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章 魔棺之谜
    第60章魔棺之谜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梅姐满脸是泪的感激道。

    “狐狸妹子,少扯没用的了,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胖子摇头叹息道。

    接着胖子转脸看向我:“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好材料!”

    胖子的话说的我很无语,不知道该咋回答,见娟子也没事儿了,我长出一口气,掏出一根儿烟准备准备醒醒脑子,胖子见我掏烟,皱眉吵吵着先给他抽,这一番折腾下来,他早就憋坏了!

    我笑着给胖子点起了烟,然而转头之际,却发现凶宅里墙的墙根儿下,蹲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儿。

    我心中大骇!手猛然抖了一下,站在这土堆上,院子里的场景可以一览无余,那黑乎乎的人影儿是谁?

    “老弟啊,把我手机给掏出来,然后给老村长打个电话,让他接我们回去,诶呦!疼死我了!”

    胖子疼的呲牙咧嘴,他胳膊骨折后肿的老高,明显是有内出血要赶紧送医院救治。

    我在他口袋里翻着手机,顺便提醒道:“大哥,你那边儿墙根儿,有个黑影儿蹲着,那是啥东西,会不会是厉鬼?”

    我脑海里浮现出胖子刚才召唤出来的那些厉鬼冤魂,形体也是黑乎乎的。

    胖子皱眉观察了一下,道:“双肩额头都有火苗子,是活人,诶?我怎么瞅这个人这么眼熟呢?”

    胖子一说是活人,我心头大惊,这凶宅院子里除了那一对儿狗男女外还有活人?那会是谁?还他妈眼熟!

    我趴到墙头儿仔细一看,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个蹲着的黑影儿竟然是一开始提醒我们不要靠近这个凶宅的老头儿!

    此时的他,浑身发抖,体如筛糠,一副惊魂丧魄的样子。

    “大哥,是那个老头儿,一开始提醒我们别靠近这里的那个!”我小声的提醒道。

    胖子点点头:“老弟,咱们过去瞅瞅,看看那个老家伙什么的噶活!”

    说罢,他就往前院儿的方向走去,我寻思了下不对劲儿,连忙追上去提醒道:“大哥,那家伙黑灯瞎火的躲在这个地方一定也不是啥好东西,他如果是个歹人的话……”

    “歹人?呵呵,他命魂儿都被吓散了还歹人?再说要你干什么吃的?你别告诉我你的手腕儿也断了,连个老逼头子也对付不了!”胖子不屑的白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跟着胖子继续往前走,梅姐抱着娟子也跟了上来。

    进来前院儿,我们来到了那个浑身发抖的老头儿旁,他已经彻底吓抽了,浑身发抖面色惨白,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见到了胖子,他竟“扑通”一下跪了下,脑袋跟杵地一样的往下磕!

    “爷爷!道长爷爷!救救我,救我一命!”老头吓的黄鼻涕都流了出来。

    听这个老头管胖子叫爷爷,我感到有些好笑,可想而知这个人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胖子皱眉问道。

    老头一脸惊骇的看向我们,面露难色,嘴唇哆嗦着并不回答。

    “说!不说让鬼撕了你!”

    梅姐突然上前来了一句。

    “啊!?”

    老头吓得猛然一抖,直接差点儿背过气去。

    “我说,我说!”

    他双手哆嗦的抬起,摆出作揖的姿势,断断续续的向我们讲出了他躲在这里的缘由。

    原来这个老头儿手里头有几件儿值钱的文物儿,放在哪里也不放心,他就利用村民对这个凶宅的恐惧,偷偷把文物藏到了里屋床底的土砖下面儿,隔三差五的过来看看,平时有事儿没事儿啥的也到门前溜达溜达。

    我们下午的时候来到这个凶宅前,引起了老头儿的高度警惕,他以为我们是便衣警察,想上前来阻止却又不敢,只好神神秘秘的在我们身后儿来了一句,像是善意的提醒。

    这凶宅院门儿的锁正是老头给上的,这种农村的锁其实就是一个铁链子配合一个锁头,从外面儿也可以把门给锁住,他躲在院子外面儿的一颗大树下偷偷看我们,看到我们把门给踹开了走了进去。

    一开始,他不敢跟着进来,直到天色完全黑了,才偷偷的溜了进来,发现院子里面儿黑乎乎一片,也没有任何声音,也没见我们从院子里面儿走出来啊?于是他就使劲的摔了下前院儿的门,算是投石问路,看看我们躲在哪里?

