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三章 北煞玄机
    第63章北煞玄机

    “我能行!”梅姐微微笑道。

    看着梅姐秀外慧中,善解人意的样子,我感觉自己好傻逼!

    “你回去有不懂的问问你老婆,我先把重要的事情说清楚,没时间跟你详细解释!”胖子皱眉道。

    他咳嗽了一声儿接着说道:“所谓乾兑之法,借助天之阳气,泽之阴气,增加自己的金属性,金生水,水为法,修炼冰寒之气!”

    “大哥,啥是泽啊?”

    “泽就是不流动的水,比如湖海之类,坎是流动的水,江河之类,我靠!别给我打岔!先听我讲完,不懂的回去问你媳妇儿!”

    胖子说罢,又看向梅姐道:“内谁,你记好!回去跟你老爷们儿讲!”

    我跟傻逼一样听着胖子喋喋不休的白乎着,大概能听懂个百分之十五,反正总的意思就是我主修的方向是积聚冰寒之气。

    胖子说了很长时间,喝了一口茶水道:“呃呃呃,五行道法各有所长,我所学的木灵雷火之术跟娟子的很像,你的这个,属于本门的另一派,以前有几个师太练过,但是效果都不太理想,你正好可以借助你媳妇儿的内丹,填补这一方向的空白……”

    整整一下午,我被胖子搞的晕头转向,脑子都快炸了,听的稀里糊涂,他可不管那些,晚上酒足饭饱后,“咣当”一声儿躺床上呼呼睡大觉了!

    我自己的房间里,我和她们姐俩大眼瞪小眼儿一脸懵逼状。

    “梅姐,胖子白天白乎的那些你都记住了吗?”我苦逼的问梅姐。

    梅姐没有回答,而是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儿看了看娟子,轻声儿道:“娟子,今天晚上你去那屋睡。”

    娟子一愣,眉头微微一皱,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我能看到她脸上闪出了一丝的失落。

    娟子走后,梅姐坐到了我的身旁,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双手轻轻的拉住了我的手。

    她低头轻声道:“夫君,我有些心里话,不知道该讲还是不该讲?”

    “你说?”我疑惑的看向她。

    “此去黑水龙城,危险重重,胖道长的意思是让你快点儿成长,助他一臂之力,我作为你的内人,一定会倾力帮助你。”梅姐喃喃道。

    我疑惑的点点头,她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啊,只是她现在……?

    “灵儿有话直说,你到底啥意思?”我皱眉看向她。

    梅姐身子微微一颤,用一种哀怨的眼神儿看向我,眼圈儿开始发红,像是要流泪。

    她这举止搞得我更加懵逼了,连声道:“灵儿你到底想说啥?你倒是说啊!”

    梅姐的喉咙微微紧了一下,轻声道:“救活了林薇薇,你们会结婚,我们姐妹其实根本没有多少机会亲近你,我就更不用说了,连个身体都没有……”

    梅姐说到这里,掩面抽泣了起来。

    我心头一紧,靠!又是这事儿,这女人的心海里的针,她最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见我为难的样子,梅姐含泪道:“夫君,你不要为难,我没有要你如何,我只求……只求,胖子道长将养的这些日子里,你能亲近我几次,那样,我死也不遗憾了!”

    说罢,她哭的更厉害了。

    我尴尬的看着梨花带雨的梅姐,没想到她跟我说的竟然是这回事儿,我轻轻的把她拥抱在怀里,心里想着,梅姐现在占用的是林薇薇的身体,我即使跟她发生了关系,也是跟林薇薇有肌肤之亲,这应该不算背叛林薇薇吧。

    总之我脑子很乱,又不想让梅姐难过,又不想让自己受良心的谴责。

    梅姐见我并没有排斥她,情绪微微的缓和了很多,她像羔羊儿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不停的扭动刮蹭着。

    “夫君,我真的好怕,我怕我们离开这里奔赴东北之后,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行夫妻之事了,我……”

    我没等她说完,用手抬起了她的下颌,和她吻在了一起。

    我感到了十分的兴奋,确实,这段时间连惊带怕的,我都快丧失那方面的念想儿了!

    梅姐的手微微的移动着……

    有些事情,你要是好长时间不弄,也就不怎么想了,但是一旦弄开了,就老想,梅姐又一次用她似水的柔情融化了我,将我紧紧的包裹进她的温柔乡里。

    一晚上,我们醉生梦死的翻滚与陶醉着,我脑海里不时浮现出第一次和梅姐见面时的场景,以及和她初次的记忆……

    她娇羞的脸颊,如星般的眼眸,长长的睫毛,轻喘的气息,配合上此时耳畔的阵阵轻吟,让我恍惚间如同回到了过去,然而睁开眼,确是林薇薇雪白如脂的后背……

    激情过后,我把梅姐紧紧搂在怀里,她脸上泛起了满足的红晕,醉眼迷离的看着我。

    “灵儿,咱们说点儿正事儿吧,胖子白天说那些你还记得吗?快跟我讲讲!”我小声儿说道,刚才跟梅姐一番酣战下来,现在已经快一点了,正经事儿啥也没办呢!

