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四十章 图穷匕见
    第40章图穷匕见

    这个石厅的面积不小,做成半球形的蒙古包状可以有效的承载更多的压力,我又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其他的门儿了,这里应该就是墓穴的最深处……

    我还在诧异,却见胖子猛然大惊,他发疯似的向我冲来,把我撞飞了出去。

    胖子的力道很大,我连滚带爬摔了个狗吃屎,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儿,就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那声音极为震撼,如同山崩地裂一般,整个墓室里都回荡着“嗡嗡”声,我耳膜都快被震碎了,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这个墓室似乎也跟着摇晃了起来,我足足白痴了好几秒才连忙扭回头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但见一口巨大的棺材垂直立在我刚才站立的地方,棺材上面儿脏脏斑驳,似乎还有很多发绿的霉点,更令人惊愕的是,这口棺材竟然被一层又一层的腐锈的铁锁给缠住!

    我吓傻了!侧眼儿看见胖子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慌乱紧张!

    这……这棺材是从房顶儿上掉下来的!我的天!可是我刚才抬头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棺材啊,只是光溜溜的石砖顶子!

    刚才冲击的太过猛烈,棺材的盖子似乎被震开了,露出了一道儿巴掌大的缝隙,被铁索绑着没有完全掀倒开来,里面儿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心脏狂跳不已,砸的胸口儿都疼!我侧眼看了下胖子,他此时已经蹒跚的站起,从背包里取出了另一把刀子来!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胖子拿的竟然是把菜刀,上面儿锈迹斑斑黑乎乎的满是污垢,而且好多地方都已经有豁口儿了,我心说胖子是不是傻了,拿个那破比玩意儿有个蛋弓用?

    然而,我不敢离胖子太远,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他的身边。

    “大哥,你还是用这个军用匕首吧!”我慌张的把刀子递给胖子。

    胖子不理我,还是握着他那把菜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口巨大的棺材!

    我仔细的再看那可怕的棺材,上面儿乌黄乌黄的,似乎还略微有点儿光泽,我心中大骇,难不成!难不成这是一口铜棺材!我的天啊!刚才看见的那些绿色的斑点都是铜绿!

    “大……大哥。”我胆怯的牙床直打架,不用说,这棺材里装的一定就是那墓主人了,那个养地观音的家伙!他……他才是黑坟罗刹!

    我和胖子屏住呼吸,精神高度紧张,然而这个时候,从那棺材里面儿竟然发出了一声声儿嘿嘿嘿的冷笑!

    这冷笑我太熟悉了!正是我们在庙外面儿听到的那可怕的声音!

    那恐怖的铜棺材里突然传出了可怕的笑声,那声音正是我们在庙外面儿听到的冷笑。我吓的两腿发软,身子哆嗦着往后退。

    胖子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黄纸向那个铜棺材甩了出去。

    那些软不拉他的黄纸就像是有什么力量牵引一般,直直贴在了棺材上,说来也怪,那原本已经开启的铜棺盖子,此时“轰隆”一声闭合住了,接着整个棺材就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一阵阵“呲啦呲啦”的抓挠声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极快的挠着棺材盖子!

    那声音极为难听刺耳,就像拿个破逼铁锹拼命划地板,除了恐惧之外我最受不了这种声音,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

    我胆怯的躲在胖子身后,跟着胖子这一路闯进来我第一次看见他施法,果然是高人!那软软的黄纸竟像扑克牌一样飞出去,而且跟吸铁石一样贴在了棺材盖子上!

    抓挠声儿愈发的激烈,沉重的棺材有些晃动,像是要倾倒的样子!

    胖子从背包里儿取出了一捆墨斗线,让我捏住一头儿,他自己向前冲了上去,一圈一圈儿的将棺材拦腰缠住,真是邪门儿了!刚才还抖动的铜棺材被胖子这细细的墨斗儿线一缠,竟然不晃动了,只是里面儿的抓挠声儿更加疯狂了!

    胖子缠了几十圈儿才停下来,我提着灯笼胆怯的看着他,心说这接下来怎么办?这里面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胖子将墨斗线扎好后长长的出了口气,又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柄桃木短剑,握在手里直直的对准那可怕的铜棺材。

    这个时候,棺材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声类似于老虎咆哮的声音,那声音很响而且极具穿透力,震的我肝儿都颤。

    听到这个声音,胖子嘴角儿咧出了一丝邪恶的笑意,他手持桃木剑对准铜棺材大声说道:“天行消罪,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深虎贲……”

    “急急如律令!破!”

