    我吓的腿肚子转筋,麻痹的,那里有妖怪,我……我过去没事儿吗?这胖子是真胖子假胖子,不会是妖精变化出来的吧?

    不过事已至此,我想再多也没有用,只得拎着塑料袋子跟着胖子往刚才红灯笼亮的方向走。

    走近一看,我瞬间惊呆了,但见满地都是那些东倒西歪的黄毛儿小畜生,一个个口吐白沫好像是中了毒的样子,而那个花旦脸儿的大白毛儿,也是四个爪子收缩勾勾着,仰着躺在地上,那一张血红的女人嘴张张着,两颗儿白森森的小牙颤儿往外凸凸着,眼珠子圆瞪,面孔扭曲,就像是女人发疯时那狰狞扭曲的脸!

    我吓的连连放了两个屁,躲在了胖子身后,浑身颤抖的偷偷往前瞅。

    刚才躲的远,没看清,现在再仔细看时,那家伙狰狞的面孔更加的恐怖骇人,那一刻我感觉我对女性都产生了心理阴影了。

    “大哥这些都是啥玩意儿?”我浑身哆嗦的问道。

    胖子咳嗽一声儿:“屎黄的是黄鼠狼子,白毛儿的是地观音!”

    “啊?地观音!?”

    我第一次听说这诡异的名字,赵忠祥老师在《动物世界》里也没有讲过这种动物啊?他的声音还犹在耳畔:“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去我脑子里想啥呢!

    胖子清了清嗓子道:“这种生物学名儿叫雪虠,是一种极为稀有的动物,栖息地多为河谷、土坡、沼泽和坟墓中,喜阴,经常藏于地下,爪齿锋利善于刨洞,连石头板子都能抠开,喜欢占据一些墓穴安家,性情残忍狡猾,因面容酷似女子而得名地观音,又名地狼!地娘!”

    听完胖子极为专业的讲述,我呆愣住了,我靠!胖大哥的学问如此渊博,简直完爆中央电视台那些说评书的。

    胖子说完后,眉头又皱了起来,像是在疑惑,他沉吟片刻后道:“不过在华北平原发现这种东西确实比较稀奇,这种生物一般存在于藏区雪山附近,在我国东北地区也有分布,而且你看,这家伙儿的个头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就像是条狗,正常的地观音只有半米长,这个足足有八十公分!”

    “大……大哥!您一会儿再科普我,它是妖精啊!”我颤抖的说道。

    “哦,我把这茬儿忘了,对了,带烟没?”胖子想我做出了要烟的手势。

    我赶紧一摸裤兜掏出了香烟给胖子点上了一根儿,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儿。

    胖子狠狠的抽了一口,咧嘴笑了,猛的一拍我的肩膀道:“怎么样?兄弟,一场刺激后再抽根儿烟,是不是感觉特别爽!”

    我叼着烟欲哭无泪,他说的也确实是实话,麻痹的现在抽了一口烟,感觉情绪好多了。

    “大哥,这地观音怎么这么邪性,居然长了张女人的脸,我还以为是妖精变化出来的!”我胆怯的问道。

    胖大哥叼着烟笑道:“也不能说它长了张女人的脸,只是模样有些类似罢了,不过这个地观音可是成气候了,麻痹的!活的年岁太大,越来越像人了,居然学会唱戏了!”

    听胖子这么说,我心中叫苦不迭,唱戏算什么,我们家那个梅姐连上网都会。

    说罢,胖子把背着的挎包儿摘了下来,从里面儿翻出了一捆儿细绳子,绳子的末头儿是一个弯弯的铁钩子。

    他戴上一个胶皮手套,蹲下身子,用铁钩子捅进一只黄鼠狼的眼睛里,“扑”的一下,眼球儿被扎出血,钩子带弯儿,从左眼进去,他用力一挑,钩子尖儿从右眼扎了出来。

    我在一旁看的胆战心惊,这大哥的手法真可够残忍的!这些畜生都死了,这又是怎么个说法儿呢?

    胖子一个接着一个,穿针引线般的把几十条黄鼠狼全都串了起来,连成一串儿,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最后他走到那个地观音跟前儿,从挎包儿里掏出一把军用匕首来,在那个东西脑门子上一划,我才看清楚咋回事儿!顿时吓的心又是一抽。

    原来那地观音的脑袋根本就不是纯粹的女人头,它只是额头以下部分是很像女人的瓜子脸,额头以上的部分纯粹就是用一块儿死人的头盖骨装饰盖上的,还专门儿梳妆成了青衣花旦的头饰,胖子用军用匕首拨弄开那头盖骨后,两只又直又长的耳朵露了出来。

    我吓的浑身一哆嗦,麻痹的,刚才在草丛旁就见到一块儿罐头瓶儿盖儿大的死人头骨碎片儿,想来是没有加工好的失败品!

