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一章 狂瘛鬼
    第61章狂瘛鬼

    他又让我点起了一根儿烟,抽了口说道:“更绝的还不是这个,这一对儿生死冤家还利用地脉暗河的阴气聚阴,实现了可持续性的和谐发展!”

    胖子的话又开始不着调了起来,我怎么听起来像是在打官腔儿。

    见我懵逼的样子,胖子笑着解释道:“水聚阴,亦能走阴,僵尸虽然喜阴,却最怕地下之水,因为地下之水一旦接触了僵尸,可以把它身上的阴气带走,这样僵尸就会形骸不保,然而这俩家伙,彼此相互依托,以太岁为舟,不化骨藏于其中,享受着地脉阴眼的极阴之水聚气,却不受活水走阴的干扰,真是妙!妙啊!”

    “大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一对儿家伙耍了天地造化的流氓?相当于开了挂了?”我似乎明白点儿胖子的意思了。

    “孺子可教也!不化骨带了个套儿,放心大胆的在地下爱河中独享恩宠。”胖子满意的点点头,猥琐的笑了笑。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突然脸色大变,用左手猛的将我推到一旁,大声道:“快闪开!”

    胖子大加一声把我推开,吓得我魂儿都散了,我心说这又是啥逼玩意儿冲出来了?

    然而细想了一下不对啊,我背后朝的方向是晒谷场,胖子身后朝的方向才是凶宅啊?要出来应该先找胖子才对啊!

    我猛的一回头,但见不远处的石碾子旁,猫腰儿蹲着一个驼背的小老太太,浑身脏兮兮的,穿着一件儿破棉袄和一条烂秋裤,蓬头垢面像个要饭的疯子,她嘴角儿流着哈喇子,正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我。

    小老太太估计连一米五都不到,但样子却太诡异吓人了,那眼神儿近乎病态,一种贪婪的病态!看得我浑身发毛!而且……而且,我们四个人,她锁定的目标似乎只是我!

    胖子的身子微微抖了抖,我能看出他十分的紧张,他也不顾胳膊有伤,快速的甩下背包儿,在里面儿不停的翻找了起来。

    眼前的情景让我目瞪口呆,胖子在面对不化骨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如此的慌乱,这红眼珠儿的老太太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胖子如此不淡定!看她的模样,也不像厉鬼僵尸那般有长长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啊?

    我还在胡思乱想,那小老太太却突然从石碾子旁蹦了出来,猫腰儿探手,瞪着红眼珠子,一蹦一跳的向我冲了过来!

    我吓疯了,大喊一声!身子连连往后退,胖子猛的一抬身,用左手甩出了一张符,正中那老太太的面门!

    “神魔六道、饿鬼往生、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胖子嘀嘀咕咕的念叨了起来。

    他的咒语特别长,那符咒贴在小老太太脸上半天都没反应,我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连滚带爬的往后逃,梅姐也是抱着娟子惊魂丧魄地躲闪,然而那老太太好像只是针对我,根本就不去理会梅姐和胖子!

    她的速度特别快,没几下就追上了我,怪叫一声儿朝我扑了过来!我心头一凉,双眼一闭,心想这下操蛋了,不死也残废了!

    与此同时,胖子的那句“急急如律令!破!”终于喊了出来,“轰”的一声炸响,耳膜被震得生疼的同时,脸上也感到迸溅上了一些零星的液体,像是那老太太的口水,说不出的恶心和膈应!

    再睁开眼时,那家伙已然不见了,只剩下胖子一脸惊骇的看向我。

    “兄弟,她咬着了你没有?”胖子担心的问道。

    我愣了一下,他的神情很紧张,好像很担心我安危似的。

    “没有,大哥,那家伙刚要扑上我就被你给干掉了!”我压制住紧张,强挤出笑应道,此时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原来胖子这么怕我受伤!

    胖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没咬着就好,没咬着就好啊!咬着你就成王八蛋了!”

    他这话搞得我一脸懵逼,我连忙惊慌的问道:“大哥,那是啥东西啊?怎么还咬着就……成王八蛋了?”

    胖子皱紧眉头,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是瘛鬼儿,是狂犬病人死后变成的鬼,咬着人以后必死无疑,人的鬼魂也不能投胎,变成另一个瘛鬼儿,永世不得翻身!”

    “啊?”

    胖子的话说的膝盖发软差点儿跪下,狂犬病人变成的鬼,那是什么鬼?!

    胖子接续解释道:“人得了狂犬病,必死无疑,死后也不得消停,变成瘛鬼儿被六道嫌弃,无法轮回,永生永世也不得解脱,对于这种鬼魂只能把它打的魂飞魄散不能超度!超度也没用!我刚才之所以念了那么长时间的咒,就是为了让它魂飞魄散!”

