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七章 引蛇出洞
    第67章引蛇出洞

    “村长……村长,这……这这咋回事儿啊?”胖子一脸惊恐的问道。

    老村长皱眉的看向胖子,惊诧道:“道长,你也不知道咋回事儿?”

    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道:“我是道士,又不是侦探,这明显就是被强酸烧过的啊,这……这,诶哟!老村长啊,你赶紧报警吧!出人命了!”

    胖子的神情极为惶恐,不像是装出来的,他哆嗦着身子快速从里屋儿钻了出来,其他人看见胖子出来了,也赶紧跟着往后撤。

    “道长,您说这是不是犯着啥了?”老村长还是有点儿不相信,皱眉看向胖子。

    胖子一拍大腿:“老哥哥啊!这又不是印堂发黑还犯着啥了?这犯着硫酸了!快报警吧!让警察来看看!”

    说罢胖子就踩着楼梯往楼上跑,我一见这情况,也赶紧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警察来了,他们封锁了院子,到现场开始一一搜查取证,把昨天晚上在家里睡觉的人全都盘问了一遍。

    所有人众口一词,都说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啊!只是今天早晨村长叫亲家公起来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亲家公已经遇难了!

    我和胖子也被警察审问,有村长作证,我们只是在村长家租房的房客,从来也不认识这个什么亲家公啊?我们昨天晚上吃完饭就回来睡觉了,我们也不知道咋回事儿!

    村长自己说,他早晨敲了半天的门儿他亲家公也不开,最后还是他拿着钥匙进去把门儿给打开的!

    警察取证审问了一圈儿后,把尸体给抬走了,我们每个人都录了口供按了指纹儿,这件事儿算是暂且先这样了,不过一码事儿归一码事儿,警察们明确表示村长大搞阴婚封建迷信活动,要罚款,还要以扰乱公共治安罪拘留他。

    老村长求爷告奶奶的哭诉着说,十里八乡都是这个习俗,又不是他们一家这样,求警察们饶过了他,本来家里出了丧事已经够难过的了,现在又要拘留他……

    乱七八糟的吵吵了整整一天,胖子和我躲在楼上的屋子里悄悄的,直到下午四点多,院子里才算消停。

    警察走后,我趴在窗台上往下一看,但见老村长扶着棺材,伤心的呜呜的哭,我心中恻隐,冲胖子焦急的说道:“大哥,这村长人不错,咱们应该帮帮他啊!”

    胖子冷笑了一下:“帮帮他?我要是不帮他的话,他能活到现在吗?”

    胖子的话里有话,我心头一惊,果然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老弟啊,按照他们的风俗,这棺材还要在院子里再放一晚上,一会儿啊,你去棺材旁找,在棺材的顶子上,有一个铜钱儿大的窟窿,我给你一张符咒,你把这个符咒揉成团儿,塞进去……”

    胖子说的我头皮发麻,我靠!棺材顶子上有窟窿?麻痹的,胖子居然让我去堵窟窿!

    看见我一脸的惊愕,胖子皱眉有点儿不开心道:“怎么?我指挥不动你是不是?”

    “不不不,大哥,我不是那意思,只是我不明白,这棺材顶子上为啥有窟窿啊?”我吃惊的问道。

    胖子冷笑一声:“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有了窟窿才好透气儿啊。”

    胖子的话说的我心头猛的一震!有窟窿好透气儿?我靠!那胖子的意思岂不是说,里面儿当真是个活人了吗?

    可是,如果真的是活人的话,为啥要用揉成团儿的符咒去堵呢,拿毛巾沾湿了去堵岂不是更好!

    “大哥,事情都发展到这个程度了,你也就别卖关子了,你快点儿告诉我,那里面儿是啥东西,是活人还是妖精,还是啥的?”我焦急的问道。

    “老弟啊,那里面儿的东西今天晚上我就灭了她!你别瞎猜了,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胖子还是不愿意跟我讲明白。

    说罢,他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张黄纸符咒,揉成了一团儿,交给了我。

    “记住,这个纸团儿不要掉进去,就堵在窟窿眼儿处就好!掉下去可就麻烦了!”胖子认真的嘱咐着。

    他说的我心里有些发毛,看来这还是个有难度的技术活儿!

    胖子看了看表,说道:“现在是四点半,五点之前你必须堵好!过一会儿你就下去,到棺材旁儿找窟窿眼儿去!另外还有一点!动作要快!不要让村长家的人看见!”

    我菊花一紧,问道:“大哥,那你呢?”

    “我在上面儿看着你啊,祝你成功!”胖子认真的表情突然变得猥琐了起来。

    我腚沟子开始冒汗了,我靠!他在上面看我,万一我操作不当出现意外了怎么办?