    随着胖子大喝一声,那些贴在棺材盖子上的黄纸瞬间炸裂开来,黄色的纸屑崩的漫天都是,中间儿还夹杂着一股焦糊味儿。

    与此同时,棺材里发出了一声声儿惨叫,那声音很像是狗挨打时的哀嚎声儿,之后便是呜呜的呻吟声儿传来。

    我惊的睁大眼珠,心说这里面儿到底是啥怪物啊?怎么一会儿老虎叫,一会儿狗叫的?

    但是看眼下的情况,胖子已然控制住局面了,于是好奇的问道:“大哥,这里面儿究竟什么东西!”

    胖子冷笑一下:“还是地观音,地观音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它叫的声音像老虎,而且经常藏匿于雪山冰原一带,所以学名儿叫雪虠。”

    我猛然一惊!还有地观音,我的天!我还以为这棺材里装的是僵尸王!可是……可是,这地观音是怎么钻进这厚重的铜棺材里的?它进去要干啥?那墓主人呢?墓主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一连串儿的疑问在我脑海里萌生了出来。

    胖子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傻畜生,自作聪明,隐遁铜棺想活活砸死我们,可惜自己被困其中不得出,要是它真的在外面儿跟我们作妖儿还真不好收拾!”

    我咽了口吐沫,惊恐的问道:“大哥,大哥,那墓主人呢?那个黑坟罗刹呢?”

    我此时最担心的就是这一切背后还有杀机,脑海里想象着再过几秒,那厚重的棺材板子会直接崩飞,从里面儿蹦出个青面獠牙的僵尸来跟我们拼命!

    “黑坟罗刹?呵呵,还黑坟奶奶呢?你别听那些妖精们胡扯,如果我没猜错,这棺材里的墓主人现在已经化作了虚无!”胖子冷笑道。

    “虚无?”

    我擦!我还以为他会说白骨,结果给我来个虚无!这虚无又是啥意思?难不成墓主人的尸体已经被自己养的地观音给吃干净了?

    “兄弟,来我请你吃爆米花儿!”

    胖子说罢,笑着从背包儿里又取出了一沓儿红色的符纸,甩出去后,牢牢的贴在棺材盖子上,他又神神叨叨的念叨一番,登时一声剧烈的炸响传来,这次声音更加猛烈!震的我颅骨都疼,瞬间眼冒金星儿,傻逼了一两秒。

    伴随着一声轰隆巨响,我抬眼看时,那厚重的棺材盖子已然扑到在地,里面儿凌乱一堆,就像是理发店收集的烂头发堆似的,一个猫一般大小,浑身焦黑的东西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一股股烧糊的味道直扑面门。

    在那些杂乱的秽物中,我看见了一副发白的枯骨,已经被震碎了,头骨裂成好几块儿,肮脏的牙床,碎裂的眼眶清晰可见!

    还有一些耗子般大小的东西一个个四脚朝天仰躺着,明显是已经死了!

    胖子向我要来了军用匕首,一脸坏笑的向那团黑乎乎正在发抖的东西走去。

    我吃惊的睁大眼,心说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就是另一只地观音吗?我的天!它的毛怎么是这个颜色!

    处于对这种东西的恐惧,我依旧不敢靠近,只是躲在胖子身后偷偷观瞧,那地观音的脸上焦黑,我不知道是被胖子给炸的,还是本来就是那个逼色儿。

    那个地观音扭过头来,依旧是个女人的脸,只是明显没有外面儿那个白色的好看,不知道是不是没化妆的原因……

    此时我看见那黑色地观音眼角儿里,微微的润出了两滴泪,那神态,那表情,跟女人简直一模一样,要是把它其他部位盖住,你真的会误认为是个灰头土脸的女人正在哀怨的看着你!

    它嘴角儿里往外渗着血,微微开合的嘴里露出了白色的獠牙,这个特征可以清醒的提醒我,眼前这个东西是畜生不是人!

    胖子二话不说,直接弯腰猛的向那地观音头部扎了过去,伴随着一声儿凄厉的惨叫,血花四溅,胖子满脸都是迸溅出的鲜血!

    我惊的浑身一抖,抬眼再看时,那地观音的额头已经被胖子给扎穿了!血沫子咕咕的往外涌冒着。

    胖子的手法太狠,不过相比较起这地观音一开始要把我们砸成肉酱而言,这根本都是轻的!

    看见铜棺材里那被炸碎的白骨,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一定就是墓主人的尸骸了,他已经碎裂成一堆白骨了,想来应该不会再出来闹事儿了!

    只是胖子刚才说那墓主人已经变成虚无了,为啥这里还残留着白骨呢?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