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七十七章 深处险地
    第77章深处险地

    没等她说完,我抬起她的脸吻了下去,一番缱绻吸吮后,我深情的说道:“傻蛋!我又不是个畜生,天天晚上要那事,我现在只想陪着你。”

    ……

    第二天,我们从齐齐哈尔出发,全速向西挺进。

    那个所谓的723工程旧址,其实离齐齐哈尔的直线距离也就是300多公里,但是地处兴安岭腹地,道路蜿蜒曲折,我们只能沿着县级公路,绕来绕去的往西走,没走多远,就只剩下山间小路了,勉强的能够通车。

    不过到了这里,基本就不用导航了,梅姐完全知道那个老煤泡子所处的方位,只要按照她指的方向走就行。

    我们又是走了一天,出了黑龙江的省界,到了内蒙古兴安盟的境内,夜里时分,终于找到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小村子。

    这地方极为落后,简直就像是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地处内蒙半退化草场和林区的交界处,再往西就是半戈壁的老沙子了。

    村子里估计也就百十来户人家,虽然属于兴安盟的地界儿,但是挨着黑龙江,所以也是汉人为主的聚落,只有少数的几家儿蒙古族牧民。

    村子里只有一家破旧的小旅店,然而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让人兴奋的了,这一路上走来,我以为今晚儿要风餐露宿呢。

    店老板是个干巴小老头儿,五十来岁,满嘴大碴子味儿的东北话,可能平时也见不到个啥外人儿,见到我们后一个劲儿的咧咧,十分的亲热,让人感受到浓郁的东北民风。

    他把屋子给我们收拾干净,端来了热水,还招呼我们吃饭,感觉就跟自己家人一样。

    炕头儿上,胖子跟老爷子喝起酒来,一根儿接着一根儿的抽烟。

    烟酒,永远是拉近男人之间感情的有效武器,说着说着,就聊到了老林子里的煤泡子。

    一听胖子提起了这茬儿,店老板微醉的脸上马上露出了惊骇的神情:“诶呀妈呀!大兄弟啊!那地方老邪乎啦!闹鬼啊!你们可不敢去啊!”

    老头儿浓重的东北话,丰富的表情,加上生动的肢体语言,让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他是了解一些情况的,且听他下文如何说。

    “老哥啊,我们也是好奇,以前听说723工程就在那个地方,所以跟您打听打听。”胖子笑着,给老头递上了一根儿中华烟。

    老头低头沉思了下,咳嗽两声儿下了炕,他把里屋的门儿掩住,冲外面儿的老伴儿和其他家人们嚷嚷道:“我跟客人说点儿话,你们没啥事儿别往屋子里进啊!”

    说罢,他又回到炕上,煞有介事的冲胖子说道:“诶呀妈呀!大兄弟!你问别人可能还真不知道,我还真的知道一点儿那里面儿的情况,有鬼!真的有鬼!我不骗你!”

    听到这里,我好奇的问道:“老叔,你倒是说说那鬼都长啥样儿的,是不是铺天盖地黑压压的一片啊?”

    老头惊骇的瞅了我一眼,狠抽了两口烟道:“不是!就是鬼!而且还不是我们天朝的鬼!”

    老头这话把我们给说懵了,还不是天朝的鬼?那是什么鬼?洋鬼?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那是我小的时候,当时国家派了很多干部,还有工人,来俺们这嘎达老林子里挖煤,结果进去了就没回来,后来听人说,都是被鬼给啃了!”

    “老哥,那鬼都啥样儿的?咋还不是咱天朝的鬼呢?”胖子好奇的往前凑了凑。

    “啥样儿?那是一群岛国兵!打着膏药旗!但是他们都不是人哪!都是鬼啊!见到人就吃!骨头渣子都不剩啊!”

    老头的话说的我们都是一惊,岛国兵?这老林子里还有岛国兵吗?怎么跟梅姐讲的出入这么大啊!

    “大爷,您亲眼见过岛国鬼吗?”我饶有兴趣的问道。

    老头摇摇头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我是没亲眼见过,我也是当时老人们给我讲的,诶呀妈呀!有鼻子有眼儿的!自从那些工人干部进山挖煤之后啊,小鬼子的魂儿就出来了!人心惶惶可闹了老一阵子,后来啊,上面儿头头做了批示,任何人不准再提这事儿,谁再提,就说谁宣扬封建迷信,批斗整死他!”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片林子一直是禁区,公家不让进,我们也不敢进啊,再说了老的老的都死了,年轻人没人愿意在这里长待,没几个人知道当年是咋回事儿了。”

    听老头儿白乎了半天,原来他也是听别人说,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不过从他描述的情况来看,那些岛国兵很可能是僵尸。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都回房休息了,我哪有心思睡觉,凑到胖子的屋子里跟他聊了起来。

    “大哥,你说会不会是僵尸?这地方儿的林子都背阴,容易形成养尸地!”我皱眉道。

    “诶哟,你还懂啥叫养尸地?”