    老头说到这里,我才明白原来一开始那门儿是他摔的,操!我们当时正变成石头一动不敢动,这老逼玩意儿还装神弄鬼吓唬我们。

    之后他进了里屋,到床底下一查看,发现文物还都在,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那一对儿狗男女的苟且之事他也看到了,正在为文物是不是还要放在这个地方忧虑发愁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老头当时吓的就脱了魂儿,浑身发抖大小便失禁,想跑可是两条腿跟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迈不动!

    那太岁怪物被胖子的火龙黑旋风揪住往外拽,凸起之际直接顶翻了里屋的墙面,老头躲闪不及,一条腿被压在墙下面儿,怎么也挣脱不开……

    到了后来,这老家伙有幸欣赏到了胖子除妖的全过程,漫天的厉鬼邪魂,狰狞可怖的骷髅妖魔他全看到了,直接吓成了七成成,再也缓不过人劲儿来。

    见我们离开了院子,他拼了命的也要出去,好不容易把腿给抽了出来,爬出了里屋,无奈腿疼的要死,只能蹲在地上不停的吭哧,然后就被我给发现了!

    老家伙痛哭流涕,求我们救救他,不要让鬼给抓走!

    胖子冷笑了一声儿:“没鬼了,你赶紧回家吧,这地方不干净,以后没事儿别老往这里跑。”

    然后让我帮忙把老头儿给扶了起来,我看他腿没断,情况不是特别严重,应该还能走。

    他起来后踉跄着身子冲我们千恩万谢,胖子示意他不要扯淡,紧接着,我们一行人就离开了这个恐怖的院子。

    “神仙啊!那……那后院是啥妖孽啊?”出了门儿老家伙扭过头惊恐的问胖子。

    胖子意味深长的瞅瞅他,冷笑道:“该你知道的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不要多嘴,以后少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人在做天在看,你腿还能走吧?能走赶紧走,不要在这里停留!”

    老头儿一惊,连连冲我们作揖鞠躬,然后转身一瘸一拐的向街道深处走去。

    拨通了电话,我告诉了老村长我们的位置,老村长听说妖孽被除掉了,激动的哭了出来,然后让我们就在原地等待,他和他儿子开着拖拉机马上就到。

    总算是把脏东西给除掉了,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儿,想必这村里的人一定都听到了,但是家家户户闭门关灯,没有一个敢出来看的,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事情他们还是不知道的好。

    夜晚的风很凉爽,月亮也升了起来,我此时才注意到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圆,好亮,不再有毛边儿,天上也没了那种一道道儿的喷漆式阴云。

    我们往凶宅前面的晒谷场走了走,胖子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无奈右手骨折,疼的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又滴了下来。

    “大哥,那到底啥东西啊?是白骨精吗?咋跟电视里演的不一样呢?还有它炸裂以后怎么到处都是臭脚丫子味儿呢?”我惊骇的问道。

    胖子叼着烟,轻咳了一声道:“这古代人可缺德顽皮着呢!他们从瓮城下面儿挖出的那口棺材,里面儿的家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给布下的局!”

    他左手夹住烟屁股,狠抽了一口后继续说道:“口含太岁,埋骨煞杀之地,这纯粹就是有意在养邪啊,待到重见天日之时,必然横尸千里,血流成河!”

    听着胖子拗口的解释,我依然懵逼一片,苦笑着说道:“大哥你能说的直白点儿吗?我文化水平比较低。”

    胖子无奈笑了笑,向我们讲述了这里面儿的门道儿。

    所谓的瓮城,是汉民族在数千年的防守文化中衍生出来的一种狡黠的产物,就算敌人攻破了外城,杀了进来,也要先绕过瓮城才能到达真正的里面儿。

    所谓“翁”,顾名思义,瓮中捉鳖的意思,草原的少数民族以为攻破了外城就可以率领骑兵长驱直入,实则是被困在瓮城之中!

    待到尔等懵逼之时!城墙之上,滚木雷石,热油火把劈天盖地的就招呼了下来,基本上就是绝户套儿,来多少死多少……

    所以,这瓮城之内不知道死了多少凶悍彪猛的二傻子,可谓万人油锅坑,阴气重的很!这棺材选在瓮城下面儿埋葬,本身就是养僵的凶险之地,怎奈棺中死尸已成骸骨,也就是养成了不化骨!

    再往口中塞一块儿地精太岁,那就更是坑爹无极限!有它更精彩了!不化骨和太岁本身就是喜阴之物,又深得这瓮城大油锅的阴魂滋养,那不成精那才叫怪呢!

    这棺材中的一对儿邪物,在瓮城凶地的滋养下,相生相辅,浑然成了一体,我们在凶宅地下看到的那个大洋葱,就是二者有机结合的产物。

    胖子这么说,我恍然大悟!我的天!这心机可真够深的!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