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五十章 死人舌头
    第50章死人舌头

    “那个骷髅现在怎么样了?”胖子自己点着一根儿皱眉问道。

    “烧了!妈的!当时就把人们给吓坏了,都说留着这东西不吉利,又不是啥文物儿,连着棺材一起都烧它的了!”老村长狠抽一口答道。

    “那有人失踪又是咋回事儿?”胖子皱眉追问。

    老村长略显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棺材是年关的时候挖出来的,到现在也十个多月了,从三月份开始,就有人失踪,不光我们村儿,隔壁几个村子还有镇子上也有人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警察过来查了好几次也没个说法,就有人怀疑跟那口棺材有关系,一定是挖出啥脏东西来了,那些人都被脏东西给祸害了!”

    听老头儿说道这里,我觉得跟里美庄儿十一大队的情况有些类似,就好奇的问道:“村长,这丢失的是不是都是一些男人,年轻力壮的?”

    老村长苦逼着脸皱眉道:“不光是男人,女人也丢!老头老太太也丢!有一户人家,爹娘老妈子都丢了,就剩下俩孩子在里屋玩儿,找不见大人哇哇哭!”

    听了老村长的话我有点儿懵逼了,这如果真是妖物作祟的话,这家伙的口味儿有点儿特殊啊!你要是男女通吃我能理解,怎么连老头老太太也偷啊,那都老的没性别了还能被你勾引去?

    我疑惑的看向了梅姐和娟子,她俩也是懵逼一脸疑惑。

    “这样吧!我们先在村里住一段儿时间,观察观察,研究研究!”胖子笑道。

    “诶呀道长啊!我们早就盼您来了!我家空屋子有的是!您就安安稳稳的住下,您住下我们村子里的人就有救了!”老村长千恩万谢的说道。

    我一听胖子这话,心里“咯噔”一下,住上一段儿时间,至于吗?不是娟子和梅姐都在吗?胖子啥意思?

    “对了!还有一点!这些丢失的人有没有什么共同特征?”胖子问道。

    老村长皱眉仔细琢磨着,半晌来了句:“没啥特征!小孩子,青年人,老人全有,不分男女,要说起来还真没啥特征!”

    这个时候村长老伴儿进来了,冲村长抱怨道:“死老头子,你也不赶紧招呼客人吃饭,就知道瞎咧咧!”

    村长这才缓过了神儿,不好意思的冲我们说道:“你看你看,这光顾说话了,连吃饭都忘了!道长们赶紧吃饭吧!”

    老村长很热情,一桌子的鸡鸭鱼肉,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胖子毫不客气,甩开腮帮子亮出大槽牙,一顿狠造,还跟老村长推杯换盏的喝起酒来,看着丰盛的饭菜,想起胖子刚才那句话,我心情有点儿压抑,不住的长吁短叹。

    老村长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略显惊讶的问胖子:“这位小兄弟……?”

    “哦!村长你别在意!这是我师弟!法号空虚,空虚道长,没事儿就感觉到空虚,来来来,咱们喝!”胖子笑道。

    胖子拿我开着涮,娟子没忍住“噗”的一声儿笑了出来,梅姐则是狠狠的瞪了娟子一眼,吓的她赶紧把脑袋缩了缩。

    酒足饭饱之后,胖子说脑袋晕要睡会儿,村长跟伺候祖宗一样的把他安排在小二楼一个宽敞明亮的正房内,我和梅姐还有娟子则是被安排在了胖子隔壁的两个房间。

    看胖子的样子,我心里乱极了,麻痹的,刚才他喝了快一瓶儿白酒,这一觉还不睡到明天早上,什么时候才能办正事儿啊!

    我心烦坐在屋子里一根儿紧着一根儿的抽烟,梅姐看我着急上火的样子,拉着我的手安慰道:“夫君,你别心烦,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指望胖道长的,我们先派娟子出去到周边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梅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娟子是妖精,她如果出马的话,一定比那些警察强好多!

    娟子眨眨眼说道:“姐夫,姐姐,我现在就出发,这十里八乡巴掌大点儿的地方我一个时辰就能摸透!”

    “好!娟子,你快去快回,发现什么线索了就赶紧回来,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冲娟子认真的嘱咐道。

    “姐夫你放心吧!我懂!”说罢娟子就走出了房间。

    有娟子出马,我的心略微宽松了一下,最起码没有浪费时间。

    “梅姐,根据你的经验,这会是什么脏东西?”我疑惑的问道。

    梅姐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道:“有人失踪,定是被妖物吃掉了,这点不用怀疑,只是这妖物的做法有些奇怪!”

