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四章 奇怪的囍字
    第64章奇怪的囍字

    “那自然是杀人的刀,比杀人的刀更厉害的,是杀古代名臣将相的刀,因为那些名臣将相都是天上的星宿,屠星之刃,鬼王都不敢近前!”

    “哇塞,辣么牛逼!”我兴奋的直咳嗽,心说我要是有一把那样刀的话,我还怕它个毛线的脏东西!

    梅姐轻轻嗓子接着说道:“北方煞气来自于北斗贪狼天枢,尽在紫薇斗术之中,煞气虽然厉害,但是操控者往往没有好下场,毁阴灭阳本身就是逆天的,所以……夫君,胖道长虽然这么说,你修炼的时候要适可而止,不敢物尽其极!”

    ……

    整整一夜,梅姐把胖子白天讲的东西尽数给我说了一遍,详细解释之后,我大概理解个百分之八十,等到我们聊完,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经过这一夜的讲述,我感觉自己俨然已经成了个高人了,虽然实践方面还是0,但是理论知识方面已经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胖子之前谈到的乾兑之法,是利用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乾和兑,在八卦里都是属金的,增加自身的金属性,身体为金,内丹为水,金生水,相辅相成,金属性一牛逼,梅姐的内丹自然也是嗷嗷的了,那时候我就可以催动一些水属性的高级法门!

    其实道家的法术都是包子有肉不在褶子上,比如娟子性属火,但是胖子每次救她,都是强化木灵之力,不能光看表面属性,一定要分析透内在的相生之道。

    梅姐趴在我身上,轻声喃呢道:“夫君,你睡吧,我起了。”

    “起来干啥啊?这么一大早的?”我不解的看着她,心说梅姐跟我白乎了整整一晚上,她也没合眼,又没啥事儿,继续睡呗,到了中午正好开饭!

    梅姐微笑的摇摇头:“夫君,村长虽然好客,但是此处毕竟不是咱家,我是你的内人,起来晚了要让人家耻笑的,你快睡会儿,我去把你衣服洗了。”

    说罢,她身子向上一挺,亲了下我的嘴唇,然后从我身上爬了起来。

    看着梅姐穿衣服时的背影儿,我心中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各种复杂的情绪涌入心头,交织在一起,让我有些彷徨和迷乱。

    女性的温柔,内敛,勤劳,体贴,在梅姐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虽然是个狐精,但是却比很多女人要女人的多!至少在天朝男人对女人内在美的标准上,梅姐是无以伦比的,没人比的上她,有时候让人真的很心疼……

    曾几何时,我心目中完美妻子的形象和内在就是梅姐这个样子的,可是……可是,咳!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胖子聊了聊自己所领悟的内容,胖子颇为满意,说其实暂时领悟到这个程度就足够了,不要急于求成,他接下来会教我一些符咒的画法和咒语,我只要做到关键时刻能飞出去符就行了!

    按照胖子的说法,因为我有梅姐的内丹做内力,符咒的威力至少可以达到他的70,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做临时性的骚扰工作,打一打外围,吸引下一下火力。

    下午的时候,他就教我画符,不过所谓的教,不过是照葫芦画瓢,拿着画好的符咒一张张的学。

    胖子的符咒画的跟线团儿一样,看起来极为复杂,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笔,我皱着眉也只能一点点儿的尝试着比划。

    “老弟啊,我们下周一就上路了。”胖子冷不丁的来一句。

    我疑惑的回头看他问道:“大哥,你的手伤?”

    胖子冷哼一声儿:“指望那些傻逼医生,别说几个月,半年都扯淡,我自己早就用黑玉断续膏给接好了!咱们下周一就走,你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一定要学会九幽冰符的画法!”

    我认真的点点头,然后扭回头继续画符。

    经过一下午努力,我画了一百多张,终于有一张能入胖子的法眼,算是合格品,然而我已经筋疲力尽,大汗淋漓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和胖子下楼准备吃饭,然而刚一推开门,却看到村长全家在院子里忙乎了起来,搬桌子抬板凳的,像是有啥事儿,而院子里也站了几个死逼瞎眼的老头儿,脑袋上绑着毛巾,牙黄得跟吃了屎似的,一个个样子挺古怪。

    村长家院子的门儿大开,这很让人奇怪,以往村长家的大铁门儿都是只开半扇儿的!

    我还在犹豫间,但见几个中年汉子,抬着一口棺材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几个男人抬着一口棺材进来,放在院子的正中央,村长连忙给这些人递烟,样子十分客气。

    几个老汉跟村长叽叽嚷嚷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土话,指手画脚的神情极为装逼,村长则是点头哈腰一个劲儿的应承。

    他的老伴儿、儿子、儿媳妇儿,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妇女,忙里忙外的,踩着凳子贴着白纸窗花儿,还拉出长长的白布,像是要搭建灵堂,我心头一紧,想来这是要给自己死去的孙子办葬礼。

    然而令我不解的是,那些窗花儿上写的不是“奠”字,而是白色的“囍”字!

