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六十九章 罪恶的陋习
    第69章罪恶的陋习

    胖子一见它的原型儿露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甩出了一张符咒正中女孩儿残体的胸口儿。

    一声炸响传来,女孩儿的身体跟血葫芦一样炸开了,黑红色的血液迸溅的到处都是,里面儿的东西也彻底的露了出来,它跟破茧的蛾子一样拼命往外的挣脱,几对儿长长的肢腿儿快速的摆舞着,还带着透明的翅膀儿!

    胖子一看情况不妙,飞身向前,用桃木匕首狠狠的冲那虫子簸箕般大的脑袋扎了过去,正中那家伙网格儿状的凸眼中心!

    伴随着一声儿凄厉的怪叫,那怪虫猛的一甩前肢,带着锋利倒刺儿的肢腿儿狠狠的在胖子胸口儿划了一下,胖子瞬间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大喊一声“!”连连往后退去。

    那怪物吃痛,浑身剧烈的颤抖,脑袋上的伤口不停的往外流出墨绿色的液体,三对儿肢腿儿也哆嗦的收缩了回来,动作开始变的缓慢,明显是被击中了要害!

    突然,它猛的往前一冲,冲着胖子喷出了一大股雾状的东西,胖子见状不对,赶紧拽过床上的被子蒙在自己脑袋上!

    随着那股子雾气弥漫开来,浓烈的醋味儿熏的我睁不开眼,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流,也根本无法呼吸,刚一喘气儿就剧烈的咳嗽,那感觉真的比死还难受!

    这个时候,门口儿突然传来“叮叮咚咚”的撞击声儿,好像发生了激烈打斗,我强忍住难受睁眼看去,但见娟子变成狐狸的形态正拼命的撕扯着那怪物的脑袋,跟小狗一样的拼命的往后拽!

    我心中大骇!刚要提醒娟子危险!肺部气管儿里又是一阵剧烈的瘙痒,我又要死要活的咳嗽了起来,眼前一片金星儿乱冒,脑子跟灌了铅似的嗡嗡的疼!

    娟子十分凶猛,猛的一抬头把那家伙簸箕大的脑袋给撕扯了下来,顺势扔到了楼下,“咚”的一声儿闷响传来。

    这虫子的生理结构跟动物不一样,动物没了脑袋就不能动了,可是这家伙,刚才中了胖子一剑后奄奄一息,这被娟子扯掉脑袋后剩下的胸腹部分又激烈的挣扎起来,三对儿肢腿儿拼命的舞摆,脖子处墨绿的粘液跟喷泉一样的往外喷着!

    我知道这东西的体液不是啥好东西,身边儿又没啥可遮挡的,于是赶紧滚到了床底下,不让那些东西迸溅到。

    那逼玩意儿折腾了半分钟,终于不动了,瘫倒在地,身子开始不停的冒出细密的气泡儿来……

    这一场恶斗可谓昏天暗地,我缓了老半天才哆嗦的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胖子蒙住脑袋的被子被烧的千疮百孔直接成了王八蛋,他脑袋上还有钢镚儿那么大的一撮儿头发被怪虫喷出的酸液给腐蚀掉了,疼得他直嘬牙花子!

    出了屋子后,我们两个心有余悸的看着那怪虫的残骸,它的肢体好像开始逐渐的软化变细,刚才那强悍无比的肢腿儿现在软的跟面条一般,不知道是那般的道理。

    “大哥,你胸口儿上的伤!”我惊骇的看着胖子满是血污的胸口儿说道。

    “不要紧,皮外伤,你赶紧下去叫村长全家上来,看看他们孙媳妇儿的真面目!”胖子皱眉冲我说道。

    我点点头,这楼上的逼味儿实在太重了,我正想着下去躲一躲。

    我下楼把村长全家都叫了上来,老村长浑身哆嗦的站在门口儿偷眼往屋子里观瞧,当他看见那没头的怪虫残骸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上下牙膛直打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老伴儿直接吓的晕了过去,被他儿子和儿媳妇儿搀扶着下了楼。

    “道……道长,这……这……”

    “这就是你买回来孙媳妇儿啊,怎么?不满意啊,60万呢!”胖子捂住自己的脑袋,一脸戏谑的说道。

    老村长浑身筛糠,精神几近崩溃,他想跟胖子说话,可是话到嘴边儿又一个劲儿的结巴。

    “村长老哥,怎么样,用不用我们收拾收拾,帮你把孙媳妇儿放回棺材里,然后明天你们再埋了,你放心,这次它不会作妖儿了。”胖子笑着说道。

    胖子拿老村长开着涮,我则是一把抱起了娟子,反复检查她身上的皮毛,看有没有烧伤的痕迹。

    “道长,这究竟是个啥东西啊?”老村长带着哭腔儿问道。

    胖子长叹一口气:“你们这些人啊,锅都不知道是铁打的,还阴婚,长的跟阴婚似的!”

    胖子顿了顿接着说道:“祖坟后土是自己家族命魂的集聚地,你们一点儿底线也不摸清,就敢啥东西也往里埋啊,老哥哥我这是跟你说,你要是把这东西埋到你家祖坟里,轻则断子绝孙,重则全家暴亡!”

