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五章 诡异的醋味
    第65章诡异的醋味

    胖子不语,继续大步向前走着。

    无奈,我只好拉住娟子和梅姐赶紧跟了上去。

    我们到了村口儿,找了一辆去镇子上的蹦蹦车,坐上后到了镇子里。

    重庆火锅店的包间儿里,胖子直接解开绷带,用筷子大把大把的往火锅里夹着肉,看他的样子似乎心情很好,而我则是一脸懵逼,看向梅姐和娟子,她俩也是不明所以。

    “大哥,现在没外人,能跟我讲讲了吗?是不是这阴婚里有啥猫腻?”我小声儿问道。

    胖子往芝麻酱里拌着韭花儿说道:“老弟啊,现在吃饭呢,你能不能不要提阴婚那恶心事儿,先吃饭!”

    一听胖子这么讲,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但是潜意识里总觉得有啥不对劲儿,胖子的表现很古怪!好像在有意躲开村长一家。

    胖子嗞喽一口酒,吧唧一口菜,吃的很开心!然后还专门儿把煮好的分给娟子和梅姐,一大块儿一大块儿的往她们碗里夹,我嘬了一下牙花子,心说去球!又不管我事,先吃完饭再说。

    娟子很开心,大口大口的吃着,只是有时略带胆怯的偷偷看看梅姐。

    梅姐还是很心疼我,一个劲儿把肉往我碗里放,弄得我十分不好意思。

    胖子“噗”的一声儿笑了出来:“你们一家子啊,嘿!”

    “道长哥哥,我们今天晚上为啥要出来吃啊,火锅的羊肉真好吃!”娟子甜甜的说道。

    胖子笑着轻咳了一声:“傻丫头,人家家里在举办阴婚,按照风俗是不允许有外人在的,老村长抹不开面子,只好说请我做法事,咱们再没这点儿眼力见儿,那不真成讨厌鬼了?”

    胖子虽然说的轻松,但是我觉得问题似乎没那么简单。

    吃过饭,胖子又带我们去k歌儿,娟子很兴奋,直接成了麦霸,一首《青藏高原》唱的完爆韩红,嗓门儿高的令人头发根儿都竖起来了,引的胖子连声叫好。

    吃好玩完了,也到了晚十一点了,胖子喝了很多啤酒,叫了辆比亚迪f3的出租车,把我们送回到村长家门口儿。

    他砰砰砰的敲门,过了很长时间,村长穿着秋裤打开了院子的门。

    “诶呀,道长啊,你们咋回来这么晚啊?”村长略显担心的问道。

    胖子满嘴酒气的说道:“你……你别废话,我问你,你那个亲家在你家里睡下了?”

    “睡下了,咋了?”村长略显惊诧的看向胖子。

    “哪个屋?”

    “正屋靠里那间儿,咋了道长?”村长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更是感到有些吃惊。

    “没事儿,我就问问。”说罢,胖子使劲的打了一个酒嗝儿。

    “村长他醉了。”梅姐略带歉意的解释道。

    “哦,哦,那就早点儿上去休息吧。”村长嘱咐道。

    我往院子里瞅了瞅,倒抽一口凉气,但见这里张灯结彩全部都是白纸,院子中央靠右边儿摆了一口棺材,上面儿用白纸贴了一个大大的“囍”字。

    灵堂之上,两个人儿的照片儿摆了上去,村长家的孙子我见过,于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女孩儿的照片儿上。

    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怯生生的小脸儿,模样确实挺俊俏的。

    我们扶着胖子上了楼,胖子刚迈开腿往楼上走,突然“哇”的一口吐了出来,秽物弄的满地都是。

    “诶哟,这是喝了多少啊?”老村长担心的问道。

    “我……我不上去了,我就在楼下睡,你给我重新找个屋儿。”胖子嘟囔道。

    “诶哟,道长,正房没有了,只有个厢房,您……”村长为难的说道。

    “那个……那个就行,我和我兄弟睡一起,你们两个老娘们儿上楼去!”胖子醉醺醺的嘟囔道。

    我一听这话,知道胖子是有意这样安排,梅姐和娟子也会意,村长无奈,打开了厢房的门儿,把我和胖子引了进去。

    厢房里略显阴冷,但是家具齐全,胖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喘着粗气,村长给胖子端来茶水。

    “老哥啊,你赶紧睡觉吧,别管我们了。”胖子吩咐道。

    “那你们也早点儿休息啊,屋子里有被子,晚上盖好!”村长连连嘱咐完后就回去睡觉了。

    村长走后,胖子突然又要呕吐,连忙推开门往厕所跑,我发愁的看着他,心说胖子这是真的喝高了?他的酒量怎么这么差?

    胖子吐了一番回来后,“咣当”一声儿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传来了呼噜声儿,他!竟然睡着了!

    我凑到跟前儿一看,鼻涕都冒泡儿了,想来不应该是假睡。

    “大哥……大哥。”我轻轻推了推他。

    推了半天,胖子眉头一皱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眼睛也不睁开,嘟囔了一句:关灯!

