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八十八章 诡异的女人脸
    第88章诡异的女人脸

    “我记得,大哥,这脚步声接近我们,模拟我们的心跳……”

    我的话还没说完,胖子打断了我的话,微微的笑道:“说它聪明吧,其实也不尽然,还是会露出一些马脚的,我们刚下隧道的时候,它有点儿着急了。”

    我皱眉看向胖子不能全然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胖子冷哼一声继续说道:“其实它也是在犹豫,是直接控制了我们的身心呢?还是依旧依靠妖气来引我们前来,诚然,它对第一种方案没有把握,毕竟我在这儿呢,它也得掂量掂量,所以选择了第二种,继续通过妖气来引我们深入!”

    “道长哥哥,这个大怪物!它没有眼睛,它是靠什么发现我们的存在和位置的?”娟子眨着大眼睛问道。

    胖子一听是娟子问他,马上态度和蔼了很多,笑着说道:“它啊,是靠声音,距离它一定范围的事物,它都能通过震动来感知到对方,包括你的脚步声,还有心跳,你在哪里,它心里跟明镜儿一样!”

    擦!胖子说的我又是菊花一紧,可怜我们几个拿个破逼鬼令还当个宝儿,人家早就对我们心知肚明了,只不过在装逼逗我们玩呢!还假装儿趁梅姐鬼令掉了,故意出了得瑟下,操!真是太狡猾了!

    胖子长长叹出一口气道:“其实啊,一开始,我也把问题想的简单了,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判断,但是随着我们不断的深入,疑点越来越多,值得推敲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我才最终摸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儿。”

    “大哥,那为什么我们进了弹药库以后,它派了那么多蚂蚁翻江倒海的出来,把门都顶破了……”

    胖子冷哼道:“它是在给我们上眼药儿呢,一来断了我们的后路,让我们不要想着再往回走,二来逼着我们上墙,正如我所说,它知道我们的本事,如果我们没有上墙这两下子,也到不了地下要塞里来!”

    “它逼我们上墙干啥?”我不解的问道。

    胖子没有理我,而是笑着问梅姐:“灵狐妹子,你是玩儿幻术的行家,应该知道,幻术幻化的物体一旦被碰触到,那幻术就被破了对不对?”

    梅姐点点头:“是的,但也看人了,要是那种定力差修为低的人,就不会破,其实这跟冬天的雪是一样的,下面儿覆盖的再好,只要你踩上一脚,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我听梅姐这话,感觉有点儿不是滋味儿,当初我跟她们姐俩儿在黑坟沟儿鬼混的时候,她迷惑我用的就是幻术啊,那大房子,院子都是她变出来的,那言外之意就是说,我是那种定力修为极低的人……

    “不错,如果我们正儿八经的走进去,踩上枯骨的那一刻,这家伙的幻术就破了,那它的身体就会露出来,它虽然聪明绝顶,但是自身却没有任何防御力,我随便开上一枪,说不定都能要了它的命,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它才把我们往墙上赶!”胖子解释道。

    听胖子说完,我也挺替这个怪物的纠结的,又想吃肉,又怕烫嘴,真可谓用心良苦!

    我沉思了下说道:“所以当我们进入仓库之后,它故意弄出一些假象,让娟子走倒8字,空耗她的体力,等到娟子累的不能移动的时候,它在派自己的手下出来让我们耗尽自己的全部弹药!”

    胖子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道:“空虚,你说的不错,正是这个道理,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你发现灵儿笑了,对不对?”

    “对啊,就在那个档口儿上,我看见灵儿笑了!”

    操!胖子了半天,终于回到正题上了,我就是想知道这个!

    “我没有!”梅姐委屈的哭了出来。

    胖子笑着安慰梅姐道:“妹子别哭,这件事儿不怪你。”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个怪物有一个看家本领,就是通过发出特殊的声音,来寻找你的频率,当它的声音频率跟你的心跳保持一致的话,就会慢慢控制你的身心,让你成为它的傀儡,其实在我们刚下要塞的时候,它就想耍流氓的,只是一来忌惮我的存在,二来担心距离太远没把握!”

    “当脚下的蚂蚁围攻不断,娟子筋疲力尽,我们几乎陷入绝望拼死一搏的时候,那脚步声儿找准了我们的脉搏儿,尝试着开始控制我们,灵儿身体最虚弱,所以她最先中招儿!”