    我已经吓抽了,原来刚才那么的危险,难怪胖子见到这老太太如此紧张,那逼玩意儿一招必杀永世不得翻身啊!

    胖子顿了顿接着说道:“你被那不化骨杀了还可以投胎,下辈子还能做人,你要是被这玩意儿咬上一口,那后果将是毁天灭地的!”

    此时我脑子里猛然想到刚才那逼玩意儿爆炸的时候,一些液体迸溅到了我的脸上,我脸上还有伤口,!那会不会唾液进行感染啊!我的天!

    “大哥!那东西刚才爆炸时好像有啥有湿乎乎的东西崩我脸上了!我脸上还有被玻璃碴子划破的伤口!”

    我一下子就哭了,这回真的是坑爹到极限了!

    胖子微微的笑了笑:“那没事儿,毕竟它不是狂犬病人,如果是狂犬病人的话,你打针就可以了,我所说的别咬着你是因为它毕竟是鬼,如果污染了你的魂魄,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胖子说罢,我这口儿气儿才倒腾过来,我靠!真吓死我了!

    我掏出烟给自己和胖子点上,狠狠的抽了两口后,尼古丁的刺激让我脑子好使了很多,不由心里琢磨起来,感觉这事儿有点儿不对劲儿。

    “大哥,那逼玩意儿好像只是针对我?是不是我命中犯克啥的啊?”我惊恐的问道。

    胖子叼着烟,突然一脸鄙视的瞅了瞅我道:“犯克?犯你大爷,你自己闻闻你身上,啥味儿?”

    我这时候才猛然想起来,裤裆里还有一坨屎!麻痹的!我今天真的是悲催到极点了!可是这跟瘛鬼儿咬我有啥关系啊?

    “大哥,我身上有屎,瘛鬼儿就会咬我是吗?”我惊恐的看着胖子,心说也不对啊,这狂犬病人见人就咬我知道,可是我没听说过狂犬病人啊?

    胖子微微的点了点头:“本来啊,这狂犬病人死后,地魂不入黄泉,被上天划到畜生道做狗,然而中间儿出现了点儿问题,狗没做成却得了狗的命魂,所以一些属性类似不足为奇,总之以后你别拉裤子里就好了!”

    他狠抽了一口烟接着说道:“一般瘛鬼儿都喜欢晚上出来溜达,所以这个点儿没事儿别老出来乱跑,碰见瘛鬼儿算你倒霉了。”

    胖子的话说的我心惊胆战,我嘴唇哆嗦的问道:“大哥,现在不是都有狂犬疫苗了吗?怎么还有这种鬼出现呢?我看那老太太的穿着和样子,不像是古代人啊,最起码没有三寸小金莲儿。”

    胖子苦笑了下:“老弟啊,你是在帝都待的时间长了,不明白老百姓的苦啊,就说这狂犬疫苗吧,我记得98年的时候还是200元5针,现在已经涨价到了2688元了!我前两天刚打的,2688对于有钱人来说那不是钱,但是对于这种农村的老太太来说,那可是天文数字,再说这些人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没事儿,咳,这种逼事儿多了去了!”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拖拉机的声音,想来是村长他们来接我们了,我兴奋的浑身发麻,麻痹的,这场噩梦终于要结束了!

    村长看见我们的样子惊的目瞪口呆,刚要问情况细节,胖子让他别扯淡,赶紧上车送我们去医院。

    我们坐着拖拉机到了村长儿子的车旁,村长儿子开着车送我们去了县里的医院,娟子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已经变成了人的样子。

    现在已经是晚上快十二点了,县里医院只有急诊,值班儿的医务人员也只能先帮我们处理下伤口儿,胖子的骨折要等到明天骨科医生上班儿了才能处理。

    我浑身一阵恶臭,跑到厕所把裤子洗了洗,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内裤直接不要了,穿着湿漉漉的裤子又回到了急诊室。

    胖子一根儿接着一根儿的抽烟,靠尼古丁来镇痛,医院的值班儿医生态度很不好,一副浮皮潦草不爱搭理人的样子!也不管我们,只是让护士在帮我们处理。

    我们身上到处都是那不化骨僵尸爆炸后的臭脚丫子味儿,熏得值班儿护士直皱眉!

    为了转移胖子的注意力缓解他的疼痛,我好奇的问道:“大哥,你说狂犬病那么危险,为啥国家不免费啊!免费了不就不会有瘛鬼了吗?”

    胖子瞅着我愣了一下,他冷哼一声儿:“你的想法是不错!但这需要有关部门儿研究研究!”

    他在说研究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带着很浓的山西口音,口吻怪怪的。

    “这还需要啥研究的,人命关天大事儿啊!”我吃惊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