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十六章 地下魔窟
    第36章地下魔窟

    胖子不理我,还是蹲着继续抽烟,直到抽完扔了烟头儿才开口说话:“他不让你动,你就不动?他不是也动你了吗?”

    我惊恐的看着他,心说怎么个意思,胖子要揭开这个石板子?

    胖子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兄弟,我发现跟你在一起后,让我的想象力也变的丰富起来了,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想通了。”

    我不知道胖子这话啥意思,依旧惊恐的看着他。

    胖子清清嗓子继续说道:“如果没有这几个字,我心里可能还存在着很多的疑惑,但是看到这几个字,我心里反而踏实了,如果我没猜错,这炕下面儿应该就是这个养地观音的人的坟!”

    “他的坟?”我吃惊的张大嘴。

    “不错,我说怎么看这个庙宇建造的地势有点儿古怪呢?原来果然是一个大坟包子!”胖子无奈的笑了笑。

    “可是……可是,大哥,这个庙可有年头了啊?而且在坟上建庙,这……这谁给他建的呢?”我满是疑惑的问道。

    胖子笑了笑:“肯定是人给建的啊,不过,神前庙后不葬坟,邪神毛鬼缠后人,在别人家坟上盖庙,那是最阴损的做法,除非是对那种最大恶极的,万死不足抵其罪的家伙,才会在他的坟上盖庙,让他永世不得超生,永远受鬼神的折磨!”

    胖子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一定是周围的老百姓发现这个家伙是个妖人,把他弄死以后在他的坟上盖一座庙,让其饱受庙里的鬼神折磨之苦。”

    胖子笑了:“兄弟,你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你没发现这个庙宇很古怪吗?谁家的庙宇还有个住人的里间儿,然后后院儿还有铁锅灶台生火做饭的地方?”

    胖子这话把我说懵了,他说的这些确实很古怪,这只是个土地庙,又不是少林寺那种的大寺院,怎么还住人生火做饭呢?即使有庙祝,也不可能在在这个地方住啊?而且下面儿还是个大坟。

    胖子轻叹道:“这是极凶之地,别说住人了,就是长时间待着对人都很不好,人不到万不得已,山穷水尽,不会在这个地方住的。”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这能养地观音的人,想来也不是啥善辈,做事行踪力求隐蔽,这里应该就是那个人藏身生活之处!”

    胖子的话又把我给说懵了!他刚才说这庙下面儿是那孙子的坟,又说那孙子在庙里住,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大哥,你刚才不是说这下面儿是他的坟吗?怎么又跑到庙里住了,还生火做饭?”我诧异的问道。

    胖子笑道:“怎么就不能?我也没说这个坟一开始就是他的啊?”

    “你的意思是?”

    胖子的表情略微有些严肃,认真的说道:“这孙子利用此处的凶险隐蔽养地观音,然后临死的时候直接在别人的坟里建造了自己的阴宅。”

    胖子的话说的我瞠目结舌,连声问道:“那……那他不嫌恶心吗?他死了以后,这庙宇里的毛鬼神儿啥的不找他麻烦么?这可是个凶地啊!”

    胖子摇摇头:“你一开始进来的时候看见那个神像儿脑袋都剩半拉了,缺胳膊断腿儿的,也没有见到小鬼儿的雕像是不是?”

    我点点头。

    “这就是了,这庙宇镇煞局已经被破了,也就不存在鬼神的叨扰了,这个养地观音的人,就利用别人对这个地方的避讳和嫌弃,把自己埋在了此处,想来也是个孤苦可怜之人,他所养的地观音也就占据了这神出鬼没之地,为他守灵看坟,作妖儿害人!”胖子解释道。

    胖子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可是转念一想还有点儿不对劲儿,问胖子:“大哥,还是不对啊,这自己死了,怎么能给自己埋呢?理发的人总不能给自己理发吧?”

    胖子笑了笑:“你真当他养的地观音只是一只狗啊?我告诉你,那东西比黄皮子灵性大多了!”

    胖子咳了一口痰继续说道:“我在这碗里发现了金粒子,想来是黄鼠狼子倒腾出来的,这下面儿一定有这家伙生前鼓秋来的财物,不过这孙子也够蠢的,还写了这八个傻逼字儿欲盖弥彰,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我们?”