    胖子的话让我恍然大悟,原来这的稳扎稳打,按部就班的实施着自己的计划!我们冤枉梅姐了!

    胖子的话,让一片云彩都散了!梅姐委屈的哭了出来。

    “老婆对不起,我冤枉你了。”我不好意思的向梅姐道歉,其实梅姐也够倒霉的,脏东西但凡下手都是先找她,而我刚才还冤枉了她。

    梅姐擦擦眼泪哽咽道:“没事,我……我……”

    我疑惑的看着梅姐,感觉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灵儿你怎么了?”我奇怪的问道。

    梅姐眼圈儿含泪,抬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庞,颤声道:“我没事,我就是想再看看你。”

    她的声音几尽哀婉,引得我眼球儿发酸,我知道她的心思,她的内心是悲观的,她不认为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一时间,我突然觉得到自己很自私,梅姐委曲求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我,成全我的心意,不惜把活下去的机会让给自己的情敌,然而所做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爱我。

    “行了行了,哭哭啼啼没有出息!多大点儿事儿,不就是抓个妖精换身子吗?我以前经历的比这惊险刺激多了!”胖子皱着眉打圆场儿。

    娟子也在给梅姐打气:“姐,你不要瞎想么,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你看这么厉害的大怪物都被我们搞定了!我可以将成功一一复制的!”

    “诶,娟子这话我爱听!就应该有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胖子笑道。

    看着这俩老婆,我心中好生的感慨,她俩虽是姐妹,但性格完全不同,娟子热情如火,死皮赖脸不折不挠,梅姐温柔内敛,消极悲观。

    该说的都说明白了,胖子长叹一口气:“老弟啊,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嘛!我们下一步就是进这个地坑里一探究竟!”

    “大哥,那么多的蚂蚁都钻下去了,我们下去……能安全吗?”我担忧的问道。

    胖子不以为意的说道:“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你应该明白,根据蚂蚁们的生活习性,蚁后一旦死了,它们会迅速的迁徙到别的地方再形成一个新的蚁后,你放心吧,它们的本能决定,这个地下要塞已经不是它们的家了!”

    听胖子这么说,我咽了口吐沫,心绪稍微平稳了些。

    接着,胖子还是让娟子贴住房顶儿向那个地坑儿的方向移动,娟子休息了这么长时间,已然缓过了力气,爪子依旧凿穿房顶的混凝土,一点点的向那个地坑儿靠近。

    直径四至五米的地坑儿还是很大的,然而我们到了正上方,低头往下看,却见黑乎乎的一片,啥也看不见。

    所能看到的,只有边缘以下部分,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蚁穴土层,不知道往下蔓延有多深!我心说这让娟子在上面儿爬,一点儿蹬头也没有啊!全都是些朽土,根本就不承重!

    “大哥,这啥求也看不见啊!”我嘬起了牙花子。

    胖子沉吟一会儿道:“我背包儿里有荧光棒,扔下去一个,咱们投石问路!”

    说罢,他从背包里翻腾出一个荧光棒来,扭弯就着往下一扔!

    本来这地下要塞中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我之所以能看清事物,完全是靠胖子开了阴眼,这平时不算太亮的荧光棒,此时在我看来,简直就跟探照弹一样刺眼!

    荧光棒儿直直的掉了下去,我也看清了下面儿的情况,这深坑深不见底,而且……蚁穴土层也不是它的边缘儿,延伸一段距离后就内陷不见了,接着就是一片无尽茫然的深渊,那荧光棒也照不出个啥,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个小亮点儿,消失不见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抬头准备问胖子接下来怎么办?却听见身后梅姐惊魂丧魄的说了句:“女……女……”

    梅姐惊恐至极的样子把我和胖子都吓了一跳!不由的浑身鸡皮疙瘩又起来了,什么女女女的?

    下意识的往下看了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巨大的深坑中,依旧是墨汁般黑蒙蒙的一片!

    “灵儿怎么了?”我惊诧道。

    梅姐花容失色的说道:“刚才,在下面儿的深坑里,我看见了一张巨大的女人的脸,大小差不多跟这个坑的面积一般,一闪而过就不见了!”

    !梅姐这么一说,我吓得差点儿拉裤子里,跟这个深坑儿面积差不多大的女人的脸?这能想象吗?那……那岂不是比火车头还大!

    娟子此时也胆怯的说道:“我刚才好像也看见了,只是她动作太快,一闪而过就不见了……”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