    梅姐妩媚的一笑:“那没什么难的,我跟你一说,你就明白。”

    梅姐用手指甲轻轻在我胸口儿滑动着说道:“我和妹妹不同,我性属水,本命的方位是北方,北方是极寒之地,所以胖道长的意思是让你修炼冰寒之法,催动那些水属性的符咒,他白天列举了一些,如九幽冰符,北斗七煞锁魂阵,酆都黑水寒冰诀,这些都是水属性的道法。”

    梅姐说的我挺感兴趣,白天胖子说的太快,加上我也紧张,所以听的稀里糊涂的,现在自己的女人缱绻在怀里,娇声细语的给你解释着,再听不懂那我就真成七成成儿了。

    怪不都岛国好多小电影儿都是讲的美女家教和学生们……去去去!我脑子里想啥呢?

    我揉了揉太阳穴,轻拍着梅姐柔软的胳膊道:“胖子说你会用幻术,这是个什么样的法术,之前娟子不是把咱们变成大石头了吗?你的这个幻术跟娟子的有啥区别?”

    梅姐咯咯一笑:“你还记得这茬儿啊?呵呵,娟子的火狐之术只能变化自己或少数的个体成其他的事物,变化不了周围的场景,这其实很好理解,她的属性是火,火能成万形,没有实体,所以注重的是个体的变化!”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则不同,水也能成万形,但是水有实体,还能变化成茫茫白雪,可以遮盖住万物本来的面貌,所以银狐的幻术强调的是周围环境的改变,以前咱们家里的东西,都是我变化出来的。”

    梅姐说到这里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狐媚。

    我心头一凛,麻痹的!她不提我还想不到,现在心里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见我的神色有些慌张,梅姐撅起嘴,一脸委屈的低下头:“夫君,你还在恨我是吗?”

    “你们姐俩当时给我吃的是啥?是不是死人肉,说实话!”我皱眉轻声问道,麻痹的,这个问题我隐藏在心里好久了!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恶心。

    梅姐浑身一哆嗦,面露惊恐状,我这个时候好怕她给我点点头,要是真的是死人肉的话,我恨不得现在一头撞死在桌角儿上。

    “夫君,你为什么把我们想的那么坏!那死人肉别说给你吃,妖精们也不吃的,那黑坟沟里所有的死人都是被老鼠给吃掉的……”梅姐神色慌张的解释道。

    “行行行,那你告诉我你给我吃的是啥?”我打断了她的话直奔主题。

    “那是兔子肉,我平时出门儿就是去抓兔子去了,我和娟子都是只吃活物儿的,你来了,才吃了几天熟的东西……”

    梅姐说到这里,神情慌张的头直抖:“夫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好吗?”

    她的样子极为紧张,像是个被逮捕的犯人一般。

    “咳!”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心说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再翻旧账也没啥意思,只要不是那死人肉就好!

    梅姐浑身瑟瑟发抖,不敢抬脸看我,我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把把她搂回怀里,紧紧的让她贴住我的身子。

    其实有时候男人不需要跟女人做任何解释,一个肢体动作就已经表达到位自己的意思了,我已经不生她的气了。

    “继续给你男人讲进,啥叫水属北煞之气!胖子白天说的!”梅姐刚才还紧张的要死,被我这一刺激,身子马上又软了下来,呼吸开始急促,娇滴滴的轻哼了起来。

    “北方主杀伐,冬天来了,所有的生物要么冻死,要么迁徙,要么休眠……哦。”梅姐娇颤颤的解释着,轻哼了起来,我怕她再动情影响思路,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她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所以,北方的煞气最重,煞气破阴,胖道长的意思是,你可以修炼北煞之气来降伏鬼物。”

    “煞气能降鬼?”我好奇的倒抽一口气。

    梅姐点点头:“夫君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俗话说杀鸡给猴看,并不是说猴子害怕杀鸡本身,而是由于它们是灵物,可以感知到阴阳二气的变化,公鸡阳气是最足的了,一瞬间,大量阳气消失,猴子会感到魂不附体,这就是煞气的威力,鬼也是一样的,煞气可以毁阴灭阳,它们根本就不敢靠近!”

    梅姐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杀鸡刀可以辟邪,只是原理和桃木剑不同,桃木剑靠的是桃木的阳属性,杀鸡刀靠的则是凶戾的煞气,神鬼怕恶人也是个意思。”

    梅姐说完,我心里似乎明白点了,也更来了兴趣,追问道:“那灵儿,比杀鸡刀还厉害的是啥啊?”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