    “自然下去,把他老底儿给翻出来,兄弟你可忘了,还有个脏东西背地里看着我们呢,我们不直捣黄龙,那东西不出来!”胖子认真的说道,他说完之后,我又是被吓的浑身一哆嗦。

    胖子弯下腰,揭开了那个石板子,石板子揭开之后,一股股阴风吹了出来,夹杂着一股子霉烂腐臭的气味儿。

    虽然气味儿很难闻,但是令我吃惊的是,这里面儿居然还夹杂着草腥味儿,而且气流并不是那种窒息的闷浊感,好像是跟外面儿相通的。

    这让胖子也感到有些奇怪,皱眉盯着下面儿沉思了起来,而我此时相想起那个棺材不见了,还有黄鼠狼子死尸堆被人动过,脑海中马上出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猜想!

    那就是,那个养地观音的人,他要么就没死,要么就已经成了最为恐怖的妖物,他……他已经从下面儿爬出来,神出鬼没的行动了!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胖子,胖子摆摆手:“你不要瞎想,虽然疑点很多,但是不能自己乱了阵脚,这家伙想来是个守财之人,不然不会写这傻逼字儿吓唬人,我们下去探明情况就什么都知道了。”

    又扒开了几块儿砖石后,通往下面儿的坑道完全暴露出来,这就是个地洞,跟电影儿《地道战》里演的那种很像,一平米见方的宽窄,人垂直的往下能钻下去。

    看着那黑洞洞的坑道,我不禁突发奇想问胖子道:“我说大哥,当年八路军开展地道战,不就是在这个华北平原吗?你说这地道会不会是八路军给挖的,上面儿的庙只是个幌子,这里是打鬼子的据点?”

    胖子见我在一旁光耍嘴不干活儿,颇有些无奈,皱眉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我说龟田太君,你别在这里瞎猜了好吗?我们下去看看不就知道八路藏哪里了?”

    胖子说完,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了一捆儿绳子,有指头粗细,一头儿还有一个很像鬼爪的小钩子,银晃晃的样子十分的古怪。

    “大哥,这是啥?”我好奇的问道。

    “探阴爪,咱们把一头儿抠住,然后拽着身子一点点的往下探!”胖子道。

    我一听胖子这话,心中好生的震撼,这家伙装备如此齐全,好像是行家啊?难不成他还干盗墓贼的活儿?

    胖子站起身,把探阴爪的一头抠在里间儿的窗檐上,这窗檐是一整块儿沉重的石板子构成的,结实是绝对结实了。

    接着胖子把那捆儿绳子直接扔到了炕上的地洞里,转脸儿冲我说道:“怎么个意思?你先还是我先?”

    我惊的一哆嗦,连忙苦笑道:“大哥,自然是你先。”

    “我先就把灯笼给我。”胖子说罢,从我手中夺过了灯笼,一手拽住绳子,开始一点点的往下钻。

    他的身形儿过于肥胖,往下钻的有些笨拙吃力,他用膝盖顶住坑道的沿壁,一只手拽紧了绳子,另一只手把灯笼举过头顶,一点点儿的往下蹭。

    我咽着吐沫看着胖子这狼狈的样子,心中一阵阵慌乱,麻痹的,这个时候要是啥脏东西窜出来偷袭我们,我们将多么的被动啊!

    胖子一点点的往下移动,红灯笼也越来越往下降,我站在炕上发愁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说实话,我是一千万个不愿意下去,可是我更不敢一个人留在庙里的里间儿,无奈下,我也只好拎着绳子,蹲下身子一点点的往下钻。

    这坑道里凹凸不平,沿壁上有很多凸出的部分,我本来想着可以踩在上面儿维持体重,可是脚丫子刚刚一踏上,马上“跐溜”一滑,这坑道里虽然通风,但很是潮湿,巴掌大的泥块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下面儿灯笼红影儿闪烁,传来了胖子的骂声:“你用膝盖顶住,别用脚丫子乱踹,把灯笼弄灭了,咱们都要交待在这里。”

    他这句话可把我吓坏了!麻痹的灯笼灭了交待在这里,那为啥一开始你不用手电筒呢?弄个破比灯笼怪吓人的。

    我们往下降了有三四米,终于到了底部,期间我心里十分害怕,害怕上面儿有啥脏东西把我们的绳子给弄断,然后再把石板子给盖上!

    下来之后,前面儿是一个宽阔的通道,说来也怪,虽然同是土窑坑道,这个坑道明显比刚才的宽敞多了,高低至少有一米五,左右也十分的宽敞,人猫着腰儿可以十分轻松的出入,有点儿墓道的意思了,而我们刚才下来的那垂直的坑道,倒是有点儿像盗洞。

    这个时候,又是一股子阴风吹了过来,里面儿夹杂着浓烈的土腥气,还有阵阵厕所里好长时间不打扫的那股子臭味儿。

    “走兄弟,我们继续前进!”胖子指挥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