    胖子笑了笑继续说道:“僵尸不是没可能,但是我觉得国家不可能因为几个岛国僵尸就放弃了这么大一片煤矿,在当时赶英超美的大环境下,即使有僵尸,也让它们淹没在无产阶级的汪洋大海里!”

    “那会是?”

    “老爷子的话,顶多只是个参考,具体情况还需要我们进去摸底,兄弟啊,早点儿回去睡吧,明天我们就去踩点儿!”

    说罢,胖子就下了逐客令。

    回到房间里,我又和梅姐聊了起来,梅姐无奈的摇头说,老头子纯属胡说八道骗胖子烟抽,要是僵尸的话,还至于妖精们都逃跑吗?

    “梅姐,会不会你们说的不是一回儿事儿?如果真的有铺天盖地的妖魔的话,这群老百姓不早就被吃光了吗?你们从那里逃走的时候是啥时候啊?”我不解的问道。

    梅姐轻咳了一声:“娟子现在都300岁了,她小的时候,你说啥时候?”

    梅姐的话说的我无语了,看来真相只有我们自己去发现了。

    第二天,我们就准备进山,之前跟店老板的解释是我们是东北大学研究野生动物的科研小组,专门儿调查这里野生动物的物种和分布情况的,老爷子又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千万不要靠近往东北方向三十里外的那片老煤泡子!

    临行前,他儿子又走到我们跟前儿小声提醒道,他爹说的那些鬼故事都是吓唬人的,那点儿陈康子烂谷子都不知道跟多少人白乎过了,只是有一点,山里因为常年积雨,沼泽地很多,多留心点儿别陷进去是真的。

    我们开车,在梅姐的指引下,往北又行驶了大概有十来公里,到了兴安岭山脉的边缘地带,这里是东北平原和内蒙古高原的交界地,地质结构复杂,动物种类繁多,说是来调查野生动物,倒是也恰如其分。

    昨天一路跋涉,按照梅姐的说法,我们已经很接近目的地了,只是没想到会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小村子,不过也好,可以作为临时的据点儿,不用每天风餐露宿的。

    胖子把车停在老林子边儿上,然后让我下车拿家伙儿事儿,打开后背箱,我惊呆了!但见里面儿竟然装了把粗管儿猎枪,和一大串儿电池一般粗的子弹,更令人吃惊的是!还有一挂火焰喷射器!

    “大哥这些东西你从哪儿鼓秋来的?”我吃惊的问道。

    胖子冷笑了下:“你以为胖爷我傻不拉几拿根儿桃木剑就敢进东北老林子啊,那不是耍二逼找死吗?”

    他指着那杆儿粗管儿猎枪说:“这是单爆super3散弹枪,一枪能把人熊干趴下,老林子里野兽多,关键时候得靠这个。”

    然后他又指了指火焰喷射器:“遇到狼群就要用这东西了,这个你背上,操作简单,遇见危险时听我指挥!”

    看着胖子从容不迫的样子,我心里瞬间踏实了不少,大哥不是莽撞的人,什么事情都有提前安排!

    他扛在肩头的那把散弹枪我见过,不过是在反恐精英的游戏里,隐约的记得购买的快捷键是b21

    看着胖子背着沉重的挎包,扛着单爆猎枪,披着一大挂子弹,嘴里叼着烟,一点儿也不像个道士,倒是有点儿像特种部队里的军痞。

    别看他背的东西多,当火焰喷射挎在我肩膀儿上时,我才知道我背的东西比胖子沉多了,这两大金属瓶子里全都是燃料,我背上它就跟背着一个煤气罐儿一样!

    一切准备就绪,胖子指挥大家进山,这兴安岭山高林密,汽车开不进去,我们只能徒步前行。

    这一进老林子才知道什么叫遮天蔽日,外面儿的日头很足,但是因为树木太高,所以林子里的光线很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阴天的傍晚一样!

    除了偶尔的鸟叫和沙沙的风声以外,林子里很静谧,但是正是这样的沉静让人心里越紧张,我总是感觉在某个角落里,有一双双贪婪的眼睛正盯着我们。

    按照梅姐的说法,我们现在距离那片儿煤泡子还有二十来里的路,然而我们行进的很慢,这林子内部看哪儿都一样,要是没有梅姐引路,我们非丢了不可。

    其实我心里也在琢磨,梅姐两三百年前带着娟子从这里逃跑,之后在1962年国家勘探队才出的事儿,这期间隔了数百年,在这兴安盟的腹地还有村落人家,说明这数百年里妖怪并没有出来作妖儿,他们说的,真的就是一回儿事儿吗?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