    胖子蹲着忙活了大半天,累的不行,喘着粗气说道:“兄弟,看见这逼玩意儿的爪子没,这东西虽小,但爪子是最锋利的,石头板子都能抠开!”

    说罢,胖子让我拎着那一大串儿黄鼠狼子,自己则拎着那地观音的两只耳朵,向那诡异可怕的庙宇前走去。

    见胖子走了,我不敢耽搁,连忙拖拽着这连成串儿的几十个黄鼠狼子向庙宇前移动。

    此时我心中还有一系列恐惧的疑团没有解开,那黑漆漆的大棺材里装的是究竟什么?这东西怎么自己爬出来了?还有那黑坟林刹就是那个地观音吗?还是另有其他可怕的东西隐藏在背后?

    胖子和我现在明目张胆的在庙宇前晃悠,真的没事儿吗?

    还有,胖子刚才是怎么把这些闹翻天的祖宗们给降伏住的?我心里很乱,但是眼下也没工夫去细想这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胖子走到庙宇前,顺手把地观音扔在了地上,然后让我把那些黄鼠狼子搭在地观音的身上,堆起了毛乎乎的一座小山。

    “兄弟,不要怕!你要记住!人定胜天!妖精没有什么可怕的,你出其不意的进攻它们,它们也就是普通的畜生而已。”胖子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胖子的话音刚落,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一阵“嘿嘿嘿嘿”的冷笑声。

    这夜枭般的冷笑,把胖子都吓的浑身肥肉一颤,我则直接膝盖一软就要跪下。

    回头查看,那诡异的冷笑好像是从身后的破庙里传出来的。

    “大……大哥,里面儿有情……情况!”我紧张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胖子眉头拧成了个疙瘩,眼角露了出凶光,看得出,他有些愤怒了。

    夜晚起风了,那破败的庙门在晚风的吹拂下竟然“吱呀吱呀”的晃动起来。

    空气中满是血腥味儿,还有内脏被翻出来的恶臭,跟庙里诡异的穿堂风中的霉味儿交织在一起,让人感觉呼吸都是一种折磨。

    “兄弟!把你手里的红灯笼给点着!”胖子冷冷的说道。

    我愣了一下,不敢耽搁,赶紧翻出红蜡烛点着后固定在灯笼里。

    我心里琢磨着,原来我手里的红灯笼是备用的,只是想不明白胖子要这红灯笼有什么用?照明吗?似乎没那么简单。

    我把点着的红灯笼交给胖子,胖子拎着灯笼径直走进了那发出怪声的破庙。

    我吓的一哆嗦,虽然知道那里面儿有猫腻,但是更不敢跟身后的大棺材待在一起,赶紧跟上他也进了庙。

    这里面儿乌七八糟狼藉一片,地上满是尘土和错落横陈的烂木头板子以及坏掉的桌椅腿儿,屋檐子上满是蜘蛛网。

    正对着庙门儿的是一个神龛,神龛上面儿有座泥胎雕像,斑驳残破,缺胳膊短腿儿,样子像是土地爷。

    我神经高度紧张的环视着四周,刚才那一声怪笑就是从这庙里发出来的,现在那东西现在躲在哪里?我甚至有一种可怕的猜想,那声音是不是这个土地爷发出来的。

    胖子用眼睛扫了一圈后,绕过雕像,向一旁的侧门儿走了进去,我吓的一个激灵!赶紧跟上了他。

    进了侧门儿,里间儿的左边儿是一大堵炕,炕的右边儿是一些散落的桌椅之类,给人的感觉这里好像以前还住过人。

    炕上满是乱糟糟的絮状秽物,想来应该是腐朽的棉被褥子之类,只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以前住这里的人留下的,还是畜生们从死人坟坑里挖出来的。

    我咽了口吐沫瞪大眼睛盯着炕上那乱糟糟的一片,生怕从那一堆烂脏东西里钻出个啥来上来就咬我一口。

    从里间儿再往里走,就是庙宇的后门儿了,穿过后门儿,是一个破落的小院子,院子里面儿有铁锅之类的杂物,还有露天的灶台都隐藏在杂草里,满目疮痍的凄凉之感……

    “大……大哥,刚才是啥东西在笑……我们。”我胆怯的问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