    我眉头一皱看向胖子,但见他面沉似水,一脸冷峻,不屑的看着楼下这些忙活的人。

    “大哥这是?”

    “结阴婚,这个地方的陋习之一!”胖子轻声道。

    我一听结阴婚三个字,菊花一紧,小声儿凑到胖子耳旁说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这棺材里面儿是个死女人?”

    胖子点点头:“不错,而且尸体保存的越好越年轻,越值钱,这村长不知道从哪里鼓秋来的死女人,给自己孙子做阴配!”

    擦!我听完以后心里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恶心,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兴弄这个。

    我和胖子向楼下走去,刚走一半儿,胖子突然停住了脚步,我差点儿撞他背上。

    “大哥咋了?”我吃惊的问他。

    胖子把脑袋一歪,鼻子使劲的抽了抽,说道:“兄弟,你闻到一股子醋味儿没?”

    “醋味儿?”

    我诧异的也使劲的闻了闻,没闻见有啥醋味儿,倒是村长家厨房里传来一阵阵的油烟味儿。

    “大哥,我没闻见啊?”

    “哦,没事儿,兴许是我饿了。”

    胖子说罢,大步向楼下走去。

    村长一见我和胖子下楼了,立刻热情的走过来,给胖子上了一根儿香烟,恭恭敬敬的给点上。

    接着他向旁边儿一个脑袋上绑毛巾的老汉介绍道:“亲家公,这是俺们村儿请来的先生,老厉害了,什么法事都会做,识风水断阴阳,推算吉凶,样样精通啊!”

    老汉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儿瞅了瞅胖子,鼻息中哼出了一丝不屑,两个小母狗眼儿翻翻着,眼角儿有一块儿眼屎,黄黄的烂压根儿上还有一块儿韭菜叶儿。

    “村长说笑了,我哪里是什么先生?我就是一个租房的房客。”胖子赶紧上前解释道。

    “道长你?”村长疑惑的看向胖子,不知道他这是啥意思。

    “诶哟!老村长,快别开玩笑了,回头我再跟你解释,你先照顾客人。”胖子笑着拍了拍村长的肩膀,跟他挤挤眼做暗示。

    那个村长的“亲家公”白了胖子一眼,然后扭过头儿继续吧嗒吧嗒抽着烟,捎带指手画脚指挥那些帮忙的人们。

    胖子把村长拉到了一旁儿小声说道:“哎呀村长啊,你看这家里忙乎的,我的意思是我们晚上就不麻烦你们了,我带着我兄弟和他媳妇儿到外面儿吃,你们好好的招待好客人。”

    “道长!你这说的是哪门子话?您是贵宾,晚上我还要请你主持婚礼呢!”村长一脸懵逼的看着胖子。

    “诶哟,老村长,刚才人多我不好意思跟你讲,我这手受伤了,不能结坛做法,你就安心的照顾客人,也别跟你亲家公解释太多,没啥意思。”胖子用左手握住村长的手真诚的劝慰道。

    老村长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那行吧,你们早去早回,有啥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

    胖子呵呵笑了笑:“我们能有啥需要你做的呢?诶?对了,老哥,你这结阴婚找的是谁家的姑娘?”

    村长一见胖子问起来了,嘬着牙花子感慨道:“这不是拖孩子他舅,从河津买来的姑娘吗?得病死在医院里的,才16岁,咳!没办法,总不至于让我孙子在阴间打光棍儿吧,到头来埋怨我们这些当长辈儿的不是。”

    胖子听罢,长长哦了一声,继续问道:“多会儿死的?新鲜不?”

    “新鲜!当然新鲜!上个月才死的,一直放冰柜里,这抬出来刚打的冷冻针!诶哟!道长我跟你说,这么小的女孩儿尸体不好找啊,我见着人了,姑娘人样子长的挺俊的,又是黄花儿大闺女,花了我整整60万啊!”老村长睁大眼说道。

    胖子微微一笑:“行啊,满意就行,内个,老村长啊,我们就不打搅你们了,我带着我的人先走。”

    “你们去哪里吃?要不我让喜贵儿送你们?”

    “不用了不用了。”

    ……

    一番客套推让后,胖子让我把梅姐和娟子喊下楼,然后带着我们离开了村长家。

    在我离开村长家大门儿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公鸡“咯咯”的打鸣儿声。

    我刚要扭回头儿看,被胖子一下子拉回来。

    “少管人家闲事!”胖子小声儿呵斥道。

    “大哥,怎么会有鸡叫的声音?”我好奇的问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