    梅姐这个时候说道:“要不,我去吧!我是女人,他们不会多想。”

    娟子也说:“道长哥哥,我去吧!我动作麻利您放心!”

    胖子摇摇头,一脸坏笑的看向我道:“空虚,还是你去!你是老爷们儿,不能什么事情都指望老婆和小姨子。”

    胖子这明显是激将法,我烦躁的摆摆手冲梅姐和娟子道:“你们都别争了,我去!”

    到了四点四十五,见院子里没人了,我握着胖子给我的纸团儿走下了楼,开始围着那口黑棺材不停转悠了起来。

    我仔细观察着棺材的沿壁。看了一圈儿后,果真发现在顶子的边缘处,棺材盖子的正下方有一个铜钱儿大的黑窟窿!

    我心头一紧,我靠!麻痹的,看来胖子说的一点儿没错。

    我握紧符咒纸团,对准那个窟窿刚要塞进去,突然,里面儿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那诡异的窟窿眼儿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吓的我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操!这死胖子让我干的这是啥事儿啊?别我一塞东西进去,那棺材板子直接掀开,里面儿的女孩爬起来冲我脸上吐一口粘痰!

    我脑子里想象着各种可怕的可能性,但是此时不能犹豫,现在已经快五点了,我又听见了村长儿媳妇的说话声儿,他们家人一会儿就要走到院子里来。

    我咽了口吐沫抬起手,快速的把那个纸团儿往窟窿眼儿里塞了进去。

    我观察了一下,还好,纸团儿正好卡在窟窿眼儿缝隙处,没有掉入,这个时候正屋的门响了,身后传来了村长儿子咳嗽的声音。

    “诶呀,道长,你下来了?”

    我扭回头看见村长儿子强挤出一丝笑冲我打招呼。

    我点点头,也微微的笑了笑:“诶呀!警察总算走了,这一天闹腾的!”

    “可不是吗?我们家这是倒了血霉了,摊上这一连串儿的事情。”村长儿子感慨道。

    看他的神态,不像是发现了我刚才的举动。

    我又跟他扯了一会儿淡就回到了楼上,胖子见我大功告成,笑着拍着我的肩膀不停的称赞。

    “大哥,你这人有点儿不厚道,有啥话藏着掖着的不跟我讲。”我带着抱怨的语气说道。

    胖子笑了笑:“不是我不跟你讲,只是有些事情早知道了不见得好。”

    这个时候,村长儿子叫我们下楼吃饭,我们几个相跟着走下了楼。

    吃饭的时候,那股子醋味儿又浓了起来,而且这次浓的简直呛鼻子,就跟上午我们进里屋看到村长亲家公的时候差不多。

    “道长!这是咋回事儿啊?怎么这么浓的醋味儿啊?”

    村长嘴唇哆嗦了起来,他明显也感觉到害怕了,这股子浓浓的醋味儿就好像是死神的召唤一般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胖子嚼着嘴里的肉一脸懵逼状:“我也不知道啊,我靠!这什么味儿这是!”

    胖子依旧在装逼,村长儿子站起身走出了屋子往外看。

    这个时候院子里的棺材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儿拼命的撞击棺材板子!村长儿子吓的惨叫了一声儿又钻回了屋子。

    全家人都吓疯了,一个个惊魂丧魄的看向胖子。

    “道长,这……这……你救救我们啊!”老村长急的快哭了出来。

    胖子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道:“可能是人家这姑娘不想嫁给你家孙子吧,所以死不瞑目,灵魂不肯散去!”

    “那咋办啊?道长你救救我们啊。”村长带着哭腔哀求道。

    说话间,那个棺材突然不动了,醋味儿又慢慢的淡了下去。

    “咋办不咋办,60万已经花出去了,不能白花不是?既然已经拜了阴亲,那就是一家人了,她不承认也不行。”胖子煞有介事的说着。

    老村长一听这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眼珠子惊恐的转了转继而追问道:“那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这个女孩儿干的?”

    胖子冷笑了下:“这个我不知道,我又没亲眼看见。”

    全家人一脸的懵逼,一个个都发愁的低下了头。

    “内个啥!晚上的时候啊,估计……我仅仅是估计啊,她要出来向你们请安认亲,你们谁也别答应,答应的话,估计就要被她带走了,到下面儿一家人团圆去。”

    胖子的话说的村长一家魂不附体,一个个坐在凳子上筛糠,村长儿媳妇儿的碗直接掉到地上摔碎了。

    “道……道长啊,你说的是真的吗?”老村长嘴唇哆嗦的问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