    “如何奇怪?”

    “寻常来说,小孩子的精血最为精纯!妖物要想快速的提高自己的修为,一定会先挑选小孩子下手,这个妖物可倒好,把两个小孩子扔下不要,反而把大人和老人掳走了,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梅姐答道。

    见梅姐也是疑惑不解,我心里也有点儿慌,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梅姐,你说这人莫名其妙的失踪,真的跟那挖出来的那口棺材有关系吗?”我追问道。

    梅姐微微的点点头:“一定有关系!刚才那老头儿说骷髅嘴里有一坨软塌塌的肉,我就怀疑是啥成了精,破了禁锢钻到土里遁逃了!”

    “那会是啥?”我惊骇道。

    见我一脸慌张的样子,梅姐微笑这安慰道:“夫君,你不要急,娟子既然出去了,一定可以查出个原委,妖精们都有妖气的,等她回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一想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刚刚吃饱饭,我也有点儿困,躺在床上想歪一会儿,梅姐则是依偎在我的身旁,款款的躺了下去。

    “夫君,你不要老叫我梅姐,我昨天不是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吗?”梅姐略显娇嗔的看着我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这叫习惯了梅姐,冷不丁改成灵儿确实有点儿不习惯。

    梅姐拉住我的手,极尽缱绻的贴住我,温顺的就跟小猫儿一样。

    “灵儿,我听娟子说,你以前有过爱人是吗?”我笑着问她。

    梅姐一愣,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露出了一丝忐忑和神伤。

    她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怎么跟我解释,此时我脑海中浮现出以前梅姐家墙上挂着的那张合影儿,心说会不会就是那个傻逼哥们儿?

    “他是一只好狐狸,帮人做善事,已经修出了五条尾巴,以前有他,没人敢欺负我们姐妹,后来,他为了帮我挡天劫,被天火给诛杀了!”梅姐低声道,时而眼睛偷偷瞄我。

    “哦,这个情况啊。”听梅姐这么一说,我心里有了些恻隐。

    “夫君,你知道吗?妖精跟人不同,妖精虽然可以活很久,但是不能轮回,死了就死了,永生湮灭,人活一世不如意,可以重头再来,妖精没这个机会。”梅姐轻声嘀咕着,像是在回忆以前的往事。

    也不知道为啥,听梅姐说起以前的爱人,我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些醋意,可能是我对梅姐还有很深的感情吧。

    “夫君,你不要瞎想,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梅姐略显紧张的说道,这不管是妖精还是人,女性都是极为敏感的,稍微一丝的情绪变化她都能捕捉到。

    “灵儿,我也会保护你们姐妹的,不让你们受委屈。”我轻声道,其实不说男女感情,自从胖子告诉我梅姐不是那种吃人的妖精后,我对她和娟子产生了一种亲情,就跟自己的姐妹一样。

    “夫君,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

    “夫君……”梅姐缱绻的往我怀里钻,我这个时候猛然想到娟子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

    “灵儿,娟子走了超过两个小时了吧,她不是说一个时辰就能回来吗?”我皱眉问道。

    梅姐微微一笑:“你别担心,娟子是个很机灵的孩子,她过一会儿就会回来。”

    然而我们又等了很长时间,日头偏西了娟子也没回来,我心里渐渐的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梅姐也是眉头微皱,眼珠子不停的转。娟子许久不回来,我去隔壁叫胖子,胖子呼噜声连天,睡的跟死猪一样,气的我直跺脚!

    就在我站在胖子门口摇头叹气的时候,梅姐在屋子里突然惊叫了起来!

    我听见声音不对,赶忙往屋子里跑,看见狐狸形态的娟子倒在地上,浑身都是伤!

    梅姐哭喊着把娟子抱在怀里大声叫道:“妹妹!妹妹!发生什么事儿了,谁伤的你!”

    娟子浑身颤抖,身上毛好像被啥东西连着皮给扯掉了好几块儿,红红的伤口儿处可以看见鲜红的肉。

    一看娟子伤的这么重,我脑子“嗡”一家伙,这伤的可不轻,谁他妈干的!

    我跑到胖子门前用力拍着他的房门大声叫道:“大哥!大哥!快起来!”

    楼上的动静儿惊动了村长一家,村长吃惊的问道:“空虚道长!发生啥事儿了!”

    我顾不上跟他解释,继续用力拍着胖子的门!

    村长上了楼向我住的房间走来,我心里一慌,天哪!让他看见娟子的狐狸形态那还了得!

    然而村长已然到了我的门口儿,往屋子里一看大吃一惊!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