    “大哥,这究竟是啥啊,你跟我们讲讲吧。”我见娟子没事儿,追问起胖子来。

    胖子不理我,继续冲老村长说道:“姑且不说这东西是啥,你们这阴婚阴配的习俗风险太大,你知道买回来的尸体到底是咋回事儿吗?万一动了不干净的骸骨,直接败坏了你家风水!祖坟不是什么人都能埋的!”

    “道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老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胖子长叹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60万花了就花了,捡回全家老小的命比啥也重要,这虫子的尸首明天找汽油给烧了,以后可不敢再搞那些歪魔邪道的东西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

    梅姐搀扶着老村长下了楼,我和胖子收拾屋子里的残局,我发现在墙角儿处有一张破烂的人皮,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但是可以清晰的看出来,是那个女孩儿的皮,乌黑长长的头发依旧清晰可见。

    “兄弟啊,不是我不告诉你这东西是啥,只是刚才老村长在,我不方便讲,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僵尸,叫做血皮蚁僵!”胖子小声说道。

    “血皮蚁僵?”我吃惊的睁大眼。

    “恩!这种僵尸属于皮僵的一种……”

    胖子的话还没说完,楼下突然传来村长儿媳妇儿惊魂丧魄的惨叫声儿!

    我和胖子大惊!连忙起身往楼下跑!

    但见那个被簸箕大的蚂蚁头正死死的咬住村长儿媳妇儿的一只脚,死也不放开,他汉子正抡起锄头拼命的往那个蚂蚁头上砸!

    然而任凭他怎么用力,除了自己婆娘杀猪一般的惨叫外,那簸箕大的怪头就是不下来,他老婆发出的声音已经不是人声儿了,情形极为痛苦!

    “木灵雷火!离震天雷!急急如律令!破!”

    胖子大喝一声,那插在怪物脑袋上的桃木剑登时炸开,如同手榴弹一般,把怪物的头炸得七零八落!

    村长儿媳妇儿可是倒了血霉了!脚丫子变得如同鸭掌一般,血肉模糊的软不拉他,上面儿韧带脚掌骨清晰可见!

    她倒在地上触电一般的剧烈抽搐,那伤口儿惨不忍睹,我看见都感觉到疼!

    “道长!道长!救救我老婆!”村长儿子发疯似的冲胖子大叫。

    胖子一皱眉,说道:“你赶紧送她去医院吧,这只脚怕是救不回来了!”

    胖子有啥说啥,他老婆的伤也实在太重了,如果说之前那个怪物的“爹”是被强酸给腐蚀死的,那他老婆的脚丫子纯粹就是被钢刷子刷掉了皮肉,把外面儿的血肉都给剐掉了!

    此时我脑海里又想起了那怪物快速伸缩舞动的口器,细密的虫嘴果真如同钢刷一般!

    村长家彻底乱了套,儿子和老伴儿开车送儿媳妇儿去医院,他儿媳妇儿直接疼的晕死了过去。

    老村长坐在地上仰天大哭,精神几近崩溃!

    胖子看见村长可怜的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老哥哥,事已至此,总算是没闹出自家人命,以后不敢再弄歪魔邪道的东西了!”

    “道长啊!道长!我平时积德行善,我是个好人啊!我从来不做坏事!为啥要遭这报应!又死孙子又伤儿媳妇儿的!”老村长的情绪几近癫狂!

    胖子长无奈的吧嗒吧嗒嘴,思索了一番,冷哼一声道:“不做坏事,老村长,你知道你这阴婚有多缺德你知道吗?”

    老村长一脸的痛苦的茫然,抬头哽咽道:“我知道,我现在知道了,把脏东西埋入祖坟,对不起列祖列宗,我不孝啊!”

    “狗屁!”

    胖子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儿。

    他的态度把老村长说懵了,一脸茫然的看向胖子。

    “你往你家祖坟里埋原子弹只要不炸着别人儿,那也不算是缺德,顶多算你自己作死!”胖子冷哼道。

    “那是?道长,你的意思是?哦,对!这东西会钻出来,祸害乡亲们?”村长恍然大悟道,说罢,懊恼的自己扇了自己两个嘴巴!

    胖子不理他,点起一根儿烟抽了起来。

    “可是道长!这个风俗几百上千年都流传下来了,也没见谁家阴配的女子作怪啊,我们家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您给我们指点指点,是不是我们家祖坟出了啥毛病了!”老村长痛苦的哀求道。

    “哼!”

    胖子又是一声不屑的冷哼,继而说道:“祖坟出毛病?你又赖到自己祖宗身上了,确实是不孝!”

    看见村长实在是想不明白,胖子解释道:“这么跟你说吧,人贩子,贩卖一个女孩儿,即使是黄花大闺女,顶多卖3万元就撑破天了!但是!如果把她弄死!器官全部都割走,就留下一个空腔子卖给你们的话,光是这身儿皮囊钱,就能卖60万!你还不明白吗?”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