    我微微一愣,走到门前,把灯给关了,与此同时,胖子的呼噜声儿又响了起来。

    胖子在双人床儿上摆了一个大字,我只能坐在沙发上,这个家伙到底啥意思啊?又是问村长亲家公在哪个房间,又是非要睡下面儿的,也不跟我说明!

    院子里的灯全灭了,村长家也睡了,只有贴了“囍”字儿的灵堂上,燃烧着微微的烛光。

    我没地方睡,只能先在沙发上对付一晚,躺了一会儿,心里总觉得有啥不对劲儿的,于是坐了起来,隔着窗帘儿的缝隙往窗外看。

    那口棺材板子在月光的照应下反射出锃亮的光,冷不丁一看,还真有点儿瘆人。

    我一看手机,现在已经快十二一刻了,心说胖子为啥不让我过问阴婚的事情呢?这里有啥神秘的东西是不能跟我说的呢?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子怪怪的气味儿,很酸,有点儿像醋味儿!

    我心头一震,对啊!一开始胖子下楼的时候问我闻到醋味儿了没有,当时没闻到,怎么这个时候院子里到处都是一股子醋味儿呢?

    我屏气凝神盯着院子观察了许久,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那股子醋味儿似乎也慢慢淡了下去,不知道是不是鼻子适应了的原因。

    就在我刚准备在沙发上躺下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咯嚓咯嚓”的响动,像是人在磨牙。

    我心中大骇!连忙坐起又重新往窗外开去。

    四下里一切正常,那奇怪的声音正是从那口棺材里发出来的!

    我浑身起了一层冷汗,这棺材果真有古怪!里面儿一定有脏东西!

    一开始,我觉得可能是这个女孩儿变成了僵尸,可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僵尸会磨牙吗?僵尸要出来的时候应该是“哗啦哗啦”的挠棺材板子啊?

    而且这声音十分的清晰,一点儿也没有那种被棺木阻隔后的沉闷感,仿佛就是从棺材表面发出来的,可是棺材周围除了几个支撑它的破板凳以外,再无其他东西了啊?

    突然,棺材盖子微微动了一下,我心下一沉,好么,终于要出来了,我倒是要看看这棺材里装的是个啥东西?

    棺材盖子“咯吱咯吱”的被移开,从里面儿缓缓探出了一只女孩儿的手来,令人惊奇的是,这手很正常,并不似想象中那般毛茸茸的或者像僵尸那样长着长长的指甲,相反,这手白里透红,感觉就跟活人的一样!

    那只手扶在棺材沿子上,紧接着,另一只手也探了出来,露出了女孩儿雪白的胳膊,她抠住棺材板子,在一点点儿的往旁边儿推!

    明亮的月光下,一切都清晰的呈现在眼前,我心中大骇!难不成,这棺材里的是个活人?这个女孩儿并没有死?

    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可怕的想法,这个姑娘是被那个所谓的“亲家公”打晕后放进棺材里的,然后趁着昏迷状态让傻逼村长过目了一下,再然后就着跟他家孙子结阴婚,一举赚了60万!

    60万啊!我靠!这比贩卖妇女赚的还多!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那女孩儿的皮肤根本就不可能是死人的!

    “咣当”一声儿,棺材板子被推开掉在了地上,漆黑的深夜,这动静儿显得格外清晰!

    换做以前,我一定会被活活吓死,但是现在有胖子阵阵的呼噜声儿给我打气撑腰,让我的心绪并没有慌乱。

    女孩儿的手撑住棺材沿子,缓缓的坐了起来,我也终于看到了她的真面目!

    她穿着一身儿旗袍寿衣,果真跟照片儿上的一样,人样子很俊秀,但是一看就是小姑娘,她并没有像那些脏东西一样目光呆滞,面目狰狞,相反,她疑惑的看了看周围,一脸迷茫的样子。

    看来果真如同我开始推测的那样,这个女孩儿并没有死,是被那个天杀的人贩子当死人给卖了牟取暴利!我的天!这些人也太缺德了!

    女孩子坐起来后,趴在棺材沿子弯腰儿往下看了看,像是在目测离地的高度,紧接着她起身蹲在棺材里,低头儿琢磨了起来。

    我心说这女孩儿的胆子可真够大的!麻痹的,要是换做我是她一定会吓的叫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人家可能也是处于能够安全逃脱的考虑,刻意镇定并没有紧张慌乱。

    女孩子迈开了一条腿,尝试着从棺材里跳下来,她身脚儿还算轻快,轻轻一跃就跳到了地上。

    看见她的脸往我这边儿瞅,我赶紧把头缩了回去,几秒钟后,我又偷偷的往外看,然而当我再看这个女孩儿时,却发现她做出了一个极为让人费解的动作。

    她不停的往手上吐吐沫,然后两手并在一起使劲的搓!

    我的天!这场景儿有点儿诡异了,我看这个姑娘的样子应该还是个上学的娃儿啊,又是个姑娘家,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呢?又不是地里干活儿的老农民!还有她搓手干什么呢?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